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篇:改变的起始 - 003.报复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3-30 11:16:59pm

奇幻·玄幻


这是雷灾过后,清爽的早晨。话虽如此,今天的黎空还是和昨日早晨时没什么差别,还是倒在上学的街道上。

“哥哥,你还活着吗?”

“那么容易死的就不是你哥了。”

黎空还是老样子,随便吐槽后,缓缓地撑起身子站起来。肌肉剧烈的疼痛,曾一度让他想继续躺在地上,但光天化日之下这样子躺在大街上,对他而言实在太丢脸了,逼不得已之下还是忍着疼痛,站立起来。

拍拍身上的尘埃,他一脸不悦地望着前方。

“可恶的强盗,下次再让我遇见你,一定会让你进监牢!”

“别担心,以后再有强盗出现的话,羽歆会把他们给打跑的。”

桑晴无心的话语,却让黎空的自尊心受到无尽的击打。身为哥哥的他,守护灵夕雨和妹妹的守护灵羽歆相比起来,实力根本无法比拟,导致他不能保护桑晴反而还要被她保护,让他真心觉得颜面无存。

如此复杂的心情,他只能用一个长长的叹息来带过。

“哥哥,你怎么了?遇到强盗,所以不开心吗?”

“不是,我反而想感谢他,让我知道自己的无力之处。”

黎空苦笑。他为了不让桑晴胡思乱想亦隐瞒了真实的想法。这个话题再这样持续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拍了拍桑晴的背包,并往前迈进。

*****

“怎么一大清早就一脸阴郁的表情,难道是肌肉过度酸痛吗?”

黎空坐到自己的席位后,大龙马上前来调侃。

“我从来没听说过肌肉酸痛会一脸阴郁啊。话说你不也跟我一样肌肉酸痛吗?还好意思说我?”

大龙冷笑,拉开椅子并坐上去。尔后,他从书包里挖出一个“法宝”,摆在桌上向黎空炫耀。黎空对于大龙拥有的道具,感到颇为吃惊。

“这……不就是舒缓酸痛的药膏吗?为什么你会拥有这玩意?”

“嘿嘿,我妈买给我的!睡觉前擦一擦,睡醒后擦一擦,包你肌肉酸痛的问题得到解决!”

“你这是在打广告吗?算了,这不是重点。话说,你有收到消息吗?”

黎空伸出手,向大龙索取药膏来帮自己舒缓酸痛。

“什么消息啊?”

“学校不知在打什么主意,打算进行一轮选拔,筛选出拥有优秀守护灵的十二名学生来成立一个叫‘圆桌骑士’的团体。”

“没听过。话说你的消息还是那么灵通,难不成你对这种团体有兴趣?”

“绝不可能。因为今天他们还有开会讨论,所以今天是行动的大好时机。”

黎空接过药膏,露出了大龙熟悉的诡异神情。虽知道他又有鬼点子,但实际的内容,大龙目前并不知晓。胡乱猜测也不是一个好办法,故他直接发问了。黎空并没有特地把计划说出来,只是比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便开始往课室外移动了。

黎空在五年文科三班的教室外停下了脚步。大龙现时终于知道黎空口中的“行动”是怎么一回事了。

“找人吗?要找谁啊?”

坐在门口的学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搭话道。

“不必麻烦你叫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黎空将头伸进课室里扫视,发现目标正躺在课室角落的桌子上,狰狞的笑脸逐渐浮现在他脸上。

他光明正大地踏入课室,大口大口地吸气。

“黄胖子!给我出来单挑!”

震耳欲聋的呐喊,从课室的一角,传输到另一角去。这番呼喊,将那位躺着准备入睡的黄发胖子给吓得掉落到地上去。

黎空这大胆的举动,吓着了课室内所有的人。他所招惹的人,是学校出了名的流氓——鲁瑟。他最讨厌人家评论他的发色,曾经有一次因为被纪律老师责骂他染发的事件,和老师打起架来。还有一点就是,他讨厌人家叫他胖子。

以上一系列的挑衅行为,在众多人的眼中看来,黎空是在自寻死路;可门口的那位仁兄则对此有另外的看法。

鲁瑟满腔怒火地将挡着他道路的桌椅都推开,开出一条直接通往黎空的道路。身高虽然欠黎空一点,但他还是能揪住黎空的衣领,瞪着他。

“理科二班的蓝黎空是吗?竟然敢来本大爷的地盘撒野,你是想找打、找死还是怎样?”

