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失落家族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6 4:09:18pm

奇幻·玄幻


巨型石板泛起了银色光芒,一个怪异、刻满各种奇异数字的术式图阵自行出现在半空中,而石板上的雕刻也逐渐变得更加清晰,似乎就是个徽记。

那是一个刻上古代数字奇怪徽记,还有三朵不同的花围成一个圈把那数字困在之中。细看之下,那三朵花分别是曼珠沙华、千日红和雪花莲,每一朵花的含义更是不一样。

曼珠沙华通称彼岸花,指的是不祥与纯洁,极其矛盾的两个性质呈现在这花之中;千日红则是指不朽与不灭,很有可能是在说这徽记永远不会消失;雪花莲的意义最简单明了,指的是坚韧与希望,大致上就是说时时刻刻要保持坚定不移的精神以及保持希望面对一切。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个徽记是属于谁的?是家族,还是某个人类族群?又或者,这就是遗迹内最大的秘密,更可能牵连到很久以前,术士世界里便存在的古老家族。可惜的是,这些家族的讯息实在太少,文献里也没有更多跟这些家族的相关情报。

唯有找到所有的遗迹,兴许就能把古老家族的事迹全都挖掘出来,将其公布天下。

“古老家族也被称为失落家族,因为这些家族是否还存在,真的不得而知,所以只好使用‘失落’这个词暂为称呼。”谭楚唯叹息般地说道,语气充满了感慨。

穷尽一生就是为了这个遗迹与挖掘失落家族以及遗迹为何被藏起来,失落家族是否还有后裔什么的,谭楚唯可以说是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事物,更失去了他对自己的直觉的那份自信。

乔尔丹,那个跟自己不分上下,很有天赋的术士……就是死在他引以为傲的“直觉”下,让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莫大过错。

“失落家族……等等!唯,要进入这遗迹,能够开启那个漩涡通往这里的只有跟遗迹有某种关系的人才能进去的话……会不会就是指持有失落家族血脉的后人?”柯水竹灵机一动,立马想到了这一点。

漩涡的出现本就不自然,再加上石板泛起的银芒以及那怪异的图阵,柯水竹已经开始怀疑司湫语的身份。

虽然他们都知道司湫语是个孤儿,但是除了是孤儿以外,他的资料基本上是不齐的。

这样看来,司湫语是失落家族的后裔,是最有可能性的事情。

“不会吧……可是,却无法反驳你这论点。总之,我们来找找看有没有任何的线索。”谭楚唯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开口让他们分开调查。

范蒂雅回神后,看到他们三个人类在忙碌,顿感有些不好意思便开始帮忙。

司湫语到处走来走去,一边仔细观察地面、石柱,总之观察每一个地方后,他总算找到了算是线索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地把所发现的竹简,接着把大家都招呼过来,把竹简摊开,让他们都能看看里面的内容。

然而竹简上的文字是复杂古语,让他们反而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破解这竹简。

但是!司湫语却看懂了,就像打从一开始他就看出徽记上的古代数字是什么,所以竹简上的古语他也看得懂。

“上面写着……嗯,标题是‘神眷司族谱贰记’,内容主要是在讲这个家族里的人物关系。基本上这就是所谓的族谱,记载的都是人名,而且都是跟我同姓?”

一听司湫语这么一说,谭楚唯稍微惊讶了一下下。

“小语,你有特地去学古语吗?”

“啊?我没有学过。”

“既然你没学过,那为什么你看得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谭楚唯惊讶的地方是这一点,因为这真的太奇怪了。没学过却能一看就懂,怎么想都好实在不太对劲。

“现在不是深究这种事的时候吧?还有,司湫语你刚刚说了……标题是神眷司啥鬼的?”柯水竹制止谭楚唯强烈想要搞清楚司湫语为啥懂得古语,试着转移话题。

经他这么一提,谭楚唯这才想起那个古怪的标题。

神眷司族谱贰记、同姓……?难道说“神眷”指的是某种称号,然后“司”是指姓氏?

“我说……小语该不会正好是这神眷司后裔吧?”谭楚唯瞄了瞄司湫语一眼,不太确定地小声问道。

“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我是这什么神眷司后裔吧?再说了,我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无父无母,更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司湫语无语地指出这一点。

是的,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再加上司湫语完完全全是个孤儿,连父母的样貌和名字都不懂。

“再去找找看有什么线索吧。”谭楚唯也只能挤出这一句话,让大家散开继续找寻更多有关这个遗迹,还有“神眷司”的线索。

看着谭楚唯和柯水竹还有范蒂雅真的都分散开来去找线索,司湫语却仍然待在原地,紧紧抓着竹简。他是真的不清楚的这个失落家族会否跟自己有所关联,可是心里却有一把声音不断在告诉他这是真的。

他确实出身于这失落家族。

拥有称号为“神眷”的司家。

就在他发愣的当儿,那块巨型石板上的术式图阵神奇般的飞到司湫语的头顶上,让其余二人一妖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古怪的的术式图阵给禁锢住,带着光点的银芒照在他身上。

司湫语楞楞地看着那瑰丽的术式图阵,黑色的瞳仁更缓缓地变成了纯粹的银色,手也自动地抬起来,划出与头顶上相同的图阵。

——吾等将此“时间”传授于汝。

——请为吾等,为世界,守着此“时间”。

——散落在各地的失落家族,都在等待着汝。

——请务必寻回所有后人,完成汝之使命。

——拼凑吧!将失落的碎片凑齐,还原最初的历史。

这声音,在现场的他们都听得见,也听得一清二楚。虽然不知声音的主人是何许人也,但可以很确定的是,声音的主人亦是失落家族的成员之一。

银色的术式图阵在声音消失之后便随着散去,司湫语的瞳仁又恢复原状,整个人有些虚脱地瘫在地上,不断喘息,看起来好像是缺氧。

没有愣着的谭楚唯立刻来到司湫语身边,担心地拍拍他的背后帮他顺顺气,接着又替他检查一番,却意外发现司湫语身上的那被红眼白魔造成的伤口已经愈合,甚至连疤都没有。

这是怎样?

“咳……咳咳咳……谭、谭老师……咳咳……”司湫语想要告诉谭楚唯什么事,却不断咳嗽,气还没缓过来。

“先别急着说话,先把气缓过来。”谭楚唯也想知道到底在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让司湫语缓过气再问也不迟。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司湫语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地说道:“我是失落家族之首,号称‘神眷’司家的唯一后人……”

“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后人?”柯水竹狐疑地盯着他,脸上充满的不相信。

苦涩一笑,司湫语直接扯开自己的衬衫,让他们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锁骨上的印记。

那个印记跟巨型石板上的徽记是一模一样的,还有那个竹简的背后也有相同的徽记。如此看来,司湫语确实是某个失落家族之一的后人。

这某个失落家族,指的是持有“神眷”之称的司家。

“我可以证明那确实是神眷司的标志,因为在很久以前,我们狼魔一族曾是神眷司的契妖。”范蒂雅这时倒是开口了,但她是为了证明神眷司的存在。

一阵静默。

他们其实还有些缓不过来。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司湫语的身世算是明了了,尽管说这身世有些离奇,甚至可以颠覆术士世界。

“咱们先出去,其他的之后再谈。”

谭楚唯如此说道,然后大家只好开始研究该如何离开这个遗迹。

所以,要怎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