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1-3 德魯伊一族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4-06 9:37:38pm

奇幻·玄幻


傍晚時分。

白雲在夕陽的餘輝下染成層次分明的顏色。偶有數只鳥獸悠悠飛過,搭上不時迎面拂來的晚風,心曠神怡。

話說回來,有個疑問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總感覺……天空似乎離得很近。

在我印象中,天空應該還要更遠才對。如今眼前的天空彷彿觸手可及,每一朵雲都大得不像樣。

我知道從一個失憶的人口中說出“印象中”,是有多麼地可笑。但我相信即使失去原本的記憶,腦袋深處依然會有個基礎概念,讓我得以釐清這個世界萬物的基本常識。

就以中午陪吉爾到市集來舉例好了。

我明明是失憶後第一次看見騎士,可是腦袋自然就浮現“騎士”這個名稱,而且還知道他們身上穿的鐵製衣物稱為盔甲。

再舉個例子。

每個人都知道「夕陽」吧?但是如果沒人告訴你黃昏時分、即將西沉的太陽稱為「夕陽」的話,你會知道「夕陽」就是「夕陽」嗎?所以我腦海深處還是有些本就該存在的常識,因此描述、說話、生理等都還是和常人沒兩樣。

……有種越說越糊塗的感覺了。

我甩甩頭,將逐漸交錯混雜的思緒拋開,身體倚靠著窗邊往庭院看去,一道熟悉的人影果然在花圃中澆花。

吉爾每天這個時候都一定會到庭院裡澆花施肥,有時候還會聽見他自言自語的聲音。可是因那時我還在靜養無法下床,因此也不知究竟是他自個兒說話還是有人在和他聊天。

從市集回來後,吉爾表面上若無其事地將藥草交給媽媽,然後繼續埋頭苦讀,為公會選拔做準備。

平常的他,臉上都會掛著笑容。

可今天一整個下午,吉爾除了面無表情唸書、做筆記之外,就還是面無表情,甚至連話也不多說一句。

或許是夕陽的暖色光線緣故,今天澆花中的吉爾,背影看起來好落寞……下去陪他好了。

吉爾的家位於郊外,距離主要城鎮「亞尼城」大約需要二十分鐘的步程。也因為這樣,所以他家庭院大得不像話。一踏進庭院,花香便撲鼻而來。

之前還不這麼覺得,但從亞尼城回來後,我真心覺得吉爾家真的很特別。

兩層樓的獨立式房子,四周以木欄杆圍繞,牆壁以純白色為基底,壁面長滿嫩綠小草,色彩鮮豔的各類小花長在草面上。屋頂是用粗厚木頭往上堆砌而成的,木頭上同樣鋪滿整齊的綠草,並以黃色小花作裝飾點綴。

我是對於無處不在的嫩綠小草感到很大的疑問啦。例如它們是怎麼攀附在壁面生長——我有次手賤去摘了一小塊草皮,怎知空缺處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飛快長出小草——而且將四面外牆都鋪蓋得滿滿的,宛如童話裡的浪漫房子。

更詭異的是,這些小草和小花都是有生命力而不是單純的裝飾假草假花喔。昨天我就看見吉爾用大剪刀修剪這些攀附在壁面的花草。

庭院地面滿滿都是鵝卵石,道路是以較大且光滑平面的石頭鋪成,從房子處延伸到庭院的每個角落。

庭院西邊有條大約兩米寬的人造小川,小川上造了一座一次只能讓一人通行的拱橋,從河流的一端延伸到另一端。

無憂無慮的天空魚在水里遊著,河流盡頭處有座人造瀑布正唰唰唰地流出大量的清水。

瀑布旁——也就是房子的北面——是一片以竹子圍成大約十平方米的土地,那裡種了不少種類的藥草,有些和市集的精靈地攤販賣的一模一樣。放眼望去,顏色多以綠色為主,但也有紅黑相間、黃紫斑點、全藍的不知名藥草,其用途是什麼我也不明了。房子東邊則是花開遍野的花圃。鮮豔的花兒在肥沃的土壤上綻放,鵝卵石將各種類的花朵區分開來。

吉爾就蹲在白色玫瑰前失神地澆水,他面前的木欄杆上爬滿了藤蔓與牽牛花。

「德魯伊一族深愛大自然。」吉爾不知如何察覺我來到庭院,背對我輕輕地說。

我沒接話,安靜地走過去蹲在他身邊。

「我們擅長大地魔法,魔力來源多數來自擁有堅韌生命力的植物和腳下的土地。因此德魯伊懷著感恩的心,感激大自然給予我們力量。」

「所以家裡才種了那麼多花草嗎?」我問。

吉爾點點頭,「我特別喜愛植物。即使它們曝曬在炙熱的陽光下、忍受風吹雨打,只要還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它們都不會放棄生命。更重要的……」他伸手輕輕撫摸白玫瑰的花瓣,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它們不會主動傷害人。」

一陣溫柔輕風拂過我們的臉龐,花圃中各式花兒隨風微微彎了腰身。

我們都不說話,任由意識讓輕風帶走。

突然,傳來一陣吵雜聲。

「不要擠啊!」

「讓我先出去!」

「不行!我要做第一個!」

「呀!你們在碰什麼地方?缩手!!」

我循聲看去,花圃旁有一座由泥沙堆積而成、大約三十公分高、十五公分寬的小沙丘。沙丘頂端有個拳頭大小的洞口,一個食指長度的小女孩從中飛出……她背上有對透明的翅膀,這還算是女孩?

