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1-5 傳說的英雄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4-12 10:41:52pm

奇幻·玄幻


由於吉爾又再重複以上的訓練流程,於是我拿起厚重的《世界種族》,藉著月光開始閱讀。

---------------------------------------------------------------------------------------

《前言》

人民殺之而後快的黑教皇——布雷克·索·達蒙——與惡魔交易換取不老不死的永續生命,並以邪惡力量統治天鳴國,挑起與白清帝國的戰爭,使世界陷入黑暗長達三百餘年。

幸得初代英雄劍神與其夥伴,打敗腐爛的根源黑教皇,世界因此得以從地獄中解放。可惜好景不長,借助惡魔之力,黑教皇再次復活,並帶領十二魔獸返回天鳴國,更發動禁忌魔法——【永生之術】,世界再次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人們引頸期盼劍神二度出手相救,可劍神像是人間蒸發似的,無人得知其下落。

但,亂世總會出英雄。

走了劍神,人民卻迎來另一個傳說英雄。他與夥伴一行六人歷經千辛萬苦打敗十二魔獸,憑藉越戰越勇的劍技,解放遭邪惡之王囚禁的成千上萬條靈魂,徹底消滅黑教皇,世界這才得以恢復光明。

危害萬物的魔王消失,世界再無威脅,各個角落陸續冒出人類以外的種族。他們一直低調生活,不讓人類察覺其存在。

這時人類才知道,自己並不是世界唯一的種族。

自此之後,人類、妖精、獸人、地精、巨人、靈獸等,齊心協力修復遭黑教皇破壞的世界,在同一片天空下和平相處至今。

***

此書記錄各族文化、擅長領域、外貌、禁忌等,均有詳盡的解說。

在翻開下一頁前,請以崇高的敬仰精神,歌頌將如今太平盛世賦予我們的那位傳說英雄。

他以暴風般的速度揮舞手中雙劍、一身水藍裝備聞名,世人由此尊稱他為【疾走的藍色風暴】——

蒼藍劍士·啟人。

---------------------------------------------------------------------------------------

嗯,雖然聽吉爾稍微提過這段千年前的歷史,但現在仔細閱讀,才發現這段黑暗時期的人民,日子真的過得很苦啊。幸好有劍士啟人救了世界,才——

等等……

劍、劍士……啟人……!

「什麼!!」

我砰的一聲闔上書籍,迅速打開基礎能力值。

***

啟人(劍士)等級??

天命: ? 魔力:??

力量:?? 防禦:??

速度:?? 命中:??

魔攻:?? 魔防:??

***

數字部分依然是以問號呈現,可上面清楚寫著「啟人」「劍士」……

我……我……我是傳說英雄?怎麼可能?

不不……冷靜想想,這是千年以前的歷史,正常人也不可能活超過千年吧?或許只是剛巧同名同職業……噗!

對於大驚小怪的自己感到可笑。同名同姓的人,天下多的是。

安下心來的我,繼續翻閱《世界種族》,跳過沉悶的目錄和推薦序,直接翻到第一章。

---------------------------------------------------------------------------------------

人族。

人口最多的種族,可自由選擇職業,寄出能力值與其他種族相比較為平均,平均壽命為60~70。因可自由選擇職業,代表並無特定專長,歷史上……

---------------------------------------------------------------------------------------

……好無聊的人族介紹。

我跳過長達九十二頁的人類種族,翻到第二章——《獸人》。

---------------------------------------------------------------------------------------

獸人。

外形酷似人類,身上擁有明確代表自身物種的特徵,如:貓耳、牛角、尾巴等。

基礎能力值視物種而定,如貓獸人靈活性較高,但力量值偏低;狼人力量與靈活性高,魔法攻擊與魔法防禦卻相對地弱;牛人天命值極高,力量和防禦值也很優秀,弱點是靈活性低得可怕。

雖基礎能力值比起人類來得較高,但獸人並不擅長使用變化性極高的武器,如長劍、長槍等。

獸人平常維持人類外形,一旦陷入認真的戰鬥,便會釋放體內的獸魂,幻化為本身物種,成為野獸。

---------------------------------------------------------------------------------------

啊……下午在市集遇到賤賤三人組裡的狐狸小弟,肯定就是狐狸獸人!那他要叫狐人還是狸人啊?他們的老大穿著虎紋的外衣,該不會是老虎物種的虎人吧?感覺怪強的。

想到他們的嘴臉,突然不想深入了解獸人的事情了。於是我跳過獸人的章節,來到第五章——《妖精》。

---------------------------------------------------------------------------------------

