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X - 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19 4:34:40pm

其他·同人


啊,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新的早晨。如果有一些松饼和咖啡当早餐的话就真的是完美的早上了。

“有巧克力泡芙的话会不会更好啊?”

“不行不行,会过敏……”

不对!

我睁开眼睛一看,娜资就躺在旁边看着我。

“笑成这样是什么意思?”我瞪着她说。

她刚就这傻笑着盯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非常羞人的事一样。

“现在都快中午了,起来了啦,贪吃鬼。”娜资起身说道,“妳刚刚到底梦到什么食物啊?还流口水呢?”

“要妳管?”我无趣地说,说完之后就到浴室梳洗去了。

我梳洗出来,娜资还在床上看着手机。她见我出来以后就把我叫了过去。

“小依,快来看这个。”她向我招手说道。

“什么东西?”我爬上床凑过去看。

往手机看去,是来自姐姐的那一封有点长的信息。

‘娜资,依,妳们看到这个的时候,就代表我已经出门了。今早林警官来电话说第三起命案已经发生了,我见娜资睡得那么香所以就没把她叫醒,依呢,叫得醒才怪。顺带一提,依的照相机我借走了。床头有些钱,妳们饿了就拿去用。’

姐姐妳开头怎么写得那么像遗言啊!不看完还以为妳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还有!为什么擅自就把我的相机拿走!

“还有另一个呢。”娜资打开另一封信息。

‘娜资,依,看到这个的话可以准备收拾行李了。娜资妳先生(不是丈夫,不然杀了妳)依妳哥刚刚和我在现场碰面了,说后天案件就能解决掉了。现在收拾可能早了些,但是早点收拾的话解决案件的那天就能走了。待会三点就到了,就这样。’

“老,老师好像误会了什么……”娜资刚看完第二句就被吓哭了,“……怎,怎么办?”

姐姐妳待会可要好好安抚娜资啊……明明知道娜资容易受惊还发这种信息干什么啊?

“好好娜资冷静一点。”我尝试着安抚娜资,“姐姐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她好像听不进去,姐姐妳这次玩得太过火了,待会儿该怎么办才好……

*

都三点半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枉费我在两点就把娜资骗下来的功夫啊!

“小依……”娜资有点神经质地说,“……可以上去了吗?”

“再陪我一会儿嘛。”我拉着她不让她走,可不能让她跑了啊。

一点之前我花了所有的方法尝试把娜资带到楼下,不管说什么她都不愿意下楼。我啊,可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想到这个方法的,硬拉她陪我到餐厅吃东西。如果姐姐他们准时的话是没问题的,我们学校课外活动以后有一起出去吃饭,一个小时不在话下。

不过要我们坐在同一个地方超过一小时的话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吧。我也超想走的但是我一走的话娜资就会跑上楼,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呢。下来的时候也没有把手机拿下来,不能联络他们问为什么那么迟。就算有也不能吧,娜资观察力那么好,我偷发短信一定会被发现的。

“不好意思,回来晚了。”哥哥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

总算回来了!

娜资听到声音后想要直接离开,可惜,被我拉住了。也可惜,我力气没她大!我被她拖到大门那里,碰巧遇到姐姐他们。

“妳们要去哪里?”姐姐好奇地问。

“姐姐,妳赶快解释说那封信息只是开玩笑而已,不然娜资以后不会再过来我们这里了。”我边拉着娜资边说,“我快拉不住了。”

“信息?”姐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问道,“告诉妳们我去了哪里,拿了什么和留下什么而已啊,有什么东西能开玩笑的?”

“诶?”娜资讶异地问,“那么第二封信息不是老师发的吗?”

“我只发了一个信息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封信息不是姐姐发的话还能是谁发的?我望向哥哥,发现他正在憋笑……

“原来如此。”我瞪着哥哥说。

“嗯?什么东西原来如此?”姐姐问。

“姐姐妳有没有把手机借给其他人?”我问道。‘其他人’这三个字我还特别加强语气说出来。

“没啊,我没把手机借给其……”姐姐说到一半后恍然大悟。

啊……杀气,这就是杀气!

“江明治!”姐姐无视站在柜台的服务人员和客人大吼道,“今天就先放过你,回去以后我让你好看!”

