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I - X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4-02 10:12:38am

其他·同人


小依见班长他们都凑到先生那里后就也凑了过去看。毕竟小依好奇心很强,突然有人大声说‘这是什么’的话她不管怎样也会想尽方法凑到那里去看的。这个我也已经习惯了,平时在街上走着走着看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后都会拉着我去看。

“不去和他们一起玩吗?”突然有一个大姐姐坐到我旁边来,她把一杯饮料递给我后说:“不知道妳喜欢喝什么就给妳倒了杯葡萄汁。”

“谢谢……”我笑着道谢,“……那个,怎么称呼?”

“不好意思,没自我介绍。”那位大姐姐笑着说,“李文夏,妳要怎么称呼的话就是妳的选择了。”

这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大概是记错了吧。

“我叫娜资,姓刘。”

“哦,妳就是明治他们新请的小侦探啊?了不起呢,我看过新闻了哦。”

“没,没什么,只是,假期没事做过来帮忙而已。”我慌张地回应。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侦探,充其量也只是在这里帮忙一些小事罢了。

“还真是个腼腆的孩子,和千夏说的一样呢。”她说,“做这行的可不能这样哦”

“我明白。”

“好啦,别这么沮丧。”她摸着我的头说,“不说这个了,听说妳和小依关系很好呢。”

“大概吧。”

我也不是很确定,她跟其他人的关系都很好,而我只有她这一个朋友。

“小依她人很好呢,虽然有时会糊里糊涂然后会恶作剧但她还是知道分寸的,希望她没有给妳添麻烦。”大姐姐笑着说。

“怎么会麻烦?倒不如说她肯和我交朋友是我的荣幸呢。”

“和她比起来妳成熟多了……娜资,是吧?”大姐姐称赞道,“脸怎么那么红啊?”

“没,没事。”

我喝了一口葡萄汁,尝试着把我那动荡不安的心平复下来。

“现在就这么紧张的话待会可要怎么办啊?”

“待会儿有什么事吗?”我好奇地问。

“待会儿还有一个人要来吧?”老师走到我旁边坐着说,“文夏,她说几点会到这里?”

“她说订不到机票所以不能来了,叫我帮她向小依道歉呢……”大姐姐说到一半,轮流看着我们。过了一会儿,她惊讶地说:“妳们两个有点像呢。要不是我前年来过的话还以为妳生了一个女儿呢。”

怎么又来了?

“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老师笑着说,“已经有两个人误会了,娜资她是慌得不得了啊。”

“怎么都那么喜欢开我玩笑?”我假装生气地说。

“啊,生气了。”大姐姐说。

“假的。”我笑着说。

“被依带坏了吗?”老师说。

“小依有那么坏吗?”大姐姐笑着说,“娜资妳笑的时候还蛮好看的嘛,平时就这样的话会变得比较平易近人,比较容易交到朋友哦。”

是这样的吗?

“脸好红,真的没事吗?”大姐姐担心地说,“是不是发烧了?”

“我没事。”我笑着回应。

“是啊,娜资只是因为脸部血管多和脸皮比较薄而已。”小依突然在后方冒出来说。

“妳还开玩笑。”我抱怨道。

“不要这样嘛。”她笑着说,“来一起玩。”

“妳先去吧,我待会才去。”

“妳说的哦,待会记得过来啊。”她走之前还说,“两个姐姐不要欺负她啊。”

“只有妳会欺负人家吧?”大姐姐说。

小依转过头来吐了舌头后便跑去凑热闹了。

“真好玩。”老师叹气说。

“不好吗?”大姐姐笑着说,“让她暂时抛弃她的烦恼吧。”

“也是……”老师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在小孩子面前说着这些事情。”

“没关系,我也想多了解她。”我说。

关于她的事我只是略知一二,喜欢吃什么做什么那些,但是背景的话我一无所知。

“这么说,妳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姐姐问。

“她说得有点奇怪,说什么先生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把她和她妈妈救出来之类的。”

“什么奇奇怪怪?我们花了几天才得出这个方案的呢。”她笑着说。

“大姐姐知道发生什么事吗?”我好奇地问。

“这么见外干嘛?妳想的话直接叫我名字也可以的。”

