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五十九、六十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0 8:37:26pm

奇幻·玄幻


1-59

查閱旋靈國歷史,還確實有公明正大離開的,但那個人是打著劍聖師傅的名義,行自由之實,厄臨哪來的劍聖師傅?當時若非為了鞏固與那位劍聖的關係,皇室也不可能放行。

靠自己走不掉的。

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頂多到時候到了封地,再找個地方死,這樣誰都沒話說了,只是可能會連累到不少人,這點比較麻煩些,但如果真的不行,那樣就不好意思了。

繼續思考,厄臨手上的工作沒有停下。這次的事情牽涉到大臣,仔細聽著那個幽靈聲淚俱下的哭訴,厄臨只覺得頭越來越大,在這城市這麼久,或者說,在這個世界這麼久了,他當然聽過不少事蹟,甚至他知道的還比大多數的人多,可還是第一次厄臨真接觸到貴族的真面目。這讓厄臨有些不習慣,雖然之前已經有聽說過,但碰上了,而且決定要處理,這也是厄臨第一個接觸到的、與貴族有關的契約。

因為牽涉層面可能會很廣泛,厄臨在簽下契約前,特別要求ㄧ定要事情屬實,而且幽靈方面必須完全聽從他的指令,契約要求下,他不會放過那個貴族,但也絕對不會殺了他,殺了事情就難辦了,幽靈雖然對這點很不滿,但是厄臨確實沒有那樣的必要為他冒險,所以他只好同意,但他很快的就知道,殺了他其實太痛快了,交給厄臨來處理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跟這些純樸的人比起來,受過了現代教育,本身還是個間諜,滿腦子陰謀詭計不斷的厄臨真的是個惡魔,先是一點一滴的讓那人身敗名裂,然後傾家當產,明知道有人在對付他,但就是沒辦法還擊,厄臨還藉此機會收下了不少產業,雖然只是一點點,而且還要僱傭人去照顧,一切都沒有出面,完全是靠著幽靈無孔不入的方式進行。

整個計畫也沒什麼,首先,派遣幽靈開始蒐集罪證,然後全城所有的部門都送上一份,就算是再難搞的大臣,總是會有他的敵人費盡心力也要去啃一口,真的不行的話,那樣就把東西光明正大的擺在城市廣場、酒樓,好不容易得到全新的話題,這個城市所有人就成了厄臨的工具,等到事情擴大了,有關部門一定要處理,不處理也不行阿。

就算這個大臣力量大到足以壓下這些事情,但他的名聲也就敗壞了,這時候幽靈也該把他的手下的產業資料竊取到手,無論他要做什麼投資,只要先一步透露給他的對手,一次兩次,他的資產就會漸漸萎縮,而且他還找不到是誰搞的鬼,因為這一切厄臨只負責開口讓幽靈幫忙送資料、收集資料。

被厄臨這樣一弄,人雖然沒死,但絕對比死還慘,通常看到這裡,幽靈們都已經非常滿意了,但如果還不夠的話,還有最後一招,派幽靈去作亂,普通幽靈沒那本事,但是簽下了契約,有能力能夠驅動物品的幽靈,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辦法忍受了,要是再放幾具屍首在那戶人家門口,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人沒死,但沒錢沒勢沒地位了,還發生這種事,應該會瘋了吧。

失去了權錢,滿城都是自己的罪證,這是最適合的地獄。

1-60

自從厄臨的工作範圍擴大到有權勢的貴族身上,越來越多幽靈們用心投入厄臨的工作中,除了可以看到平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貴族們的慘狀之外,他們還可以接收些產業,這些產業雖然是厄臨為了備不時之需所做的退路,但總要人管理,這些幽靈們就可以讓自己在世的親友們分點好處。

手下的幽靈越來越多,厄臨也就越輕鬆,那些幽靈們做事情學的很快,到的第三次的時候,就已經不需要厄臨親自動手,他們就有辦法把那些貴族整的叫苦連天,厄臨也被解放出來,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做冒險者工作,那種白天做的事情厄臨比較少時間,畢竟他還是要呆在宮中居多。

一兩個還好,當第十個貴族因為同樣的原因黯然離開帝都後,所有貴族人人自危,整個帝都瞬間乾淨了不少,很多貴族子弟們被趕出帝都,只怕他們不長眼惹到不該惹的人,暗地裡,貴族聯手四處加緊尋找這個神祕人,這個人對他們的威脅實在太大了,就連防護重重的高官重臣家中同樣來去自如,這世界上對他還有機密可言?

發現這一點後,厄臨稍微收斂了點,但這類型的契約實在太多了,每個月還是要消化消化這類型的契約一下,也幫助旋靈國高層成為更好的統治者。

某種方面來說。

亡靈聖者的任務不是沒有危險的,他的危險很諷刺的,就是來自於他要幫助的幽靈,幽靈用他們可怕的執著留在世界上,而亡靈聖者是唯一可以聽見他們呼喊的人,所以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希望亡靈聖者完成他們的願望,為此,他們可以不顧亡靈聖者的死活,欺騙他們、恐嚇他們,甚至攻擊他們,除了祭典上有法則保護,其他時候亡靈聖者只能靠自己發出的救贖之音來與幽靈對抗。

古‧拉爾在告訴厄臨亡靈聖者的事蹟的時候,特別交代了這一點,也幸好如此,否則厄臨真的會被幽靈所矇蔽,幽靈實在太執著,但厄臨又想起,古‧拉爾曾經說過,亡靈聖者是很稀少的資產,他也不是很清楚,但為什麼他卻這樣提醒自己?想了許久還是沒有結論,就當這些在他那個年代是常識吧。

幾天過後,是個重要的日子,這天的厄臨,呆在一向熱鬧,但今天卻特別清冷的炙宮,外面下著雨,滴滴答答的打在屋簷下,冰冷的雨,冰冷的心,寂靜的空間,坐在桌前不點燈,今天,連月光都沒有,滿室寂寒。

“你不出去?你寶貝弟弟生日,不去幫他慶生?你還準備好禮物,不送?”

“不了,他回炙宮我再把東西給他就好。”厄臨躺在床上,難得偷懶不工作,就這樣看著華麗的雕飾,很想就這樣進入夢鄉,但外面傳來歡樂的喧嘩,對應著室內的淒冷,令他不由自主的坐起,就這樣張著無神的雙眼看著門,如果,這個時候他的母親還在,應該會推開門,幫他穿上漂亮的衣服,然後牽著他的手……

書上是這樣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