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尼玛被坑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3-30 5:11:23pm

奇幻·玄幻


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分协会长是个长相貌美如花,身材波涛汹涌的大美女。有关这位分协会长的传说其实挺多的,但真要说哪个传说是真的,哪个是假的,这就真的不得而知了。不过,实力是真的。这位美女分协会长是数一数二,与谭楚唯一样也是个被赋予荣誉名号的特级十阶术士——狂舞术士周琴。

她此时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单手扶额,一只手握着笔不知道在白纸上书写着什么。

在她的办公室里,并不是只有她一人,尚且还有四个人坐在沙发上,二对二面对面,围着茶几在那边下棋。其中一人是谭楚唯,他几乎快将军他对面看起来格外儒雅却长得相当秀美的青年;至于坐在谭楚唯隔壁,随意绑了个长长的辫子的金发男子则是一脸的惋惜,却又露出雀跃的神情;而坐在那个长相秀美的青年身边的则是方才司湫语遇上的宣清凛。

青年乃是号称最年轻,被赋予荣誉名号的特级十阶术士——灵竹术士柯水竹,同时也是术士管理协会,也就是总部里的执行长。当然,他不是自愿担任这位置的。会逼迫他担任执行长的,也就只有现任的总协会长了。

那么,金发青年又是谁?

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金发青年究竟何许人也,但多多少少可以凭借那外貌判断出他是来自遥远的西方来到他们这儿的西方人士。话虽如此,如今世界早已没有特别分类东方人与西方人的不同。

言归正传,金发青年名为乔治·赫尔米特,是现任术士管理协会的总协会长。他的实力还不到特级十阶,但是他能够凭着特级九阶术士的力量上到这位置。至少,这算是在证明他们并不是没有人的。

“将军。水竹,你输了,赔钱。”

“你就这么缺钱吗……”

“要知道我们都是穷逼的孩纸,钱自然是缺得很厉害。”

谭楚唯哈哈笑地听完他们说了些什么之后便把棋盘收起来。与此同时,算是被迫带来的司湫语也抵达了目的地。

“到底要我来这儿干啥啊……”

“准备坑你啊。”谭楚唯呵呵笑地说道。

闻言,司湫语头顶上黑线直落。他真不该开口询问的,他明知道这个该死的谭楚唯总是喜欢用这种方式跟自己说话,所以干嘛他要自投罗网啊~~

“好啦好啦,别闹那孩子了。唯,跟司湫语解释一下吧。”周琴也不忍看着司湫语被谭楚唯欺负,只好充当和事老帮忙调停这两个人。

无奈地耸耸肩,谭楚唯也不继续闹司湫语,只好拉着他到一旁去向他解释一些事情。虽然,谭楚唯实在不愿意让司湫语卷入此事,尤其这孩子不过是个见习的初级一阶术士。然而,他们是别无选择,只能寻求这个感应能力异于常人的孩子。直到现在,谭楚唯依然还在为不久之前的炎魔任务感到难以忘怀,因为那个时候司湫语表现出他特别的地方。

那种感应能力……可以说是超世绝俗,根本无法与人相比,哪怕是他们这种特级十阶术士都比不上。

把人拉到一旁之后,谭楚唯便开始解释把他叫过来的原因。

“其实呢,我一点都不赞成周琴让你参与这个任务的,但是你拥有一种很特殊的感应能力,所以她就决定把你这个见习的初级一阶术士也拉进来帮忙。”说完这番话后,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司湫语的面部表情,却发现他没有任何的感觉,于是便继续说下去。

三日前,鸣初城东边的城门附近出现了形迹可疑的影子。根据住在城门附近的村民的报告,那是一只长着一对犄角,有着鲜红眼珠,身型庞大,长着白毛的魔兽。得知这消息的周琴便派了一支由中级五阶术士带领的五人队伍前往目的地调查,然而三日后的现在,周琴收到消息说那支队伍全员失踪。

一听周琴这么一说,司湫语便想起了有个总是很嚣张喜欢找自己麻烦的中级五阶术士,然后也想起了最近都没看到对方又或者是对方又不知死活跑来跟自己叫嚣。当然,论实力是比不上,但作为拥有不良名号的司湫语可是集暴力一身的个体,格斗方式和体力比一般术士还要强。

“为了调查此事,所以我们总部也决定派出咱们伟大的执行长柯水竹还有实力明明很强却只想保持见习和初级一阶名义的宣清凛过来从旁协助。”乔治笑嘻嘻地说出来意,语气听起来像是在玩乐。

有这么一个不正经的总协会长真的好吗……司湫语深深的怀疑。

可是,就算是这样,为什么还得把他这个初级一阶的也给找过来啊?他可没有战斗的本事耶……除了格斗,他到现在术法都用不成。

“把你找过来加入队伍,是因为唯告诉过我你拥有特殊的感应能力。我想,你的天赋是所谓的‘直觉’吧。偶尔呢,‘直觉’也能在某些情况之下发挥作用,可惜我本人不相信这回事。”

周琴淡然地说出自己的意见,也表示出她不喜欢这种子虚乌有之事。再说了,术士的“直觉”本来就不准确,更没有根据,所以不信任是正常的。

到头来,看好司湫语的只有谭楚唯一人而已。

“呃……周琴,你就不能鼓励一下小语吗?虽然他没什么实力,但是‘直觉’这种东西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事情,所以……”

“反正我不指望有人能够了解我的感觉。”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小语,你明明就很有——”

“够了!别再谈论我的事情了!”司湫语不知为何忽然有些烦躁,尤其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会那么烦,只知道想要快点结束这场磨难。他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听废话,更不想面对看不起自己的感觉,也就是所谓直觉的周琴。

重点是,他现在被坑了,心情特不爽!

无论如何都好,这差事,他是绝对不会碰的。不是他怕死,而是他没理由去白白送死。

“那么,现在我发布指令,任命特级十阶灵竹术士柯水竹、见习初级一阶术士宣清凛、见习初级一阶术士司湫语以及特级十阶冰雪术士谭楚唯组成一支调查队伍前往鸣初城东边城门。好,就这样,都散了吧。”

周琴把话说完,指令也下好之后就把众人给赶出去,只余下身为总协会长的乔治还在里头也不知跟周琴在商量啥。

而被赶出来的四人之中只有三人面面相觑,唯有司湫语忿忿不平地就此离去回自己的术士。

此时此刻,他的脑袋只有一句话……

尼玛劳资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