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红眼白魔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2 9:24:21am

奇幻·玄幻


头痛欲裂地醒过来却毫无当时的记忆。谭楚唯委婉的询问让司湫语只感到莫名其妙,甚至直截了当否认自己曾经做过这种事情,于是这事情不了了之,只能等到回去之后再想办法处理。

接着下来他们要按照预定,继续朝着村子前进,但不知为何,气氛却相当怪异。

越是靠近村子,就越感到不对劲。

他们四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泛起强烈的不安之感,想也不想就同时跑起来跑进村子里。

然而,进到村子里后,街道上空无一人。不但如此,摊位已经蒙上了灰尘,蔬果肉类全都腐坏,苍蝇在那儿飞来飞去吵死人、烦死人。

村子里的人们都去了哪里?

“现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失踪了。”谭楚唯扫视了一下这个小村子一眼后,叹息般地摇摇头。

“初步估算,我想这大概是特级以上的红眼白魔的杰作,而且……死伤不少。”柯水竹皱眉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再加上附近也有干涸已久的血迹,想不这么说都不行。

谭楚唯苦笑着,开始在村子里走来走去,想要把这地方好好地探察一遍才肯死心。宣清凛和柯水竹拿他没办法,只好舍命陪君子,帮忙他调查这个村子。唯有司湫语没有参与,因为谭楚唯顾及他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所以不让他帮忙。

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们很认真地在调查每一间屋子,每一样东西,司湫语却有种奇怪的感觉。

感觉不对……不应该调查村子。

困惑地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司湫语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站起身,朝着让他产生了某种强烈感觉的地方走去。

那是靠近村子的鸣初城东方边境。

悄无声息,一个人偷偷来到这里,司湫语在踏入这个地方的瞬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股强烈的呕吐感也随之涌上。他再也忍不住转过神大呕特呕,就快把胃酸都吐出来。

发现他不在而追上来的灵狐看到他这样正想说几句之时,不经意的一瞥让它露出惊恐的表情,顾不上安慰司湫语就立刻跑回去通知其他人。

村子里的人,包括失踪的五名术士在内……

无一幸存!

呕完之后的司湫语脸色有些苍白,但他还是勉强站在那儿。

不能离开,他不能离开。或者,应该说是还不能离开,因为对方不肯离开就是为了等待自己的到来。他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可能够救谭楚唯他们的话,他是很愿意自我牺牲的。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太久,等到不耐烦,所以把他们都杀了。”

“我不知道你在等我。如果我知道你在等我,那我一定会立刻赶过来,绝不会让你残杀这村子里上上下下几百个人口!”司湫语愤怒地叫道,然而他的愤怒却显得苍白无力。

有着红色瞳孔,白色毛发,长着犄角的魔兽放声大笑,笑眼前司湫语愚昧,笑他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你根本就不明白。嘛,算了,只要把你给杀了就能够阻断失落历史的线索。无论如何,我们是不会让失落历史完整修复重现世界!”

司湫语还想开口反驳之时,眼前的红眼白魔已经张牙舞爪地朝着自己扑过来。他虽然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闪避红眼白魔的攻击,但还是被巨爪给抓伤手臂,三道伤口上还有血汩汩落下。

咬着牙忍着痛楚,他紧紧抓着伤口倒退好几步,完全没有那个时间让他划出图阵来防御或是攻击什么的。

这里太偏僻,就算是灵狐及时通知谭楚唯他们也可能来不及赶到救自己。

大脑迅速运转着,司湫语正在思考各种方法却仍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自救。现在他一只手受伤,时不时还得警戒红眼白魔,实在是无法分心。

再怎么说都好,司湫语只是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论经验、实力自然是跟自己的同伴们不太一样。

红眼白魔知道司湫语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它只需要再加重力度就能将这个人类给除掉,以免“失落历史”重现人间。作为妖魔的它绝对有这种责任,更必须负起这种责任!

“嗡~~~嗡嗡嗡~~~~~”

奇怪的声响顿时扰乱红眼白魔的阵脚,让它分了神。

趁着红眼白魔分神的当儿,司湫语立刻划出蓝色图阵,直接使用水属性的术式,张开了一道完全防御的结界保护自己。

这是中级术法,多多少少应该能够勉强挡下红眼白魔的攻击。同时,他也需要时间去想方才那古怪的声音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刚刚那奇怪的声音是什么?感觉上有点不太好,很危险的样子,但至少这份危险不是针对自己。

“灵狐,你这方向没带错吧?咦?有妖魔的气息……”说话的人就在不远之处,很快的就会来到这里。

司湫语一听到这声音立刻就认出是柯水竹,想要放声呼救之时,他不知为何突然噤声,双目瞪得大大的看着眼前的红眼白魔,更亲眼看着它庞大的躯体被奇怪的黑色符号连接起来慢慢爬上去爬到眼睛之处。

如此诡异的一幕把司湫语给吓得说不出话来,更反应不过来。

他眼睁睁地看着红眼白魔被那些黑色符号爬满全身,再接着下来,红眼白魔垂下了脑袋,身躯摇摇晃晃的。

危险……很危险……太危险了!!!

司湫语再次划出一个图阵,张开第二个结界保护自己,然后又划出红色图阵,直接施展出火焰的中级术式“星焰陨落”。

当柯水竹和灵狐来到现场之时,第一时间所看到的不是红眼白魔,也不是司湫语,而是从红色图阵里,许多星星模样的火焰仿佛星辰陨落般尽数降落在红眼白魔身上。

炸开的红色火光照亮了司湫语的脸,但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那孩子受伤了。”灵狐很严肃地指出司湫语目前的状况。

“你怎么不早说?”柯水竹满脸黑线,想也不想就用瞬移这种大部分术士都会使用的移动能力来到司湫语身边,第一时间就是帮忙止血。

那一地的鲜红色液体还有被染红的半边衣袖已经说明了一切。

脸色苍白的司湫语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一直死死地盯着眼前生死不明的红眼白魔,整个人依然处于警戒状态。

还没死……它还没死!!

“柯大哥……快点……它……它动了……”勉强发出声音警示柯水竹的司湫语可以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闻言,柯水竹也不怠慢,迅速划出蓝色图阵,使出的更是水属性的特级术法“狂暴波浪”,接着又再次划出接近海洋的蓝色图阵施展出同样也是水属性特级术法但是以单体攻击为首的“海之镰”。

狂暴的波浪无情地卷起红眼白魔,然后由真正海水所形成的镰刀重重的从波浪之中冲出来给予红眼白魔致命的一击。

“嘎吼吼吼——!!!”

惨叫声遍布整个东方边境,还在村子里探查的谭楚唯和宣清凛这才发现到司湫语和柯水竹都不在,立刻想到说他们说不定就在边境,于是立刻赶过去。

当他们都聚在一块儿之时,红眼白魔已经气绝倒在地上,双目瞪着司湫语,死不瞑目。

“水竹,你能解释一下这情况吗?”宣清凛扶额,头疼地问道。

柯水竹露出一脸的尴尬之色,就连他引以为傲的优雅笑容都差点维持不住,尤其他身边有个严重失血过多受伤不轻的司湫语。

“先治疗可好?”结果他只能冒出这么一句话。

无奈之下,他们优先处理司湫语的伤势,其余的待会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