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 - 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3-26 9:12:52am

其他·同人


‘十一月十六日,警方于日落港的一个住宅区逮捕了被怀疑涉嫌杀害三人的嫌犯。根据当地居民口述,嫌犯是在进行第四次谋杀的时候失手被捕……’

不明白,明明已经确定他就是犯人了,怎么还在叫嫌犯?嫌犯不是指有嫌疑的人吗?如果已经罪证确凿的话就不是嫌犯而是犯人了啊。嗯……现在的新闻,不懂。不过之前的好像也是一样的,不管怎样都好啦,反正案子解决了,等着收警方的报酬就是了。

新闻好闷,不如下楼看看好了。虽然姐姐说今天在她吩咐之前我都不准到事务所去,但是管她的,我今次便是要下去看一眼!

我走到门口,刚推开门就被眼前的这个人吓着了。

“不认得我了吗?”

啊怎么可能不认得呢?十三年前用尽一切办法骗我把袖子卷起来,脾气好得不得了,两年前拿我身高开玩笑的人。

“文夏姐姐!”我大喊一声后猛地抱了过去。

“好啦,放开,这里是楼梯很危险。”她笑着说,“长高了不少呢,去年来的时候妳才到我的腰部吧。”

“这个嘛,两年内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的。”我笑着说。

“别听她鬼扯。”千夏姐姐的声音从文夏姐姐后面传来,“自从妳说她很矮以后就拼命喝牛奶和运动。”

“原来如此,不过现在多高啊?”文夏姐姐问。

“一百六十公分。”我自豪地说。

确实,我是因为被文夏姐姐说过以后才开始在意身高的。文霞姐姐其实蛮高的,目测一米八左右吧。去年年头见面的时候我才一米四九,结果被她开玩笑说‘这么矮,以后还是一样矮的话就要叫小矮人了。’之后我为了不要被叫‘小矮人’试尽所有方法才长到现在这个高度。

“对了,我上来只是为了告诉妳,不要让依下楼,绝对不要。”千夏姐姐说。

“我尽力。”文夏姐姐笑着回应。

“诶?为什么?这里好闷!”我抱怨道。

“好啦我来陪妳了。走,姐姐陪妳玩。”文夏姐姐拉着我进屋后把门关上。

怎么这样……算了,既然文夏姐姐答应留在楼上,我就乖一点吧。

“文夏姐姐,叔叔呢?怎么没跟上来?”我看着她问。

两年没见了,文夏姐姐变了……额……一点也没变。怎么可能!文夏姐姐竟然一点也没变!除了头发染成褐色以外就没有地方变过了!

“他明明和我同年龄,怎么叫我姐姐但是叫他叔叔?”文夏姐姐反问我。

“我哥只有一个……”我开玩笑说,“……一个三层的。”

“这句被他听到的话今晚铁定把妳赶出门。”文夏姐姐笑着说。

“他不在,没关系。好了姐姐,快告诉我叔叔在哪里?”

“在楼下忙。”

诶!这不公平!我也要到楼下帮忙!

我站起来想要走出去,但是被文夏姐姐拉住了。

“不行,妳得留下来。”她笑着说。

笑面虎……

“为什么?我明明也想帮忙。”我抱怨说。

“留在这里就是帮忙了。”她回答说,“哦对了,小依,这个给妳。”

她这么说着,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我打开来看,发现是一只狼的吊饰。

“谢谢姐姐!”我大声向她道谢。

我喜欢狼已经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五岁的时候学校假期正好和哥哥姐姐他们的假期碰上,所以他们就决定带我一起去玩。大概是考虑到我是小孩子大概会喜欢动物吧,行程里就安排第一天就去动物园。

第一次看到狼以后我天真地问‘可不可以带一只回家养?’结果他们都捧腹大笑,说那只不是狗狗。我听完以后说‘我知道啊,不过可不可以带一只回家?’这句话把他们都搞糊涂了,突然间变得那么安静所以我追加一句‘我喜欢狼,不能带一只回去吗?’他们这才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跟我解释说动物园的动物不能带走以后我好像还在那里闹别扭呢。

但是要养一只狼的心愿我是不会忘的!等着瞧吧!