“你竟然认识我,我应该觉得荣幸吗?”

“别扯开话题!回答我!”

鲁瑟将嘴巴贴近黎空的耳朵怒吼。站在一定距离的大龙都要捂住耳朵,近距离的黎空耳朵,想必会更受不了。

“别这样吼叫嘛,会显得自己没有气质的。”

黎空淡淡地回应,为鲁瑟的怒火添加了不少油。

“你这小子,想现在就死吗?”

“你别那么急着找死嘛,我们用‘最新的方法’进行决斗,你意下如何?”

“守护灵是吗?正合我意!给我到走廊去!”

鲁瑟推开黎空,带着他一肚子的怒气大摇大摆地走向走廊。黎空的嘴角就在此时上扬,一切仿佛都按着他原定的计划进行。

黎空还未踏入走廊,鲁瑟就已经把守护灵费尔斯塔给召唤了出来。手持火刀的肌肉战士,这就是昨日把夕雨给打败的守护灵。

“昨天的帐,我可要今天还清。”

“废话少说,赶快把你的守护灵叫出来!”

“既然你想那么快败下阵来,我就成全你。”

黎空打开视窗,按下召唤的选项时,费尔斯塔立刻移动并攻击,使得夕雨出现后连话都没机会说,就要用手枪来挡下火刀了。

比我想象中还要快行动啊。黎空早已预料到鲁瑟的这个策略。

“真是的,你就不能等我耍帅地说句话再攻过来吗?”

“主人命令我这样做,我也没办法。”

“反正最后还是偷袭失败了。夕雨,全力以赴,把他打飞。”

黎空简单的指令,夕雨收到后立马行动。他一脚把费尔斯塔踢开,在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变出一张卡片,将其塞入手枪内,进而得以将子弹给射出。

“白弹”是这张卡片的名字,共有6发子弹,可根据夕雨自身的意愿在不同的时机射出。出招后离招式的再使用时间只需等待仅仅6秒,可惜的是在子弹耗尽期间不能使用别的子弹。

鲁瑟下令,让费尔斯塔闪避后伺机缩短与夕雨的距离。

6发子弹耗尽之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几乎变为零。造成此局面的并非只是费尔斯塔的移动,夕雨凭着自主意识缩短距离也是原因之一。

鲁瑟很震惊,不擅长近身作战的枪手竟然主动缩短距离,怎么想都一定有阴谋。

“别管他那么多!使用爆炎斩!”

熊熊烈火缠绕刀身,斩中夕雨之际产生了爆炸,他们因着反冲力往后退了。

照理来说,他们后退的距离不会相差那么远,很明显是夕雨动了手脚。

“他干了什么来?”

“应该是用了通技能的白拳打中费尔斯塔,在爆炸之前把他打飞了吧。”

通技能,即是通用技能,是每一个守护灵都能学会的技能,条件是需要满足学习的点数并消耗一定程度的经验值,有一些则需要花费金钱、或者需要一些从怪物身上掉落的秘宝才能习得。至于要选择哪一种技能搭配,则是取决与主人本身。

黎空口中说的“应该”,其实在表示他自己都不清楚夕雨是在以怎样的方式作战,毕竟他从开始就只是给一个“全力以赴”的指示而已。

“话说回来,你没有给他学这些技能吗?”

守护灵持续对战,黎空就将他的疑问给道出来。

“我是与众不同的存在,所以他和我都不需要跟别人一样。”

“原来如此,那么我就让你体验一个与众不同的败北经验吧!”

“胡扯!费尔斯塔,使用十字炎!”

直到受到指示为止,费尔斯塔的行动相较之下没有夕雨那般灵活。因此夕雨看出了破绽,在费尔斯塔挥刀之前射出白弹,击中了对方的手,使斩击偏移了轨道。

剩余的子弹,一发接着一发打在费尔斯塔身上,让他渐渐因冲力后退。

夕雨没有其他技能可以使用,又不想现在丢手枪,所以逃跑了,而他的主人当然也跟着一起逃。

“别想逃!费尔斯塔,我们追!”

