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傀儡术士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1 10:48:39am

奇幻·玄幻


不会流血的生物是不可能会存在的,所以他们此时此刻的震惊是一种很理所当然的行为。但很快的却又能冷静下来,像是猜到了什么可说不出来。也就只有司湫语不在状况内,毕竟刚醒过来的他怎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有看到那只古怪的狮鹰兽,只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恶意又或者是杀意,因此他判断没有危险。反之,他感受到了纯粹的黑暗、邪恶,以及对于他们之中某人的杀意特别浓厚。很不凑巧的是,他感觉到对方躲藏在何处。

明知道应该告诉大家敌人在哪儿的司湫语没有开口,他无法解释为何自己那么笃定对方躲在那种根本不会有人看见的地方,因为是真的看不见啊!

“宣清凛,麻烦你替我照顾小语。”

“……好。”

既然被拜托了,宣清凛便接手扶好还没恢复体力的司湫语,静静地观看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不是他冷漠,而是基于某些原因他不能出手。这种事,除了司湫语以外,谭楚唯和柯水竹是知情的,只是他们没说出来。要知道,那可是机密之中的超机密,说不出来是正常的现象。

“等等,让我也帮帮忙,我已经没事了!”不甘心只能观看无法战斗的司湫语大声叫道。

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司湫语自身的觉悟相当之大,大到他们都深深的佩服这个少年。

尽管如此,有些事情,不是说要让出一个可以帮忙的位置,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中级五阶的想跟特级一阶的妖魔对打,你是想找死么?”宣清凛不喜欢这种不自量力的行为,就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啥?我不是在说那只狮鹰兽!”

“咦……?那你是在说……等等,难道说……那么,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不是幻觉了……所以,是有预谋的……”宣清凛好像明白了什么,不断喃喃自语着。

接着,他就明白了这一切,立刻跑去阻止这一切的主使者,却怎么都来不及,所以耀眼的金光一闪而过,宣清凛很干脆的先强行阻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斗争。

“别突然冒出来啊凛!”谭楚唯硬生生的收回攻击,免得他误伤了这个宝贵至极的术士。

“我的天啊凛你能不能别那么乱来!”柯水竹也慌忙收起了他的攻击,整个人是被气到只差没有揍人。

完全不理会柯水竹的反应,顾不上这个算是自己的守护者的他气急败坏想要阻止自己出手,宣清凛在阻止了狮鹰兽之后立刻朝着某处弹出一颗小石子,并操控这事先用灵力注射进去的小石子把潜藏在暗处的敌人给逼出来。

虽然可能不怎么起效果,但他也只能孤注一掷。

躲在暗处,自以为不可能被找到躲藏处的术士不曾料到说宣清凛居然会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给逼出来,惊得不得不自己暴露躲藏之处,害得被逼跟他们对敌。

别忘了,这里可是有冰雪特级十阶术士和灵竹特级十阶术士在此,就凭他这个小小的高级五阶是不可能敌得过他们俩。

暂且不说这两个特殊的术士,为什么这个根据情报指出是个见习初级一阶的术士拥有这么厉害的技巧,居然把自己给逼出来。

“哦呀~原来如此,难怪我就觉得奇怪这只狮鹰兽不是早就死透了,怎么还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看来,你们倒是不安分,准备开始把这个世界搞得天翻地覆么?”柯水竹毕竟来自总协会,再加上他的身份,故此有些特殊的机密他也是知晓的。

不只是柯水竹,就连谭楚唯也认得出这个操控狮鹰兽的尸体术士是何方神圣。

“黑暗教廷再次开始行动,这事得上报才行,还得让各个分协会注意。还有……审判所、学府、四海……总之每个地方都必须通知一声。”谭楚唯冷冷地瞪着那个术士,手心之上,冰蓝色的图阵已经浮现出来。

完全没有帮上什么忙的司湫语反倒有点被晾在一边的感觉,他看着这两方,也不知该怎么办,除了看……他什么都做不了。

好沮丧……

“即使是有封号的术士,我也不会放在眼里。”那个术士脸上勾起了可疑的笑容,接着手指微微一动。

与此同时,司湫语感觉到了一股异力闯入自己的脑袋,疼得他不由发出“啊”的叫声,整个人开始在地上打滚。

没想到说司湫语居然会发生这种情况,谭楚唯第一时间就是撤掉了图阵,慌忙地来到司湫语身边,替他稳定心神抗拒异力的闯入。

要是司湫语出了什么事,他还真的是非常对不起这个莫名其妙下就被强行塞入他们这调查团的孩子。

明明才十三岁,却要受到这么多的伤害,实在可怜。

“真不愧是傀儡术士,居然想到说操控一个孩子反过来对付我们么?”柯水竹一脸的不屑,但内心十分焦急。

宣清凛连眉头都皱起来,似乎是对方的术式会对司湫语造成莫大的精神创伤。

满脑子都是“杀、杀、杀”的强烈杀意,混淆着司湫语的大脑,恶意强迫他去杀死在这边的所有人。他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对抗那股异力,拼尽全力地去反抗。但是,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刻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过却又想不太起来。

完全忘了那份企图操控自己的那股杀意、那股异力,司湫语的心神全都被那个“东西”给吸引住。待他还想再瞧个清楚的当儿,奇异的文字与数字忽然深入他的脑海之中,一瞬间的晕眩竟神奇般地将那傀儡术士的操控给抵消。

下一刻,司湫语大力地咳嗽了一下,睁开双目。他那清明的眼神显示了他并没有被操控,仍然保持自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整个人不太对劲。

“什……!怎么可能!?你为什么没有被我控制!”傀儡术士显得难以置信,他没想到说他最引以为傲的操控居然会对司湫语无效。

但接着下来,在场所有的人都露出惊恐的表情,即便是宣清凛都被吓了一跳,赶紧到柯水竹身边去。他们都震惊不已地瞪着司湫语,看着他的周遭出现了许多不规律的银色光线,一个巨大的银色图阵就在他站着的土地之上,而此刻的他瞳孔变成了纯粹的银色。

眼神透着茫然,司湫语无意识的用手指凌空划出了古怪又复杂的纹章,然后银色图阵泛起耀眼的银光。

傀儡术士就像是被禁锢般,只能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难道这是——”

“趴下!!!”

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除了动弹不得的傀儡术士以及失神般却没有被傀儡术士控制的司湫语之外的人包括灵狐在内都趴下来。

炸开的银光不偏不倚就这么刚刚好砸在傀儡术士身上。

出场不久的傀儡术士就在银光之中逐渐缩小直到完全消失。

没有尸体,没有魂魄,傀儡术士什么都没有留下。

直到银光消散,趴下的他们悄悄地抬眸看了一眼,只见司湫语脚下的图阵已经消失,就连那些诡异的光线也逐渐不见。然后,他就昏过去倒在草地上。

谭楚唯丝毫犹豫都没有就冲过去把人抱在怀里,替他做了一番检查,确定怀中的人安然无恙后,他这才安心下来。

“唯,你知道这孩子的来历吗?”宣清凛蹙眉问道。

“他是个孤儿,父母早亡。基本上,他的资料很少。在他来到我们这边分部的时候,我们有试过从政府那边调出他的资料,但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资料损坏。”

听到这里,宣清凛沉吟片刻,最后倒也不再多问,大家便干脆在这里扎营休息,明日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