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部 月光石晶 - 1-8 他的抉擇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3-21 8:00:21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精靈比人類長壽,終究還是會面臨死亡,族人會把死去的精靈埋葬於精靈樹下,傳說肉體會成為養份奉獻給精靈樹,靈魂則永遠寄宿於精靈樹之中。

因此,精靈樹並不僅僅是提供靈素的來源,更是精靈們賦予最高崇敬的對象,在遇到挫折或困難時,也會到精靈樹下祈福祝禱,或是把精靈樹模型當作吉祥物家俱。

精靈之間也會有各種紛爭,甚至會發起戰鬥,但是,不管因為什麼理由或是任何情況,都不會去傷害彼此的精靈樹,即使是客死異鄉的精靈、孤獨貧窮者,當地修道院主教都會提供協助,埋葬於精靈樹下永眠,這個共識在精靈之間流傳已有數千年之久,甚少例外。

「精靈樹貢獻靈素,讓精靈們生存下去,精靈死後又把自己還給精靈樹,在我們人類世界也有一樣的概念,叫做『塵歸塵,土歸土』,活著時取諸大自然,死後又還給大自然。」

聽完艾莉絲解釋精靈與精靈樹的因果關係之後,修做了上述結論。

「精靈砍樹,大棵可以,小棵不要。」

「很正確的觀念,小樹以後會長成大樹,還有什麼樣的規矩嗎?」

「嗯……精靈打獵,不會全抓,媽媽不要,小孩不要。」

「理念很棒,精靈故鄉果然非常美好!」

「人類很棒,有遊樂園,雲霄飛車,摩天輪,一起,艾莉絲喜歡。」

「這裡能有你喜歡的東西真的是太好了。很抱歉住在我們家,像是窩藏人犯。」

艾莉絲有點傷感的說:「不是的,我們家,最喜歡。」

「吶~時間過得好快,開心一點,再過幾天,就能見到熟悉的景色。」

艾莉絲握住修的雙手,一個屋簷下生活三個月,彼此互動已臻自然:「艾莉絲回去,會想念小修,想念姐姐。」

「我和姐姐也會想念艾莉絲的。」

修一隻大手,溫柔撫摸著艾莉絲的頭髮,原本就在打哈欠的艾莉絲,舒服得更想睡了。

「姐姐沒回家——啊……姆……」又是一個哈欠。

修看向牆上的時鐘,時針在九點的位置,姐姐晚歸了,應該是有重要的事吧!

不對喲,萍今天有請假在家陪艾莉絲,是逼不得已才在傍晚時回公司處理重要工作,否則,明明知道艾莉絲返鄉在即,肯定會留在家裡。

「沒關係,別等姐姐,累了就先睡,姐姐回家後我會跟她說一聲。」

「對不起,拜託小修。」

「來~陪妳一起上樓,我也要回房間一下。」

「可是,還沒收拾……」

「晚點我還會下來,放心交給我吧!」

萍曾說要在家陪艾莉絲,畢竟是掌管著數百人生計的執行長,請假方面只能做到盡量的地步;修則是索性告知學校,必須請兩星期的病假進行復健,連環車禍事件鬧得很大,還有電視節目,特意討論大卡車在都市內降低限速的必要性,因此學校與老師都未對修的請假有所異議。

最經常在家的修,也最能夠注意到艾莉絲的變化,自從車禍以來,發現她越來越早睡,疲勞程度與日俱增,因為如此,活動空間幾乎局限於屋子裡頭,即使停留在院子的時間,都比過去更為縮短,當然,天氣漸冷也是原因之一。

這些變化,讓修的內心很不安,牽扶著送她上樓回房。

——再幾天就好,再過幾天就沒問題,拜託要撐住呀!

艾莉絲的手小小的,柔弱得令人疼惜,似乎要出一點力氣扶持,才能夠走得穩,

想問她是不是不舒服,問她是不是有大麻煩,但是——

把擔心說出口,多少會打擊到艾莉絲吧?

終究還是把操心留在自個心裡頭!

萍也知道這樣的情形,考慮到如果這個時機送她去醫院,萬一住院,反而會讓她無法回到精靈世界,而且艾莉絲並不是生病,萍不認為醫院能夠有什麼幫助,萬一被抓去當白老鼠,結果會更悲慘。

修把艾莉絲扶上床,幫她蓋上被子,互道晚安,關上燈也關上門,艾莉絲睡覺時不怕黑,可是卻喜歡開著窗簾,尤其是有月光的晚上,她說,這樣會有故鄉的感覺,雖然月光的顏色不太一樣。

