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六十三、六十四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2 5:09:39pm

奇幻·玄幻


1-63

對於傲炎,厄臨同時感覺到了愧對與忌妒。

就在厄臨恍神了一下,傲炎又拖著東西過來,這次是一個盒子,裡面是一套精美的禮服,傲炎興奮的說:「這是父王給我的喔!」

看著禮服,厄臨笑了笑,上面有著精美的繡工,滾著美麗的邊,華麗的皇家徽章,這是只有皇室才有資格使用的衣服,厄臨似乎想起自己也有這樣的東西,但那早已塵封在不知道的地方,而且也太小了。

而自己從沒穿過那玩意,沒有理由。

看著大家都在偷偷觀察這邊,厄臨皺了下眉頭,思緒立刻轉移到了現實。眼前的傲炎這個樣子很可愛,但是他已經興奮到衣服亂了,頭髮也亂了,厄臨看了看不行,把他手中的衣服抓過來折好撫平,再把傲炎剛才拿過來的東西都交還給僕人,開始整理起傲炎的衣服。

「哥哥的生日過了嗎?」傲炎問,乖乖的讓厄臨重新綁著他亂掉的頭髮,厄臨放下髮帶之後,回到傲炎面前點點頭,一面退後兩步看看傲炎現在的狀況,最後滿意的微笑。傲炎很聰明,他從來不問需要筆談的問題,總是點頭搖頭可以解決,小小的他已經敏感的感覺到這些。

「喔……那我就來不及參加哥哥的生日了。」傲炎失望的說,又馬上振作起來:「那父王有送你禮物嗎?我想看我想看。」傲炎用著大大的雙眼看著他,厄臨臉上的笑容黯淡了些,沉默半晌,沒有做任何反應。

旁邊有著小聲的私語,低聲的竊笑,看似溫暖但實際冰寒的大人們帶著微笑看著這一切,傲炎很快的就察覺到這些,開始擔心的看著厄臨,甚至格爾也在思考要怎樣不傷到厄臨卻又能夠讓他冷靜下來。

厄臨的心確實亂了,好不容易不再想這些,卻又被傲炎狠狠的撕開傷口,到底要他怎麼做?才不用在為這些心煩心痛?手緩緩的收進口袋中,有個堅硬的觸感打醒了他,撐起不算好看但還算是微笑的微笑,厄臨緩緩的掏出口袋裡的東西,一個小小的袋子,繩結繫著開口,裡面有個巴掌還要大的東西,看起來頗具份量,伸手,把袋子放到了傲炎手中。

接過袋子,傲炎還是有點擔心,用著自責的眼神看著厄臨,厄臨僵著微笑指指袋子,傲炎這才放下心來,小小年紀的他還不懂得什麼是強顏歡笑,看到厄臨笑了也跟著笑了,低頭看著樸素的小袋子,開始解繩套,卻怎樣也解不開,最後可憐兮兮的看著厄臨。

厄臨看了一下,原來自己拿習慣用來打繩結的方式在上面打了繩結,若是沒學過的人還真的很難解開,厄臨接過來後輕輕拉扯,翻轉,慢慢的動作,讓在旁邊好奇的探頭探腦的傲炎看清楚,然後打開袋子。

「哥哥送的禮物?」看見厄臨點頭,傲炎興奮的探頭看著袋子裡面的東西,有些疑惑的拿出來,這是什麼?沙漏嗎?但看不到裡面阿?傲炎左看看右瞧瞧,仔細的看著,就是看不出這是什麼,木製品上面還有雕刻著一些花紋,雖然十分粗糙,但看的出來是很奇特的風格。

1-64

傲炎還在研究,一直在旁邊看著的瑟西走過來,摸摸厄臨的頭,拿冷冷的目光掃過一旁的人,拿起厄臨的手,確認的笑,掏出一瓶藥放到厄臨手中,厄臨看著手中的藥,也看到手上雕刻時不小心弄出來的傷,這才知道瑟西為什麼給他傷藥。

握緊手中的藥瓶,厄臨還沒來得及想什麼,眼角看見一人走過來,他立刻縮到瑟西身後,手上的力道讓手指開始發白。

鳴電‧費齊見到瑟西,撇開其他貴族走過來,就看到瑟西腳邊縮著的身影。

「小子,你怕什麼?那是你老爸,他沒過打你沒罵過你,你怕他做什麼?」瑟西笑罵,但厄臨就這樣拉著他的褲腳,整個身子縮在他的身後,完全沒有初次見面時那著張牙五爪的樣子,這個世界上果然是一物剋一物,可為什麼厄臨會這麼害怕鳴電‧費齊?瑟西看了一眼鳴電‧費齊,眼中透露出詢問,只可惜鳴電‧費齊完全沒有接收到這樣的訊息。

他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子直接看到厄臨,雖然時常接到報告,但這樣直接看到厄臨的機會實在不多,因為厄臨根本沒有出現在眾人面前過,而他不想不願也不能去找他,看著那張小臉,真的越來越像他的摯愛,他的心就更痛了,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變調,只是長年的習慣讓他將這樣的痛苦掩蓋在下,人只能看見他的表情逐漸冷了下來,而厄臨一見到這樣的表情,縮的更小更緊。

瑟西問他為什麼害怕,其實厄臨也想知道為什麼,只是看到鳴電走過來,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躲起來,附近能躲的就只有瑟西的身邊,他就好像隻害怕的小狗一樣,盡全力把自己縮小,希望不會被看到,但很不幸的,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在他身上,讓他躲也躲不了,然後,他看到鳴電漸漸冷淡下來的臉,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害怕鳴電:他怕他轉身就走,更害怕他告訴他,他不需要他,他不是他的孩子。他不想親耳聽到這樣的話。

厄臨腦中突然靈光一閃,看著越來越冷漠的鳴電,還有瑟西伸手過來,要拉著他上去跟鳴電說話的手,厄臨轉身,灰俠密技瞬步不假思索直接就在熱鬧的大廳中展開,離開!離開這裡!

穿過人群,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厄臨已經離開了大廳,瑟西愣了一下後也跟著穿過眾多貴族,直接離開大廳去找厄臨,鳴電則是呆愣在當場,沒想過、沒料到厄臨會這樣做,他第一次發現,他似乎從沒見過厄臨微笑,也幾乎沒有跟他好好談過。

不對!他們是根本沒有好好的見過面,兩人雖然有著血緣關係,住在同一棟屋子中,卻像是陌生人一樣,對彼此毫無了解,鳴電對此束手無策,不管是當年的約定,還是其他更多的原因,他都沒辦法改變這樣的問題,也不能想改變,更重要的是,他也沒有那樣的勇氣去改變,這些他只能在腦海中不停的轉著,卻不能做什麼。

  這是他的錯,而他不能改,不想改,不打算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