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狼魔女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3 7:24:11am

奇幻·玄幻


紧急治疗一番,暂时也只有绷带可以用来包扎伤口,之后就是回去到医院好好的消毒敷药之类的,免得发炎。

把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司湫语给安置在村子里随便一间干净的屋子后,谭楚唯带着宣清凛和柯水竹,拜托灵狐留下照看司湫语后回到边境这儿。

满地尽是村民们的尸骸,死得非常凄惨。他们甚至还找到了失踪的五位术士的尸体,内脏几乎被挖空,血液连一滴都不剩。看来,这里真的没有任何幸存者了。

于是他们分开来帮忙埋葬清理这些尸体,立下的是无名坟墓,唯有五位术士则是被烧成灰带回去处理。

“都好了的话就回去吧!”谭楚唯认为这里已不需要他们,准备打道回府。

这时宣清凛想起了那只骨魔王喀拉特鲁斯郑重拜托自己帮忙救出村子里的人和狼魔女王范蒂雅。不过,所有人是救不回来的,但范蒂雅不一样,她可是妖魔,不至于死在红眼白魔的手上。

“你们先走,我要留下做一些事情。”宣清凛微笑地说道,尤其那笑容灿烂得让柯水竹和灵狐都有些怕了。

通常他这样子笑都不正常,而且还会干出一些让人会冒出一身冷汗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乔治才会那么担心他,甚至不得不强迫性地把柯水竹给安排在宣清凛身边。

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宣清凛,毕竟他真的很喜欢做一些不为人知的危险事情。

“你休想胡来!无论你在哪我都会跟到哪,你休想抛下我!”柯水竹气急败坏地叫道,毕竟宣清凛是真的干过这些事的人。

撇撇嘴,本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单干找出狼魔女王范蒂雅的他迫于无奈,只好任由柯水竹跟着自己到处溜溜,看看能不能找到范蒂雅。虽然,机会实在过于渺茫。

谭楚唯无奈地看着远去的二人一狐,把尸体都清理完毕后就回到村子里看看司湫语的情况。

被安置在村子里的司湫语早在他们处理尸体的当儿醒了,只是脑袋有点混乱,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他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去思考这些就遇上了一名美艳女子,而且身上多处是伤,就那穿着过于暴露。

“你……”

“啊啦啊啦~~真没想到会有个术士在这儿呢?嗯?你身上有股很令人怀念的气味……嘛,算了,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打从一开始就在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的美艳女子转眼间就请求帮忙。

司湫语愣了几秒后,最后还是决定选择帮助这受伤不轻,再加上直觉告诉自己这女人没有危险。他信任自己的直觉,故此作出这种决定。

于是美艳女子自我介绍说名叫范蒂雅,是恰好来到这村子的观光客。她好不容易才逃出红眼白魔的魔掌,顺利逃生直到至今终于等到了所谓的救援。

跟随范蒂雅离开安全场所,司湫语一路上不怎么说话,时不时会观察四周,以防万一。

大约走了有十几分钟后,范蒂雅停下脚步,司湫语自然是也跟着一起止步并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他看到有几只受伤的狼魔幼崽在痛苦呻吟,心里颇为难受。

“我知道它们是妖魔,但……它们都是小孩,不应该遭受这种罪。”范蒂雅苦笑着说道,眼眶都开始积聚泪水,只差没有落泪。

“是红眼白魔的杰作吗?”边问边滑下坡,司湫语直接接近那群痛苦到连驱赶人类的力气都没有的狼魔幼崽们,细心地为每一只幼崽做检查,发现每一只基本上是被夺取了过多妖气以及恶意伤害。

瞧每一只狼魔幼崽身上都有伤痕,尤其那些可以算是致命伤的地方,让司湫语看了都有些不忍。

术士理应斩妖除魔,可现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他根本不理会。

“是的……那红眼白魔简直就是疯了般,尤其还屠杀了那么多的人类……”范蒂雅一想起那群村子里的人类是如何死在红眼白魔的手下,整个人都开始发抖。

“恐怕,它也屠杀了不少你的子民,对吧?”突如其来的一把声音让范蒂雅惊得直接露出原有的真面目,警惕地瞪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二人一狐。

但下一秒她还是认出这奇妙的组合,脸色倏地变得苍白难看,嘴唇开始颤抖。

重点是为什么他们会选在这种时刻出现?明明只要等到司湫语帮忙治好狼魔幼崽们就能离开,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虽然宣清凛对范蒂雅毫无恶意,说出那番话也只是单纯的一个询问。但是……他身边的柯水竹和灵狐却露出了满满的杀意,看起来就像是随时准备干掉她。

满脸黑线地拉住柯水竹,一只脚轻轻踩了灵狐的尾巴,宣清凛算是制止了这一人一妖。

“凛!你干嘛啊!”柯水竹不满地叫道。

“先冷静下来,你没看到她受的伤很严重吗?再说了,她不会胡乱攻击人类,毕竟她是有理性的妖魔。”宣清凛叹息般地为范蒂雅解释,同时也不忘注意一下司湫语那边的情况。

司湫语仿若没听见这些争吵或是看到宣清凛他们,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狼魔幼崽身上的伤口,缓缓闭上了双目。

仔细地去感受覆盖在伤口上的不知名物质,他正在试图去分析这物质究竟是什么。

“时间的气息……”

范蒂雅愣愣地看着司湫语,喃喃似的冒出了这五个字。她的眼神透着复杂,同时也在内心挣扎着,但在看到司湫语无意识地动用了某个术式后,她的脸色微微变了。不只是她,就连宣清凛也露出了愕然的表情,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过来。

***

与此同时,在村子里的谭楚唯有些气急败坏。他找不到司湫语,也联络不上宣清凛和柯水竹,当下焦急不已。然而焦急归焦急,就算他在这边急也没用,还是到四周去调查看看,说不定就会找到人。

哪怕是找到柯水竹的契妖灵狐也好!

既然都想好了,谭楚唯便到村子的南边走去。

村子的南边不是森林也没有高山,只有单纯的空地。方才他们都没有过来这里,现在他一走过来就看到有个古怪的翠绿色漩涡盘旋在空地的半空之中。

毕竟是很有学识又曾经到处旅行一阵子,算是上年纪的术士,谭楚唯一眼就认出漩涡是什么。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这个漩涡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难道这里也是其中一个吗?可是……文献里面有提及,除非是……!”谭楚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他开始怀疑,却又不太确定地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太可能……但是……他那能力很特殊,跟我比起来好像有不太一样……难不成真的是这样?”

当下谭楚唯也不再多想,立刻掉头到另一边去找人,然后把大家一起带过来。

无论如何都好,这也是一种发现,而且还很有可能是他们术士世界有史以来的重大发现!

“不准走!发现‘这个’的人类都必须死——!”

尖锐的女声凭空响起,原本空无一物只有那漩涡的空地出现了一只拥有庞大躯体的狼魔。它龇牙咧嘴,用那鲜红的针状瞳孔瞪着谭楚唯,强烈的妖气几乎是属于王级。

“卧槽!狼魔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