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部 精靈王之劍 - 2-1 世外精靈村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3-31 10:05:12a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小精靈公主艾莉絲,在被惡火吞噬之前,被父親以月光石晶送往安全地方,但是不知何故,目的地卻是人類世界的南宮家,失去家園的艾莉絲,受到南宮姐弟的庇護,在人間界生活三個月,終於等到月光石晶再次啟開通道,有驚無險返回精靈故鄉。

艾莉絲第一個見到的人類——南宮修,實際年齡只比自己大兩歲而已,卻有著相當於成年精靈般的成熟體格。另一方面,尚未到精靈發情期的艾莉絲,本來應該像個孩子般的天真無慮,無奈遭遇家毀親亡之痛,又受到人類電視的濫情節目影響而覺醒早熟。

人類遇上精靈,朝夕相處,真情難掩欲動,因為各有立場,所以都不敢表達。不知道是邱比特的因緣箭,抑或是精靈王的惡作劇,關鍵時刻,南宮修為了拯救艾莉絲,兩心相許,締結為靈線羈絆者,最後一起進入精靈世界。

沒有靈核的南宮修,原本無法生存於精靈世界,所幸,靈魂寄宿於瀕死精靈樹中的遠古精靈王希緹麗亞,出手予以相救,因而傳承精靈樹的靈核而活下來,並被託付守護精靈子民。

曾經失去家園至親的艾莉絲,與現在遠離家園至親的南宮修,在這個精靈世界裡,共同開始羈絆者的冒險故事。

我——艾莉絲.魯迪因德,曾經的公主,王城燒毀,父親下落不明怕是凶多吉少。

僅僅剩下的好運氣,就是有小修陪在身邊,而且還是羈絆者,雖然對他很愧疚,內心卻偷偷開心著,或許不久的將來他就會回去人類世界,我也不後悔選擇他做為羈絆者。

締結靈線成為羈絆者是精靈結為夫妻的儀式,小修並不知曉實情,我也不敢肆意坦白,瞹昧地解釋,讓他以為是某種摯友、家人的關係。

「只能送你們到這兒,沒想到大老遠來安達魯城,卻意外地是個廢墟。」

「能送我們到這裡,已經非常感謝。」

「能認識你們我也很高興,小姑娘,小伙子,再見啦。」

「遠古精靈王呀,請守護叔叔平安到新安達魯城。再見,請一路小心。」

遙對著馬車旅行精靈合手點頭表示謝意與道別,小修也學著我做一樣的動作。

這裡是阿爾姆村,約略有二、三十多戶精靈之家,距離安達魯城有五十加米之遠,換算人類單位大約是二十五公里左右。

阿爾姆村是預定行程的中繼站,我們打算在此休息一晚。

運氣不錯,有個原本要到安達魯城經商的旅行精靈,正在城外發愁為什麼看到的是一片廢墟,剛好碰上由廢墟出來的我們,我告訴旅行精靈,安達魯城因為精靈樹大火而廢棄,而最近有精靈居住的小村落是安達姆村,因為路線一樣,同意讓我們擠在貨物堆裡順搭一程便車。

一路上搖搖晃晃,小修皺著眉頭,馬車舒適度和人間的汔車完全無法相比,或許他正用著自己的方式努力適應著。

「馬車搖得很難受吧?辛苦你了。」

「不,我想了好久,發現一件事,這馬車沒有避震器。」

原來他皺著眉,並不是在忍耐,而是在思考著,這令我有點意外,或許也是人類的天性,不過,他說的那個東西我有點在意。

「那是什麼?沒聽說過,汔車也有嗎?」

「汔車很舒服對吧?就是因為有輪胎和避震器的關係。」

「原來如此。」

「輪胎橡樛材料很特別,精靈界可能找不著,但是避震器並不難,如果有機會就來試一試。」

「人類有許多好的發明,小修可以試著在這裡用看看哦。」

「有些發明確實很不錯,在人類世界,如果有那個城市變成廢墟,手機一上網馬上就能知道。」

「這位叔叔是從南方另一個王國來的,如果一路上沒有主動打聽消息,就不知道王城大火的事,有些旅行精靈為了省錢,常常會選擇野宿自炊。」

安達姆村的精靈告訴我們,王室更替,王城也已遷到亞非爾城,同時改名為新安達魯城,聽到這個訊息,有點小驚訝,但是並不意外,畢竟王國必須有個王室領導。

由於才中午時分,旅行精靈打算趁日落之前多趕些路,他的目標是新安達魯,與里德修拉不同路線,於是就此道別。

省下不少步行時間,我帶著小修在村子裡四處看看,一一介紹種種事物,相對人類世界,精靈世界單純多了,村裡精靈不多,為了保護隱私,我們幾乎都是牽著手,以心語術互相交談。