修獨自走下樓梯,心中毛躁不安,但是,卻有著更多的落寞與不捨。

一週以來,修亦步亦趨的照顧,比起以往白天總是孤單在家,艾莉絲更加依賴著修,漸顯蒼白的臉龐,卻充滿更多的滿足。

她不再看電視,也不玩遊戲機,只是巴著修,一起看書,一起聊天,修會說一些小時候的事,艾莉絲總是津津有味地聽著,偶而,艾莉絲也會說自己小時候的事。

有時候艾莉絲累了又不想回房間,修會讓她靠著自己小憩一會,日夜都相處在一起,無形之中,兩人距離更加接近,萍則是打趣地關注他們,經常留下他們獨處。

星期五晚上,晚餐後,南宮家三個人都在,艾莉絲依偎在萍的身旁,萍抱著全彩圖書述說著耶誕節的一些故事,修正在收拾廚房。

外頭很冷,下著細雨使得體感溫度又更低了點。但是,南宮家完全不受影響,全屋總是保持適度的恒溫空調。

艾莉絲雖然清醒著,但好似大病之後的虛弱無力,這幾天來都是如此,萍和修至少都有一個人會留在家裡陪伴。

修剛剛把餐廳都整理完畢走進客廳:「誒!剛剛不是在說故事,怎麼就安靜了?」

「別吵,才睡著而已。呼吸看來還算正常,讓她好好休息吧。」

修在另一邊沙發坐了下來:「雖然艾莉絲沒有明說,我猜應該是靈素的關係。」

「這也沒辦法,找不到能夠幫助她的精靈樹。」

「唉~要不是她用了精靈術……」修的自責只敢私底下在萍的面前小聲說。

「別說這個,這個結果艾莉絲絕對心知肚明,卻還是選擇這樣做,這表示她有一定的覺悟,你也給我堅強一點,如果你懦弱了,她會更懊惱,冷靜點把事情都確實做好。」

「姐姐別擔心!我只是很氣自己而已。」

「氣什麼?你救她,她救你,你們倆之間早就就是爛帳一筆,已經無所謂誰欠誰的。而且……」

萍側著頭觀察艾莉絲,確認她是真的睡著,回頭繼續對著修說:「我才不擔心這種事。姐姐擔心的是別的。」

「她回去的事?」

「不!小修喜歡艾莉絲對不對?」

每次談到這個,萍都是一記直球就直衝而來,不過,這次修並不慌張。

「跟上次一模一樣的情況,都是趁她睡著後逼問我。」

「別轉移話題,我是認真問的。」

「嗯,我喜歡她!雖然我認為姐姐是明知故問。」

「挺乾脆就認了,有進步。小修,你喜歡她什麼?還是幼女情結覺醒了?」

「別胡說,我才沒有幼女情結。先不提天真可愛,她的個性單純,相處讓我很自在,她的依賴有點麻煩,但是讓我很窩心,最重要的是,她那善良的心地,不由得就會喜歡上。」

「自己也相當清楚。不過,我想要知道,這一次你打算怎麼做?」

「本來計劃在艾莉絲離開時,才告訴她自己的心意,不想太早說而動搖她。」

「不管怎麼做,姐姐都支持你。雖然很想建議你寫封信,但是就算她看得懂幾個字,大概也讀不出字裡行間的心意。」

「嗯。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

「除了耳朵,我不覺得精靈和人類有什麼差別,至少愛情這方面,大概是這樣吧。」

「不,年紀也是,艾莉絲跟我說過,精靈有五百歲的生命吶。就算我勉強活到一百歲,那時候的艾莉絲,才正是年輕力壯的黃金時期。」

「精靈能有五百歲的生命,我倒是第一次知道。」

「就是這樣,姐姐認為我們年齡相近只差兩歲,但是,我的感覺卻像一個大叔喜歡一個小女孩。」

「原來小修糾結在這個問題上。」

「就因為我不是『蘿莉控』,所以才感覺有罪惡感!」

「先不管實際年齡,確實體型上不像只差兩歲,你看起來也有點老成穩重——而且還是死腦筋一個。」

「唉~就說那只是正直的性格啦!」

修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出自己認為的關鍵點:「姐姐聽我說。幼女情結還不是最糟糕的。艾莉絲說過,精靈一輩子只會選擇一位伴侶,萬一伴侶太早離世,活著的另一半就會狐獨著直到生命結束。如果她選擇人類,就註定會有四百年的孤獨。」

