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冤枉之罪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3-30 5:11:52pm

奇幻·玄幻


莫名其妙的就被委以重任,心情自然是一点都不好。鬼都看得出这是坑人的,绝对绝对是坑人的,但只是区区一个见习的初级一阶术士,想反抗也反抗不了。更何况,谁会白痴到跑去反抗分协会长啊?又不是欠抽……再说了,不只是分协会长在场,还有一个总协会长也在呢。

司湫语为自己的未来深感堪忧。

难道他就不能普普通通地过完人生嘛?他并没有对自己能够真的学好术法感到有信心,反之,他只要能够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就无所谓了。他不想强求什么,更别说渴望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么多年以来,他真的看开了。

自他还是婴儿时就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孤儿院,后来到了五岁就被认养。那个时候还算是挺开心的,养父母都对自己很好,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养父母就经常对自己拳打脚踢,一直到了现在。

不知情的人总是以为他身上的伤都是跟别人干架留下的伤,殊不知,那是被家暴所留下的伤痕,也让他稍微有点封闭心门。

摇摇头,司湫语不再多想,双手插在裤袋里,吹着口哨悠哉地朝着今日的教室走去。

“啧,居然会在这种时刻遇上你,实在倒霉!”

熟悉的女声一如既往地带着轻蔑,让司湫语有些不悦地看过去,却开口反驳回去。

特意挑染成紫黑相间的及腰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漂亮的黑瞳之中除了轻蔑还是轻蔑的意思,俏丽的脸庞之上,朱红的唇微微上扬却带着不屑。此如此俏丽的少女名为明紫玥,是个中级三阶术士,实力不算强却也不弱。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明家的女人。”

“司湫语,你不过是个初级一阶的,凭什么跟我叫板?”

“呵,就算是个初级一阶的总比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要好得多。”

“你竟敢这么说我!该死,要是我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我就不姓明!”被惹怒的明紫玥直接划出一个紫色的图阵,然后高声喊道,“紫霄雷击!”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道霸道的紫色雷电果真从天而降,也几乎击中及时避开的司湫语。

当然,会避开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他老早就猜到明紫玥绝对会用这招对付自己,只是他没想到说那雷电攻击居然在降在地面后,还会分散出一丝丝的电流,形成布满雷电的箭矢贯穿他的腹部。

一口血忍不住就喷出,司湫语脸色瞬即发白,整个人摇摇欲坠。

被如此霸道的术法击中,不受伤才怪。但他居然没昏过去,还能站在那边,用着愤恨的眼神瞪着毫不在乎自己出手有多重的明紫玥。

呵,千金小姐果然是属于枉顾他人性命的人物之一!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明紫玥同学,你为何动用中级术法攻击他人?!这很明显已经违反了规定,是必须受到惩罚的!”早就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导师立刻赶过来,却完全不关心司湫语。

司湫语冷眼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捂住毫无伤口的腹部,转身离去。

反正,即使留在这里也没用。

没有人会想要关心自己,也让他对人心感到失望透顶。

“老师,是司湫语同学想要欺负我,所以我才会出手攻击的,我这是自卫啊!”明紫玥悄悄地擦拭眼角的假泪,心里却在暗自发笑。

闻言,那位导师的脸色也不好看,立刻瞬步拦住想要离开现场的司湫语,一边拽着他一边使用精神方面的术法攻击司湫语的精神。这让原本还有伤在神的司湫语几近崩溃,脸上血色干脆都退了,最后他撑不住精神上的攻击,直接昏过去。

导师一脸的不屑,毕竟他选择听信明紫玥的话语,甚至没有质疑明紫玥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之后被冤枉再加上受到中级术法和精神上攻击的司湫语被导师无情地关押在禁闭室,完全没有理会他的伤势究竟严重与否。

得知司湫语被关押之时,谭楚唯很是惊讶。他丝毫不相信司湫语会欺负明紫玥,于是立刻前往禁闭室要求会面。那位导师自然不肯,明紫玥也反对,但由于谭楚唯身份特殊,导师勉为其难地打开禁闭室的门。

谭楚唯立刻走进去,想要把事情给问清楚,却不料司湫语处于昏迷状态,脸色苍白得很,胸前的起伏居然轻微到几乎看不见!

“混账!张棠,你身为导师难道不知道应该替学生治疗才把人关押吗?而且……你他妈的居然还用精神术法?你是想要这孩子的命么!”

气急败坏地抱起司湫语,先是为他治疗身上的伤后,谭楚唯便破口大骂。要知道,精神伤害是难以治愈的,那只有自己才能治疗的,其他人根本帮不上忙。

“我……我……”

“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还有,明紫玥,我会通知你家人今日所发生之事。”

语毕,谭楚唯再也不看他们一眼就公主抱着司湫语离开禁闭室,直接用传送阵法回到分协会,通知最好的医师过来为司湫语诊疗。当然,可以的话他希望司湫语的精神伤害也可以大幅度的减低,至少不需要看着他那么痛苦。

原本正在悠哉看着小说的当值医师是个年约三十却依然美丽动人的成熟女人。她一接到谭楚唯的通知便立刻来到他的办公室,很快的就看到被安置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中的司湫语。

“呃……唯,你出柜了?”

“卧槽!风怡嫣,你是耽美小说看太多脑抽了是不是?还有,别闹了,快替那孩子瞧瞧,他伤得不轻。”谭楚唯满脸黑线地吐槽医师风怡嫣之后就焦急地让她替司湫语治疗。

撇撇嘴,风怡嫣也就来到司湫语身边,为他稍微做了个检查后不由面露惊诧与愤怒交加之色,然后看向谭楚唯,“这是怎么搞的?是谁下这么重得手,竟然用如此霸道的紫霄雷击攻击他?还有,这精神攻击时怎么一回事,是想要这孩子的命么!”

闻言,谭楚唯也就说出缘由,让风怡嫣不由咬牙切齿,一脸的鄙视。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冤枉他人的小人还有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是非的混蛋。

“总之,先替他疗伤吧。我已经替他做了紧急的治疗,但毕竟不怎么完善……”

“得了吧,这种事我会做。但,精神方面的我帮不了,只能靠这孩子自身的意志。”

听了风怡嫣这么一说,谭楚唯的笑容显得有些苦涩。他知道一些实情,所以才会更加担心,担心司湫语所受到的精神创伤无法痊愈。

反正治疗的过程谭楚唯看不懂,再加上等待的当儿实在很无聊,所以他直接回到办公桌那儿提笔写了一封信再塞入信封打了火漆便用传送阵法直接把信件送到某某人的家中。至于导师张棠,就等到司湫语醒来后再教训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