妖精。

最高身高不足二十厘米、喜愛大自然、精通藥草學、討厭精靈以外的所有種族。

精靈種植的藥草效能是世界第一。但個體的戰鬥能力不強,因此歹徒常盯上妖精所種植的藥草。不少精靈死於有著貪婪慾望的歹徒手下,這也是精靈討厭其他種族的其中一個原因。

妖精根據其自身擅長的魔法與居住環境來分類,共可劃分為九大類:火、水、冰、木、土、風、雷、光、闇。

火妖精:擅長火魔法,多居於火山等高溫地帶,喜愛惡作劇,最討厭的是水精靈……以下省略三萬字。

水精靈:擅長水魔法,多居於河川、湖泊,較少聽聞住在海裡的水妖精。性格溫和,喜愛和小孩戲水……以下省略。

冰妖精:擅長冰魔法,居於嚴寒之地,性格冷酷,討厭人類……以下省略。

木妖精:擅長木魔法,居於森林,和土妖精感情要好,兩者經常一同出沒。對喜愛大自然的德魯伊一族特別有好感。

---------------------------------------------------------------------------------------

嗯,對德魯伊有好感這一點,我非常認同。尤其是傍晚出現在庭院中、年紀看起來最小的多比,更是喜愛吉爾到差點就往他臉上親的地步。

或許是寫得太像教科書的關係,我打了個哈欠,頓時湧上睡意。當我正想闔上書時,吉爾也停止訓練,抬頭一看發現了我,朝我走來。

……書裡應該有關德魯伊的介紹吧?

於是我查看目錄,直接翻到第733頁的德魯伊一族。

---------------------------------------------------------------------------------------

德魯伊。

人類,極為稀少的種族(也可稱為職業)。愛好大自然、精通草藥、擅長大地魔法、可從植物和大地吸取自然界的力量、外形可變化成限定魔物的種族。與人類一樣平均的基礎能力值,也可學習各元素魔法,但不比大地魔法來得精通。

值得一提的是,德魯伊是少數受到精靈一族喜愛的人類。

傳聞千年以前,德魯伊始祖——希佩利翁是個慘遭與父母分離的可憐孩子。四歲那年,她在一次玩樂中,皮球卡在大樹的枝椏上,隨即不自覺地化身成烏鴉,飛到樹上輕鬆取下皮球。村民見狀,到處宣揚希佩利翁是惡魔之子,必須綁在木樁上焚燒至死才可避免村子遭來不幸。

在父母的死命央求下,以把希佩利翁逐出村子為條件,保住了她幼小的生命。眾人擔心父母會偷偷接濟希佩利翁,於是軟禁父母在村子直到他們老死。

希佩利翁靠著自身的變形能力,誤打誤撞逃到精靈的聖地——芙羅拉森林,更因此邂逅了精靈。相處時間久了,希佩利翁在精靈身上學習許多關於藥草的配製與種植知識。同時,精靈愛上希佩利翁的純真,於是木精靈教導希佩利翁如何從植物中獲取大自然賦予的恩惠力量,土精靈則傳授大地魔法。

自此,揭開德魯伊一族的偉大事蹟。

德魯伊彷彿集人族的身體素質、獸人的變幻形象、精靈的草藥學、大地魔法於一身的極為優秀的種族。不過樹大招風,因本身優秀的能力,招來世人厭惡,因此德魯伊一族在社會上常常遭到白眼或人為的刻意傷害。

---------------------------------------------------------------------------------------

我闔起書,頓時明白原來市集那些人不是討厭吉爾本身,而是討厭吉爾掛著的德魯伊名號。

我的手自然地放在胸前,感覺心臟揪了一下,為吉爾和他媽媽感到難過。

明明他們是如此善良,應該受到眾人喜愛和敬仰,而不是排擠。

「你在看什麼啊……咦?怎麼突然讀《世界種族》啊?」

吉爾額上都是豆大的汗珠,衣服因汗水浸濕而貼身,喘著氣在我旁邊坐下。

我突然想起英雄啟人這件事,於是問了他,結果……

「哈哈哈!當我第一次聽見你說自己的名字和職業時,我真的有一瞬間懷疑你是不是在唬弄我。後來想想,你失憶了,沒理由知道英雄啟人的事蹟才對,所以才相信你了。」

吉爾抬頭望向月亮,「不過啊,劍士啟人可是我最喜歡、最敬仰的英雄喔。他不曾因為自身異於常人的天命而畏懼,反而經常擋在前方保護身後的夥伴。我想成為像他一樣強大的人。」

他臉上掛著微笑,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將凝望天空的視線拉回,看向我說:「說不定你的父母也希望你可以成為像英雄啟人那樣強大的人,所以才幫你取了這個名字。」

父母啊……不知怎的,我有種感覺,就算我想找,也未必找得到自己的父母。

我就是有這樣的感覺。

「話說,你真的要參加冒險者公會的選拔嗎?」

「當然!」我點頭如搗蒜,「話都說出去了,反悔的話一定會被那賤賤三人組看不起!」

「賤賤三人組?你幫他們取的外號嗎?這什麼奇怪的組合名啊,哈哈哈!啟人你真逗。」

吉爾拭去眼角因大笑而滲出的眼淚後,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明天開始就要和我一起唸書喔。」

「當然!」我再次點頭如搗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