「精靈對這方面居然如此執著,但這也未免太……太……」

「姐~雖然打算在最後一刻,才表達我的心意。不過,這似乎只是為了滿足我自己,並沒有考慮過她的心情。」

「如果有人對我告白,無論我是否喜歡對方,我應該還是會很開心,而且心存感激。」

「我仍然覺得,這樣做很自私吶。」

「或許你沒意識到,或許艾莉絲也沒自覺,在我眼裡,你們跟一對情侶沒什麼差別。」

「我反倒是認為艾莉絲把我當作哥哥看待。」

「就算是人類的哥哥,她的動作也親密過了頭。」

「或許吧!我們並不懂精靈的心情是怎麼表達。」

「你不曾這麼親密對我過吧?」

「姐姐是異類,不能拿來比較,妳國中時還常常追著我,威脅要奪去我的初吻,我躲都來不及,怎麼可能還自投羅網。」

「嘖~居然翻我的舊帳。不過,最近她要睡覺時,都是主動找你送她回房。」

「我就說她是習慣了而已。」

「吃飯時,總是挑你身邊的位子哦。」

「姐姐只是嫉妒,她是小孩子,怎麼連妳也像個小孩子。」

「小孩子才不會愛看愛情文藝大爛片。」

「她是每個節目都看,終究只是小孩子的好奇心。」

「算了,這根大木頭,懶得再跟你說下去啦。艾莉絲好像睡很熟,麻煩你揹她上樓,小心別吵醒她。」

「嗯,交給我吧!」

「還有——別想趁機推倒她!」

「誰會去推倒什麼啦~姐姐真是唯恐天下不亂,真是夠了。」

「呵呵~開玩笑的。等一會你下來,我們討論一下要讓艾莉絲帶回去的東西。還有,把書房的相簿帶下來,我想挑幾張給她帶走。」

「好的,我先送她上樓,今晚更早睡了,都還不到八點呀!」

「嗯,我也有點擔心。不過,她真的還是個小孩子嗎?」

修不再理會萍的問題,心想還是趕快把艾莉絲送回房更重要些。

說是用揹,體型嬌小還是公主抱比較方便,抱起艾莉絲,難免會有些小驚動,她稍為醒來,半睜的眼睛看到是修抱著她,也沒說什麼,就讓修這麼抱著,閉上眼又繼續睡。

——艾莉絲……也是嗎?

這話自己怎麼可能問得出口。

比起姐姐提的問題,修更擔心她的身體狀況,艾莉絲熟睡得像嬰兒一般。

修看著艾莉絲的睡臉好一會兒,才起身走到牆邊,拿起紅筆,代替她把月曆上今天的數字圈了起來,能夠一起相處的日子,又少了一天!

第九十九天!

周六下午五時左右,三個人正在客廰,地上琳瑯滿目的東西,修坐在單人沙發上喝著艾莉絲泡給他的咖啡,另外兩個則是在坐在地板上,萍拿著清單逐條唸出物品,艾莉絲則是負責清點。

「月光石晶?」

「有~一直戴著!」

「相簿?」

「有。」

艾莉絲把唸到的物品逐個放入紅色的雙肩背包內,原本萍打算帶她一起去買,但是艾莉絲最近似乎不太方便出門,萍就自作主張挑個相稱的背包送她。

「精靈服三套?」

「一、二、三套,有。」

艾莉絲自己製作的精靈服,但是只放進兩套,另一套放在旁邊,打算明天離開時穿的,其實還另有一套,但是決定留置在南宮家,約定有那麼一天能夠回來再穿。

「連身睡衣?」

「有。」

艾莉絲選了最喜歡的一件睡衣要帶回精靈界,但是畢竟背包有限,必須要有取捨。

「蝴蝶結髮箍?」

「有。」

為了隱藏特別的尖耳,每次艾莉絲出門都會戴上蝴蝶結髮箍,已經有感情了,髮箍有兩個,一個金邊一個銀邊,不太佔位置又可以疊著放,就一起帶走。

「洋裝一套?」

「有。」

是參加社區派對時穿的,艾莉絲最喜歡這一套,打算帶它回去。

「氣墊運動鞋?」

「有。」

艾莉絲覺得這雙鞋比精靈做的還舒服,沒有放進背包,打算離開時直接穿上,再說,艾莉絲剛到人類世界時,連鞋子都來不及帶過來。

其他是一些小物品,有實用的,也有裝飾用的,只要裝的下,萍都讓艾莉絲帶走。

因為考慮到回去後,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地方,所以最後還塞進一些乾糧和艾莉絲喜歡的零食,特別是她喜歡的巧克力,整個背包都鼓鼓的。

「小修,你去把東西拿來。」

「嗯!」

修取出姐姐交代的東西,坐到地板上,和姐姐兩人一起面對艾莉絲。

放在艾莉絲前方的是一個精緻的珠寶盒,萍把盒子打開,對著她說:「這是我和小修送妳的禮物。」

盒子打開來有兩條項鍊,與艾莉絲的月光石晶項鍊長度差不多,一條是滿滿大小不同的象牙白珍珠項鍊,另一條則是銀鍊加上鑲了兩顆寶石的下墜,一顆是藍色,一顆是紅色。

「這條叫做珍珠項鍊,是姐姐我送給妳的,中間三顆特別大,代表我們三個永遠在一起;另一條寶石項鍊,是小修送妳的。」

修接著說:「妳說過回去後,月光石晶會變成石頭,這一條是替代它的,但是我找不到紅藍相間的寶石,所以只好請店家特製,在下墜正反面各鑲一顆寶石,一面是紅的,另一面是藍的,抱歉寶石這麼小顆,人類世界很難找到那麼大顆的……」