我還故意牽著小修的手走進村裡唯一的小旅館——

「兩位?」

「是的,一間房間,謝謝!也想用餐,加上兩杯荷姆酒。」

小修尚未熟悉精靈的應對方式,暫時就由我負責打理,他則在一旁默默觀察學習。

老闆反應有些詫異:「夫妻倆真年輕,就二樓陽台房間吧!那裡視野最棒了。」

「謝謝老闆。」

精靈只有家人、夫妻會公開互相碰觸肌膚,極為少數的摯友與交往中的精靈也會如此,小修貌似異國精靈,與我外貌迥異,看到我們手牽著手,老闆會朝夫妻方向去思考是合理的。

「叫我默斯吧,請問夫人是房間用餐?還是在大廳用餐?」

「默斯先生,我們就在大廳用餐吧!」

「沒問題,餐點稍後就來。」

默斯先把酒端來,又離開回到廚房準備料理。

小修笑著對我說:「一間房間,被當成夫妻了呀……」

「對不起,一起旅行,這樣的身份比較沒問題呀!」

「沒事的,默斯說我們真年輕,年輕精靈旅行很罕見嗎?」

「因為被當成夫妻,他才這麼說的,精靈大概五十幾歲之後才會結為夫妻,小修看起來差不了多少,但是我就……還有一點像小精靈。」

「這樣啊!就算說是兄妹也完全不像,單純男女朋友一間房也不太合適。」

「我不想單獨一個,一間房間也比較省錢,我們找到的銀幣並不太多吶。」我扭捏著,得找些理由來搪塞才行。

「畢竟妳是公主,我覺得……」

「都說別再提這種事了,反正我們是羈絆者,絕對不會有精靈覺得奇怪。」

「羈絆者不是夫妻吧?怎麼會不奇怪?」

「不是……你別管啦,精靈世界就這樣……你喝喝看那個荷姆酒。」我不好意思回答羈絆者的意義,總之先呼攏過去。

「依妳就是了。那個荷姆酒,不會醉嗎?」

「其實只是一種水果酒,很好喝,不會醉的。」

小修淺酌一口:「還不錯喲,有點像藍莓果汁,一點酸一點甜,用木杯也很特別。」

「這裡大部份都是用木杯!能力好的精靈才會使用較高級的金屬器具或土燒杯具。」

小修仔細觀察著周圍,有木杯、木盤、木匙,沒有陶瓷物品,精靈使用的材料很簡單,技術也很樸拙,和我在人間所看到的大不相同。

小修笑著說:「我們也算是能力好,背包裡都有不鏽鋼水壺。」

在精靈世界,根本還沒有不鏽鋼,不是鐵就是銅,而且都重得要命。

「唉~真對不起,相比起來,精靈世界落後太多了。」

「不,這正是我喜歡的風格,還真希望有個自己的木杯,刻著自己喜歡的圖樣。」

「有很多器具是精靈自己做的,等我們安定下來,也來試作看看。」

「說定了!」

吃完中飯後,趁著老闆前來收拾桌子,問道:「抱歉,想請教默斯先生一些事!」

「夫人請說。」

「我們從遠方來的,想找安達魯城的朋友,但是全城精靈都離開了,不知道該怎麼打聽他們的去向?」

「這樣啊!舊王城燒毀之後,聽說大部份都搬到新安達魯城,你們去問看看村長,他知道的比較清楚。」

「村長嗎?」

「因為舊王城變成這樣,安達姆村的生意清淡許多,本來村裡有兩間旅館。」

「我們看到精靈樹倒了,王城也塌了,那國王他們呢?」

「聽說國王和公主,在那場大火中都死了,能燒倒精靈樹的火非常兇猛,連遺體都找不著!現在登基國王的是新安達魯城的利德納.魯迪因德陛下。」

魯迪因德王國並非世襲制,王室更替並不意外,精靈們會選擇能保護他們的國王。

「謝謝,還請你告訴我們村長家怎麼走。」

「不是很遠,等你們打算出門時,我再幫忙指明方向。」

紙是精靈的貴重物品,對這個小村子而言,取得更加困難,能夠得到口頭交代,就已經是很不錯的待遇。

離開旅館走在路上,我的心情好沈重:「父親沒能逃出來啊……」

「默斯也說過沒見著遺體,不到最後就別隨意放棄啊。」我知道小修是在安慰我。

