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01:诅咒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6-06-13 10:28:25pm

奇幻·玄幻


四人队伍向哨兵探听了村长的住处后,就这样步入了被封锁的村子里。

村中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出来走动,不过空气中却弥漫了一股淡淡的恶心臭味,这迫使四人戴上了事先准备的口罩。

晓雪虽然是个连执照都没有的菜鸟,她会被同意加入这支小队,仅仅是因为她属于极为稀少的白魔法师。她很主动地先给每个人施下了净化术,以防病毒的侵害;尽管还没了解究竟,保险也是必要的。

在各种类别的魔法之中,就属黑魔法和白魔法最为特殊,只有具备对应天赋的人类才能学成,而这天赋的出现概率也是万中无一的;然而净化术则属白魔法体系,白魔法也具有治疗、强化队友,以及给道具附魔的力量,在团体中是向来都是最强的支援者。

他们最初先是根据哨兵的指示找到村长家,并且探访村长,他也同样染上了怪病。

“您好,我们在之前电话联络过,驱魔师协会派来的......”胖子虽然礼貌上伸出手来示意握手,那张脸却皮笑肉不笑。

他早已完全失去了人样。

村长没说什么,走过来就用湿滑并且长蹼的手和胖子握手。

我去!

且不论那几乎完成的半鱼人样貌多么狰狞吓人,光是他身上散发出来恶臭味就浓烈得很,堪比十年没洗的厕所+从来不洗的袜子+屎+榴莲综合出来的复杂气味。

四人不免为此作呕,即便戴上口罩也毫无作用,两个女孩对恶臭毫无抵抗力,也只能先逃到屋外暂避。

“呃,对不起,希望您别介意。”两个女孩问候都没说几句,就嫌弃别人。胖子也只有挠了挠后脑,和村长赔礼。

“没关系,几位大师只要能拯救我们村子的人,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们......”村长带着沉重的病腔,他的牙齿也已经变得跟肉食鱼类一样尖锐。

我去!这到底是人还是魔物?

“放心吧,我们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瘦子虽然一时间有点被吓懵,不过他还是拍了拍胸膛,自信地说。

“有劳各位大师了。”村长恭敬地向两人鞠躬。

两人随便应酬一下就逃到了屋外,和两个女孩会合。他们也受不了那阵恶臭,瘦子早已拉开了口罩,就地呕出今天的早饭。

他们之后也走访了几户人家,村民们都同样的毫无生气,不是坐在家中发呆,就是躺着休息。

不过这些村民的症状和村长相比,还算得上轻微,至少还能看到人样,他们的体臭味也只有在走近的时候才能嗅出来。

接着,他们也利用相应的器材检验了村里的水源、空气和作物,可哪一样都没有问题。

“真是奇怪,都没有问题,这病源到底是哪来的?”这叫胖子纳闷了。

“或者我们应该直接从患者身上套取线索?”语馨建议道。

“也只有这样了......”胖子别无他法,只能采纳语馨的提议。

很快,他们又从郊外回到了村子。

咦?怎么会有外来者?他没和村民一样染上怪病就是最好的证明。

负责封锁村子的兵卫既然肯放他进来,想必他也是同行吧?

他是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个子颇高。他的头发偏于茶色,但他的脸上戴了张面具,众人无法瞧见他的真面目。

“他谁呀?”语馨和胖子交头接耳,不敢太大声,怕不远处的神秘男人有所察觉,总给人一种绝非善类的感觉。

“不知道,我从没看过和听说有这号人物。”胖子回答。

“会来跟我们抢这种悬赏的家伙能厉害到哪儿去?你们是怂什么?......”瘦子倒觉得对方就纯粹是个爱玩cosplay的二货,一点都没收敛声量,但还没说完就被胖子捂住了嘴。

“嘘,别这样,同行终究是同行,还是礼貌些。”胖子急忙道。

“可是对方跟我们接了一样的悬赏,不就直接等于和我们抢生意吗?这样子我们的奖金和积分不是有危险了?”晓雪可不乐意了,她毕竟还要靠这次任务的积分来换取正式的驱魔师执照。