就算有那麼大顆,以他的私人財產而言,困難度也太高了。

修話還沒說完,艾莉絲兩行淚水飆落哇地就哭出來:「嗚~謝謝萍姐,謝謝小修,謝謝你們,這樣就好,對艾莉絲太好了。」

萍把哭得亂七八糟的艾莉絲緊緊抱住:「傻孩子,妳現在就哭成這樣,那明天該怎麼辦呀?」

「好喜歡,嗚~嗚~真的好喜歡,姐姐,小修~嗚~」

修在旁邊苦笑看著,幫忙把珠寶盒蓋好放進紅色背包的內袋裡,

所有東西都確定就緒,準備迎接最重要的一天,

真是令人沮喪,三個人一起最重要的一天居然是離別。

這晚,雖然有修陪著,艾莉絲能夠自己走著上樓回房,令南宮姐弟稍為安心了些。

周日早上,多雲時陰,氣溫在十度上下。

艾莉絲房間的月曆上,除了『100』,其他數字個個都已被圈了起來。

如果月光石晶正常,艾莉絲就能進入通道回到精靈世界,這是南宮家今天唯一的計劃。

雖然想讓今天的女主角睡個飽,但是,已經上午十時許,似乎醒得有些晚,萍擔心著,決定帶修一起去她房間看看,萍微開房門看了裡頭一會,沒有什麼奇怪,這才招呼修一道進去,艾莉絲果然還在安穩地睡覺。

萍輕輕地搖晃著她:「艾莉絲~艾莉絲~」

沈睡的小精靈睜開雙眼,眼皮似乎有點沈重:「姐姐,早安,小修,早安……」

「艾莉絲早安,有想要吃什麼早餐嗎?我幫妳弄。」修一邊問艾莉絲,一邊把窗簾再拉開些,不過她猶豫著沒有馬上回答。

萍幫著撐起艾莉絲上身,並握住她的小手:「艾莉絲,妳手有點冷,還發抖著呀!小修,先把溫度調高點。」

「姐姐,已經是二十五度……」

「別管幾度,往上再調高兩度。」

修走到牆壁的控制盒旁,調整空調溫度設定:「嗯,調好了,姐姐先陪艾莉絲,我倒杯溫巧克力給她暖和身體。」

「麻煩你了!我來幫她穿暖和一點!」

艾莉絲起身坐在床邊,萍幫著把睡衣換成較暖和的衣物,順手又把外套披在艾莉絲肩上,然後幫著揉暖兩隻有點冷的小手。

萍心裡想著,今天比昨天又更虛弱,而且更糟糕的是身體還變冷了,得設法做些什麼事才行!

「今天就是第一百天,妳看月曆,只剩下『100』那一格沒畫圈而已喲!」

「艾莉絲,今天,要回去了。」

真是萬幸,意識是清楚的。

「嗯,姐姐知道妳很不舒服,但是呀~艾莉絲要加油,不管怎麼樣,今天一定要回到精靈世界,等妳回去身體恢復,就會平安無事,這段時間,妳要忍耐,小修和我都會陪著妳,幫妳加油,好嗎?」

