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1-1 吉爾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30 8:07:15pm

奇幻·玄幻


嗯?是怎麼打開來著?

用意志力注視左下角……用意志力注視左下角……

啊!有了!

我躺在床上注視著眼前憑空跳出來的紫色邊框方格。據說,這框框裡的東西叫“視窗”,是個顯示自己基礎能力值的奇怪東西。

還是一樣啊……沒什麼幫助……

我伸手揮走視窗,將雙手枕在後腦勺,視線轉到纏繞著黃色小花的木製天花板,閉上眼睛回憶那天的事情。

۞

۞

۞

我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的人便是他。

當時我腦袋一片混亂,身體各個部位都痛得要命,尤其是左腰那足以致命的的傷口。

在他的攙扶下,我來到他的家。一位看起來很和善的女人前來開門,看見我身上的傷口後臉色大變,連忙幫忙攙扶我至家中客廳,後來我才知道女人就是他的媽媽。

伯母口中念念有詞我聽不懂的詞句組合,接著雙手發出奇怪的光芒,輕輕按在我的腰部,幾分鐘後缺口神奇地消失了。

在包紮期間,他問我叫什麼名字。

雖然我絞盡腦汁回想,卻也什麼都不記得。

沒錯,我失憶了,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曉得。

見我一問三不知,他便教我打開能力值的方法。

耐心教導我半個小時後,終於也順利打開了。

「名字就在能力值的最上面,你看起來應該是人類一族。如果是人類的話,名字旁邊會顯示你的職業哦。」他帶著微笑,仿佛我是個孩子般溫柔細心地解說。

人類一族?什麼意思?

隨著他的話語,我的視線稍微往上抬,看見了名字,還有職業名稱。

「怎麼樣?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了嗎?」

我點了點頭,輕聲把看見的字說出來:

「劍士,啟人。」

啟人(劍士)等級??

天命: ? 魔力:??

力量:?? 防禦:??

速度:?? 命中:??

魔攻:?? 魔防:??

۞

۞

۞

東昇的陽光穿透綠格子樣式的布簾,灑落在窗邊的木質地板上。悅耳的鳥鳴與雞啼此起彼落,形成獨特的鬧鈴聲。

我慵懶地伸了個懶腰……痛痛痛痛痛我的腰我的腰我的腰!!

左腰處爆發的劇痛連帶拉傷胸前還未恢復的肋骨,來提醒我傷勢仍未痊癒。

然而受傷原因我自己也不清楚,因為我的記憶是從七天前才開始的。

雖說失憶了,但值得慶幸的是語言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並沒有跟著消失。我小心翼翼爬下床,床旁小木頭平台上早已放著準備好的清水盆。簡單洗刷後,便扶著牆和欄杆,慢慢下樓去了。

「啟人,醒啦?早安。」

一名亞麻色頭髮、炯炯有神的褐色雙眸、身穿麻布製外衣、深綠色汗衫上繡有奇怪圖騰的少年——吉爾,就是這名好心的男孩收留了失憶的我,並在我療傷期間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此時他正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雙眼因此瞇成半月形,嘴邊還有兩顆酒窩呢。

說真的,一早起身就看見這麼可愛的臉龐真摯地對你說早安,真是心都融化了。

我回以一個同樣真摯的笑容,答道:「早啊吉爾。你怎麼還在看書啊?」

在我認識他的這七天裡,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吉爾無時無刻都拿著不同的書,死命地邊看邊做筆記。因為一個月後,亞尼城裡最大的冒險者公會——天齊之羽,將舉行招募成員的選拔比賽。

我也不是很清楚什麼是冒險者公會。不過每當提起這件事,吉爾的眼中彷彿會散發閃爍的星星,接著口沫橫飛說出一連串的公會崛起歷史。

冒險者公會——早在千年前便已存在的機構。

公會主要收入來自接受人民委託的各種任務,種類可說是五花八門,完成任務自然有相應的酬勞。

保護運輸車出境以防強盜搶劫、消滅村子周遭的小魔物、尋找物品、藥草、古董等、甚至討伐兇猛的魔物也在任務範圍內。

但,真正讓人們大量投入到冒險者公會成為冒險者的熱潮,則在三百年前才開始。

天鳴曆1718年,由於公會有系統地將任務分派給予實力相當的冒險者,委託任務多數可圓滿解決。上至皇室貴族下至普通市民,紛紛委託各式各樣的任務於公會,而加入公會成為冒險者也成了一股不可小覷的風潮。

