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不明遗迹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5 10:47:41am

奇幻·玄幻


周遭虽有一丝光亮却依然很暗,伸手也只能勉强看到五指,其余的根本就看不太清楚。

起初被拉进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慌张,但在感觉到这地方并不危险之后他就安心下来,反而有更多的疑惑爬上脑袋。先不说这地方危险还是不危险,莫名其妙就被拉进来的他真的很郁闷。

脑袋里原本一直回播的怪声已经完全消失了,也没有再头痛什么的,可不安占据了心胸。就算这里不危险……看不见不懂路也是很糟糕的耶?

司湫语不由烦躁了起来。

年纪还算是很轻的他本就是个不良少年,行为举止多少有些不太像是个术士。

“到底是把我拉进来干啥的……好歹也给我一点提示啊!”

朝着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四周大喊了这么一句,司湫语有些泄气地坐在冰凉的地上,看似百无聊赖地挥着手指,划出一条条不规律的纹路。

随意划出的纹路多多少少也算是有点光,可惜还是太暗了些,他还是看不太清楚,不过多多少少还算是能清楚自己身在一个破烂的地方身边好像还摆了一些奇怪的石像,墙壁貌似也有奇怪的壁画。

除了石像和奇怪的壁画,他也注意到这里好像有些残破的石柱,尤其石柱上面似乎也刻了什么。然而石柱基本上毁了一半,断成好几截,即使想要研究完成的雕刻都不行。

此时,黑暗被突然冒出的光亮给驱散开来,一时间就这么亮,司湫语有些不太适应地赶紧用手捂住视线。待稍微适应了一点后,他才把手给放下,同时更为眼前所看见的景物给惊呆。

这里可以说是残垣断壁,有很多奇怪的石柱,还有一个四方形,不知道雕刻了什么图案的巨型石板就在不远处。可惜的是石板上有很多地方损坏,算是把石板给破坏了,无法还原。此外,用疑似石头的工具刻出来的壁画也有好几个地方损坏得有些过分,只能勉强从壁画解读出这怪地方的事迹。

重新站起身走到巨型石板那儿司湫语一点都不犹豫地就踏上石阶,来到巨型石板面前,好奇地打量这块石板。

“总觉得这图案有些眼熟呢……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困惑地喃喃自语,一边伸出了手想要碰触石板。

“不要乱碰那个石板——!”

不算是太陌生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司湫语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只差掉下去。虽然掉下去不会死,可会很痛!

等等这声音是女生的声音?难道是范蒂雅跑进来了?

于是司湫语立马扭头循声望去,只见范蒂雅维持人形,显得气急败坏地冲过来想是要把他给拽下来不让他待在石阶上。跟在范蒂雅后头的尚有二人——谭楚唯和柯水竹。

看来他们是进入漩涡来找自己的,但那个漩涡是不可能随便让人或妖魔跑进来的不是吗?那么,他们三个又是怎么进入漩涡的呢?

在司湫语为这件事感到万分不解之时,谭楚唯快范蒂雅一步,有些着急地把他给拽下来,神情基本上布满了担忧已经震惊。

担忧是为了司湫语的安全,那么……震惊又代表什么?

“我的天——这、这里简直就是个遗迹嘛!但这是啥遗迹?”柯水竹并非没有读书,所以还是知道这里是个遗迹。

是的,这里就是遗迹,某个遗迹。至于这是什么遗迹,有待商榷,先把司湫语的事情处理好较为重要。

谭楚唯也很想立刻展开调查,务必查出这是什么遗迹,哪怕他心里有底却还必须调查一番才能确定。

“小语,你没受伤吧?”谭楚唯忽略掉兴奋难耐,基本上已经忘了初衷开始跑去溜达的柯水竹以及犹如石化般站在另一边的范蒂雅,立刻开口询问司湫语的状况。

一眼看完,司湫语身上并没有伤,除了那该死的红眼白魔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司湫语基本上毫无大碍,灵力也没有被吸取还是什么,精神方面……这就不得而知了。

“我没事,只是稍微吃了一惊。”司湫语轻声答道,旋即看向那巨型石板。

既然人没事了,谭楚唯也就开始观察这个遗迹,越看越觉得这就是他所想的那个地方,可是未知因素太多再加上文献上面的记载不完善。突然,他想起范蒂雅方才那显得惊恐的喊叫。不由满腹狐疑地看过去。

范蒂雅没有注意到谭楚唯的视线,她完全被石板给吸引住,整个人……哦不,整只妖魔的心神已经沉沦在石板之中。

“唯,我记得你曾经调查过‘那个’对吧?那么,你应该会很熟悉这个。”好像发现到什么的柯水竹不再嬉皮笑脸,反而有些深色凝重地拿着某物走过来。

闻言的谭楚唯便等他走到自己身边,然后三个人一起看柯水竹手中所拿着的一块石头雕刻出来的徽记。谭楚唯认得这个徽记,同时也把心中的疑虑给打消,因为他已经知道这是属于什么的遗迹,甚至还可以说是重大发现。

“所谓的‘那个’到底指的是什么?我有点被你们搞糊涂了。”司湫语不太了解术士们的事迹,因此不晓得“那个”是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司湫语都开口问了,谭楚唯也就稍微整理一下脑海里的各种资讯,缓缓地向他解释所谓的“那个”。

“那个”并不是指物品,更不是指人类或是妖魔等等的。以“那个”作为代词是术士管理总协会立出来必须遵守的条规,实际上“那个”指的是某个遗迹。而这个遗迹,就是那个所谓的“某个遗迹”,也就是“那个”。至于这个遗迹究竟代表着什么,他们到现在也没什么头绪,只能先挖出来再去深思苦想,好好思考这遗迹存在的意义。

听完谭楚唯的解释后,司湫语迟疑了好一会儿。他挺想告诉他们其实他再进入漩涡之前就不断听见奇怪的呼唤,接着又莫名想起那死去的红眼白魔曾经说过的奇怪话语。

等。

是的,无论是红眼白魔又或是那古怪的声音都说在等,等待他——司湫语的到来。

“谭老师,这遗迹应该是不会轻易自动出现的吧?还有那漩涡又是……?”司湫语思考了片刻,提出自己的疑问。

“漩涡是通往这不明遗迹的唯一出入口,但是……根据文献上的记载,漩涡会出现的机率是非常小的,因为要想进入这遗迹就必须要有与这遗迹深沉关系的人负责开启漩涡内隐藏的一扇门。”

谭楚唯说着说着,顿时想起了这怪事。

对啊!漩涡的出现是因为与遗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才会冒出来的,那么这也只能说司湫语极有可能跟遗迹有着某种联系。

柯水竹和他本身绝对跟遗迹毫无瓜葛,范蒂雅则是妖魔故此是最不可能开启隐藏在漩涡内的门。

这么看来,也确实只有司湫语的可能性最大。

算了,还是先到处看看,或许还会有其他的发现。岂知,异变突现,打断了他们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