「好……的,艾莉絲,會忍耐,還有……加油……」

艾莉絲聲音有些顫抖。

修帶著熱巧克力回來,已經調整到能夠立即入口的溫度,艾莉絲的小手都被萍握住,便幫忙拿著杯子餵她喝,溫柔地問著:「艾莉絲想吃點什麼嗎?」

「吃不下,只想喝,沒力氣。」

萍把喝完的杯子從修的手上接走,然後把艾莉絲推給修扶著:「這樣不行,身子冷又吃不下,我去燉個雞湯,流質的東西會好一些,小修,先幫忙扶著。」

「不如讓我來煮吧!」姐姐畢業後,大部分時間都是修在烹煮。

「不,我也知道該怎麼弄比較適合入口。你好好陪著艾莉絲,可別讓她再睡哦。」

萍拿著空杯走出艾莉絲房間,最後一天了,她私心希望兩小無猜能多聚一會。

修扶著艾莉絲坐在床邊:「想躺下休息嗎?」

艾莉絲搖搖頭:「不,就這樣,擔心躺下,不起來。」

「好,沒力氣就依靠我吧!」

艾莉絲輕輕把頭靠在修的肩上:「對不起,艾莉絲,好糟糕,今天。」

「不要說對不起,要說對不起的是我,要不是……」

「小修,沒事,真的,沒關係。」

「怎麼變成妳在安慰我,真慚愧~有什麼是我能為艾莉絲做的嗎?」

艾莉絲握住小修的手:「耳朵,摸摸,輕輕,可以嗎?」

「如果舒服,那我就來幫妳!可是……真的可以嗎?」

艾莉絲點點頭,期待地望著修。

修有些猶豫,想起曾經摸過艾莉絲的耳朵,她的反應令人嚇一大跳,但是現在,他沒有拒絕的選項,也不想拒絕她。

另一隻手正扶抱著艾莉絲的背無法移動,於是就用被握住的那隻手輕輕溫柔地撫摸艾莉絲的耳朵,艾莉絲雙手交叉抱胸,眼睛瞇著,修注意著她的反應,似是享受的表情,沒有上次的大喊大叫,也沒那麼激動,小耳朵不時地會抖動一下,沒有叫停的跡象,便一直持續輕揉著那小尖耳——

突然,艾莉絲側身雙手抱住修,把頭貼在他的胸膛上:「謝謝你,小修,謝謝你,真的。」

淡淡的髮香傳來,修有點心神蕩漾,也有點難為情。

被這麼一抱,角度上不方便再摸耳朵,於是改成輕撫她的粉紅頭髮。

「不,艾莉絲,我才要謝謝妳~因為有妳,才有這快樂美好的一段時光。」

修往下端詳靠在自己胸膛的那張小臉,很紅潤。

雖然身子還是虛弱,但已經不再顫抖,不明所以,但摸耳朵似乎很管用。

艾莉絲張嘴還想要講些什麼,但話還沒說出口,

此時——

艾莉絲胸前的月光石晶,發出一點點小小的光亮,

只有一點點而已,但是他倆都看見前來迎接的訊號,

似乎在訴說著,重要的時刻就要來臨……

午後三時許,換上精靈服的艾莉絲,身體已經好些,能夠靠著修的扶持慢慢地走到修的房間。

當初艾莉絲來到人類世界,就是出現在修的房間,因為不曉得通道會在哪裡打開,選擇這裡,純粹是比較安心罷了。萬一不舒服,也可以馬上躺下來,房間的溫度稍微偏高,是針對艾莉絲而設定的。

比起早上,月光石晶又更亮了一些,三個人一刻都不敢放鬆。

這最後一天並沒有新話題,大家一直輪流聊著艾莉絲到南宮家的每一件大小事,大多數都是艾莉絲的搞笑事件,艾莉絲雖然虛弱,但是還能夠溫呑呑地開心談話。

萍和修也都換上了艾莉絲為他們縫製的精靈服,氣氛溫暖,卻有些許沈重的離別味道。

萍指著月光石晶,有點不滿地對修說:「那寶石越來越亮了,會不會沒電啊?」

「姐姐這樣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那上頭也沒開關什麼的。」

似乎香菇雞湯合了胃口,萍正餵著艾莉絲緩緩地喝著,而香菇和雞肉都細心切成很小的丁塊,刻意燉得糊爛,也容易入口。

「好了,背包東西全搬過來了,鞋子就放在背包旁,應該沒問題。」不確定通道何時會打開,修先做好事前的準備。

萍溫柔地看著艾莉絲:「艾莉絲,妳已經在我們家白吃白喝一百天,絕對不允許再多留一天哦!」

「姐,什麼時候妳還在說什麼東西啦!」

艾莉絲微笑地說:「沒關係,玩笑話,艾莉絲,懂的。謝謝姐姐,真的。」

萍兩眼些許紅腫地說著:「真的好喜歡妳,下次,不管幾天,都可以來白吃白住哦。」

「嗯,約定。」

「姐姐現在心情有點複雜哦,希望妳趕快回去,又不希望妳就這樣回去。」

「艾莉絲也喜歡姐姐。一定,要再來,摩天輪。」

「嗯,約定了,摩天輪!」

真沒想到,艾莉絲的回憶裡,溫馨的摩天輪更勝剌激的雲霄飛車,修突然覺得很後悔,早知道就要帶她去遊樂園多玩幾次才對。

萍以視線對修示意,叫他有話就快說,但修搖了搖頭表示拒絕,艾莉絲狀況並不好,不願意在這節骨眼增加她的感情負荷。

萍輕嘆一小口氣,並不打算強迫他。

但是,修靠近艾莉絲,握住她的手,「艾莉絲,會冷嗎?要不要再摸摸耳朵?」

滿心期待地點點頭:「再一下下,好嗎?小修,拜託。」

「嗯!」

修又開始輕揉那小小尖耳,小耳也好像回應他似地,上下抖動著。

「好舒服,好舒服。」艾莉絲把眼睛瞇了起來,一副享受的模樣。

萍在旁邊驚訝說道:「有這樣好玩的事,我居然都不知道。果然你們的感情很特別。」

「早上很冷時她才告訴我的啦,我以前也不知道會這樣。」

「呵呵~你們別害羞麻。」

艾莉絲不出一聲,但小臉比早上更加紅潤,修只當作那是空調溫度高的緣故,萍怎麼看都覺得那是少女的嬌羞。

就算害羞不已,艾莉絲怎麼也不肯出聲讓修停下來。

天色漸漸暗下來,入夜的前兆。

冰箱裡早就堆滿食材,因為艾莉絲沒有什麼胃口,姐弟倆也無心準備最後的豐盛晚餐,萍只做了容易入口的玉米濃湯和一堆壽司和飯團放在小桌上,大夥將就著吃,此外,又拿了一個便當盒裝了一些,然後放進艾莉絲的背包裡,原本計劃也是這樣。