「如果父親還活著,無論狀況是如何糟糕,多少都會有些消息,但是,都已經過去三個多月……」

「打起精神,我們去問問村長,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消息。」

「好的!」

嘆了口氣,其實心裡早就有最壞的打算,現在圖的只是那一丁點的希望。

來到村長家附近,看到有位老精靈,坐在躺椅上抽著煙管,右腳上還纏著繃帶,似是受傷,我趨前問候。

「老伯伯,您好。」

驚訝的眼神射來:「真稀奇,好一陣子沒看見過客!年輕小姑娘,有事嗎?」

「我們想找伯納登.魯迪因德,請問伯納登村長是住在這兒嗎?」

「呵~老朽就是,抱歉,腳受了傷,不方便起身招呼。」

「沒關係,我叫小艾,他是小修,村長您好!」

「小姑娘有點眼熟,我們認識嗎?」

「不,是初次相見。」

「那個……小修先生,麻煩你把那張長凳搬過來好嗎?大家坐著談。」

小修把長條椅子搬過來,長度還夠我們兩個一起坐下。

伯納登又接著問:「你們好,找我什麼事呢?」

「我們想找安達魯城的朋友,但是城毀了精靈也離開了,不知道該怎麼找?」

「妳想找誰呀?」

「安德烈.修特羅里,他是我叔叔,原本在王城工作。」

「是他啊!王城親衛隊隊長,是個大人物。王城的衛士們都遷移到新王城,他現在是負責新安達魯城的巡守隊隊長。」

「誒?叔叔本來是親衛隊隊長,怎麼會變成巡守隊隊長?」

一樣是隊長,但職務天差地遠,一個負責王城,一個負責民間,地位上也是明顯不同。

「沒辦法啊,安德烈不是利德納陛下的親信,他所以會接受新職務,大概是為了原來的部屬們,好像全部都被調派到巡守隊。」

「是這樣啊!安德烈叔叔……」

「有個地方能讓大家好好生活,也算是不錯啦。至於在意什麼職位,老頭子我覺得沒有意義!」

「剛剛老伯伯提到利德納陛下,那麼原來在安達魯城的陛下……?」

「菲立斯陛下嗎?他是個好精靈!大火當天死了五十幾個精靈,被燒死的,被壓死的都有,菲立斯陛下和他的愛女都沒能逃出火窟,很可惜……小妹妹妳哭了?」

聽到父親沒能逃出,一時忍不住掉淚說不出話。

小修握住我的手幫忙回答:「抱歉,因為小艾認識公主,也見過陛下,所以……」

伯納登:「很對不起~生命無常,請看開一點吧。」

擦去眼淚,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伯納登又說了一些大火之後王城發生的事,不過都是一般程度,並沒有太多有用的訊息。

我心想或許還可以幫幫伯納登:「謝謝老伯伯,您的腳受傷嚴重嗎?」

伯納登:「哦~那是前天去河邊遇到鬥犬,逃跑時摔傷的。你們也小心點,村外的鬥犬很兇的。」

「沒有醫治嗎?依我看包紮的範圍,傷口應該很大吧?」

「是啊!但是村子裡沒有會療癒術的精靈,只能用藥讓傷口慢慢好。」

「老伯伯,那我來幫你治療好嗎?就當作謝謝你給我的訊息!」

「妳是說止血吧?那就不用了,傷口已經不會流血了。」

「不是止血,如我所說就是治療。」

「哦?小妹妹,妳會療癒術?」

「是的,老伯伯,請相信我!」

「很厲害吶,會療癒術的精靈不太多。」

伯納登點點頭,表示願意一試,如果不做治療,他平常行動應該很不容易。

「小修,麻煩你幫忙扶起老伯伯,也幫忙把繃帶先拆下。」

雖然我還是小精靈,但是靈力相當高,即使是父親,都必須詠咒來發動療癒術,傳承於母親的緣故,我只要以意念就能觸發療癒術。當初在車禍救了小修之後,我還能在沒有補給靈素的情形下在人類世界活了三個多月,伯納登傷口雖大,也遠不及小修車禍受的傷嚴重,不到一炷時間,皮膚就回復如初。

