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五十七、五十八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19 8:22:10pm

奇幻·玄幻


1-57

“你今天要上課不是?快點回去吧,我老人家可是有叫醒你。”劍靈這樣說完後,躲回他的劍裡,厄臨沒有時間與他爭辯,只好迅速打理好自己,然後回到宮中,搶先一步在銘泌到達前趕上。

到了房間中,傲炎已經認真的練習,厄臨看看鐘,這個時候銘泌應該已經到了才對,怎麼今天遲了?也幸好他遲到,否則厄臨就要第一次上課遲到了,再過幾分鐘,銘泌終於到場。

銘泌經過了這麼多天的觀察,在大約了解厄臨到底學了什麼後,帶了些人過來幫忙,因為他發現厄臨看書非常廣泛,只要是知識他都會去理解,但他對於銘泌最擅長的文學卻一點也沒興趣。厄臨會閱讀,也會品味,但他不會書寫,他書寫不出文人特有的墨水氣息,他可以一板一眼的做研究,也可以寫出合格的文章,但就是缺少了文人的氣息,那種浪漫、靈魂的味道,厄臨沒有辦法做到。

銘泌知道自己太心急了,厄臨現在快12歲,能夠做到這樣已經是難能可貴,但銘泌還是覺得很奇怪,厄臨並不像是普通孩子,他的文章沒有童雉,也沒有青春,更沒有熱血,有的只是冰冷的記載,這樣的現象銘泌非常擔心,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今天,為了讓厄臨好好的提問,銘泌找來了幾個與他相熟的朋友過來幫忙,他們個別在自己的領域有所貢獻,雖然不是什麼大儒、賢者,但也小有名氣,在聽到銘泌跟他們說厄臨的狀況後非常好奇,也就順水推舟的讓銘泌設計,到這裡來幫點小忙敎教書。

對於突然到訪的幾位學者,厄臨雙眼一亮,銘泌照慣例先檢查傲炎的狀況,等到他回過神來,就看見厄臨帶隊從一旁小書房走出來,後面跟著他的朋友們,手中或多或少的幫厄臨拿了些書,銘泌第一時間想到他的第一堂課,那時厄臨也是這樣子不是?

厄臨手中的書並不多,畢竟他還是個孩子,幾個大人幫他拿了大部分,他開始打開手中的書本,對於裡面的東西詢問了起來,交談用的紙開始凌亂,寫著厄臨之前遇到的困難,在問了很多問題之後,厄臨終於小心的抽出一本大陸異聞誌,翻到了裡面的亡靈聖者篇,他想明白現在的亡靈聖者到底算是怎樣的職業。

見到厄臨詢問的東西,一位專門研究特殊戰士的學者笑了起來,當年他也對這個職業非常好奇啊!

殿下,這算是流傳已久了民間傳說,真相相信即使是最年長的精靈也不清楚,有關亡靈聖者的傳說至今也只剩下皇室才有這樣完整的記載,除了各大皇室,相信眾多神殿也有收錄一些關於亡靈聖者的事蹟、詩歌收藏。」

「嚴格說來,亡靈聖者的記載遠長久於死靈法師,這兩個雖然名字不同,但其雷同之處過多,所以大多認為亡靈聖者是死靈法師的前身,應該是經過長期改變,最後才變成現在這樣如此邪惡的職業,但很明顯的,在一開始亡靈聖者並非邪惡職業,而是神僕,受人類供俸。」

1-58

靜靜聽著他繼續介紹,厄臨皺眉,他口中所說的亡靈聖者跟古‧拉爾說的根本不一樣!在他口中,亡靈聖者在夜色中行走,尋找符合冥神的要求的人,然後帶走他們,把他們製作成亡靈戰士,保護冥神神殿,但古‧拉爾很明確的表示,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真實意義的冥神神殿。

所謂真實意義的神殿,指的是有神明注視的神殿,必要時真神意志降臨的地方。但冥神除了在眾神神譜上有出現,他對於下界沒有做其他的干涉,沒有信徒、沒有使者,當然也沒有神殿。

這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厄臨不懷疑這些學者,也不懷疑古‧拉爾,在這件事情上他們都沒有欺騙的理由,所以他只能判斷,這中間必定出過意外,而且人為的可能性極高,否則也不可能有如此完美的謊言。

但為什麼會讓整個亡靈聖者體系從盛名遠播,到現在惡名昭彰,那是一個怎樣的勢力?又為什麼要這樣做?亡靈聖者這職業本身並沒有任何惹禍的可能,雖然同樣具有攻擊力,但這世界上劍士多了,每個還砍人不眨眼,也沒見到劍士被人說成邪惡職業不是?

這個勢力與亡靈聖者應該有很大的關係,但卻又保持一種敵對態度,這可以從他們對亡靈聖者的了解與這樣的篡改事實得知,厄臨思考了一下,還是不打算暴露自己是亡靈聖者,以免在現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之下,還要發生更多意外,惹上更多麻煩。

結束了課程,厄臨照樣開始進行他的工作,白天呢,就去冒險者公會先將冒險等級往上衝,夜晚進行的則是處理契約,隨著手中的幽靈越來越多,整個城市也充滿了厄臨的眼線,有些怨靈的要求原本因為牽涉到了活人的性命,厄臨並不打算承接,但在那些眼線的幫助之下,厄臨也有實力完成。

但厄臨還是盡量不傷人命,因為傷了人命會就有人追查,這對他來說風險太高,一邊做著這些事情,厄臨一邊思考著該怎麼離開宮中,這並不是簡單的事情,他現在做的都是在離開後能好好過活的準備,有了冒險者身分,有了那些幽靈眼線,未來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實力,但這些都要他能夠離開宮中,而且要完整安全的離開,最重要的是不能留下任何線索讓人發現。

厄臨想過詐死,但很不幸的,宮中有住著光明教會的祭司,雖然說他們並沒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但只要不是太棘手的傷,基本上是不可能死的,厄臨也沒辦法弄到特殊藥劑,否則來個假中毒是可行。

那樣就要從別的方向下手,雖然詐死一了百了,以後也不會再有人提起這件事情,更不會有人來找他,但既然不可行,那就要想辦法先離開,離開之後要詐死還不簡單?離開卻沒那麼簡單,身為皇家血脈,是不可能輕易離開的,就算成年,也會領有爵位後離開帝都擁有封地,每年還有大量的工作義務。

而他需要尋找回到原本世界的自由之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