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83 被摧毁的沙堡 - 要来的始终得面对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3-29 11:20:49pm

都市·爱情


感情经验丰富的张星宇一看吴祖颐说这话时脸红腼腆的模样,怎么还不懂她对自己的心意呢?

他登时有些后悔了:糟糕,刚刚自己跳舞时随手把她拉来当道具,大概让她误会了吧?自己也太不应该了,接下来要如何澄清才好呢?

“祖颐,我是个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我就直话直说了。如果刚才在夜店跳舞的事让你有所误会,我在此向你道歉。先前我对记者们说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吧?没错—我的确是决定和李瞳分手了,不过那句‘做好准备接受新恋情’,其实只是门面话,我心里根本没有这么做的打算。因为在眼前的这个当下,我真的不认为自己这一辈子还会有爱上别的女人的可能。虽然会和李瞳分开,我却已经决心要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守护她。爱一个人,可以有很多方式,而我爱她的方式,就是确定她会一直幸福,永远快乐。即使只能偷偷地、静静地、远远地守着她,我也已经满足了。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我都不在乎。反正我的爱情,由我自己负责,没人管得着。因为我的任性而让你有所误会,我真的感到非常对不起。”张星宇一脸歉意地回应吴祖颐道。

被张星宇如此斩钉截铁当面拒绝的吴祖颐尴尬得不得了,顿时失了神。

八岁那年,父母带她到沙滩上玩沙。那一天的天气非常好,金黄的阳光,深绿的海水,湛蓝的天空,那无比饱和的色泽,好比用了过滤镜拍出来的照片那么美得不真实。她快乐地在沙滩上堆起了沙堡,一个又大又雄伟的沙堡。当她无比自豪地嚷着要父亲为她给好不容易建好的沙堡拍照留念时,突然自远处落下一个大大的黄蓝红沙滩球,不偏不倚就砸在了她的沙堡上。她怔怔地望着那一片被摧毁的沙堡,一时忘了反应,忘了呼吸。

此时此刻,吴祖颐的心情和当时一样,不知不觉竟屏住了呼吸,脑袋也是空白的。或许她在潜意识里希望全世界都在这一刻凝结,好让自己有多一些时间能够适应骤然降临的失望情绪,并思考应该如何对应,才不至于让自己显得太过愚蠢,太过无力。

于是,她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掩饰心里那股不住拉扯得让心都快要崩裂的失落:“不需要道歉。只不过是约吃饭而已,没什么。谢谢你送我回来,晚安。”

虽然她很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在张星宇面前消失,但是作为一个骄傲的女人,她刻意放慢了动作,极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优雅,而不是弄得自己像在跳车落跑似的。即使下了车之后,她很想头也不回地马上走回家里把门甩上好不让张星宇看到她眼眶里就要坠下的泪水,她还是吸了一口气强忍住,在入屋前礼貌地回了回头,对他微笑示意,这才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她走入住所后将门闭上,张星宇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吴祖颐极力掩饰,他还是窥见了她眼里的悲伤。因为他的无心和大意,结果伤害了一个好女孩。但是尽管如此,他也不后悔对吴祖颐的坦白。因为他十分清楚,就算李瞳不再待在自己身边,她也肯定会狠狠地满满霸占他的整颗心。因此,从今以后,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守护她,不求她回报也不需要让她知道。又或者应该这么说:纵使张星宇不再是李瞳快乐的理由,只要她幸福,那就是给他的最好回报。

收拾起心情,张星宇转头吩咐司机开车回家。

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另一个难题:自己要如何开口和李瞳谈关于分手的事呢?

到家后,只见小洋房里一片漆黑,张星宇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应该睡着了吧?

幸好她没有等门,要不然自己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跟她说关于自己已经向媒体发出分手宣言的事。

要来的始终得面对。明天各大媒体一定会为分手宣言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今晚不如就好好休息,一切都等到明天再说吧。

他没开灯,摸黑钻进被窝里睡觉。

可能是因为今晚喝多了的关系,张星宇不一会儿就睡熟了。

翌日,张星宇被厨房里餐具碰撞的声音吵醒。

这段期间因为把房间让了给李瞳睡而不得不睡客厅沙发的他睁开眼,看了看墙上的钟。

嘎!已经中午了!

自己睡得像猪一样,竟然睡了这么久。

“先生,您应该饿了吧?早午餐准备好了。”钟点女佣一见他起床,马上先递上一杯鲜榨果汁,再送上餐点。

张星宇喝了一口果汁问:“小姐呢?”

钟点女佣一脸迷惑:“小姐?她不在家啊。”

张星宇一听,皱起了眉头:不过才中午,李瞳就出去了?又和郑子言去玩了吗?

“她和郑先生一起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出门的?”张星宇问道。

女佣一脸茫然:“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今天早上六点半来的时候以为她还在睡。她平时最晚七点半就会起床,可是今天却没见她下来,所以我就去房里看看,结果发现她并不在房里。”

张星宇一听,隐隐约约感到有什么不对劲,骤然紧张了起来,立刻冲上楼打开房间的门查探。

只见大床还是整整齐齐的,好像一晚上根本没人睡过的样子。

他慌了,跑到衣柜前拉开门一看,只见李瞳的衣物还好好地挂在里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到底去了哪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