伯納登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腳:「小艾妹妹,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強的治癒咒術,一般治療精靈沒有比妳厲害的,不,就算和王室直系相比也不會輸的。」

「老伯伯你相信她吧,我親身體驗過,小艾真的很厲害。」小修也毫不客氣地稱讚。

我難為情地低下頭:「怎麼小修也是這樣啦!母親是很強的治癒精靈,我是遺傳的。傷口雖然好了,但是皮膚還很脆弱,也會有不舒服的感覺,休養還是需要的。」

「受妳照顧我也很不好意思,這傷口如果沒有治療至少要半個月才會好,真的是幫了大忙。」伯納登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家裡沒值錢東西回報。天快黑了,你們應該打算住在這個村裡吧?我女兒採野菜就要回來了,至少在這裡吃個晚飯,當做感謝!」

「這樣啊,小修,如何?」

小修點頭表示同意,說著:「好的,如果老伯伯可以多告訴我們一點最近安達魯發生的事就更好了。」

伯納登:「好啊,我們邊吃邊聊!對了,我不知道你們是兄妹還是……」

修:「小艾是我的靈線羈絆者。」

「果然是?難怪看起來很登對!哈哈~不過,羈絆者的你們也太年輕了。」

雖說想知道更多安達魯城的事,但畢竟小村落資訊並不發達,也沒能知道太多,但是伯納登擅於言談,老一代的精靈經歷豐富,說了不少年輕時四處冒險的故事,晚餐時也沒停下交談,小修與我沒有這類冒險旅行的經歷,獲益良多。

「村長,英佳小姐,多謝豐盛的款待。」

晚餐結束已經一段時間,我想應該是時候要離開。英佳是村長的女兒。

伯納登:「那個,小艾妹妹,你們何時離開阿爾姆村?」

「明早天一亮就差不多要出發,我們要趕在中午前進入森林,那個時間比較安全。」

「嗯,森林不比平地,更加危險,中午的確比較安全。」

「因為蠻早出發的,就不過來向村長辭別,以後有機會再來叨擾。」

「非常歡迎哦!只不過,妳下次來,我可能就不是村長,英佳可能也不在村裡。」

「咦?怎麼回事?」

「我年紀大,不適合再做村長那些活,都已經決定要交給年輕精靈。英佳的羈絆者是旅行商人,本來早就該讓她們一起走的,都是我的緣故,她堅持要留下來照顧我。」

英佳有點不悅:「父親別說了,我會照顧你的,而且里爾夫也說沒關係,他每隔一陣子就會回來一趟,沒關係的。」

「傻孩子,羈絆者就是要在一起行動。我自己會有辦法生活的。」

「父親本來還打算住到安達魯,有精靈朋友可以照應,但是現在父親的朋友被迫遷到新王城,太遠了,父親不想去……我不可能丟下父親不管。」

聽到父女之間的對話,我大致了解,說:「那村長願意的話,要和我們一起去里德修拉嗎?畢竟在城市裡生活容易一些,也有合適老一輩精靈的工作,即使沒辦法工作,也有能夠受到照顧的地方。」