“那么……”我害羞地说,“……我还是用她的方式来称呼妳好了。”

“没问题。”她笑着说,“妳真的想要知道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嗯……方便的话,妳和先生认识很久了吗?”我好奇地问。

“哪个先生?”她反问道。

“江先生啊。”

“原来妳是这么称呼他的啊。”她有点讶异地说,“还以为妳和小依一样叫他哥哥。”

“娜资也这么叫的话依会吃醋吧。”老师开玩笑说。

“小依她应该不会管吧,只是觉得这样叫比较适合。”我解释说。

“原来如此。”文夏姐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小依在学校有没有追求者啊?”

“应该没有吧,我没见过男孩子靠近她。”老师说。

那是因为妳在开会啊……

“也没听她说过。”老师接着说。

她当然不会说啊……

“其实是有的,好像还很多。”我突然插嘴说道。

“诶?是吗?”老师大吃一惊。

“就说有嘛,这么漂亮,连女孩子都想要认识她了怎么会没有追求者。”文夏姐姐笑着说。

“不过她好像不理解这种事情。”我说,“有个隔壁班的男生走到她面前说喜欢她,她还以为是要交朋友呢。”

“不会吧?”老师说,“她是不是只是为了拒绝才说的?”

“不是。”我摇了摇头说,“后来有好几个也是这样,她还到处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没想到我们救了一个零情商的女孩子啊。”文夏姐姐开玩笑说。

“她原来是天然呆吗。”老师无奈地说。

天然呆?

“小依不会很呆啊?”我说。

“不是呆,是天然呆,指思想或举止多少偏离一般常识的范围。”老师解释说,“以前的网络用语,这类人大多在这方面上非常迟钝。”

“原来如此。”

以前还有这种用词啊。

“好了,娜资想要理解我们的事对吧?”文夏姐姐问道。

“嗯。”我简易地回答。

之后,文夏姐姐就把之前的事全部都说了出来给我听。花了将近十分钟才说完呢。果然很长,小依她都把这些事情浓缩到二十五秒也算是很强了啊。不过很难想象到那个时候非常讨厌小孩子的先生现在竟然和一群中学生闹成一团,虽然是先生展示了一堆我们连听都没听过的器材才会吸引到他们的。

“哦对了,那个时候小依还给明治取了个很好笑的外号呢。”她补充说。

“哦那个啊,她大概已经忘了吧,这些年来都没听她这么叫呢。”老师笑着说。

“她没忘,刚刚在楼上聊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不叫玄德哥哥,结果她说她哥哥只有一个,一个三层的。”文夏姐姐摇头说。

三层的?什么意思?

“这句话被他听到连我都保不了依了。”老师叹气说。

很严重吗?

老师见我一头雾水的所以就解释说:“是三明治。”

三明治?有什么……原来如此!

“这个比她告诉我父母的还要好笑。”我笑着说,“我爸妈听到的是‘傲娇大叔’和‘美女老师’呢。”

“她越来越顽皮了呢。”文夏姐姐说,“对了,你们出差的时候她……”

“时不时就发作,之后醒了还硬要帮忙。”老师叹气说,“不给她帮忙就闹脾气,有一次因为情况对她来说有点危险,我们不让她跟她就闹脾气,连饭都不吃直接跑到房间里。”

“她也只是想要帮忙而已,这是她报答你们的方式。”

“我明白,但是她有时就是这样,担心我们会因为她延后一些计划而什么都不说。那一次她腿不是很能使力也不肯说,要不是我碰巧有东西漏了得回去拿我根本就不知道。”

诶!老师原来那天妳在偷听我们说话!

“这孩子就是这样,好啦事情都过了,之后再好好跟她说吧,她会好好听进去的。”

“希望吧。”

小依啊小依,妳看看妳,身体都什么状况了还硬要逞强,知不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担心妳啊?

“娜资!”灵珑突然叫到,“怎么拖这么久?”

