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六十一、六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1 8:36:15pm

奇幻·玄幻


1-61

用力的搖頭,把那種不可能的幻想甩出腦海,但思念卻還是不停湧起,思念著一個從沒見過的人,真的很奇妙,不知道長相,沒聽過聲音,甚至連這個人做過什麼都不知道,但卻非常的思念,但在腦海中,卻連幻想也想不出這個人的一絲ㄧ毫,空洞在心中擴大,思念卻怎樣也填不滿,甚至撕裂著傷口。

那個光亮溫暖的會場裡,應該也會出現他的父親,帶著笑容,應該就是所謂慈愛的笑容,然後送上大份的禮物,大份的親情,那是怎樣的感覺?厄臨思考了一下,最後只能放棄思考,放開自己的身子倒回床上,張開手,閉起眼睛。

如果睡著了,那樣就不會這麼煩惱痛苦了吧?但明明有著吵鬧的雨聲,明明努力讓自己入睡,外面歡樂的喧嘩還是不停鑽入耳中,厄臨爬起來,思考要不要用催眠讓自己能睡著。

碰!門突然被打開,厄臨愣了一下張開眼睛,只見瑟西站在門口:「小厄臨,你怎麼在這裡,陪爺爺去參加那個宴會,我快被煩死了,一群人要我收徒,煩。」

不是想像中的溫柔女性推開門,而是一個年過百歲還老當益壯的老人一腳把門踢開,還發出巨大的聲響,也沒有溫柔的整理衣服,只是用他長滿老繭的大手隨便拍拍,厄臨只好自己整理,瑟西不耐煩的在旁邊等著,厄臨慢慢的動作,瑟西等的有些不耐煩,等到厄臨差不多可以見人了,瑟西就把人抓走,厄臨只來得及抓住桌上的禮物,人就飛起來,被瑟西帶到了會場。

瑟西到場眾人笑著走過來打招呼,但看到瑟西手中拉著的厄臨,臉上同時一震,已經開始行動的人頓了下腳步,最後還是掛著笑容走過去,但實際上根本笑不出來,旁邊速度慢一點的人則慶幸自己走路慢了點,要不然現在尷尬的也有自己一份。

瑟西掛著冷笑看著,暗中記下這些人是誰,今天第一點就是要告訴大家,厄臨就算有殘缺,也是他瑟西的孫子,誰敢動他就是跟他們刃為敵,第二點就是要看看王妃的力量有多少了。

原本瑟西也不想利用厄臨來看看情況,但想到厄臨的身分,他終究會加入這樣的世界當中,不可能永遠活在他的小夜宮,而會擁有封地,成為一名大領主,怎麼可以沒有社交經驗?他已經晚了好多步了,不能再拖下去。

大人們重複著無聊的寒暄。雖然厄臨早就認識這些人,而他們也早就知道厄臨是誰,但雙方很有默契的忘記這件事情,就等著瑟西開口介紹,瑟西冷笑著看著這些人,要介紹也不是他介紹不是?看著在會場中央抱著傲炎的鳴電‧費齊,瑟西有些複雜的心情。

他想不通,明明當年的鳴電,是那樣期待著厄臨的出生,陪著萊雅挑選用品,為了孩子是男是女爭論不休,還都想好了名字,但為何會這樣?為什麼要幫厄臨取這個名字?為什麼自從厄臨越來越大,開始懂事之後,就再也沒對他付出任何溫情?為什麼?難道,鳴電真的認為萊雅的死是厄臨的錯?

1-62

瑟西不相信。他幾乎看著鳴電‧費齊長大,這孩子雖然生在帝王家,但由於是獨子,所以心腸相對於其他人特別軟,而且它跟萊雅是自由戀愛才結婚,厄臨是他第一個孩子,也是唯一跟萊雅的孩子,是他跟萊雅唯一的連結,他不相信鳴電會厭惡厄臨,他要鳴電表態,他要厄臨這個沒有了母親的孩子能夠享受親情,他要厄臨得到應該屬於他的地位。

繼續寒喧,瑟西卻沒看到厄臨越來越蒼白的臉,那張小臉盯著抱著傲炎的鳴電,緊張的抿著唇,隨著兩人越走越近,他的臉就越蒼白,慢慢的後退縮到了瑟西的後面。

厄臨的出現,傲炎很快就發現了,掙扎著從鳴電的手中逃脫,鳴電正在跟某位貴族交談,彎腰將傲炎放下,自己則繼續跟人交談,傲炎則快樂的跑過來,這個月來,厄臨跟他一起住,每天盯著他起床,陪著他上課,去外面帶好玩的東西給他玩,還敎他功課,就算無聊還是陪著他,而且不管怎樣總是在他身邊,這才是他最喜歡的,孩子,總是想要個玩伴。

「哥哥!」傲炎跑過來,開心的拉著厄臨,將他拉出來,厄臨完全沒有反抗的被拖著跑,來到了另一邊,從正在收拾的僕人手中拿下一個儀杖,開心的給厄臨看:「哥哥,你看,是那邊的卡爾伯伯送我的喔。」傲炎繼續說下去厄臨有些吃驚,宴會中這麼多人,而傲炎竟然記住了這麼多的禮物來源,甚至記住了大部分的人的爵位,這樣的記憶力真不錯,厄臨笑瞇瞇的聽著,暫時忘記了鳴電就在他身邊,也忘記了帶他過來的瑟西,就這樣專心聽著。

看著傲炎興奮的跟他說這個東西好漂亮,厄臨點著頭,思緒卻飛到遠處,所有人都參加傲炎的生日舞會,送上精美的禮物,鳴電也在場,好幸福、好快樂,厄臨知道這種情緒,這是忌妒,一個他不該出現的情緒,為什麼要為了決定要放棄的東西感到難過?這樣一點也不實際,情緒是為了在達到目標時更有動力,但這不是他的目標,只是無謂的情緒,為什麼沒辦法消除這樣的情緒?

如果忌妒沒辦法消除,那就忽視它吧,今天是傲炎的生日,應該要開心點,是他最可愛的弟弟的生日阿,每次只要看到他可愛的笑臉,就會不由自主的跟著微笑,傲炎不知為何,總是很能夠影響他的情緒。

他貼心、天真、可愛,就跟他在書本上看到的形容詞一樣,一個小天使,善解人意,讓人不由自主的對他好,處處關心著他,自從厄臨第一次好奇她的同父異母的兄弟,第一次偷偷潛入炙宮,卻因為身體不適應而露出馬腳,第一次遇見了傲炎,他就再也無法對他興起任何反感。

若是他永遠不背叛,永遠不對自己起了殺意,那樣,他就永遠是他最好的哥哥,小時候陪他玩,長大為他守護,出事情擋在他前面,預先擊殺他的敵人,永遠安靜的站在一旁,站在陰暗的角落,因為他對不起他,他在他沒有能力理解的時候,擅自將他的未來決定了,自己不要的、認為危險的,他將這樣的東西送給了擁有最可愛的笑容的傲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