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篇:改变的起始 - 001.雷灾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3-30 3:05:02pm

奇幻·玄幻


雷声依旧响彻不断。东方与西方的乌云仿佛就像回应着彼此那般,依次落下一道又一道的雷电。明明只是上午7时半,世界却如此地阴暗,好似在暗示着末日来了。

倒在街道上的高中生黎空,被徘徊于耳边的呼叫声给唤醒了。

“好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黎空感觉到头部剧烈疼痛,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头,一手吃力地撑起自己。身体看似相安无事,但他觉得自己脑海中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

“哥哥,你还活着吗?”

桑晴那天然呆的性格,说出的话难免听起来会觉得不顺耳。黎空好歹也照顾了她十五年之久,对他而言已经司空见惯,因此只是稍感无奈,像平时那样随便小吐槽一番就行了。

“那么容易死的就不是你哥了。”

黎空一时半还无法站起来,故他换了一个姿势,坐到地上去。

抬头仰望天空,不由得他感叹:地球要被毁灭了吗?

“话说回来,刚才我为什么倒下了?”

“被雷劈中了。”

“别用一副笑脸说这种话啊。只有我被雷劈到吗?”

“我也是被劈中了,不过我就没事啦!”

桑晴的话,让一向样子都很冷静的黎空马上变得惊慌失措,慌得他急忙抓紧桑晴的肩膀,双手也在颤抖着。

“你没有事吧?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有的话跟我说,我带你去找医生!”

“我没事啦!哥哥你不必那么担心嘛!”

黎空顿时松了一口气,双手亦随即松开。

持续这样坐在马路中间也不是办法,毕竟黎空可不能让品格良好的妹妹迟到。拿出手机一看,7时35分,再不移动,他们可要被教务主任关在校门外,事后还要被叫到教务处去训话。

为避开这等麻烦事,黎空缓缓地站起来。桑晴随着他的站立也起身了。

“诸君早上好。”

陌生的声音传入他们耳中,听起来像是电子制造的声音。黎空四处张望,寻找着声音的源头。然而桑晴早就发现了音源,扯了扯黎空的衣袖,指向该方向。

半透明的荧幕投映在乌云下,荧幕中则有着素未谋面的中年人。

直觉告诉黎空:这家伙不是好人。

话音落下后,中年人不是接下去说话,而是在那儿狰狞地笑。

黎空脑海中满是要吐槽的想法,但对着不会回应的荧幕吐槽实在太奇怪了,这念头最终被打消了。

见他还在继续笑,黎空觉得若不继续走铁定会迟到,决定起步了。岂不知中年人这时却开始说话,逼使他又要停下来。

“被雷劈中,有何感想啊?实不相瞒,这雷电是我制造的,也是我要摧毁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这家伙的脑子绝对有问题”的想法,不仅只是浮现在黎空的脑海,就连世界各地看见这个荧幕的人,都是如此。话是这么说,那只是部分人的想法,亦有其他人认为这是天神下凡,审判世界;有人则认为,这是国际组织搞的大型活动。

下一句话,却让他们完全地改观。

“你们所认识的地球,已经被我设定的程序改写成一个数据的世界。若不相信,你们可以用食指在自己前方的空气划动。届时就会弹出一些视窗了。”

黎空立刻就依照指示行动。

眼前的景象,不由得他冒冷汗。

“这……也太扯淡了吧……”

见黎空少有地因其他事情变得如此不冷静,桑晴也想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

“哥哥,这个不就是网络游戏中常有的视窗吗?”

“确实是如此,看来眼前的那个家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正如你们所见,现在的这个世界,就是我所创造出来的‘数据次元’。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我要毁灭地球、你们要保护世界的‘游戏’而已。”

本是“这家伙脑子有问题”的想法,瞬间变为“这家伙绝对是疯了”。

“既然有本事创造新世界,为什么不要直接用来摧毁世界啊?”