在這片空之大陸上存在着大大小小的無數公會,其中最為著名的是東西南北的四個公會,人們稱其為【四天會】。

東方以治愈為主的【天女之鄉】、西方魔力至上的【天魔之星】、北方奉崇力量就是一切的【天魅之魎】,還有南方以和諧為旨的【天齊之羽】。

「加入天齊之羽是我這輩子最大且唯一的夢想!」

每當我問吉爾為何如此努力想要加入冒險者公會時,他總是這麼堅定地回答。

「啟人,怎麼下來了?你應該多休息養好傷才對的。」

說話的人是吉爾的媽媽,年齡約三十至三十三歲左右。標準的賢妻良母型,渾身上下飄著一股成熟女性的莊重氣息。此時她腰上綁著一條圍裙,束著低垂的馬尾,從廚房裡捧出剛做好的煎餅放到桌上,微笑著說:「不過既然下來了,就過來一起吃早餐吧。」

我跟在依依不捨把書闔上的吉爾身後,來到飯桌前輕手輕腳地坐下。

「噗!啟人你別那麼拘謹啦,當成自己家就好了。」吉爾見我像個做了虧心事的小孩般,笑了出來說道。

「畢竟打擾你們我也很不好意思……」確實,對他們來說,我真的是個陌生人。

「如果讓我聽見你再說這種話,我可要生氣咯。」伯母將牛奶遞過來時,裝著生氣的樣子皺著眉頭打斷我未說完的話。

「就是嘛,在你恢復記憶以前,想住在我們家多久都行。難得有個朋友作伴,真是求之不得呢!」吉爾瞇成半月形的眼睛又出現了,看樣子他真的很高興我可以住在這裡。

他們都說到這份上了,盛情難卻,我也不好再推辭,於是點頭答謝道:「謝謝你們,那我就不客氣住下來了。接下來的日子請多多指教。」

「真是有禮貌的好孩子。」伯母溫柔地摸了我的頭給予稱讚。

我不禁沉浸在摸頭的感覺裡,這種熟悉的感覺……無奈我找不到任何記憶,只記得這是很溫暖的感覺……

۞

۞

۞

「你真的要陪我去?」吉爾鄒起眉頭擔心地問,視線不斷看向我隱藏在衣服底下、纏著繃帶的腰部。

我像是想要消除他的疑慮,輕輕轉動身體,說:「傷勢已經痊癒八成左右了啦,而且再繼續躺在床上我就快生蘑菇了。」其實還是很痛,我只是真的需要出外活動活動。

「咦?啟人你可以生蘑菇?」他瞪大了褐色的眼珠子,一臉吃驚。

「……那只是比喻我很無聊的說法……」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會生蘑菇的魔法之類的。」吉爾松下一口氣,苦笑著繼續說:「好吧,讓你到外頭呼吸新鮮空氣也是不錯的選擇。」

於是,我們便從吉爾家離開,往亞尼城的方向走去。

۞

۞

۞

亞尼城是座很繁榮的城鎮,據說人口高達四百萬。

深灰色石磚鋪成的地面,左右兩側都是至少三樓高的住宅或商店。至於怎麼分辨住宅或店面,只要看該房子門口有沒有掛上招牌或插上旗幟就行了。

當然這些都是吉爾告訴我的。

我們往市集的方向走去,穿過無數小巷,偶爾有些小孩會從某處的巷子轉口處衝出來,然後嘻嘻哈哈地跑掉。

雖然幽暗複雜的巷子裡不如大道般多人,但偶爾還是會有些路人走過。每當他們看見吉爾後,原本的笑臉都會瞬間沉下,然後一臉嫌棄地避開我們。

——吉爾該不會是什麼討人厭的傢伙吧?