说完,姐姐就往饭厅走去,而娜资尾随在后。我察觉到哥哥正在瞪着我后往他那里看去,哥哥此时的眼神就像是在说着‘干嘛那么多事?’的感觉。抱歉啦,但是不解释清楚的话娜资可能就再也不会过来了,一定要有人牺牲的,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去到她们那里后我们才开始谈正事。

“咳咳。”哥哥清了清喉咙后说,“犯人的犯案模式已经被我解开了,接下来这次命案我们肯定可以避免。”

“什么意思?”我问。

“千夏,把地图拿出来。”

姐姐把地图拿出来摊在桌上。依旧是昨天的那张地图,只不过多了一条线,是往右上角画的。我左看右看,看不出半点端倪。不过娜资好像很快就了解到了。

“恶魔!”娜资激动得站了起来大喊道。

恶魔?三条线?

“什么意思?”姐姐也和我一样无法理解。

“这些东西不是妳先画的吗?”我问姐姐。

“是啊,但我只是忘了遇到这种案子是要那地图画出犯人路线的啊。”

原来是这样吗!

“依,妳有个那么聪明的朋友是件好事,要好好珍惜。”哥哥说。

还说,你差点就把人家吓走了啊!

“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姐姐继续问。

“恶魔的标志,倒五角星。”哥哥说完以后拿出笔记本,然后看着上面的笔记把五角星画完。

“原来如此。”姐姐恍然大悟,“不过为什么?”

“这个,我也不明白。”娜资说,“先生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吗?”

“派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报纸是没白费了。”哥哥伸懒腰说,“这就是关键。”

“哥哥。”我瞪着他说,“认真点。”

“我现在超认真。”他接着说,“我和妳们的调查方向不一样,妳们认为扒窃是得知住处的方法而我认为不是。很明显,妳们是对了,但是这也是妳们错了的地方。妳们认为那是对方选择目标的方式,但是那只是对方知道住处的方式而已。我的直觉也不是没有收获,那时我认为能得知所有人的姓名和住处的人只有邮差和送报员,邮差的话有点难应征,所以就选择去派报纸。没想到报馆也说前几天刚请了一个人,我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说服那老板叫他请我的。果不其然,第一天工作就给了我客人的名单和地址,因为一天时间实在抄不完的关系所以才会拖到现在才回来。

“第二宗案件发生以后我和娜资通过电话,她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我后才让我开始思考,最终得出我告诉她的结论。然后就是思考为什么对方会选择在某个地点的某个人,这也是从千夏给我的报告中得到灵感。前晚妳们都睡了以后千夏偷偷给我打电话,跟我说她忘了告诉我她忘记标记案发现场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道歉。说真的,其实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道歉,但‘地图’这两个字真的很重要,所以就从用电脑印了张地图出来画,结果就是和这个一模一样的图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凶手选的地方会距离上一个案发现场三公里。

“接下来就是被害人,第一和第二个被害人确实只是因为娜资所说的一样。凶手因为某些原因要杀害王家宝,但基于没有住址的关系,所以就决定用偷窃证件这个方法来得到住址。没想到他偷的第一个人竟然只是和王家宝长得有点相似的陈浩通。之后就和娜资说的一样,反正都闹大了,干脆闹出一片天,入狱的时候可能还会被其他人当大哥对待。至于为什么要杀害王家宝,这个问题只有凶手知道。

“今天早上发生的第三宗命案让我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被害人的名字是卫介通。死之前的一个礼拜连家门都没踏出一步,更不用说被人扒窃了。被盯上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家有订报纸。死亡方式是被人用枕头闷死。后面说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被害人的名字,再具体一点来说,是姓。凶手对‘三’这个数字似乎情有独钟,而且每个被害者都是不同姓。对他人来说这可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毕竟华人的姓多不胜数,但是连名字都有重复了,总不能排除掉我的预想。所以我就借了千夏的手机上网查一查百家姓,然后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根据维基百科,这三个姓在百家姓的排行里都间隔着一个姓。从王开始数到陈一共是三个姓,从陈开始数到卫也是三个姓,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姓韩的人。”

哥哥说出他所推理出来的结果后一口气喝光杯里的水,就好像是一个几天没喝水的人见到一杯水一样。而我和娜资呢,则是听得目瞪口呆,毕竟哥哥他很少会那么长篇大论。姐姐则一点反应都没有,应该是已经习惯了吧。

“但,但是凶器——”

“今天的和之前的一样,凶器都留在现场,只不过头两次的和这一次不一样。”哥哥打断娜资的问题说,“确实是真的,今天的凶器是枕头,盖在死者头上留在那里所以我们才得知是被枕头闷死的。”