「有機會,我是想過去,但不是現在,村長的工作一定要順利交出去。」

「村長非常盡職哦。」看來我的好意只能被心領。

「不過,我最後還是會設法去里德修拉。不然英佳的幸福就被我毀了。」

英佳:「父親請別這麼說,我會生氣的。」

伯納登:「哈~我不說,我不說。」

「村長先生,如果需要幫忙也請開口,小艾雖然沒什麼力量,但是能幫上的忙就一定會幫的。」

父親告訴我,善良的母親總會幫助有困難的精靈,我希望能和她一樣。

「已經夠多了,妳幫我治好腿,就已經幫了大忙,其他的老朽不敢奢求。」

「舉手之勞而已。」

晚餐聚會,便在雙方互相道謝與道別聲中結束,

我發動著火焰術,發出弱光引路,牽著小修一同走回旅館。

雖然還未能遇見熟識的精靈,但是能夠和其他精靈好好談上一回,心裡非常開心。

然而我並不曉得,伯納登在門口一直注視著我們離開,直到我和小修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晚上,在旅館客房內,桌上的夜光石晶開啟著,小修坐在椅子上整理背包,我抱著膝蓋坐在床上望著他的背影,他還是穿著略為髒兮兮的精靈服。

我嘆了口氣:「小修,很對不起,讓你陪著我,這兩天想好好洗個澡都沒辦法,吃的東西也沒有人類世界的好。你……會想家嗎?」

這兒設備簡陋,洗澡水也只夠略沖乾淨,與南宮家入浴泡澡相比,天差地別。

「想家很正常,不過,我在這裡也很開心哦,妳完全不必擔心。」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我幸運多了,當初妳孤零零到我們家,心裡一定很害怕吧?」

「嗯~我當時很害怕,還好遇見的是你和萍姐。」

「雖然我現在流落在精靈界,不過,我還有艾莉絲陪伴著,所以沒什麼好害怕。」

「我好沒用,就算是回來了,自己心底也還是害怕著。」

「畢竟發生了許多事,至少我們還在一起,別太擔心。」

「我不曾單獨旅行這麼遠,不知道以後還會碰到什麼樣的困難哦。」

「幸好我有跟來,不然讓妳獨自回到那個廢墟,那才真令人擔心。」

「雖然很對不起姐姐和小修,但是如果沒有你,只有我一個真的不……」

「都說了,不就是一起面對嗎?別擔心!今天是妳回到精靈世界第一次和精靈朋友長聊,覺得如何?」

大概是擔心我無止境的鬱悶下去,小修轉移了話題。

「久違的精靈語談話,很輕鬆,他們也很友善,相處也愉快。」

「真抱歉,以前都讓妳用人類語言和我聊天,那時候辛苦妳了!」

「一點也不辛苦,和小修聊天,用什麼語言都一樣開心,要不然,如果你喜歡,我也可以用人類語言和你說話。」

「呵~用精靈語方便些!我發現妳說精靈語好滑溜,完全不會結巴,表達得體又禮貌,雖然妳用人類語言時,扭捏的樣子非常可愛,但是我更喜歡妳真正的樣子。」

「那是沒辦法的啊,學到的單字有限,為了組合成句字,常常前後顚倒。哼~說我扭捏,小修是在笑我嗎?」

「怎麼會,那樣的妳,可愛得不得了,是真的!」

「要不是有希緹麗亞的幫助,小修現在一定比我當時還要結巴!」

「沒錯,我這是作弊。不如這樣吧,以後就把人類語言當作暗語,就不怕被偷聽。」

「也可以哦~如果怕被偷聽,心語術更好用哦!」

「那個心語術可以教我嗎?」

「不止心語術,我會儘量教會你全部咒術。不過,學習基礎比較花時間也比較重要。」

「我會努力的。」小修用力點著頭回應。

我認為小修有天份,不過,他對自己擁有龐大靈力這件事還沒有自覺。

小修接著拿起地圖,繼續說道:「明天行程比較花費時間,地圖上的距離看起來有點遠,今晚要養足精神。」

「我也希望明天落日前就到達里德修拉,伯納登說森林要小心,可能會有野獸什麼的。而且,這路上沒有村落可以住宿。」

小修點點頭應允,不過,似乎又想起什麼盯著我說:「提到伯納登,我想起他說過羈絆者要一起行動?」

「對啊!」

「甚至不跟家人住在一起,也要跟羈絆者一起行動?」

糟糕,小修頭腦好,大概對羈絆者的意義起疑,我別開視線忙著想理由敷衍:「……就像我們一樣啊,一起旅行,一起出門奮鬥嘛,總不能都吃喝家裡的啊。」

「可是,怎麼覺得伯納登不是那種意思?英佳小姐也不像都吃喝靠家裡喲?」

「這……這個……哎呀,每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我們也不好意思多問!總之,羈絆者一起行動是正常的,精靈世界就是這樣。」