這是我當下第一個的念頭。

吉爾雖然沒說什麼,不過從他的表情也可以知道其實他的心裡也不好受。

說不定背後有什麼因由,只是如果吉爾不打算說,我也不好意思去追問。於是我便低著頭,默默跟在他後面走。

「抱歉。」

「咦?」吉爾突如其來的道歉,讓我疑惑。

「雖然對我來說已經習以為常,但連累了你也一併遭人唾棄,真的很對不起。」從前面傳來這樣的低語。

我茫然地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只好跟著內心的感覺說:

「沒什麼好道歉的,雖然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但對我來說,吉爾你義無反顧地救了身為陌生人的我,還讓白吃白喝,我相信你絕對不是什麼壞人。」

聞言,他突然停下腳步,垂下的肩膀微微顫抖了一下,接著傳來了一句話:

「謝謝你。」

然後,邁開腳步繼續往前走。

۞

۞

۞

一路上,我看見許多“奇形怪狀的人”。

別懷疑我的措詞,就算失憶了,基本文字形容還是有的。只是現在我真的只能用“奇形怪狀“來形容我看見的“人”。

頭上有直挺的貓耳、垂下的狗耳、和扇子一樣大的象耳,也就算了。有些人的臀部有著細長的尾巴——並不是裝飾品,而是有神經線條的尾巴。

為什麼我知道會有神經線條?因為我忍不住好奇,伸手捉了一個正在和朋友在路邊聊天的貓耳女孩的尾巴,結果她高分貝的叫聲引來不少路人圍觀。在她臉紅氣憤的怒視下,吉爾趕緊帶領我逃離該處,才不至於被貓女賞巴掌。

事後吉爾有點無奈地告訴我,這些有著明顯魔獸特徵的是獸人一族。對女獸人來說,她們的尾巴就和胸部或私密處一樣,非常敏感而且不能隨便讓人碰觸。

我撫著下巴回應「原來如此」的話語,吉爾再次警告我不要亂抓其他人的尾巴後,我們再次往市集的方向走去。

「既然是敏感的部位,就不要隨便露出來嘛。」我在後面這樣喃喃地說道。

又再穿過不知道第幾條的巷子,終於抵達市集了。

「哇~」我忍不住發出讚歎聲。

放眼望去盡是琳瑯滿目的檔口與地攤,形形色色的人也更多了。

「接下來要跟緊別走丟了喔。」

我伸手搭著吉爾的肩膀跟在他後面擠進人潮裡,眼睛則不斷看左看右,對所有的事物感到很新奇。

一些武器或防具檔口前擠滿了穿著盔甲的騎士、擺著地攤賣土製陶器的則是身高不超過一百米的地精一族(吉爾告訴我的)、還有一些檔口賣著一些顏色鮮豔的糧食,但會走去買的都是身邊帶著一些奇怪生物的人類。

「到了。」

我將視線從擺滿深紅色粘稠液體、像是血液的瓶瓶罐罐的檔口中拉回來,眼前的是空無一人、擺滿各式各樣藥草的地攤。

「老闆不在嗎?」我歪著頭問。

吉爾回過頭來笑說:「這是沒有老闆的地攤哦。」

「蛤?那怎麼做生意?」我難以理解。

「這是妖精一族的地攤。他們不喜歡與妖精以外的種族打交道,所以都會像這樣擺滿藥草可是人卻不在的情形。顧客可以自由選購,然後每種藥草都有標榜價錢,只要把錢丟進旁邊準備好的小罈子裡就可以了。」

這樣的話不付錢也不會有人捉吧?

「不行拿了就走嗎?」

吉爾為難地摸摸頭,像是不理解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苦笑道:「不付錢的話,會被詛咒的啊……妖精的詛咒……好可怕,我不想說。」

不知為何我頓時起了雞皮疙瘩!一點都不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詛咒!

---------------------------------------------------------------------------------------------

作者的小聲小語:

因為參加了芭蕉小說獎,而我的存稿應該沒那麼多,所以一個星期只能更新一章~

不過應該也好,不小心更太多,造成讀者的閱讀壓力,非常抱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