黎空喃喃自语,无法理解男子的作为。

其实不只是黎空,许多人亦是有如此的想法。

“如果你们不明不白地死去,实在太不人道了,所以我才创造这个新次元。”

男子仿佛看穿了世人的疑问,为他们解答。而这个答案,让他们再度认为,这家伙是个比恐怖分子还要恐怖的疯子。

“摧毁世界的人竟然还要讲人道,这果然太扯淡了。”

“说实在的,我只是想看你们最后的挣扎罢了。就让我来简略解说这个游戏的规则吧!首先,令全世界的人畏惧的一切兵器将从此消失,就连它们的生产方法亦是如此,取而代之的就是我制造出的怪物群。”

男子打了一个指响,镜头就转换去另一个场景。那里存在着一只巨人,正在对北极的冰山进行破坏。

仅仅一拳,冰山马上化为碎片,沉入了大海之中。

“疑问来了,你们要怎样与他们对抗呢?那就是靠你们的‘守护灵’啦!”

这个字眼,出现在黎空刚才打开的视窗的栏目里头。

“你们只要培育你们的守护灵,让他们能够打败这些怪物,就行了。虽然是游戏,但这可是要赌上你们自己的性命玩的哦!至于如何变强,将会通过有一本手册给学校、大学、公司等地方,让上层教导你们。打败怪物能获得金钱,能用来换去我的所在地的情报等。最后一点,打败我就能让这个世界恢复原状。”

听到这里,黎空已经不打算听下去了。

他拍了拍桑晴背着的书包,表示是时候去上课了。

要拯救世界这等事,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做好自己的本分,安宁地和妹妹一起过活,就足够了。

今天,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准时到学校上课。

*****

进入教室后,黎空还是那样随便地和同学打个招呼,走向自己靠窗的位置坐下。

眺望窗外的景色,乌云还是没有散去,不由得让他感叹:世界都快被毁灭了,我们竟然还有心情上学,某种意义上我们也挺厉害的。

忽然,有人敲了敲黎空的桌子叫他。

回首望去,全校考试列在前十的混血儿巴卡立正站在桌子旁。

“怎么?被雷劈后,连用我的名字叫我都不会了吗?”

“明明是你之前要求我们叫你的时候,不要喊你的名字的。”

“的确有这回事。话说,你还真是悠闲。世界都快要被毁灭了,你竟然还在读书,还以为你会第一个冲出去说‘我要拯救世界’呢。”

“你不知道怪物将在两个星期后才出现吗?”

这个情报,黎空并不知道,很明显是他没有听下去的那部分所涵盖的内容。

其实他认为自己不知道也无所谓,对他而言这不包括在他该做的事里头。

黎空伸手,巴卡立习惯性地将参考书递给黎空,好让他能够帮忙自己解答课业上不明白的地方。虽说黎空不是校内成绩前十,但他的数学、化学与物理,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媲美,因而时常会有人找他求答案。

看过题目,拿起笔,他却写不出任何东西。

怎么回事?这玩意明明很简单,为什么我想不到解答方法?黎空自身无法理解的疑问浮现在脑海。

十分钟过去了,黎空依然写不出一个公式,这让巴卡立感到很惊讶,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说,你失去智力了?”

巴卡立的话,让黎空愣住了,笔亦掉落在桌子上。

“这怎么想都太扯了!应该只是我被雷劈中,状态有些不好吧!”

“可是他过后有补充,这些雷电可能会给人带来副作用,也可能不会。至于副作用可以从丧失记忆到丢失性命为止,严重度因人而异。”

黎空不相信巴卡立的言论。为追求真相,他拿起邻桌的物理课本来翻阅。

翻开第一页,明明那对曾经的他而言,是简单得如同喝水那般,现在竟然完全看不懂那公式在表达什么,亦不懂要如何应用。

冷汗直冒,湿润了他的手心。

这下糟透了。他不禁如此想。

黎空无奈地笑着望向巴卡立,谁知巴卡立竟一副吓呆了的神情。

“为什么你反而比我还要惊讶啊?”