「……」小修無語,可能是我的說辭很怪。

「那個……我累了,早點休息吧。」趕緊轉移話題,繼續下去就要穿梆了。

「我先去外面換衣服,艾莉絲在房間裡換。」

「不需要啦,你頭轉過去,我們背對背換衣服就可以了。」

「誒……等……」

「快點轉過去,我要換了。」

小修僵著身子,還想講點什麼,但我催促著不讓他說,作勢就要脫衣,他才趕忙轉身。

他就是這麼樣的人,總是小心翼翼,就算心底喜歡,也不會做多餘的事,他的正直令我很放心。

我本來就有帶一套睡衣,小修則是把急難救助背包內的備用衣褲充做臨時睡衣。

「我換好了,小修可以轉過來了。」

「妳先躺好,我去把夜光石晶關掉。」

小修已經學會靈力的簡單操作,用靈力觸動石晶是最簡單的第一步,靈力充足的他,並不需要像初學者努力練習擠出靈力,他全身滿溢著,意念所至靈力就到,即使是我都著實嫉妒。

當小修上床之後,我鼓起勇氣,緩緩靠近他,側著身兩手抱住修的一隻臂膀,想要測試他能接受的極限。

「喂……妳可別告訴我精靈們都是這樣睡的,昨晚妳可沒這樣喲!」小修緊張了。

「不,我只是想念姐姐給我的那個抱枕,沒有它都睡不好,你就借我一隻手當是在幫幫我,還是說……不行嗎?」

我故意假裝孩子般的撒嬌——不,本來就是個孩子,我瞬間覺醒,這就是我的武器。

「這倒沒什麼不行,艾莉絲本來就愛撒嬌。」

「我就是愛撒嬌,不可以嗎?」

「不,只要妳想,隨時都可以。」

「真可靠,不管在那個世界,小修都能包容我的任性。」

「是是是,那妳得快點睡,要是賴皮,我就不借給妳。」

得到許可,我不客氣的把頭貼在他的手臂上,不必看就知道小修一定是臉紅害羞,我賴皮地不看也不理會,把自己當成小孩子,自私地盡情享受這一刻。

「嘻咕~嗯~」

清晨,天色剛亮,即使來到異世界,生理時鐘仍是早早叫醒了我。

艾莉絲還在沈睡,但是把臉蛋靠在我肩頭上。

還真的完全被她當成抱枕,沒想到,她真的能夠抱一整晚都不放手。

小臉蛋貼得很近,不禁又想起親吻她的那一幕,心裡頭很難為情,輕輕掙脫緊抱的小手,靜悄悄地換上自己的精靈服,再把艾莉絲的精靈服放在她身邊,緩緩走出房門下樓,老闆正在吧台後方打掃著。

「嗨~早安。」

「小修先生早,如你吩咐,兩人份的飯盒已經準備好了。」

「謝謝你,默斯先生很勤勞,房間也很乾淨,下次經過一定會再來。」

「哈~那就太好了,夫人還在睡嗎?」

「啊……是的,想讓她多睡點。」

本來想立刻澄清,但是聽到夫人兩個字,有點小小的虛榮滿足,姑且先暪混過去。

「小修先生真溫柔,早餐你要先吃還是要等一會?」

「晚一點再吃,我想先出去活動一下身體。」

「沒問題。」

走出門口,找塊空地,開始武術晨練,一來是習慣使然,二來,不知道在異世界會碰上什麼危險,還是保持一定的水準防身比較安心,原本只是健身而已,但是現在卻可能拿來保命,我一絲不苟比平時更加認真練習著。

精靈世界果然很特別,身體變得輕盈,負擔也小,或許真如萍姐所料,引力比地球來得小,但是還不至於像登陸月球的阿姆斯壯,大概是因為這裡有著類似的空氣吧!