黎空与夕雨跑到楼梯口,做出一系列挑衅行动后往上跑。因为墙壁使费尔斯塔产生了视线死角,因此他并不知道夕雨在阶梯上停下,枪口正对准楼梯口。费尔斯塔正要上楼才发现夕雨的阴谋,但已经太迟了。

对方完全步入了自己的圈套,黎空奸诈的笑容因此一览无遗地浮现在脸上。

挨了6发子弹,再吃下一击白拳,费尔斯塔彻底被打倒在地。

若不是鲁瑟的移动速度比较慢,他早已被费尔斯塔压在地上了。

夕雨趁着费尔斯塔还未能起身,使劲踢了他一脚,继续往别的地方移动;黎空处理了一些琐碎事后,从阶梯上跳下来,为避免被鲁瑟殴打而全速奔跑到夕雨身边。

夕雨停下脚步,再度填装子弹。

“社长,我还没有新招式能使用吗?”

“欠少少经验值,待你再次把他打趴在地应该就能学了。”

“我尽量吧。因为对方好像很火大,我也不清楚有没有这个机会。”

费尔斯塔正快速地缩短与夕雨的距离。他本身并没有像鲁瑟那样被怒气蒙蔽双眼,很冷静地看穿子弹的轨道,一一避开攻击。

眼看距离再这样被缩短亦不是办法,夕雨开始往后移动。

不知不觉,他被逼至墙壁去,已经没有退路了。

费尔斯塔看准这个大好时机,使出自己目前杀伤力最强的招式“斩星狂炎”,一刀劈向夕雨的身体。岂不知夕雨竟在这个时候掷出了手枪,使费尔斯塔下意识地侧过了头闪避,让夕雨争取到短短的瞬间,避开直击,减低了受到的伤害,并且这个距离让他能够用白拳击打费尔斯塔的脸来反击。

“你的战斗方式还真是让人摸不透,没了武器的你能怎样作战?”

虽然挨下了一拳,费尔斯塔并没有因此给夕雨喘息的机会,马上用斩星之炎追击。

“反正很快就会回到我手上了。”

费尔斯塔很在意夕雨那从容的笑容,但没有特别理会,持续对他展开攻击,夕雨亦只能左右移动并闪避。即使是这样,敏捷度上的差异,还是让夕雨处于下风,数次被击中了。

这时,手枪莫名其妙地从费尔斯塔眼前飞过,回到了夕雨的手上。

“这怎么可能?”

“我可是会变魔术的。”

夕雨奸笑,将剩余的子弹射出,再次用白拳击将费尔斯塔打至撞上墙壁,他的火刀亦因此离开了手。对方手无寸铁,夕雨就对他拳打脚踢,直到被踢开为止。

夕雨退到黎空所在的位置,将新的卡片塞入手枪,蓄势待发。

“刚刚好足够经验值,有新招用了。”

“若不是你将手枪丢给我,我都没这个机会习得新招式。”

“对方的体力值差不多没了,赶快决胜负吧!”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夕雨的体力值与费尔斯塔都差不多,只是看谁先抢下先机,谁就有获胜的机会。楼梯的战术使用过一次,对方会对此感到警惕,但附近已经没有什么地形的优势能占据,夕雨可说是除了正面迎战以外,就没别的办法了。

本以为费尔斯塔会缩短距离再攻击,可他却在远距离释放了十字的火炎。这招的速度,要闪过并不难,想必对方就是在等待夕雨移动。

夕雨移动了,费尔斯塔果真立即往前跳跃,夕雨亦对应他的行动将子弹射出。霎时,费尔斯塔身子往后仰,倒地了。

夕雨将白弹的卡片塞入手枪,将6发子弹全数击出,终于打败了费尔斯塔。

“怎么可能?这种事不可能发生!明明没有看见子弹,为什么费尔斯塔会倒地?”

“既然你着急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回答你吧。‘疾风穿越’是空气子弹,和白弹不同,是肉眼看不见的。”

“可……可恶!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找你报仇雪恨的!”

鲁瑟接受不了自己的败北,害怕自己会被黎空迫害,拔腿就跑了。

黎空笑了,并且将夕雨召回。

他被打败的耻辱,终于还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