艾莉絲似乎狀況又變差了,突然用雙手撐在地板上,修見狀趕緊扶住她,她的身子卻緩緩地順著滑落,呼吸急促著。

修趕緊讓她躺下來:「艾莉絲,休息一下。姐——妳也來幫忙,不太對勁,她有點喘。」

艾莉絲嬌喘著,連主動握住修的力氣都沒了,無奈小聲地說著:「沒力氣,起不來……」

萍在旁邊焦急著:「好像真的沒力氣,這下子麻煩了,這石晶怎麼老是亮著不做事,通道呢?急死人!」

艾莉絲胸前的月光石晶似乎回應萍的催促一般,在這個時候漸漸大放光芒,兩姐弟吃驚地停下動作看著周圍的變化。

在艾莉絲雙腳前方兩公尺處,出現了渾沌的黑暗,

黑暗似乎慢慢地把空間吃掉一般,逐漸擴大,大到修和萍得移動位置避開它,

當黑暗的範圍不再變化,在黑暗的深處又漸漸顯現白色光芒,

這異象讓三個人都看傻了眼,一起靜靜地看著。

當所有的變化停止,三個人都看明白了,是一個黑暗隧道,隧道對面的白色光芒看似是另一個出口。

萍指著隧道說:「這應該就是那個通道了吧!艾莉絲、小修,快!」

修硬是將艾莉絲扶起:「艾莉絲,拜託妳了,只要過去就可以回家,加油,一定要撐下去啊!」

可是艾莉絲仍然雙手下垂,兩眼濕潤著看著修:「動不……動……不了……」

急死人了,修也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急病亂投醫,幫她揉起小尖耳。

萍當機立斷,對著修說:「不管了,總之得做點些麼,這時限好像說過是十五分鐘吧?萬一通道消失,肯定一切都完了。」

「姐姐,她自己動不了,快點幫忙搬過去試看看。」

修把艾莉絲用公主抱整個抱起,往通道走去。

「只能這樣,先試再說!」

萍說完便拿起艾莉絲的紅色背包與鞋子,緊跟著修後面跑。

砰咚兩三步,剛衝到黑暗隧道口,修好似撞牆一般,驟停在隧道口前。

萍剎車不及,一頭撞上了修的後背:「怎麼搞的,突然停下來?」

「不是啦,好像有東西擋住我,姐姐到前面來看一下。」

萍側繞到修的身邊,將手往黑暗裡伸過去,和修說的一樣,硬生生地被擋住。

「天啊,這什麼鬼東西,可惡!」

萍氣得用手往黑暗裡猛捶,就像被透明果凍擋住一樣,過不去就是過不去。

「姐,冷靜,拜託,平常妳都是最冷靜,千萬別這時候亂了套。」修的大喊提醒,使得萍頓時安靜下來。

「你說的對,要冷靜,我想想,我想想……」

修四處張望胡亂想找可用的東西,萍低頭絞盡腦汁拼命在想辦法。

「艾莉絲怎麼樣?她能穿過去嗎?」萍抬頭詢問著修。

修還抱著艾莉絲:「可以吧!姐姐妳看,艾莉絲的腳就在黑暗裡頭哦。」

萍思索著:「她沒問題……可是,我們就是會被擋住。」

「艾莉絲說過,只能送一個精靈過去,真的,我和姐姐不行的。」

「這個混蛋什麼石晶的,可惡……」萍不客氣地抓住艾莉絲的手:「聽姐姐說,妳一定要站起來自己走過去,拜託,就最後一步,求妳了……」

艾莉絲雙手無力垂落,連話都說不出,伴隨著絕望眼神,流下兩行淚水。

萍看著心都揪了起來,修也是咬牙切齒:「姐,艾莉絲太虛弱,這樣下去不行,要想別的辦法!」

萍有點絕望無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自語道:「這時候再多一個精靈就好了,那個什麼靈線羈絆者的,就能帶她過去。」