大約廿多分鐘後,我結束晨練,艾莉絲已經在大門口等著。

「小艾早安。」「小修早安。」

我們一起用餐,把飯盒放入背包,和老闆打了聲招呼,便整裝出發,今天~要走上好一段路程。

因為起的早,大部份精靈都還在睡,與昨天晨霧不同,今早是清清爽爽,看來會是個好天氣。

和艾莉絲並肩齊步,她揉著眼,看起來很不習慣早起,幾乎是貼著我走,兩隻手一不小心就會磨蹭。

「昨晚睡得還好嗎?」

「還不錯,比前晚好多了,靈力也很充沛,要謝謝小修吶!」

「妳怎麼還像在人間一樣,一出門就貼著緊緊的,在這裡,應該沒那麼害怕吧?」

「以前害怕不跟緊會迷路,現在是擔心沒跟緊,小修就會不見。」

「我才沒那麼不可靠!人類走在一起的距離沒什麼限制,但是,看村子裡的精靈們,沒有像我們靠那麼近的。」

「的確,即使在精靈城市裡也很少像我們這樣的。」

「那我們需要離開點嗎?」

「沒關係的,羈絆者無所謂。」

「這羈絆者什麼的好厲害,什麼事都無所謂。」

雖然我很懷疑精靈的羈絆者就像人類一輩子的摯友、家人一般的說法,但是,還是不完全理解它的真義,沒辦法,在精靈世界,我還只是個入門初學者,當然我也懷疑過是夫妻關係,試探過艾莉絲,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雖然她態度有點瞹昧不明,不過,我認為是理所當然,畢竟對個孩子說是夫妻什麼的,也很有問題,我也不好追問下去。

艾莉絲沒能再接著說下去,因為才剛剛走到村口,就看見有個精靈拄著拐杖站在路中間,明顯在等著我們。

「嗨~伯納登村長,早安。」我先看到,所以就先揮手招呼。

艾莉絲小慌張的說:「伯納登先生,早。你怎麼會在這裡呀?」

伯納登一聲不吭,走到艾莉絲前面,蹲下身子放下拐杖,低著頭:「艾莉絲公主,伯納登有禮。」

艾莉絲:「村長,拜託你起來,這公主什麼的……」

我前進兩步幫忙把伯納登攙扶起來。

「或許公主不知道,老朽看過尊容好幾次,雖然只是遠遠的看著。」

「……」

「雖然一開始就有懷疑,昨晚用餐之時,我悄悄試探,比起安德烈隊長,公主果然更在意菲立斯陛下,我很確定就是艾莉絲公主,請別小看老朽這四百多歲的歷練吶。」

「這樣啊~抱歉,我……並不是故意要隱暪的。」

「那場大火公主失蹤,總算又再出現,能夠平安真是萬幸。」

「我是不得已的,大火之後,被困在……被困住了,是小修救了我。」

「公主隱藏姓名,必定有自己的苦衷,請放心,以精靈王之名起誓,老朽絕對不會洩漏出去。昨天晚上女兒也在,不方便明說,所以才特地問了何時出發,想單獨前來向公主行禮。」

「只要說一聲,我們去找村長就行,你的腿傷才剛治好,走到這裡有點勉強吧?」

「不要緊,老朽能走到這裡,也是多得公主的恩惠,請原諒昨日的無禮。」

「請別這麼說,這不是村長的責任。已經有新的王室,艾莉絲就不再是公主,而且,我也完全沒想再成為公主,所以村長沒必要這麼做。」

「老朽能在這裡好好終老晚年,是當初菲立斯陛下對我的恩惠,不管其他精靈怎麼說,陛下永遠是陛下,公主也永遠是公主。」

「謝謝你。父親當初為了救我才沒能逃出來,是我害了他,父親懷疑大火是蓄意的,擔心我遇上危險,所以才吩咐我隱藏姓名。」

「唉~很抱歉,既然有危險,老朽本來應該跟隨保護,但畢竟年事已高——」

說完,伯納登把揹著的布包取下,取出布包裡的弓,交給艾莉絲:「請公主收下這個精靈弓,咒文刻在弓柄,咒矢大概還有千發左右,成形是冰之箭,希望能幫上忙,替老朽保護艾莉絲公主。」