她突然这么叫,吓了我一跳。

“这个……那个……”我慌张地说,“……不好意思。”

“我又没怪妳,走,柯依的哥哥要给我们看一些很神奇的东西哦!”她这么说着,一把抓起我的手想要把我拉过去。

“去吧,小孩子就好好去玩。”文夏姐姐笑着说,“顺便交一交朋友吧。”

她说得没错,做这行的必须开朗,外向一点。或许我可以借助这次机会交到一些朋友吧。

“走。”我笑着回应灵珑的请求然后就跟着她走到先生那里。

******************************************************************************************************************************

“这个东西,在座各位是绝对不可能见过的。”先生这么说着,从箱子里抽出了一个小盒子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软盘!”

“开什么玩笑,这明明就很硬。”孟德说。

先生听完以后把盒子撬开,说:“这已经是上古级别的东西了我还特地撬开给你们看,拿去。”

先生把一片黑黑的圆形塑料片递给我们,我们是目瞪看得口呆啊!完全没有看过这种东西呢,和黑胶唱片有点像,不一样的只是这个叫软盘的东西比较小个,而且软软的,很有弹性。

“观赏完了就还给我,我还想留给我孩子看的。”先生说。

我们乖乖地把东西还回去后灵珑问:“先生你怎么有那么多东西啊?”

“对啊,而且听你这么说来,这些好像很久很旧了呢。”灵凤附和道。

“我哥从他爸那里弄来的。”小依说,“他爸是考古学家,有一些古董级别的东西应该蛮正常的吧。”

“他爸不就是妳爸吗?干嘛这样叫?”嘉盛问道。

这么说来,他们还不知道小依的家庭状况呢。

“不是哦。”我说。

“嗯,我姓江,她姓柯。”先生说。

“也不是同母异父。”小依接下去。

“怎么回事?”

“被领养的吗?”灵珑灵凤两人惊讶地问。

“这件事就由我来向大家解释清楚吧。”小依神气地说。

又来了吗?

“十三年前某个风雨交加——”

这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吗!

“依,再吹牛我就让妳睡街边。”先生训斥道。

“好嘛好嘛,说实话。”小依无奈地说着,只能照着事实把发生过的事情交代出来。

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能把她告诉我的内容一字不漏的转告给其他人!记忆力强到这种地步已经不算是人了吧?

他们都听完以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甚至觉得她再造假,直到先生把旧报纸拿出来以后他们才肯相信。

“哦哥哥你还留着一些旧报纸啊!”小依兴奋地拿起一份报纸说,“还有没有?”

“妳要的话我可以整理出来给妳。”先生说,“储物间好像还有很多。”

“谢谢哥哥。”小依抱着先生说。

“放开,给我滚远一点。”

先生说话一点情面都不留啊……

小依放开以后随即被灵凤从后方抱着:“讷讷柯依,明明可以说出来和我们一起分享的。”

“是啊,怎么不说呢?”灵珑则在前面拉扯着小依的脸。

“好了,很痛,不要这样。”小依求饶说,“我现在不是说了吗?怎么还这样?”

“拖到现在才说,很不够朋友啊。”孟德说。

“这么夸张吗?”小依回嘴道,“那么娜资前两个星期才知道这件事的,这是不是表示我和她从小学到现在的友谊不算是真友谊吗?”

“诶?我只是觉得这是小依妳的私事所以不想过问而已。”

她误会我了吗?

“我知道啦,这么紧张干嘛……”小依说着说着就睡了。

“诶?我们的礼物她还没拆就睡了。”灵珑说。

“怎么办?这里这么乱她睡得肯定不舒服。”灵凤着急地说。

“小鬼我这里还轮到妳批评啊?”先生转过身子蹲下来说,“你们把她扶起来,放到我背上,我背她回房间。”

“我们来就行了,先生你带路就行。”嘉盛自告奋勇说。

“对啊,这种事情让年轻人来做就行了。”孟德附和说。

“说得我很老似的,不过你们要帮忙的话就交给你们吧。”先生站起来说,“娜资,带他们到依的房间,妳应该知道在哪里吧?”

“嗯,我知道。”我回答说,毕竟我已经去过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