“这下我不就糟糕了吗?已经没有人可以帮我解答了!”

“你开玩笑哦!学校里那么多学霸,还有那么多老师,你真的确定没有人可以问吗?”

“只有你会那么好心帮我罢了!其他的人,都只是忙着读自己的嘛!”

巴卡立说完才发现自己讲得太大声,连忙捂住了嘴。

他缓缓转过头,察看其他学生的脸色。见他们都没有太大反应,还是埋头做着练习题,巴卡立方才敢松口气。

“你啊,既然害怕自己被人排斥,为什么还要找我?和他们一样不就行了吗?”

黎空左手托着脸,右手持续转动自动铅笔,摆出一副不解的表情望着巴卡立。

“你好人嘛。”

“你还真是单纯啊,明明大家都说我腹黑,你还说我好人?”

“因为你跟你的朋友关系都很好,所以我不觉得你并不是那么腹黑。”

“还是那句,你还真是单纯。现在我没了智力,就好像没了口袋的哆啦A梦,帮不到你,你只能靠自己,或者去投靠别的学霸了。”

“我自己试试,再不行才去找老师吧!”

黎空甩甩手,将他打发去。尔后,他将视线集中的远处的乌云,从雷电落下、到乌云散去、阳光再度洒落在大地,全部尽收眼帘。

时间流逝,他不断思考失去智力的自己,要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哟,被雷劈的感觉如何?”

至今不知往哪儿跑去的同桌——大龙,坐到自己的席位上,向黎空搭话。

“糟透了。你呢?有什么改变吗?”

“没有,还是这个模样。”

“那就好。我可是直接变成了一个笨蛋啊。”

“你妹妹知道吗?”

“不,我自己也是刚刚才知道。话说你怎么还一副冷静的模样啊?以后,我可没办法教你功课了啊。”

“我本来就不是因为你聪明,才跟你做朋友的。”

“是吗。谢了。”

黎空别过了头,继续眺望窗外。也许这只是一个想要掩饰自己嘴角上扬的举动,毕竟他就是如此不擅长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大龙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相识了十年之余,黎空心里在想什么,他还是知道,也不需要拆穿。

*****

上午的时间,教师们都在会议,商讨着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因此直到休息时间为止,学生们都在班上进行各自的活动。

发呆了半天时间,黎空终于有所活动了。

“今天也是去找‘她’吗?”

“当然,可不能因为变成笨蛋就如此颓废啊!”

“祝你今天也是像平日那样开心吧!”

大龙对黎空竖起拇指,为他加油;黎空则以同样的举动,对他表示感激。

平日的休息时间,黎空都会跑到另外一个班级去寻找一个人——妍霞。对黎空来说,她是另一个特别的存在。平时约定的见面地点,都是庭院的树下,今天也不例外。

本应是如此,但今天的树下,只有清洁工人在打扫,没有其他人。

“我来得太早了吗?无所谓,等一会吧!”

黎空的习惯,就是直到她出现为止,都不会打开便当盒吃,即使肚子饿得向他抗议亦是如此。

平时最多只是等五分钟,可今天等了半小时却依旧没有人影出现。黎空开始慌张起来,担心着她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取出手机想要致电联络她,但手机的电源早已耗尽,无法开机。

“冷静点,冷静点。先去她的课室看个究竟。”

“没有这个必要了。”

黎空的视线追寻着声音的主人,发现妍霞的朋友正站在不远处。

“妍霞怎么了?今天怎么那么迟都还没出现?”

黎空担心的神情,一览无遗地展现在脸上。

“你变成笨蛋的事,她已经知道了。因此,她不想跟你有太多的关系,所以叫我来向你传达一句话:以后别再见面了。”

女生冷淡地回应。语毕,她亦转身离开,留下黎空一人在那儿。

黎空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碎地跪倒在地上。

这一天,被世人称为“雷灾”,世界的构筑被改写的日子,同时也是黎空失去了他最为重要的东西,以及生活方向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