修抱著艾莉絲不放,也蹲下來拼命地想方法。

萍突發奇想,對修說:「人類來當靈線羈絆者,不知道行不行?」

「呃~老天爺才知道行不行!」

沈默了一下下,萍轉頭看著修,緩緩地說:「喂,小修,我說啊,你~試試看。」

「試什麼?」

「試試成為靈線羈絆者。」

「怎麼試?妳先教我怎麼變成精靈吧!」

「這關頭誰還管那一步,乾脆點直接上吧!艾莉絲不是有教過嗎?」

「教過……嗎?等等!妳說那個親……親……親嘴?姐姐胡說什麼,現在艾莉絲動不了,簡直就是趁人之危!」

萍蹲直身子兩手用力拉扯修的衣領怒喊:「你這個死腦筋小鬼!是男子漢就給我上,想眼睜睜看著艾莉絲完蛋嗎?」

「不……我……」第一次看到姐姐這樣狂怒,修有點嚇著說不出話,一臉尷尬猶豫。

萍見狀轉頭看艾莉絲,只見她小臉羞紅,雙眼濡濕,顯然知道萍在說的事。

萍又把頭轉回來看著修平靜地說:「小修,我問過艾莉絲,她說可以,沒時間了,請你加油。」

急著想救艾莉絲,萍也是不擇手段逼著修下決定。

「她什麼時候說可以?是妳吧,絕對是妳自己在說的……」

萍不再說話,只是兩眼直直盯住修,知道這樣便足以展現她的堅持。

修被盯得說不出話,感受到姐姐的認真,自暴自棄地說:「我試,我試就是了,姐姐妳別看我啊。」

萍怎麼可能不看,完全不理會弟弟的要求,她不是愛看熱鬧,只是擔心修會臨陣逃跑。

修鼓起勇氣看著稚氣的臉龐:「艾莉絲……對不起了!」

艾莉絲雖然滿臉通紅,在修的注視下,默默把眼睛閉上,小嘴微張。

「你看,她真的說可以啦,快點~沒時間了。」萍急催促著。

在判斷狀況這一方面,心思纖細的萍比老實遲鈍的修可靠多了。

修羞得閉起眼朝艾莉絲的小唇接近,親了一下,如字面所述,就是『一下』而已!

他不明白儀式細節究竟如何,她也只說過『親嘴』兩個字而已,

需要親吻多久也不知道——

何況修還是個大外行,這個初吻,不到零點一秒就結束——說是逃離也不為過!

不過,這一下子就已經足夠令艾莉絲害羞不已,眼神迷離。

很明顯,艾莉絲比修投入太多——不,修根本談不上投入,就只是做個『親嘴』的動作罷了,他除了緊張之外,還是緊張,壓根就沒有其他任何想法,連害羞都想不到。

修移開視線看向姐姐:「沒反應誒……」

萍看到修只是公式照辦、小鳥輕啄,都快要瘋了,兩手抓住自己的頭對著修大叫:「這……當然沒反應,你那個叫接吻嗎?偷吻都比你強,你給我認真點全心全意啦,這要是我男朋友,我就直接打爆頭。難道還要我這個姐姐親自示範嗎?好~好~你這個笨弟弟,你過來,我現在馬上就教會你。」

連珠炮似連說帶駡,萍作勢要撲上去親吻修做示範,這可把他嚇壞了。

萍是個弟控,但,修可不是姐控,馬上搖頭認錯:「我知道了,我會認真的。」

「拜託你不要只想交差了事的態度。接吻時,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專心一意,把心中的感情,透過接吻傳達給她,一直吻到足夠之前,都別隨意放開啊。小修如果隨隨便便,才是辜負艾莉絲的初吻。」

萍壓抑憤怒,再次溫柔仔細叮嚀,雖然她也不懂該如何進行儀式,但是她隱約明白,誠心誠心意應該是很重要的關鍵。

「我明白了。姐姐從那裡學來的啊?」

「這不重要,時間,快點!有話就對艾莉絲說,不是我!」

修點點頭,再次看著艾莉絲說:「我想救艾莉絲,也會努力,對不起,就算只有現在也好,請妳接受我。」

艾莉絲掙扎著,奮力地想要點點頭,但是,她力氣不夠,動作很細微。

這次修看得仔細,有了覺悟:「夠了,我明白的,真的,交給我吧。」

艾莉絲這才放鬆力道,汪汪大眼望了修一會,便再次閉上眼睛。

——如果不能成功,這就是艾莉絲的最後之吻,所以絕不能失敗。

——我所喜歡的精靈,就在眼前,就算只是為了救妳,這個親吻也是上天給的機會,謝謝不知名的某個神,也謝謝妳——艾莉絲,遇見妳,真的是太好了。

心意已定,緩緩迎上,再次閉起眼唇瓣相接,

艾莉絲的小唇有點乾澀,修自然而然地用舌尖幫她潤溼,

她的唇顫動了一下,修有點動搖,但是不敢退縮離開,

修在心裡頭對自己大喊,艾莉絲對不起,我不能這個時候放棄。

笨拙地吸吮,溫潤濡溼的交融~持續大約十秒左右——

雖然艾莉絲說不出話,姐姐說的卻完全沒有錯,

修知道的——

因為艾莉絲接納他的意願從嘴唇傳了過來,這讓修有點小感動,尷尬感隨之消失,

啊~艾莉絲,謝謝妳,我喜歡妳,最喜歡了,想和妳一直在一起~

——……最喜歡修,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咦?那是艾莉絲的心意?不可能吧!彷彿是聽見自己心意的回音,奇妙的感覺,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心在悸動,而且,還能知道對方的心也在悸動。

