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79 不是习惯,是爱 - 原来忙着和吴医生约会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22 9:46:05pm

都市·爱情


岂料,张星宇只是冷冷地说:“有空带李瞳出去走走。遛狗也好,看电影吃饭也好,就陪陪她吧。记住--她的身体刚刚恢复,经不起劳累,千万要记得让她有足够的休息。饮食方面也要注意,别让她吃太油腻或是会伤胃的食物。最后,别告诉她我来找过你。”

他说完自己想说的话,旋即掉头就走,根本不理会郑子言会作何回应。

一头雾水的郑子言完全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明白张星宇为什么像交待后事那样大清早就来按铃说了一堆话?难道是张星宇要出国吗?是因为要去很久所以怕李瞳这个大病初愈的未婚妻没人照料吗?这难道是亚洲社会的一贯作法吗—未婚夫要出远门就会交待邻居帮忙照顾未婚妻?华人的处事行径还真是让自小就在外国长大的郑子言百思不得其解呀!

不过,既然身为未婚夫的张星宇特许他和李瞳去玩,郑子言当然乐得从命。

于是,他一早就带了小狗去找李瞳散步。

就这样,接下来的半个多月,刚好在放假的郑子言天天都陪着李瞳,不是带着她一起去遛狗、散步,就是带她去逛商场、看电影、吃东西。

就像这一天,他知道高中时期李瞳参加过摄影社团,猜想她必定对摄影展有兴趣,于是带着她去参观美术馆正在举办的当代摄影大师巡回展。

只见李瞳停留在其中一幅作品前,专注地端详展示板上的黑白照。

“你好像特别喜欢这一幅?”郑子言走到李瞳身边问道。

李瞳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眼前的作品,点点头:“嗯。这是日本摄影大师山本昌男的作品。打从以前开始我就很喜欢他的作品。他的每一幅作品都非常简单,但是却充满了深奥又深刻的内涵。你看,作品里空灵的意境,宁静致远,很多留白,也同时让人有了许多想象的空间,你不觉得好神奇吗?”

要不是因为车祸,李瞳大概也不会忆起十几岁的自己曾经那么喜欢摄影。高中的时候,因为想学习用单反相机拍照,她加入了摄影社团,也因此认识了林志伟学长。因为家境贫穷,她没法像其他社员那样买一台自己的相机,多亏林志伟常常毫不吝啬地把他的相机借给她。今天看了这个展览,她心里那份对于摄影的喜好貌似再度被唤醒了。

听了李瞳的话,郑子言低声吹了一个口哨:“看来你很喜欢这个摄影师,今天带你来看展览真是来对了!可惜啊时间已经六点了,我们该去吃晚餐了,吃完后就得送你回去了。”

他谨记张星宇的吩咐,无论带她去哪儿玩,都会确保她准时进食,更会在在晚上九点之前送她回去,确保她有足够的休息。

吃饱后,他们一起回到张星宇的小洋房。李瞳一见到钟点女佣出来迎接,就迫不及待问:“星宇回来了吗?”

女佣应道:“张先生还没回来。如果小姐您有需要,我今晚就留下来陪您?”

李瞳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失落,摇摇头:“不用了,你可以按时下班。”

她转身向郑子言告别:“谢谢你陪了我一整天。晚安。”

郑子言怎么会感觉不到李瞳的落寞呢?他安慰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吧。我们是邻居,应该安分守己。”

相处了一段时间,李瞳对郑子言的用词不当早已司空见惯,可是每一次都还是会因此忍俊不住笑了:“是‘守望相助’!你的中文虽然不及格,但是作为好邻居却是高分过关的!别担心,我又不是孩子,我没事。你回去吧!晚安!”

郑子言走后不久,钟点女佣也下班了。

李瞳环顾空荡荡的房子,喃喃自语:“都已经半个多月不见人影了。真的有这么忙吗?连一则短信都没时间寄哦。”

她才刚刚嘀咕完,手机就“叮”一声传来了短信通知。

李瞳喜出望外,连忙拿起手机查看。

“明晚我们去看慈善电影首映吧?朋友给了我两张票!不过,电影是晚上七点,看完了送你回家也要十点多,你的未婚夫不会生气吧?-Zee”

原来只是郑子言捎来的短信。

李瞳失望地放下手机,撅起嘴赌气地又自言自语:“人家都懒得理我了,还会在意我几点回家吗?”

她再次拿起手机回复:没问题!我们明晚就一起去吧!到时见!

隔天晚上,郑子言依约带着李瞳一起去参加慈善电影首映会。

当郑子言排队买爆米花时,李瞳站在戏院大厅等候。

今晚到来共襄盛举的善心人士非常多,大厅里人头攒动。

这时,李瞳瞥见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

她惊喜不已:那不正是张星宇吗?

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因为张星宇的刻意回避,她已经足足大半个月没见到他了。李瞳想都不想就马上朝张星宇走去想叫他。

只见还差几步就走到了,李瞳却看见有个女人比自己先到了张星宇身边。

张星宇一见那个女人就咧嘴微笑,接着两个人开始开心地聊了起来。

那女的,不就是吴祖颐医生吗?

今晚的吴祖颐很不一样,平时总是穿着医生袍或手术服又素颜的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露肩短裙,脸上还化了淡雅的妆,显得分外青春可人。

他们俩站的很靠近,因为人多吵杂,张星宇像是担心吴祖颐听不清楚,不时贴近她耳边亲昵地说话。吴祖颐则一边听一边甜蜜地笑着。他们两人站在一块儿的感觉像煞了一对正在热恋中的男女,让李瞳看了心里非常不是味道。

女佣说张星宇这段时期会早出晚归,因此李瞳一直以为他是在为了工作忙碌。

现在看来好像不是。看着前方张星宇和别的女人有说有笑,李瞳心里不由得酸溜溜地:原来他是忙着和吴祖颐约会。

这半个多月来,张星宇不在身边,李瞳心里总会不自主牵挂着。她以为这只是因为一直有的习惯突然没了,因此才会有所思念,于是不以为然地不当一回事。直至现在这样望着他和别的女人如此亲密,李瞳方才意识到,她一直以为的“习惯”,好像没那么简单。

当然不简单啦。

这个没谈过恋爱的笨丫头怎么会知道,其实有种和“习惯”很像的东西,叫“爱”。它们极其相似,都是在悄然中滋长,让深陷其中的人未曾察觉,唯有到了即将失去之际才猛然发觉已经难以割舍。

这段期间,李瞳和张星宇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这虽然会让李瞳感到又累又烦,但是她却从未想过放弃。

在她看来,这些不适和不安就好比一种考验,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就一定能够跨越。她本来以为张星宇的态度也必定和自己一样这么确定,所以她坚信他们两个最终一定能克服这一切,恢复那段她已经忘记的感情。

可是今晚,当李瞳看见张星宇和其他异性亲密相处时,心里顿生一股背叛和委屈之感。妒忌得要命的她失控想道:自己这么辛苦地压抑着、忍耐着所有的不安和不适,可是他却和别的女人谈笑风生!

他这是移情别恋了吗??所以自己已经不再是他生活的中心和重心了吗?过往他对她那些巨细靡遗的叮咛和嘱咐,还有那些无微不至的照顾和无时无刻的关怀,这些今后都不会再有了吗?

这一刻醋意未消,下一刻饼干屑女孩的自卑心理又开始作祟。李瞳心里黯然:这也难怪人家张星宇啊。一定是因为她这个未婚妻不够努力、不够好,所以让张星宇失望了吧。他铁定是被她折腾得累了,绝望了,所以才选择放手。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