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五黑章 黑之來訪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3-25 11:41:43pm

奇幻·玄幻


「哎呀哎呀,那沒用的雜碎部下被我打倒,生氣啦?生氣了吧?!」

鐵布拉面對隊長級的人物,絲毫沒對隊長展示出任何敬意不止還用狗眼看人低的態度說話。

但即使在鐵布拉各種的挑撥下,隊長完全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

就連自然的生氣都沒有。

這點倒是稍微激怒了鐵布拉。

「怎麼?害怕了?就算你是隊長級的人物,面對我們反叛黑魔使清除部隊肯定是怕了吧?」

鐵布拉認為隊長是怕了他們清掃組的勢力還有那龐大的靠山而不敢貿然反抗。

如果隊長現在對鐵布拉動手,那麼上級的人就有理由讓清掃組甚至全黑魔使追殺隊長直到取隊長性命為止。

而就算隊長不動手,剛剛襲擊了鐵布拉這理由也足夠讓上面的人下達這個命令。

鐵布拉原以為隊長怕得求饒

但萬萬沒料到隊長在鐵布拉的面前長長歎了一口氣。好像在嘲笑鐵布拉的嘲諷行為是多麼幼稚。

「你也是…那傢伙也是……一個一個一直給我額外工作很好玩嗎?」隊長冷淡地自言自語,一點也沒有把鐵布拉放在眼裡的意思

鐵布拉對於隊長的反應顯得有些憤怒煩躁,憤怒得想要立馬殺了隊長不可!

但即使是非常憤怒他還是沒有對隊長動手,似乎是想要顯得自己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被激怒的幼稚之徒。

不過,最後好像還是沒能忍下來。直接朝著隊長的側腦直揮他的方形大劍!

鐵布拉知道隊長這職位都是有一定實力的人才能勝任,如果這裡不使出全力的話說不定吃虧的將會是鐵布拉自己!

他利用黑粒子強化了自身的身體能力,讓自己的力量增強至數倍以上。

這可以說是鐵布拉的全力一擊!

在旋契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隊長已經被鐵布拉一擊飛撞上了水泥墻上。

「不堪一擊。果然我們這部隊以外的人都很弱嗎?無趣。」

「你說誰不堪一擊?」隊長在碎石中站起

「哎呀哎呀,看來【隊長】這兩個字可不是被叫爽的啊。挺耐打的嘛。」

鐵布拉愉快地看著緩緩站起身的隊長,因為隊長又可以再讓鐵布拉愉快愉快一會了。

「快逃……隊長…咳咳!」

旋契一個不慎體內的傷口開始惡化,甚至吐出血來了。

「一個都休想逃,我會把你們一個一個給全殺掉!你們就後悔為什麼要反抗我,反抗我們反叛黑魔使清除部隊吧。啊哈哈哈哈!」

鐵布拉抬頭大笑,好像已經確定自己的勝利般。

那是自信與勝利的狂笑

「廢話說完了嗎?」

隊長一句話打斷了鐵布拉享受勝利的興致。

鐵布拉憤怒地盯著隊長。

「剛剛我說過了別再增加我的工作了吧?看來你是很想找死呢。」

「哼,死的是誰還不知道呢!!」

鐵布拉再次朝著隊長使用剛剛可怕的一擊!

但這一次,鐵布拉快快要殺了隊長、差個幾毫距離的那剎那他感受到一絲的殺意向他接近,在觸碰到那殺氣前鐵布拉已經和隊長保持了一大段的距離。

因為他的身體下意識自動和隊長保持相當的距離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到任何傷害。

因為就在剛剛那瞬間他的身體直覺還清楚告訴他如果繼續和隊長戰鬥下去,死的會是他自己。

明說些就是鐵布拉他害怕了。

對於隊長那可怕的殺氣。

「你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

鐵布拉他的自尊心不允許自己害怕,他完全惱羞成怒了!

「我什麼也沒做,你自己比較清楚你在做什麼才對吧?」隊長一個兇狠的眼色完全壓制了鐵布拉的氣勢

(我退縮了?)

「少…少開玩笑了!!」隊長的一句話,完全激怒了鐵布拉!

他越憤怒就越想殺死隊長。

這可怕的負面感情完完全全融合在自己的殺意上。

能力也因此越發強大。

鐵布拉的一聲怒吼讓周圍的地面頓時裂開。

他的能力已經被自己的殺意給完全強化!

他的攻擊遠比上一擊還要威力!

「殺死你殺死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正當鐵布拉正怒吼的時候,離鐵布拉十五米距離的隊長,一瞬間來到了鐵布拉的面前。

一發強力一拳直擊鐵布拉腹部!

鐵布拉在反應過來之前瞬間被這一擊向後飛去了相當遠的距離,途中還撞破了幾層墻壁。

這一切都在短短不足兩秒內發生。

鐵布拉甚至連慘叫都沒就被擊飛至這麼遠。

奇跡般的,承受了這一擊的鐵布拉隨沒死,但意識卻變得模糊。

「哎呀哎呀,看來【清掃組】的名號也不是虛假的嘛。挺耐打的。」

不知何時,隊長已經來到了鐵布拉的面前。

還用鐵布拉剛剛得意的台詞回敬羞辱他。

憤怒到極點的鐵布拉繼續在體內不斷爆發出強烈的殺意,打算再和隊長再戰一場!