心念一起,就有些不明的東西在改變著,

修察覺到改變,艾莉絲也是,倆人同時睜開雙眼,

不捨的吻,終究還是分開,彼此互視對方的胸口,

他們看到彼此的胸口閃爍著淡藍色光芒,

光芒裡各有一根光之觸手伸出,互相找尋著,碰觸,緊緊交纏,

然後,光芒漸漸消褪,然後消失,

三個人都看傻了,修滿臉紅潤,艾莉絲也不遑多讓,呼吸微喘,還是無法說話。

修咽了一口水:「姐,那個……」

萍不等他說完就催促著:「什麼都不用說,別呆著,趕快去試那個通道。」

修再次把艾莉絲整個抱起,起身往通道前去,謹慎地穿過黑暗隧道。

看見自己的手臂跟著艾莉絲的身體穿越到黑暗裡,修大叫著:「真的成功了,姐姐快把東西放上來,我去去就回來。」

萍依修的吩咐照做,但是把包包和鞋都堆放在艾莉絲身上之後,又對著修說:「等我二十秒,等我,別動,拜託。」

萍一說完不等修回答,轉頭就往樓下客廳狂奔。

「姐在做什麼啊,現在不是在急嗎?」

修不明所以,看看通道狀況沒變,應該不差這點時間吧,又低下頭觀察艾莉絲的狀況。

那稚嫩的臉龐就像是滿天紅霞一般地紅潤,耳朵垂下,還不自主地抖動著,原本一直注視著修,發現修在看她,一時有點慌張移開視線,但是她已經不再流淚傷心,也沒有絕望的意思。

彼此感動的餘韻尚存,被留下的兩人陷入短暫的沈默。

沒多久萍又衝著回來,手上拿著災難救助背包和修的運動步鞋,喘著氣,然後全部一起丟到艾莉絲身上:「全部帶著去,天知道會發生什麼?最壞打算,先做好覺悟和準備。」

災難救助背包是為了天災發生時,能夠隨時抓了就逃的緊急用背包,裡頭有基本維生救救用的裝備。

「姐,別擔心,把艾莉絲送過去我就回來,為我們祈禱吧!」

萍抓住艾莉絲的臉,給她的臉龐一個溫柔的親吻,

似乎又想到什麼,趕忙又粗魯地抓住修的臉,也給他的臉龐一個深深親吻,

要是平常,修肯定會害羞逃避,現在他沒有思考的餘裕,乖乖地順從姐姐的任性。

「嗯,小修,姐姐愛你,艾莉絲,姐姐也愛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約定。」

艾莉絲感動得說不出任何話語,只是默默流淚。

萍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她知道艾莉絲這一離開就不會再回來了。

「姐姐,我們出發了。」

萍望著修抱著艾莉絲的背影走進黑暗,漸行漸遠,兩人身影開始模糊,穿過那道白色光芒,消失在光芒之中。

剛剛是艾莉絲很危險,慌忙胡亂地找辦法,沒能考慮周全,看著弟弟抱著艾莉絲穿過隧道,緊繃的神精終於放鬆,冷靜後頭腦也清醒了點。

才剛剛對艾莉絲放下了心,接著,又開始擔心起弟弟的安危,有點後悔自己的衝動。

「好像漏想什麼東西?到底是什麼呀?」

咬著牙雙手緊握祈禱,等待著——

「小修,快回來啊。」

「小修,拜託趕快回來啊!」

但是,呼喚還沒有能得到回答,黑暗的隧道空間就漸漸消失著——

她走到通道前雙手亂摸,那黑暗空氣還是一樣頑固地拒絕她,直到完全消失……

許久,在小修的房間裡,

不只是小修房間,是整個屋子裡,就只剩下萍一個人——

此刻才靜下心來,驀地驚覺漏想的東西,叫著:「糟!艾莉絲不回來的話,修要怎麼一個人通過那個隧道……」

平常精明幹練腦筋清楚的萍,遇到這種事也會慌張。

她一下子無力地跌坐在地板上,兩手摀著嘴:「怎麼會這樣,小修……拜託,你們倆個都要好好活著,一定要——」

萍終於忍受不住,放聲大哭。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