算了,姑且先用妖精來稱呼吧。

女妖精率先從洞口跳了出來,緊跟在後的是一個瘦瘦高高(比女妖精高一點點)的男妖精,然後是又胖又矮的男妖精笨拙地在洞口處站直,卻一個不小心沒站好,從沙丘上摔了下來。最後是清清秀秀、比前面三個妖精還要迷你一圈的小小妖精,從洞口處慢條斯理地跳下來。

「說!剛才是誰碰到我的屁股!」女妖精一手叉腰一手來回指著胖、瘦妖精罵道。

「在你後面的是我們三個,你怎麼不懷疑多比呢?」瘦妖精不忿地說。

「對啊對啊,多比也在後面啊!」胖妖精憤怒地垛了三次腳。

「我、我、我沒有……」清秀的小小妖精邊低頭邊緊張地玩弄手指頭,用聽起來略顯稚氣的聲音反駁。

女妖精見狀,溫柔地蹲在小小妖精面前,笑著說:「多比,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做這種事。」說完,立即轉過頭面對胖瘦兩妖精,一秒變臉繼續責罵:「絕對是你們兩個!再不自首我以後都不理你們了!」

我茫然看著他們,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忽然,吉爾站起身走到他們身後蹲下。

面朝吉爾的胖瘦妖精看見他後,興奮地舉高雙手、原地蹦跳並大喊:

「是救星!」「救星來了!」

小小妖精也開心地手舞足蹈,並振動小小的透明翅膀飛了起來,臉上掛著可愛笑容重複囔著吉爾的名字。

背對吉爾的女妖精聞言,轉過身高高抬起頭確認身後的龐然大物是吉爾後,也振動翅膀,優雅地飛到吉爾伸出的右手手背上。

在手背上站好後,女妖精高高地舉起右手說:「喲!吉爾!我們今天又來玩了!」臉上的表情充滿喜悅,彷彿已經忘了剛才責備兩名男妖精的事情。

「吉爾!吉爾!喜歡的吉爾!」小小妖精同樣也駐留在吉爾手背上,高興地蹦跳。

胖瘦妖精搖搖晃晃地振翅起飛,花了好一陣子才在吉爾手背上站好後,瘦妖精指著我問:「吉爾,他是誰?」

吉爾督了我一眼,然後展開笑顏,答道:「是我的朋友喔,他叫啟人,快打個招呼吧。」

「你好!」四妖精同時向我打招呼。

我錯愕地點頭,回應:「你們好。」

啊~原來在房間聽見吉爾自言自語,就是在跟他們說話啊。

還未等我發問,吉爾搶先向我介紹了他們。

「啟人,我來向你介紹。他們是木精一族,住在南邊的忘憂森林裡,同時也是森林的守護者喔。」

「你好!我是艾比。」女妖精再次向我打招呼。

「我、我、我是多比……」小小妖精害羞地低下頭,聲音細得必須仔細聽才聽得見。

「甘比,多多指教。」瘦妖精舉起手說道。

「我是油比,你好。」最後一個自然就是是肥妖精咯。

他們自我介紹後,四雙小小眼睛盯著我看。我這才想起自己還沒報上名字,連忙說道:「我是啟人,你們好。」

「好~」妖精齊聲答道。

「他們木精一族很愛我們家的花圃,經常在傍晚過來玩,是常客。」

「吉爾家的植物最棒了!它們常和我說,吉爾每次都非常細心地照料它們喔!」艾比飛到花圃中的一朵粉紅花上聞了聞後這麼說。

「它們?」我問。

「木精一族可以聽見植物的聲音,而且還可以對話,很厲害吧?」吉爾的笑發自真心,籠罩他整個下午的烏雲,頓時一掃而空。

「最、最、最喜歡吉爾家的植物了,它、它們都散發出……強大的生命力。」多比視線不斷在我和吉爾身上來回遊移,看來還是很怕我這個第一次見到的陌生人。

我和吉爾就坐在鵝卵石上安靜看著眼前四隻木妖精開心地在花圃中嬉鬧。

當目送他們從沙丘上的洞口離開時,橘黃的晚霞已經掛上深藍似黑的夜幕了。

吉爾「嘿呀」一聲站起來,心情看似好了很多,轉身向我伸出右手:「走吧,吃晚餐去了。」

然後一個很溫暖、很溫暖的笑容,烙在我雙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