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81 你是胆小鬼 - 让我显得既可笑又狼狈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26 3:54:52pm

都市·爱情


应付完记者后,张星宇在保全的护送下到了停车场,司机和车子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正当他要上车之际,有人忽地用力揪扯他的西装领口,硬生生把他的身子往后扳。

张星宇的反应出奇地淡定,不但没有丝毫被惊吓的迹象,而且也不见他作出任何反抗的动作,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其实,他不用看也能够猜到此刻这个抓住他的人是谁。只有这个人,保全看到了不会阻止他靠近自己,也只有这个人,胆敢这般肆无忌惮地对他如此无理。

来势汹汹者当然就是他的好兄弟林志伟。

当下,林志伟平日的暖男气质查然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怒容。他质问道:“张星宇,你为什么对记者说那些话?你和李瞳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公开宣布分手?”

原来一同出席慈善首映的林志伟听见了张星宇向记者发出的宣言后,尾随到了停车场打算问个究竟。

张星宇头都不转,看也不看林志伟,飘忽的眼神望向别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平淡回应:“刚才我不是已经对媒体记者们说得很清楚了吗?我和李瞳分手了,以后她的事和我毫无关系。”

张星宇这一副爱理不理又不在乎的样子,别人看在眼里肯定抓狂生气。

但是一起长大的林志伟一见到他这样,而且眼睛根本不敢正视自己,心里的气马上消了一半。

他难道还不了解张星宇吗?这就是那小子在逞强的模样。

张星宇的心此刻一定很痛。

一想到此,林志伟就心软,松开了揪着张星宇的手,语气也跟着放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星宇默默不语,还是不肯看林志伟。

林志伟又问:“这是你们俩谈过后一起作出的决定吗?”

这次,张星宇总算有反应了。

只见他忽然惭愧地低下头:“这是我单方面的决定,她还不知道。”

林志伟瞬间又火大起来:“什么?你还没和她谈过就对外宣布和她分手?你这是想怎样啊?”

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低下头的张星宇压抑着内心的痛楚解释:“我只想快点解决这件事,长痛不如短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连平时耐性十足的林志伟都开始不耐烦了:“快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喜欢上别人了。” 张星宇的口气还是淡淡的,仿佛说着别人的事。

林志伟难以置信:“李瞳喜欢上别人?她喜欢上什么人?”

一提到这个,张星宇的语气忍不住酸溜溜了:“一个住我家附近的年轻人,名字叫郑子言,很健康,很健谈,她和他在一起总是笑。”

林志伟还是不相信:“她亲口对你承认她喜欢这个郑子言了?”

张星宇又别过头去:“她不用说我也看得出来。”

他的回复把林志伟给气煞:这什么跟什么啊?张星宇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婆婆妈妈?

林志伟翻了一个白眼讥讽:“哇,我还不知道英明神武的张董事长竟然还会读心术!你怎么不干脆直接问清楚呢?好吧,就算她真的喜欢上了别人,那又怎样?你就这么眼睁睁地拱手把心爱的女人让给情敌?张星宇,如果真的这么爱李瞳,就去抢啊!你可是鼎鼎大名的凯加电子董事长,气宇轩昂,英俊潇洒,这样的身家背景,这样的高颜值,谁抢得过你啊?”

“事实已经明显地摆在眼前,抢又能怎样?那只会让李瞳为难。”张星宇那副一脸淡漠的伪装一点一点开始瓦解,哀伤的眼神出卖了他内心的煎熬。

“他们到底认识多久了?”林志伟不放过他,继续追问。

“几个月。”

“才认识几个月,你就把自己那么宝贝的李瞳交给他?难道就不怕他图谋不轨吗?”

“我已经叫人把他的背景调查清楚了。父母是美籍华侨,出生于美国,几年前搬来本市。民航飞行员一副驾驶,家里除了双亲还有兄长。母亲是作家,父亲和兄长都是飞机师,是飞行世家,家世绝对清白,无不良嗜好,男女关系比我还单纯,李瞳跟他在一起绝对不会有问题。”

“张星宇,你这是嫁女儿吗?我不管这个郑子言是何方神圣,我只知道如果你很爱很爱一个人,你就不应该轻易弃权!你以为这样放手很伟大很潇洒吗?你根本就是个胆小鬼!”林志伟按耐不住责备道。

林志伟的话戳中了张星宇最深的痛,他终于没法再强装冷静,发飙怒吼:“你以为我没想过吗?你以为我不想紧紧抓住李瞳把她留在身边吗?你认识的张星宇是一个这么容易就放弃的窝囊废吗?”

他颓然蹲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旦碰到李瞳的事,张星宇就无法正常作业,根本没法理智思考!每当我见到她看着我时那种惊慌惶恐的眼神,我就充满了罪恶感!我竟然这么的自私,把一个已经不爱我的女人强行留在自己身边!每当和她说起我们的从前,她都只是两眼空洞地看着我,让我显得既可笑又狼狈,但是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是不希望她因为这段只有我一个人还记得的爱情,继续这么不开心!我只希望我最爱的李瞳能够一直幸福地笑着,即使让她笑的人不是我,那也没关系。

我太了解李瞳。她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就算她喜欢的是别人不是我,她也会出于感情的道义留在我身边。如果我不先放手,她宁愿自己不快乐,也绝对不会离开我。因此我一定要先表现出最绝情的样子,让她毫无选择的余地,否则她一定会坚持留下来。你以为放手很容易吗?先放手的人就不痛吗?我现在的痛就好比把自己身体的一部份活生生切割掉一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