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跳级越阶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3-30 5:12:22pm

奇幻·玄幻


四周一片漆黑。

总感觉,曾经也有过那么一次他被困在这漆黑的空间里,直到有一丝丝的亮光亮起之时,他才真正的恢复视线。

那么,这一次,还会有光吗?或者,应该说是他能不要离开这里吗?

被冤枉是很痛苦的事情。但,精神攻击却是最痛苦的。他是完完全全无法承受这种精神攻击的,毕竟他的精神世界本来就不太稳定。没想到,他最害怕的攻击在那个卑鄙的女人挑拨离间之下发生了,而且还发生在他身上。

现在这是在嫌他身上的痛楚不够多,所以还得再加上精神伤害吗?

可以的话,他好想要寻死。说不定,死了可以获得解脱。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别急着寻死啊,孩子。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很多痛苦,但你可不能如此轻易地便放弃你的性命。要知道,你就这么轻生了,会有人为你而难过、悲伤的。”

突如其来的一把声音,是那么的陌生、遥远。至少,司湫语可是很清楚知道自己从未听过这声音,也很肯定自己绝对不认识声音的主人。就算他现在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跟自己说话,他也做不到,因为这里还是一片漆黑。

要如何让哪怕一丝丝的光亮照进来呢?这种事,其实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就看他是否愿意让这黑暗的世界恢复光明又或者让光明悄悄渗透。

逃避吗?这算是逃避……现实吗?

“呵,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会有人为我的死而难过。再说了,我无亲无故,更别说朋友,谁会管我的死活?”自暴自弃的司湫语冷笑道,反驳着声音的主人。他的心防太深了,深得让人无法碰触他的心门。

“不,不是的。孩子,在这世上还是有人很在乎你的。你知道吗?谭楚唯为了你,亲自修书开除了那个导师张棠,还有狠狠地斥责明家管教不周。他是真的很关心,也很希望你能够活下来。”

闻言,司湫语愣了许久。

这些话,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是他感觉得出对方并没有说笑,而是认真的。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个总是不正经的谭楚唯……究竟是在想什么?为什么他要特地为他这种人付出那么多呢?这一点,他总是不明白,无法理解。

“我到底该怎么做……应该相信真的有人在乎我吗?我……真的有必要继续活下去吗?”

扪心自问,司湫语所得到的结果却是模糊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死还是该活。既然如此,那么,就活下去。只要活下去,说不定就能找寻他想要得到的正确答案。

眼前还有一段很长远的道路等着他去开拓,也只有他继续往前走下去,那么他就能够得到一个答案。

“看来,你想通了。这样一来,你总算能够跨出一个大步,不再继续逗留在目前的阶级。只要心够坚定,有个明确的目标,你就能冲破自己的心魔让自己升级。”像是放下心中大石般的声音主人说完这番话后就再也不出声了。

原本想要搞清楚对方是何许人也的司湫语让光明照了进来,点亮这个漆黑的世界,却怎么都找不着跟自己说话的人。

话说,生灵没法跑进别人的精神世界里的吧?

可是,根据他的猜想,对方是生灵啊?难不成,是他感觉错误?嘛,算了,他现在只需要专心致志地去做一件事情便好。

司湫语站了起来,脚下赫然冒出泛着银白光芒的金色图阵,半空之中,一紫一红的图阵分别悬浮在他的左右头顶两侧。

紧接着银白的光形成光线自动与其他图阵连接起来,形成一种图案显得复杂至极的图阵。而站在中间的司湫语被这银白光芒照了许久,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上所出现的一点点变化。

之后他闭上了双目,决定不再逃避现实,从现实之中清醒过来——

白花花的天花板,浓浓的消毒药水味……这是医疗室,绝对是隶属鸣初城术士管理协会的医疗室。那么,帮他进行治疗的,是那个风骚女医师风怡嫣咯?

得出这个自认为是结论的结论之后,司湫语便起身,打算直接去会面谭楚唯。他想要知道,为什么谭楚唯处处护着自己。

就在他刚下床站好,他便发生自己的身体好像有点不对劲。先不说体重,他自己也不喜欢提起自己的体重,但他发现他好像又变得更加轻了?

呜哇——为什么他非得维持如此纤瘦的身材,怎么吃都吃不胖呢?

“咦?司湫语,你、你是怎么办到的?”风怡嫣刚从外边回来就感觉到司湫语的身体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啥?我干了什么事情吗?”

“难道你没发现你已经是中级五阶的术士了吗?”

闻言,身为当事人的司湫语整个人懵了。他完全反应不过来,也没法消化风怡嫣的话语。最后他干脆试试看使用一直以来学了却用不着的其中一个术法,成功划出蓝色的图阵,接着再念出启动术法的咒。

“泉流水壁。”

很平静地说出这四个字的同时,图阵确确实实泛起耀眼的水蓝色光芒。一道由蓝色水流所形成的水墙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形成牢固至极的防御。这是中级的防御术法,而他确确实实用了出来,证明了他真的升级了。可是……为什么他会直接跳过初级十阶就变成了中级五阶?这不合理,一点都不合理。

然而司湫语根本不晓得自己的天分有多高。一般人只是曾经接触过基本的中级术法但无法真正使用出来的,哪怕是刚进入中级一阶的术士也没办法这么快就学会中级术法。

那么,司湫语这算是什么?天才吗?

“我记得你只是个见习的初级一阶?”

“呃……我是啊。但现在的我是中级五阶?”

司湫语和风怡嫣楞楞地相互对视,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们俩都被这莫名的跳级越阶搞懵了,尤其只是学过基本术式的司湫语还能使出中级术法。

最后这个问题不了了之,毕竟他们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话虽如此,司湫语的突然跳级越阶还是传到周琴那儿,让周琴着实吓了一大跳。

“看来,你会选择那孩子,并非随意的。”

周琴边说边看向靠窗站着,不知在看什么的谭楚唯,语气显得有些佩服。

“那只是我的‘直觉’。别忘了,这么多年以来,我也是凭着‘直觉’成为如今的冰雪术士。”

“无论如何都好,我也不会信任这种毫无根据的东西!曾经的你不也凭着自己的‘直觉’害死了乔尔丹——”

“住口!!”

谭楚唯愤怒地叫道,雪花居然还会随着他的愤怒散发出来,冰冷的气息几乎快把这个办公室给冻结。

立刻停止说下去的周琴此刻显得很尴尬又自责。她居然不小心又踩到了不该踩的地雷,而且还不经大脑地叫出那个名字,那个禁忌的名字。

待他冷静下来之后,雪花和冻结的现象也自然消退,而他也不再开口多说。

谭楚唯恢复平静,继续保持沉默看着窗外,就这样一直看着窗外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