“这个是在巴黎看到的,觉得妳会喜欢所以就买了回来。”她笑着说。

巴黎……我记得是在法国的,哦文夏姐姐工作还能去那么远啊。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姐姐是演员,机票和住宿之类的都是公司包办的吧。

听说姐姐是演员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十几年前那个不会说谎的文夏姐姐竟然以说谎为业,实在是有点难以置信。当然,演员不一定要说谎但是演绎着某个角色的时候不就要谎报自己的名字等等的资料了吗?

“姐姐有得到处去真好。”我羡慕地说。等等,好像是我亲口拒绝跟着妈妈和爸爸出国的……那个不一样!那个只是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而已!对!

“小依妳还年轻,以后机会多得是。”她笑着摸我的头说,“这么——”

“文夏,可以下楼了。”千夏姐姐推开门说。

“终于!”我大喊着,拉着文夏姐姐的手就跑下楼了。

******************************************************************************************************************************

所以说,派对这种东西不适合我。年轻人的玩意儿太过刺激,差点就把我这老女人吓得心脏病发,虽然我才十七岁。

才刚开门走进事务所而已,就有人抓着我的手然后给我戴生日帽,戴完以后还往我脸上丢一堆剪碎的颜色纸和彩带,还播着生日歌啊!

“生日快乐!”除了哥哥以外的人都对着我大喊。

放眼望去,哥哥依旧躺在他的椅子上,千夏姐姐在左边抓着我的手,文夏姐姐的男朋友则抓着我的右手。房间只有三个人那么不用说,是文夏姐姐给我戴生日帽的,但是是谁丢……我往上一看,果然如此。门把连接着一个小机关,我一开门就会把上面那个桶倒过来。

“面无表情,被惊喜吓成面瘫了吗?”文夏姐姐的男朋友调侃道。

“今天总不是我生日了吧?”我无奈地说。

“说过庆功宴合着妳的生日会一起开的。”哥哥大声说道,“绝不食言。”

“快进去吧。”文夏姐姐说完后就直接把我推了进去。

我走到沙发上坐着,不知道要给什么反应好,所以我就这样坐在那里瞪着他们。

“怎么啦?”文夏姐姐问,“不喜欢惊喜吗?”

“所以你们一整天都在忙这个吗?”我反问他们。

“不然呢?我请妳是要妳帮忙处理事务的。”哥哥说。

“明治,不要这样说话啦。”千夏姐姐训斥道,“说一整天的话就有点夸张了,今天一早妳哥在这里准备机关,我则在楼上看守。妳醒了以后我就下楼了。之后就是一起忙然后妳文夏姐姐和玄德叔叔就来了。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竟然还能给出企划内容!

“最后呢……”

还没完?不是吧?

我望向门口,只见门轻轻地被推开,然后冲进来几个人。

“生日快乐!”

娜资,班长嘉盛,副班长灵珑,坐我后面的灵凤还有负责打扫的孟德都来了。等等,娜资知道的话还说得过,但是其他人……

“小依,是我叫他们来的。”娜资笑着说。

“难怪。”

“曹操曹孟德不是叫假的,说曹操曹操就到。”孟德开玩笑说。

真有你的,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但孟德他好像真的是姓曹。

“我是因为觉得妳有点可爱但是找不到方法和妳交朋友所以就来了。”副班长灵珑说。

哦,说我可爱耶!谢啦!不过找不到方法和我交朋友是什么回事?

“我是因为我姐姐要来所以就跟来了。”灵凤说。

蛮诚实的嘛。

“我正好没事,所以就来了。”嘉盛说。

你肯定是骗人的!

我叹气说:“明明不用浪费时间特地过来的。”

“什么浪费时间?”灵珑抗议说。

“平时班上帮妳办生日会妳都不知道是谁生日还乱猜,今天难得没人给妳猜的说。”灵凤接下去。

不意外,她们两个在班上的话就是这样和其他人说话的,姐姐话说一半然后妹妹把话接下去,习惯了。因为她们是双胞胎的关系,所以很有默契……大概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关系。不过她们两个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的呢,唯一分辨她们的方法是她们马尾的方向,灵珑的是在左边,灵凤的是在右边。

“好啦小依,别这样嘛。笑一个。”娜资说。

笑得出才怪啊!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被带进这种情况,该怎么反应啊!

“她被吓傻了吗?”玄德叔叔说,“怎么办?”

“玄德,别乱说。”文夏姐姐训斥道。

“玄德,难道是刘玄德?”孟德惊讶地问。

“怎么知道我的姓?”玄德叔叔问完以后好像了解到了什么,“曹操,吾辈找你可找得辛苦了啊。”

什么情况?