胖子思索了一番,觉得有些道理,于是先上前和对方打招呼。

“前面的这位兄弟。”胖子叫唤了对方。

面具男沉默不语,只是稍微打量了胖子几眼,就自顾自地走远。完全没把身后的四人小队放在,这种举动简直就是在说:“我对小角色没兴趣。”。

“靠!太傲慢了吧!?小子!有胆给爷留下!”瘦子忍不了对方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若非语馨和晓雪阻拦,他肯定要上去和对方大打出手。

面具男不以为然,继续走自己的路。

这让瘦子更火大了,晓雪和语馨也废了好大力气才将他给挡下。

就在这时,一名染病的村民从家中爬了出来,他看上去好像是在挣扎;即使那张鱼化的面孔看不出表情。

当他见到面具男正要路过,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似的,马上拼上仅存的力气,爬到了面具男的脚边。

“救我!快点救我!拜托你!我好难受......”村民用湿滑的手抓住了面具男的脚,那对好似要跳出来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很是恶心。

“滚。”面具男冷漠地甩开了村民,任身后的村民如何痛苦、哀嚎,他也没有同情的意思。

“喂!你太过分了吧!”这下胖子也忍不下了,放大嗓门喝道。

面具男仍是不理睬胖子,摆了明瞧不起人。

“臭小子!够胆和你爷爷打不?!”瘦子的火山彻底爆发,一股脑就冲了上去,语馨和晓雪也不再阻拦,两个女孩优先跑去查看村民的状况。

瘦子挥起拳头,就要从背后给面具男来上一顿打。

面具男头不慌不忙,迅速地往后一踹,把瘦子整个人给踹飞了出去,并且砸在了胖子身上。

这一脚的力度不轻,瞬间就让肥瘦组合都昏了过去。

再多的言语,还不如实在的一击。

两个女孩也顾不上找对方开架的肥瘦组合,细心照料痛苦的村民;虽然他身上的气味很难闻,甚至连擦伤流出的血都是绿色的、粘稠的,非常恶心。

“哎呦......”村民看上去十分虚弱。

“你等等,我马上帮你治疗!”晓雪尽管无法帮村民驱除怪病,但治疗皮外伤她的白魔法还是有办法做到,眼下的她只想尽可能削弱村民的痛苦。

晓雪的手上开始聚起了白魔法的能量,正当她要对村民施法的时候。

“笨蛋!给我住手!”不远处传来了激动的喝止声,那是刚刚一直都在保持沉默的面具男。

“要你管!我偏要帮他!”晓雪刚刚才见识了面具男的傲慢无情,心底早把他归类在了坏人名单里头,怎可能听得下去?

她朝面具男吐了吐舌头,就把聚满白魔法的手轻轻按在村民的伤口上。

“啊———!”村民突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差点没让晓雪吓呆。她手上的能量非但没有治好村民的擦伤,反倒让伤口马上溃烂了起来、不堪入目。

浓烈的臭气也呛得两个女孩急忙收手撤离,村民则在地上痛得打滚。

怎么会这样?!

意想不到的反效果已经让晓雪惊慌失措,甚至急得快哭了,语馨同样无能为力。

她们就只能眼巴巴看着村民继续挣扎。

村民痛苦难耐,才要要咬舌自尽。不过面具男很快蹲下,在村民的额头贴上了一张黄符纸,从上面的咒式来看,是道家一脉的灵符。

面具男这符咒一贴在额头,村民就完全镇静了下来,效果十分显著。

这才让两个女孩松了口气。

“哼,什么都不知道,就别施于不必要的同情,这样妳只是在害人而已。”面具男训斥道。

两个女孩哑口无言,毕竟若非他出手,这个村民也不可能安稳下来。

“治疗也得看情形,这村子的村民中的可是诅咒,白魔法的活性特质只会刺激诅咒提早爆发,妳是想害死这里的人。”面具男冷瞪了晓雪一眼,示意她得注意听。晓雪也只有低头受教。

诅咒?!

这倒是挺让人意外的消息。

“你是道家的人......?”语馨好奇地问。

“不是。”面具男说完,就潇洒地转身离开。

两个女孩瞧着他离去时的背影,有种莫名的逼格和帅气。

他到底是谁?

是个好人呢?还是坏人?

这让两个女孩都感了兴趣,随后醒来的肥瘦二人,本来还是抱着满腔怒火,但经过两个女孩的陈述,他们也只得放下怨怒,因为对手或者是真正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