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不良术士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3-30 5:11:00pm

奇幻·玄幻


十三岁时才觉醒成为术士,算是有天赋却又不是天赋了。一般上术士觉醒是在六、七岁,但司湫语不一样。他很特别,尤其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不良少年。毕竟是个孤儿,没有父母管教又没有兄弟姐妹,养父母也不怎么照顾他,所以学坏是很自然的事情。

学人家把自己的头发搞得乱七八糟,什么颜色都染上去,甚至还设计出一个怪异的刺猬发型的他虽然看起来挺凶恶又很不良,但实际上他从未干过欺负好人的坏事,他都是负责料理那些专门来找茬的恶人。

说他很有胆量不怕死?

是啦,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他是真的很有胆量不怕死。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绝对是个很普通的普通人,不会是术士。然而,就在那一天,一只高级七阶风魔闯入他所在的学校,杀害不少师生,其中不乏他所认识的几个比较要好的友人们。亲眼目睹身边的人的死去的他,化悲愤为力量,有勇无谋地冲上去就想与高级七阶风魔对抗。

此举,真的很勇敢,可惜是送死。

当时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那儿派来处理这事件的术士们压根儿赶不及,再加上已经有很多人无辜死亡,因此那次的事件便被称为“忠德事件”,指的便是忠德学校遭到高级七阶风魔袭击。

忠德学校不过是个普通人的学校,没有术士就读,毕竟术士们有属于术士的学校,犯不着去跟没有力量的普通人类混在一起。正因为没有术士在学校里,故此忠德学校也因此被高级七阶风魔毁灭,而幸存下来的人不到百人,就连校长也惨死在高级七阶风魔的爪下。

幸存下来的人,有一小部分是刚好请病假再不就是翘课的人,但还有一大部分的,是多亏司湫语才活下来。

为何要说是多亏司湫语?理由很简单,因为司湫语的有勇无谋让他在很奇特的条件之下觉醒,成了术士拥有属于自己的灵力,更可以帮助其他人。

仅凭一人之力,勉强撑到救援的司湫语在那之后倒是被冠以“忠德奇迹术士英雄”之名。可惜,很多人都不喜欢他,那称号也只是单纯的赞扬,并没有代表什么。

进入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有好一段时间了,他的术法还是修炼得不太好,身边也没有一个知心朋友或者良师啥的。虽然,他在这个分协会的援助之下获得免费入学鸣初术士学院,可是他的不良形象让大家望而却步。

自从那位冰雪术士谭楚唯莫名其妙选中自己出差到鸣初城西方边境之后,司湫语有发现到自己完完全全被排挤。

嘛,算了,排挤就排挤,他早就习惯了。

“是不是应该换个发型还是把发色搞回原本的颜色才比较好啊?”咕哝着拨弄有些长的刘海,司湫语是真的很认真在思考。

“我觉得你自然点会比较受欢迎哦。”

“是这样的吗……咦?谁在跟我说……喂,你是谁啊?我可是记得很清楚我们这儿没有你这号人物。”

司湫语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更确定自己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看起来好像是十六岁的……呃,少年?但是,他有种感觉像是在说这不是十六岁的少年,绝对不是。

“不好意思。嗯,那个,我是宣清凛,是来自总部的见习初级一阶术士。还有,我今年二十四了。”

“噗——二、二十四?你开玩笑的吧?你那模样有哪一点像是二十四……咦?诶?诶诶诶——总部?你是从总部来的!?可、可是……”

“是的,我是来自总部的。还有……嗯,喏,证件。这样,你就可以相信我了吧?”

“呃……”楞楞地看了眼手中的证件好一会儿,之后他便把证件归还,顺便整理一下脑袋的思路。

他很努力地消化眼前看似少年却绝非少年而是个已经二十四岁了的青年的讯息。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娃娃脸?如此恐怖的娃娃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凛,该走了,莫忘乔治和柯水竹尚等着你。”

“嗯知道了。有缘再会,司湫语。”

宣清凛把话说完后就带着那凭空出现,身着汉服的奇异半透明男子离去,而且还是朝着分协会长的办公处走去。突然,司湫语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由始至终,他貌似不曾自我介绍吧?那,为什么宣清凛会知道他的名字啊!还有,为什么宣清凛跟他一样也是见习初级一阶术士?这不合理啊,完完全全不合理啊……

摇摇头,司湫语决定不再多想。

反正就算他想太多也没用,因为这些事情都与他无关。

就在他准备去鸣初术士学院继续上课的时候,他的通讯器响了。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拿出通讯器,有些幽怨地接通。不需要等他开口,对方就先开口了。

“喂喂~~小语,麻烦你到分协会长这儿来一趟。”

“我没做错事为什么要去分协会长那儿啊!再说了,她不是有客人吗,我去她那儿干啥!”

“不知道,她让我通知你过来。喔,对了,谭老师也在,可能是他要求找你过去的。”

语毕,对方干脆挂断通讯,任由司湫语傻傻的待在原地。而被挂断通讯的司湫语则是抓紧了手中的通讯器,有些愤愤不平地直接把这个披给他的第五个通讯器给摔了。

再一次的,他必须重新申请通讯器,薪水估计也要被扣除。

呃……他这个月还有薪水可供他生活吗?

“哟,不良术士,你又摔通讯器了?”

“干你屁事!”

“啧啧,脾气还是那么燥。嘛嘛,我是特地来接你过去的。”

说话的是个长相很阳光帅气,个子很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以上的青年。只不过,这个青年据说是年龄不详,除了总部的总协会长和他们这边鸣初城分协会长就无人知晓了。

这个端木蔚礼总是挂着笑嘻嘻的表情,待人温和却偶尔不正经,人缘极好。不过,司湫语却一点都不喜欢端木蔚礼,原因不明。总之,他不喜欢他,也不想看到他。但是,端木蔚礼是他们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特级十阶术士之一,想不听他的都不行。

很难得的司湫语没有发飙,真的乖乖尾随其后到分协会长那儿去。没办法,面对特级十阶术士,任谁都会选择低声下气,就算是身为不良术士的司湫语也不例外。

于是,到底分协会长干嘛无端端的要找他呢?此时此刻,司湫语仍未知晓自己已经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