“刘备,我一统天下的大志都被你毁了你还想怎样?”

竟然玩起来了吗!

“同样是三国迷呢。”玄德叔叔笑着说,“要不咱找个时间切磋一下?”

“三国迷就不敢当了,只是家父特别喜欢三国,又刚好姓曹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孟德也笑着回应,“我只是想了解自己的名字才读一读有关书籍和玩一玩游戏而已。”

男生就是男生,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变得跟小男孩一样。

“呐呐柯依,我们难得来了妳就不能笑吗?”灵凤抱怨道。

灵凤说话还是一样用着奇怪的开头啊。

“算了,既然都来了总不能赶你们走吧。”我笑着说,“一起玩吧。”

“玩归玩,别拆了我房子啊。”哥哥还是躺在椅子上说。

“哥哥你说得有点夸张了吧?”我抱怨说。

“诶?躺在椅子上的怪叔叔……”

“……是柯依的哥哥!”那对姐妹惊讶地说。

“小心我把妳们赶出去!”哥哥坐起身大声说道,“算了,千夏,这里就拜托妳了。有两个小鬼不喜欢我,我先上楼了啊。”

哥哥说完以后就走了,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对了,这里是千夏侦探事务所,而妳哥哥交代一个叫千夏的人,难道……”嘉盛说一半后突然停了下来。

这不能怪他,因为在学校他是不可能看到千夏姐姐穿着裙子边跑边说:“明治,别这样,快下来,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啊。”

千夏姐姐在门口等了一会还是没回复后叹气说:“该怎么办?这么多东西总不能麻烦客人来一起搬吧……”

她转过头,看到与娜资结伴过来的四个人讶异的脸色后问:“什么事?”

“没,没什么。”灵珑慌张地说。

“只是,有点惊讶。”灵凤接下去。

千夏姐姐想了一想,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缓缓地朝我们走过来,笑着说:“在学校外我就不是老师了,你们尽情地玩吧,像刚刚那位先生说的,别把我们的房子拆掉就行。”

“徐老师笑起来明明蛮好看的。”

“对啊,在学校怎么怎么不要笑?”她们说。

千夏姐姐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轻笑带过。

“真是的我只是去换身衣服而已。”哥哥推开门说,“干嘛大喊大叫?”

哥哥把一个箱子抱进来以后才把门关上。

“你又没说你上去干嘛?”千夏姐姐抱怨道,“算了,快来帮忙。”

千夏姐姐说完就把哥哥拖到后面去,大概是有什么东西要搬吧。

话说回来,娜资算是有进步了呢。还能邀到几个人来,她应该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吧。算是为她的社交生活踏出了第一步呢!不过她找来的人只有嘉盛算得上是熟人而已。就和灵珑说的一样,我们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是也只是点头之交罢了。灵凤嘛,我和她关系还算不错,有几次分组的时候都和她同组。而孟德的话,就是因为他自愿帮我承担值日的关系,所以和他算得上是朋友吧。

“哦这是什么?”他们凑到哥哥那里,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我凑过去看才知道哥哥把他房间里的黑胶唱片机搬了下来。

“屁孩们,这就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黑胶唱片机。”哥哥说,“没来这里的话你们大概一辈子都没机会看到这个,感激我吧。”

“哥哥你少来了。”我回嘴道,“这东西你房间不是有个比较新的吗?”

“是啊……”哥哥发现到有不对劲的地方后瞪着我问,“……妳怎么知道?”

我把头上的发夹取下来后笑着说:“你教的。”

“臭小鬼,早知道就不教妳了。”

“柯依妳还会撬锁啊?”灵珑惊讶地问。

“当然,这是我们干侦探必备……”我越说越小声,因为感觉有个人站在我后面。

“柯依!不是说过没经过我们允许不能这么做吗?”千夏姐姐生气地说。

说罢,她拉着我的耳朵到后面去,说要惩罚我然后逼我去帮忙搬东西。

“不要这样千夏姐姐,我错了!”我很清楚,我的求饶是不可能奏效的,只能乖乖听话把东西都搬出来了。

对了,刚刚好像没有看到娜资,她跑哪里去了?我望了望四周,看见娜资和文夏姐姐聊得蛮开心的,她和长辈比较合得来的感觉啊。

“还不过来?”千夏姐姐催促道。

忙完了再找她一起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