「啊~精靈弓是很貴重的,我不能收。村長能有這個心意,已經非常感謝。」

「不,這是老朽年輕時用的,如今我和英佳都用不著。來自北方之國以雪杉打造的精靈弓輕便堅固,請務必讓它陪同公主,是心願,也是老朽莫大的榮幸,請不要拒絕。」

「那……恭敬不如從命,伯納登村長,容我感恩這份心意,謝謝你,真的很感謝。」

我接下艾莉修遞過來的弓,幫忙收回布包內,揹在身上。

「昨天公主為老朽花了不少靈力,阿爾姆沒有太多靈素能吸收,很擔心啊。」

「沒事的,小修會幫我的,我目前靈力還非常充足。」

艾莉絲對我笑著,對她而言,我就像是精靈樹的存在,而且是專屬於她的精靈樹。

「既然公主在打聽安達魯眾精靈的下落,老朽想稟告一些消息。」

「請你務必要告訴我。」

「在王城大火的隔天,有兩件奇怪的事。」

艾莉絲和我對望一眼,再回過頭:「請繼續說。」

「第一件事是一大早,有六個精靈一起,離開旅館往亞非爾城而去——也就是現在的新安達魯城。」

「有精靈去新安達魯城,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是啊!問題是他們前一晚才剛從新安達魯城到阿爾姆村住進旅館。」

艾莉絲聽懂了:「也就是說,他們老遠從新安達魯來到阿爾姆村,住了一晚,然後隔天就回去新安達魯。」

「是的,而且那時候,王城大火的消息還沒有傳到阿爾姆村。」

「正常來說,從新安達魯經過阿爾姆村,不是前往安達魯,就是前往里德拉。原路回去新安達魯實在太可疑。」

「就是這樣,公主大人。」

「這群精靈有什麼特徵嗎?」

「都只是一般旅行商人穿著,但是都只有騎馬,沒有攜帶太多行李,也沒有一般商人用的載貨馬車,就是因為沒有馬車,我才對他們的行動很在意。」

「一般商人穿著,很難找到。」

「帶頭那個精靈,左眼有戴眼罩。體形瘦高,比小修先生還要高一些。很抱歉,其他精靈老朽沒什麼印象。」

「我記下來了,左眼有戴眼罩,或許可以靠這個找。」

「另外一件事,是大火隔天下午的事。」

「所以是前一批精靈離開後的事。」

「是的,有一批來自王城的衛士隊,他們來傳達王城大火的事。」

「應該是王城的傳令,把事件告訴村長也很正常,那麼,奇怪的是什麼?」

「傳達完畢後,他們一部份精靈前往斯地亞堪峽谷,一部份精靈回到王城。」

我取出地圖,指著上面一個地點:「是離布羅倪城不遠的那個斯地亞堪峽谷嗎?」

「正是。」

艾莉絲繼續詢問:「老伯伯,你怎會知道他們要去斯地亞堪峽谷?」

「因為他們向我詢問前往斯地亞堪峽谷的路徑。」

我指著地圖一條路線:「那個地圖上應該有吧?應該只有一條路。」

「他們問我的是捷徑,比起地圖上的路線,捷徑通常比較危險,但是會比較快。」

「所以說,他們在趕路?」我這麼猜著。

「老朽也是這麼猜的。」

艾莉絲也思考著:「為什麼衛士急著趕去斯地亞堪峽谷,那裡又到底有什麼?」

「斯地亞堪峽谷裡沒有適合精靈居住的地方,老朽也不知道有什麼。」

我搔著頭:「關鍵時刻的行動,果然也很可疑。」

艾莉絲道:「老伯伯,這兩件事我會記下來,謝謝你提供給我們。」

「嗯,就是這樣,這兩件事,老朽都沒有告訴其他精靈。」

「伯納登村長,謝謝你了。」艾莉絲點頭道謝。

「小修先生!」

「是的?」

「你很穩重,是和公主相襯的羈絆者,還請務必保護公主安全。」

「伯納登先生,保護她就是我的責任,請別擔心。」

「拜託你了,老朽就此送別,遠古精靈王啊~請求您守護艾莉絲公主和小修先生。」

「多謝伯納登村長的禮物與祝福,我們出發吧,小修~」

「伯納登先生再見,我們會再回來的。」

伯納登低下頭回禮,臨行的一席話,讓艾莉絲很窩心,

難得能有精靈還認得公主,她雙眼泛紅滿是感動,

我們一起向扶著手杖的伯納登揮手告別,

離開阿爾姆村繼續旅程。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