「你還想再送死嗎?」隊長不理解地問

「送死?哼!要死的是誰還不清楚呢。」

「……無聊。」

隊長轉過身準備離開。

鐵布拉見這是好機會,在手中再一次閃出了自己的方形大劍準備偷襲!

「…這……這是!?」

被憤怒沖昏頭的他卻沒發現隊長的殺意已經將他包圍。

在深深感受到隊長那深不見底的殺氣后,鐵布拉的殺意已經全都被隊長瞬間撲滅。

自己的方形大劍也因沒有殺意供應而化成塵土。

不止如此,他還意識到自己剛剛竟要靠偷襲來贏取勝利而不是靠力量與策略。

鐵布拉他已經輸了。

無論是在精神,還是力量上。

都已經完全輸了。

「可惡……可惡…可惡啊啊啊啊!黑魔使清除部隊不是最強的嗎?!為什麼為什麼?!」

面對自己的敗北。鐵布拉憤怒朝天喊破喉嚨。

「你給我記著,我一定會再回來的!到那個時候…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將你殺死!給我洗好脖子等著吧!」

說完的同時,鐵布拉他關閉了幻界。

——————

【()——幻神家——()】

以上在幻界發生的事情,旋契都一五一十地在隔天來到我家時告訴了我。

「想不到發生了這種事情……」

我聽了旋契說的這些事情,開始害怕清掃組的人來除掉我還有御那。

不過在旋契告訴了我,人妖叔叔他收到上級的人的消息。似乎是撤銷了抹殺御那還有我和我家人的命令,并決定繼續觀察我們。

雖然還無法完全安心,但總比被殺得好。

「不過為什麼旋契你會知道隊長會來救你?啊,哼哼……看來那隊長是因為不忍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部下被殺死,才站出來保護旋契你的吧?果然人不可貌相啊~。之前我還以為他是一個很可怕的人呢。」看來我的隊長是一個會照顧部下的好隊長呢~。之前誤會他真是對不起了。

我真幸福有這可靠的隊長替我們這些部下撐腰。

「不是滅你想的那樣,只不過是他聽見鐵布拉他在殺死我后接下來打算殺死的目標里有你的妹妹他才站出來保護我。否則他才不管我死活呢。」

我回收那句話。他的確是可怕又無情的隊長。

「不過說起來,為什麼隊長會因為我妹妹會被殺而站出來?啊!難道他是蘿莉控?!」

我妹妹被隊長盯上了怎麼辦?!我可沒有信心能保護好妹妹!

但這下去妹妹一定會遭到隊長的毒手!

我一定要二十四小時保護妹妹!

「不是那樣的,他有保護你妹妹的職責在。因為滅你加入我們的條件是保護你的妹妹。你忘了吧?」

「啊!說起來的確是這樣。這麼說起來原來保護妹妹的人是他啊,雖然他很強可是不知為什麼給我的感覺只有不安……」

「不過也因為這樣我才得救。謝了,滅。」

我突然被旋契感謝了。

「被你感謝感覺有點怪怪的。」

畢竟旋契對我的態度都非常冷淡。

「嗯?怪什麼?」

「沒什麼,說起來你來找我什麼事?」我向突然來訪的旋契問

總不可能只是過來說昨天發生的那些事情吧?

「御那在哪裡,怎麼都沒見到?你不是帶他回來在你家住嗎?」旋契邊說邊在我家客廳內尋找御那的身影。

「她啊。一到我家就一直躲在客廳角落,怎麼都不肯回應我。之後我讓她和妹妹住在同一間房間,結果她就一直跪房間的角落一動不動,連妹妹都被嚇哭了。然後我就讓給她我的房間,而我則去和妹妹睡一間房間。結果最後她來找我說她要回去基地,我就送她回去了……」

看樣子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

「這樣啊……」連旋契都無語了

「我也知道御那的心裡陰影可不是一兩天可以克服的。就慢慢來吧。」

突然,我家的門鈴響了起來

「旋契,我先去開個門,應該是妹妹放學回來了吧?」

「滅。」

「嗯?什麼事?」

「不後悔嗎?」

「後悔什麼?」

「遇到幻魔、遇到我們這件事……」

「就算我現在後悔也太遲了吧?就當做那是運氣不好吧。而且遇到你們也不能說完全是什麼壞事,所以我早就接受了。」

說完我走出客廳準備去玄關開門。

而旋契放鬆自己的身體。盯著天花板看去。自言自語「運氣不好…嗎?」

我走到了門前打開了門。

見到眼前的人讓我震撼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兇狠的眼神、那金黃的頭髮。

還有那讓人不悅的臉孔。

「喲,垃圾。」

是鐵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