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六十五、六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3 7:40:18pm

奇幻·玄幻


1-65

看到厄臨離開,傲炎小小的心中滿是不解,他拉拉父親的手,想問哥哥要去哪,但以前總是立刻蹲下來看著他的人卻完全沒反應了,侍衛走過來想把他帶開,傲炎卻不想離開,他還沒問到哥哥怎麼了?哥哥去哪了?侍衛見狀,只好將他強行抱走。

旁邊人群傳來悉悉囌囌的聲音,面對皇室八卦,所有貴族都不顧貴族形象,開始說起了他們的猜測。

「吵夠了?」過了一下子,鳴電終於平靜下來,至少外表如此。輕輕開口:「把殿下放下來,去把…厄臨找回宮裡。」伸手牽起被放下後跑過去的傲炎,鳴電下令,之後帶著傲炎進入一旁的小房間中。

厄臨的瞬步直接穿過所有人群,在侍衛反應過來前,人已經消失在夜色之中,瑟西接著追出來,開始詢問是否有看到厄臨,但只是這一下子的工夫,他就徹底失去了厄臨的行蹤,只能在茫茫夜雨中尋找。

鳴電下令之後,更多的侍衛加入尋找的行列,但怎樣就是找不到人,想到厄臨年紀還小,在這陰森的夜晚中,還淋著雨,瑟西更加煩躁,宴會因此提早結束,鳴電與瑟西就這樣呆在宮中,焦急的等待著消息。

「鳴電!你怎麼會把你們父子倆的關係弄成這樣?」趁著身邊沒有其他人,瑟西狠狠的罵著。

「我……」鳴電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終於能夠展現他的痛苦。「我不能見到他,我每次只要看到他的臉,就會想起小雅,我沒有辦法,我真的沒有辦法。」手掩著臉,鳴電疲倦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悲傷。

「……也是,他跟小雅長的一模一樣,剛看到他的時候,我也嚇了一大跳。」瑟西落寞的說著。「但這樣不能作為理由,鳴電,你要想辦法,這樣真的不行。」

「沒什麼不行!就這樣吧!」鳴電突然暴燥的跳起來大吼,瑟西愣了一下,最後也跟著憤怒了起來。

「那是你的孩子!不管怎樣,你一定要想辦法!」瑟西已經快要被鳴電這樣的作為激怒了,但鳴電卻還是堅持著。

「就這樣,這樣就好。」鳴電過了一開始的焦躁,漸漸冷靜下來。「我不希望到時候我沒辦法放手,我也不想要天天看到他跟小雅一樣的臉,就這樣,這樣就好了。」不停的喃喃,似乎這樣就可以證明些什麼。

「鳴電,那是你的孩子。」瑟西悲傷的說著,但他看得出鳴電‧費齊什麼都聽不進去,最後瑟西只能搖頭歎息:「難道他們說的沒錯,你恨他,你痛恨這個帶走我們的小雅的孩子?鳴電,那不是他的錯,不是他的錯阿。」

難道就因為如此,讓你永遠不想接觸這個孩子?但是你知道小雅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孩子過的不好,所以你派人去照顧他,給他最好的老師,最好的吃穿用度,但卻永遠吝於付出自己的愛,這個殺了你的摯愛的孩子沒資格擁有你的愛,是嗎?

1-66

「我……恨他?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鳴電頹然坐回椅子中,腦中亂成一團,他從沒想過這樣的事情,難道,自己真的恨自己的孩子?他痛恨著這個世界上僅剩的,唯一的能證明他與小雅在一起過的厄臨?厄臨厄臨,災厄降臨,替自己的孩子取這樣的名字,或許他真的恨著他也說不定。

侍衛幾乎翻遍了整個皇宮,瑟西等的心急如焚,第一次懊惱這個宮殿為什麼要蓋的這麼大,到最後瑟西也親自出去找人,這才在某座後院的假山中,把厄臨抱出來,淋了一整睌的雨,又情緒極度不佳,每天都跟幽靈一起共處,這三者加起來後的結果就是,厄臨徹底病倒了。

瑟西在找到厄臨的時候,就看到厄臨小臉慘白,呼吸急促,滿身雨水的身體卻有著相反的熱度,很明顯的發燒了。瑟西臉都黑了。

這一病,厄臨足足躺了一個星期,也昏迷了好幾天,不停的呻吟,卻沒有夢囈,只是皺著小臉不停呻吟,他不能說任何的話,無論是昏迷或者是死亡,這都是他的訓練,深深刻入靈魂的訓練。

厄臨醒來之後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偶爾看著房門,雙眼沒有焦點,但很快的他就不再看房門,瑟西每天陪著他,但卻弄不懂他在看什麼。

那天過後天氣一直都很好,陽光普照著整座宮殿,但房間裡永遠涼涼的,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傲炎常常跑過來找厄臨玩,但厄臨卻似乎沒注意到他一樣,所以傲炎很快就被帶走,只剩下瑟西跟他一起,呆在房間中,厄臨發呆,瑟西專心看著自己的書,唸著故事給他聽,那些都是旅行雜記,瑟西認為厄臨或許想要出門去玩吧。

厄臨本來就很沒有存在感,再加上他現在的表現更加失去存在感,有時他走過別人身旁也沒人發現,有人猜測是因為灰色線條的能力,但更多人相信的是厄臨的靈魂早已被惡魔收走,不再存在於身體當中,所有人只是基於工作而照顧他,同時畏懼著這個害死自己母親,又將靈魂獻給惡魔的王子,偏偏他們還不能對他丟石頭或者是把他送上火刑架。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好像看著房門,就可以等到某個人,推門進來,他自己也不知道期待的是誰,唯一沒有出現在他房間的只有鳴電,是他嗎?厄臨思索,卻無法得出任何結論,現在的他除了因為生病沒辦法認真思考以外,更多的是他不能清楚的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吧,所以只能張著毫無焦點的眼睛,看著房門。

這樣的情況,持續到了厄臨康復,身體好了,似乎一切也都恢復正常,健康的身體似乎可以容納所有的煩惱、痛苦,無論是多麼瘦弱的身子,都可以擔負起所有的心事,康復後的厄臨,只是比以前更加沉默,原本就因為失去了說話能力而沉默的他因為這件事情更加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