娜资听完后好像还不是很明白,刚想要开口继续问的时候又被哥哥打断了。

“娜资,先听我说完。”哥哥接着说,“第一和第二个被害人,是被凶手用冰杀死的。”

“明治,这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了。”姐姐训斥道,“虽然是有路人在冬天的时候被冰砸伤但是杀人的话就太离谱了,而且解刨出来的结果是左胸口刺伤致死。”

“是啊。”哥哥不以为意地说。

虽然哥哥说的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娜资似乎得到了答案。

“原来如此。”娜资恍然大悟,“那天在陈先生的房间看到有水干枯了留下来的印记,因为是木地板所以比较容易发现。”

“对,就是这样。”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姐姐疑惑地问。

“冰雕。”娜资回答说。

冰雕?和冰雕有什么……

“用冰雕出一把刀?”我问。

“没错,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陈浩通手上的刀伤比起普通刀伤的伤口还要浅,因为凶手原本只是要刺杀,所以用冰雕的刀会比较注意刀尖部位。”哥哥解释说。

“有反抗过的痕迹,但是邻居甚至是家人都没听到声响,这个又怎么解释?”我问。

“这就是凶手聪明的地方,但聪明反被聪明误。”

哥哥你就不能说得浅白一点吗?

“明治,不要拖了,接下来一次说完。”姐姐催促说。

“凶手是一刀让陈浩通毙命,但是陈浩通并没有反抗。打斗过的痕迹是被假造出来的,只是为了让我们的调查更加复杂而已。”

好吧,我必须承认一件事,我听完以后还不是很明白,需要多一点时间来理解。

“不理解也没关系,反正后天就结束了。”哥哥说完以后从姐姐的背包里抽出一部手机往我这里丢。

我慌慌张张地把手机接着,还好接着了。我松了口气,冲着哥哥大声说道:“哥哥你干嘛啊?差点就掉到地上了。”

姐姐呢?怎么突然不见了?难怪哥哥敢这样玩……

“哦,那就是妳的问题了,生日快乐。”哥哥冷不防地说出这一句话。

“对了!今天是十五号!”娜资笑着说,“生日快乐!”

我半信半疑,拿出我的身份证再确认一次。

“哦真的呢。”

不知为何,我就是记不到我的生班上的同学想要给惊喜但是我都以为是其他人生日,结果搞砸了在学校的派对。

“小依妳什么时候才要记着自己的生日?”娜资抱怨道。

“这种事情就不要计较啦。”我笑着说,“不过这手机是谁的?”

“妳的啊。”姐姐捧着蛋糕进来,“生日快乐,虽然现在庆祝好像有点不适宜。”

现在才说这个已经太迟了吧。

“要派对的话我家——”哥哥刚说到一半就被姐姐打断。

“我家太小,事务所里面的话没问题。”姐姐说。

“我正想说这句,就不能让我说完吗?”哥哥抱怨说。

“要厨师的话我可以拜托我爸爸,他应该会很乐意帮忙的。”娜资说。

“派对这种是年轻人的东西。”我摊开手说。

“臭小鬼,才几岁人而已就这么说。”哥哥训斥道,“反正要开庆功宴,就合着妳的生日派对一起开。要不要邀人过来就随便妳了。”

哥哥说完以后就又要出门了,有那么忙吗?

“哥哥,你的电话!”我叫到。

“那是妳的,我的已经上楼拿了。”他说完以后就走了。

“先生好像很忙似的。”娜资说。

“是啊,为了抓到犯人,今天是关键。”姐姐看着门口说。

“有什么计划吗?”我好奇地问。

“到时就知道了。”姐姐笑着说,“好了,这是妳的蛋糕和礼物,收下吧。”

“嗯……”我想了一想,笑着说:“……蛋糕我就收下了,一半是我的,剩下的妳们分。但是嘛,这手机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说完以后就把手机推到姐姐那里,然后拿起一块蛋糕往嘴里塞。啊……草莓蛋糕最好吃了!

“妳觉得妳有得选吗?”姐姐这么说着把手机推了过来,“妳妈妈早就想帮妳买了,不然每次出门都找不到妳,超担心的。”

“偶梅辞——”

“吞了再说。”姐姐训斥道。

我赶紧把蛋糕吞下去:“我每次都跟娜资出门,担心什么?”

