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王级骨魔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3-30 5:12:54pm

奇幻·玄幻


启程前往鸣初城东边城门是在接到任务的五日后。最让人高兴的是司湫语在发生某些“意外”就突然跳级越阶,正式成为中级术士的这件事。当然,“间接”导致他发生“意外”的某两个人被罚得最重。毕竟那可不是普通的“意外”,而是几乎让他丧命的“意外”。

多亏此事,从此再也没人敢欺负司湫语,只是排挤依然还有。没有人愿意接近他,除了一些跟他感情较好的朋友还是会跟他自己聊天或是吃个饭啥的。

言归正传,由谭楚唯领队的这个四人队伍直接使用传送阵抵达东边城门附近。为了防御敌人,故此东边城门设下了禁制,故此传送阵无法将人传送到那里,只能用走的走过去。

抵达鸣初城东边城门尚且还有一段路,而根据地图显示,他们必定会经过一个村子才会真正抵达城门。想要找到村子,就必须穿过这座茂密的森林,但森林却是危险的地方。

“星辉之森……我记得这里有狼魔和骨魔的巢穴吧?而且,还是王级的?”柯水竹思索片刻,询问起谭楚唯,毕竟这里是鸣初城,而不是首都。

别忘了,柯水竹和宣清凛不是鸣初城的居民。

不熟悉这边的情况是很正常的。至少,柯水竹算是挺了解这个地方,毕竟他说出了这片森林——星辉之森里头居住了些什么妖魔。尤其他还提到了巢穴,也证明了这个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安全。

既然不安全,那为何会有小村子在这附近呢?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因为他们开辟了一条安全的道路,为的就是能够让村子里的人可以外出,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走在安全的道路上,不可以踏出道路以外的地方。

否则……后果自负。

“走快点,这里……不太安全。”一直都在队伍最后面的司湫语眉头微微蹙起,不由错催促在最前边负责领路的谭楚唯。

闻言,谭楚唯有些愕然。

“怎么了吗?是不是又感觉到了危险?”

“嗯……不知道,我不清楚。可是,总觉得……有东西在窥视我们,并找寻适合的时机攻击我们。咦?等等!这个感觉好像是……”

司湫语话还没说完,林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影。他们都为所看见的吃了一惊,旋即启动图阵准备攻击。当然,防御优先,所以在听到司湫语说了这里不安全之时,谭楚唯第一时间就使出了防御术法将大家保护起来。

岂知他们还没缓过来,一只白森森的骷髅手居然穿过了防御,一把抓住最靠近那只手的宣清凛,硬是把人拽过去,干脆拖入森林之中。

这情况发生得太过快了,根本没人能从中反应过来。

“凛!该死!要是被乔治知道我把凛弄丢了……呜哇!谭楚唯,替我护法,我要放大招把那家伙引出来!”柯水竹把他的优雅什么的全都抛开,整个人显得气急败坏却依然能够很有理智地进行下一步。

要知道宣清凛可不是普通的术士而已,而柯水竹很无奈地被乔治任命为他的保镖,故此他不着急才怪。

一听柯水竹说“放大招”,谭楚唯整个人呆掉了。呆归呆,他还是知道要尽快把被抓走的宣清凛救回来,于是就开始划出了蓝色与黄色的两个图阵,启动防御术法把他和柯水竹护在防御之中。

……咦?什么时候只剩下他们俩了?

注意到他们又有一个人不见了,谭楚唯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

看来,必须协助柯水竹把他的大招可以成功放出来再暴打那只妖魔才行了……

***

白森森的骷髅此时正用着没有眼珠却发出红光的眼洞看着被自己顺手抓来的宣清凛和司湫语,居然还会发出怪异的“咯咯”笑声。而被抓住的两个人却一丝害怕都没有,因为他们没有感觉到恶意。

只是……眼前空有骷髅形态的东西……不会吧?难道是骨魔吗?

不……这只骨魔很奇怪,好像很有智慧。再说了,有上过课的都知道骨魔的眼洞和漆黑的,除了……除了王级的骨魔眼洞会发出红光,甚至还会发出“咯咯”般的笑声。

全中。

“咯咯……术士之始,真是许久不见了呢。还有,咯咯……那对夫妇的遗孤么?”

“请别这么称呼我,王级骨魔的骨魔王喀拉特思鲁。还有,你间接惹火了我的保镖了,这下子你的手下可是会被灭得一干二净哦。”宣清凛无奈地笑道,时不时会注意一下呆滞的司湫语。

真是的……事情怎么越变越麻烦呢?

骨魔王喀拉特思鲁耸耸肩,仿佛不怎么在意自己的骨魔们的死活。

“术士之始,请原谅我忽然把你们带进来……咯咯……我想请求你们能够尽快把那个小村子的所有人还有狼魔女王范蒂雅救出来。”

见喀拉特思鲁居然用如此诚恳的语气还有真挚的表情请求自己,宣清凛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此次的任务恐怕另有隐情,要不然那支被派去的队伍也不可能到现在音讯全无。不但如此,喀拉特思鲁竟然提及了狼魔女王范蒂雅,就仿佛这位狼魔女王也出了事。

到底这是怎么搞的?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还有!这可是骨魔,王级骨魔,骨魔王!宣清凛你为什么能够那么平静地跟骨魔王对话!?”司湫语被晾在一边太久了,久到他忍不住大声叫道。

比起宣清凛为了任务而感到困惑,司湫语则是整个人懵了。他是第一次看到人类能够正常地跟一只妖魔对话,尤其这还是王级骨魔的骨魔王。

大概是忘了司湫语存在的宣清凛一脸尴尬。他是真的忘记司湫语还在这儿就顺其自然的跟喀拉特思鲁对话起来,结果现在他是该怎么解释这情况?

“呃……这个……我该怎么说呢?总之,对不起小语,麻烦你把这事情给忘了吧!”宣清凛一脸歉意地对他这么一说之后,便扬手迅速划出银白色的图阵,使用能够消除记忆的术法。

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司湫语就只能呆立在原地,下一秒他眼神呆滞,从他眼中可看出他的记忆正在慢慢被消除,最后他的记忆停留在自己也被抓走的地方,干脆的昏厥过去。

不慌不忙地接住司湫语倒下的身体,宣清凛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下次他会记得看气氛说话,绝对不会再犯下相同的错误。

突然,喀拉特思鲁莫名地说了一句话。

“请好好照顾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