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九章 - 第九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0-24 8:19:20am

灵异·鬼怪


基本上瀧的說法跟之前對詠實和咲夜說的是一樣的,可是現在看來,似乎哪裡不太對勁。尤其是眼睛的問題,畢竟哪有人出了車禍動了手術就會突然看得見所看不見的事物?

對此,他們深感疑惑卻難以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者,他們可以試著用曾經歷過生死邊緣的人之中,偶爾會出現一部分的人會突然開眼這種說法。只是,這說法太過牽強,讓人難以接受,再加上那是還沒經過正式驗證的事件。

偏偏瀧就是在車禍意外動手術看得見它們……

“我覺得這可能還有另一種解釋。”詠實似乎想到了什麼,看起來相當的有自信。

“什麼解釋?”大家立刻緊張起來。

“就是……瀧哥或許本身就有這種天分,但小時候被抹去了這份天賦。”詠實說得倒是很有道理,也很有說服力。

一聽詠實的這個理論,大家都不反駁,就連身為當事者的瀧也不例外。只有咲夜一副置身事外,所以讓人摸不透他是讚成詠實的說話亦或者他根本沒在聽。

於是他們就自己討論起來,而咲夜依然沒去看他們,而是在看著不知何處。

已經習慣咲夜這種性子的詠實自然是不會去問這個弟弟的意見,反正估計他想說的基本上跟自己一樣。

“會不會……是跟我父親有關?”瀧皺著眉頭,提起了父親。

“你父親?”

“嗯。其實我是跟我母親的姓氏,因為我父親的姓……據說是什麼大家族的,然後他是本支之類的……啊,我父親姓土禦門,全名土禦門榮介。”

沒想到這名字一經他口說出,所有在場的人都傻眼了。他們在那一刻總算清楚明白為什麼瀧能夠看見普通人所看不見的東西,而真正的原因就在他父親身上。

土禦門榮介,一個實力僅次於那位“晴明再世”的陰陽師。但是……這位具有實力,據說還是悠也的繼承者的陰陽師就在三個月前為了救兒子不幸被殺。

如此一來,這就說得通了。

只是……瀧似乎不知道他父親已經與世長辭。

“你們怎麼表情這麼怪?”瀧不解地看著他們。

“……瀧哥,你確定三個月前你是出車禍?”咲夜替他們問了,表情顯得有些肅穆。

“是出車禍沒錯啊!我的記憶是這麼告訴……咦?我真的是發生車禍意外嗎……”結果瀧說著說著,自己也不確定了。

是車禍嗎?那真的是車禍?

可是……為什麼總覺得自己並非出車禍?不過,動手術是真的,他身上還有動過手術的痕跡在。

對了!他好像已經三個月沒有跟母親聯絡!按理說就算已經斷絕關係,他還是會跟母親聯絡的,不是嗎?

“土禦門榮介和相川園子於三個月前,為對付百目鬼,受到重創死去,其親子土禦門瀧下落不明。”亞由美強忍著她的悲傷說出這個消息。

正想打電話給母親的瀧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他震驚不已地看向亞由美,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不相信,絕對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詠實的表情卻告訴了他這是事實。

他的雙親早在三個月就已經死了,只是他不知道。不,應該說是忘記了,因為一些原因導致失去了那一部分的記憶。

“瀧、瀧哥……”詠實看到瀧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不由心疼起來。

“我沒事……”瀧苦笑著,看起來是如此的勉強自己。

咲夜沉默不語地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絲毫不動容。哪怕是看到瀧如此痛苦,他也毫無表示。現在他的心思並不在他們身上,而是遠處。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好像……看見了這裡會倒塌?

不安,湧上心頭。

三個月前,土禦門榮介和相川園子究竟遇上了什麼導致死亡,而瀧又為何不記得三個月前所發生的事情?

原本伸太還想開口詢問什麼,但下一秒詠實和咲夜同一時間喊道,“快跑——”

搞不清楚狀況的其餘四人分別跟著他們倆姐弟離開活動室。沒想到,他們才剛離開,整個活動室被不知名力量破壞,導致天花板破裂,將裡面所有的一切東西都壓扁。

這突發的狀況讓所有師生都嚇得跑出來一探究竟,結果看到莫名塌下的活動室,一時間也不曉得該開口說什麼。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

“……”咲夜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從他們身邊跑了出去,誰也沒發現到他不在。

等到他們先離開這附近,到學校外面的一家蛋糕店坐下歇會兒之時,詠實這才意識到弟弟不見了。

“咲夜醬?咲夜!”

她急得站起來,眼看就快要跑出去找人之際,瀧立刻拉住她,亞由美也幫忙把她壓下來。

“冷靜點,詠實!”

“詠實醬,不要衝動,你忘了那是你弟弟咲夜嗎?”瀧好好的勸著。

實際上他也很擔心,畢竟他已經把咲夜視作自己的親弟弟來看待。

就像是多了兩個親人……

雖然他現在還是對自己的記憶感到十分混亂,無法理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有一點他很清楚的是,他的父親也是個陰陽師,而且還是陰陽師的大家族。

那麼……他自己也不例外吧?

話題扯遠了。

“就算是這樣……我也沒辦法安心。你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咲夜他的能力不穩定,而且他沒有足夠的體力來控制自己的靈力。”詠實說著說著,眼淚都快落下。

即使如此,他們依然沒辦法,因為咲夜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瀧只好輕輕抱著她,給予她溫暖與安慰。

這一幕讓坐在他們倆對面的三個人有些不好意思,彷彿他們三個是電燈泡,坐在這邊很礙眼。

“詠實……其實你們兩姐弟,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悠也大人會……?”亞由美終於問出了她一直以來很疑惑的問題。

聞言,詠實立刻安靜下來。

她答應過悠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知曉他們倆姐弟的秘密。

可是……為什麼她會想要告訴眼前這幾個人?似乎是他們的命運已經系在一起,此生此世,不會分開。

當然那不關情愛,而是單純的友情。

沒錯,應該是單純的友情……吧?

或許她可以把這個天大的秘密說出來。至少,說出來,對她會比較輕鬆一點。她已經保守這個秘密十二年,從三歲開始就被告誡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的大秘密。

苦澀一笑,她在也沒辦法承受這巨大的壓力。

於是她順手甩出一個隔音的結界術,對他們四個說出他們倆姐弟身上所隱藏的巨大秘密。

就如她所想的那般,他們四個都難以置信,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

那確實是秘密,是天大的秘密,如今經由當事者的口中說出來。

在此他們起誓,除非得到許可,否則他們永遠都不會告訴其他人有關於櫻宮兩姐弟的身世。

現在他們只能坐在這裡想想辦法如何找回不知所踪的咲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