“有一次妳突然在餐厅发作,差点把脸浸到汤里面,还好我反应快推了妳一把。结果妳整个人跌到地上去,还说没什么?”娜资抱怨说,“还有一次——”

“好了好了,用不着把我的历史全部翻出来,我收就是了。”

受不了了,娜资真的要说的话大概要说个三天三夜吧。

*

“小依,有看到什么吗?”娜资问。

“没,还是一样,只有野狗在外头乱逛。”我用望远镜盯着目标的房子大门。

凌晨一点,我和娜资依照姐姐的吩咐躲在车上观察。因为是凶手行凶的前一天,所以必须这么做。哥哥也确信这里就是对方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了,所以已经没有必要在分散我们的力量到处跑。

姐姐说我们两个小孩子很容易出事,所以就叫我们两个躲到车上,一有任何动静就通知所有人。所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一个人趴在座位上,而另一个则坐在放脚处。至于谁坐着,谁趴着的,就很明显了。

“还是很安静呢。”我说。

“对啊,会不会是对方觉得从前面进去太招摇了,所以换成从后面进?”娜资探出半个头问道。

“后面也有警察守着的吧。”我眨了眨眼,猛然发现旁边多了一个人。

“娜资,有人来了。”我把望远镜递给她说。

她往我指着的方向看去后说:“确实,不是我们的人。”

“姐姐,外头有人来了。”我拿起通讯器说。

才刚说完,房子就出来了一个人。

“怎么有人出来了?”娜资疑惑地说。

“姐姐,怎么有个人走出来?”我拿着通讯器问,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没人回复?”

“会不会里面出了什么事?”娜资担心地问。

要不要下去看?但是姐姐已经交代过我们不能出去,怎么办?

“站在角落的人跟着从屋子里出来的人走了!”娜资喊道。

要不要出去呢……

“跟在后面的那个好像从裤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走。”管不了那么多了,人命关天。

我拿着电击棒开门以后就冲了出去,而娜资则匆忙地拿了姐姐给我们防身用的手枪跟在后头。当我们跑到那里时对方也已经发现我们。

他发出一阵讶异的声音,被原本走在前面的人听见了。那个人转过头看一眼以后就自顾自地走了。嫌犯突然跑向那个人,左手拿着小刀猛地往他肚子刺了一刀。娜资被吓得闭上眼睛躲在我后方,而我则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毕竟我们目睹了杀人现场,犯人可能把我们两个也杀了灭口啊……

“果然没错,木板放后方确实有用。”

诶?这声音好熟悉……

“后面的先生,你涉嫌连续犯下多宗谋杀案和意图谋杀,请放弃抵抗并跟随我们——”

凶手连听都没听就往后跑。

“麻烦。”那个人说完以后就拿出一把枪鸣枪示警,“下一次就是你左腿,然后是右腿。”

凶手听到以后停了下来,似乎已经放弃了。我往他前方看去才发现凶手跑去的方向有警察在。拿着枪的那位先生慢慢的走向凶手,靠近凶手的时候凶手猛地转身。他瞄准心脏以后想要一刀刺进但是未能如愿。

从我背后传出一阵声响,然后凶手的刀就掉落在了地上。我转头一看才知道娜资开了枪……闭着眼?闭着眼开枪?开玩笑的吧?

“娜资,虽然我不知道妳怎么做到的,但我得说一句实话,好枪法。”那位先生说道。

那个人怎么知道娜资的名字?

“妳们两个,怎么那么不听话?”

姐姐从房子里出来看到我们后二话不说就把我们骂一顿。

“好了千夏,是她们救了我的。”那位先生走过来说,“凶手被警察他们带回去,我接下来几天会往警察局跑。”

他说完以后便盯着我看,我也盯着他看。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说:

“连妳哥都不完认得啊?那么就表示我的乔装技术很好了。”

原来是哥哥!这全就变了个人啊!

“好啦你别闹了,快去把衣服换回来然后载我们回去。”姐姐催促说。

被姐姐催促哥哥心不甘情不愿地进去那间房子。姐姐看着哥哥进去以后转过头问:

“说,为什么不听话?”

“谁叫妳不回应我们?”我抱怨道,“娜资又看到凶手亮刀所以我们才冲出来的。”

“不好意思,我听到有人在外头等的时候就忙着帮妳哥准备,所以忘了回复。”她笑着说,“娜资有事吗?”

“没……没事。”

啊,娜资哭了。

“真是的,都哭了还说没事。”我帮娜资擦拭眼泪说。

“人家才不是被吓哭的。”

“还嘴硬。”我笑着说。

“好了,妳哥出来了,回去吧。”姐姐说。

“好。”

之后我就拉着娜资的手一起走到车上,然后我们就赶夜车回去。毕竟姐姐已经退房了,再不回去就要露宿街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