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遗迹护卫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7 12:20:23pm

奇幻·玄幻


稍微摸索一下这遗迹后,他们总算意识到这遗迹没有出入口,那理应存在的漩涡更是不知何时消失不见。所幸他们的心智算好,还不至于因为被困着出不去而失去理智什么的。

现在还是先想想办法,看看该如何逃出这个遗迹。

“竹,你有办法联络上灵狐吗?”谭楚唯沉思片刻,询问柯水竹。

闻言,柯水竹连忙检查自己跟灵狐直接的契约连接,一连发了好几次的通讯都没有任何消息。他摊开手,苦笑摇头表示自己联络不上自己的契妖。

“既然是遗迹,出入口消失的话……会不会是指我们需要通过某些试炼才能重新开启通道离开这里?”脑袋其实不差的司湫语倒是说到了重点。

是啊!这里是遗迹,而且还是失落的某个遗迹之一。或许进入遗迹很容易,但出去的话或许又是另一回事。

可能真的就如司湫语所说的那般,他们确实需要通过某些试炼才能离开。

这其实是很普遍的事情,一般上遗迹都是这样的,甚至还有人把以及称之为“试炼之地”,因为遗迹里总会有所谓的守卫者。

一想到这里,谭楚唯和柯水竹面面相觑,内心都想着“不会吧”之时,范蒂雅发出一声狼嗥,瞬间化为原形冲了上去。

他们看到的是有着巨大身躯的狼魔扑向看起来好像是石像护卫,一口咬碎脑袋,石像的碎片也随之散落一地。

紧接着下来,又有等多的石像护卫从不知处冒出来,行动缓慢地靠近他们,手中握持的居然是真刀真枪,看起来还真有些恐怖。

“我的妈呀——哪有遗迹里藏了这么多护卫的!”

柯水竹不是没进过遗迹,但他还真是头一次遇到遗迹里有这么多护卫,而且拿着的真刀真枪完全没有生锈的迹象,甚至还会反光。

幸好这些石像护卫脑子不灵光,只会一味地攻击他们。

谭楚唯直接把这群石像护卫给冻结出来,交由范蒂雅咬碎、抓碎,偶尔也会来个群技秒掉一部分石像护卫。柯水竹则是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就搞定了都不知道多少个石像护卫。唯有司湫语没有动手,因为他是他们当中没什么战斗力的术士。

正所谓,心有余力不足,司湫语即使想要帮上忙却无奈没处可让他发挥。

就在大家专心致志地应付一大波的石像护卫,而且还是一波接着一波来,完全没有停止现象的石像护卫之时,司湫语眼尖的发现有五个跟石像护卫不太一样的护卫正缓慢靠近他们。

当下他就深感不太妙,那五个护卫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应付。

再看看忙着应付其余石像护卫中的同伴们,司湫语知道他们绝对没有察觉到那五个护卫,于是他只好偷偷从他们身边离开,想要绕到其中一个护卫那儿去把对方干掉。

虽不知能不能干掉对方,但总得尝试看看。

尽量用最快的速度移动到头戴偷窥,身穿铠甲,手持大概是戟的兵器的护卫身后,司湫语悄悄地划了一个红色图阵,在心里默念发动术式的咒语。

火属性术式的初级术法“炎流”,那是一种很简单的术法,而其威力是根据术士的灵力来决定的。司湫语几乎是把一半的灵力注射其中,宛如火山爆发般的熔浆就这样从图阵爆出来,浇在铠甲护卫身上。

这就是“炎流”,与火山爆发出来的熔浆是差不多相同的初级术法。

莫名冒出的“炎流”让战斗中的二人一妖不由一惊,还以为是出现了能够使用术法攻击的护卫,结果一看之下,居然是司湫语不知何时脱离队伍绕到别处去偷袭护卫。

由于“炎流”算是群技,故此他们也快遭殃了。

“卧槽!小语,你是放了多少灵力进去啊!”谭楚唯哀嚎着,同时也张开了冰雪结界把自己跟范蒂雅给保护起来,更不忘向发动“炎流”的司湫语抱怨。

柯水竹也差点被吓死,却还是在惊慌失措之下张开水结界保护好自己,满脸黑线地看着罪魁祸首——司湫语。

“呃……不能用水属性的术法浇灭吗?”完全不受影响的司湫语呆呆地问道。

“你也要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啊!”柯水竹吐槽回去,同时也不忘开始划出水属性术式当中的高级术法,为的就是把这场已经是火灾级别的“炎流”给抵消。

刚完成了图阵准备发动术式的柯水竹怔了一下。对,他就怔了那么一下下,接着就惊恐万分地启动术法。也就因为他的惊恐,他不小心也学司湫语注射过多的灵力,导致他使出来的水属性高级术法“瀑布浪卷”威力堪比特级术法,顺便把大家给淹没了。

突如其来的水把大家给淹没,柯水竹自身也不例外,跟着一起被卷入其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瀑布浪卷”的效果消失后,所有的护卫基本上也被打败。他们狼狈地从地上站起来,浑身却是湿透,还不断地咳嗽,试图把进到肺里的水给清出来。

司湫语也在不断咳嗽,然后再把呼吸顺了一下就观察四周,却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跑起来。不是他想跑,而是他不得不跑起来,因为在他附近出现了一个正在划着术式图阵的遗迹护卫。重点是,护卫的目标好死不死偏偏就锁定在他身上。

发现司湫语那边情况不对,谭楚唯在把水都咳出来后立刻跑过去救人。

范蒂雅和柯水竹先后注意到司湫语被遗迹护卫给盯上了,也立刻过去帮忙却偏偏又有一大波石像护卫冒出了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被术式图阵锁定的司湫语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为什么他会那么倒霉被盯上啊!

“飓风千羽斩。”

冰冷的咒语自那遗迹护卫口中吐出,一字一句的是那么的清晰却也很恐怖,因为他发动的俨然是风属性术式中的特级术法,一种单体攻击很强的招数。

绿色的风形成上千的羽根袭向毫无防备能力的司湫语。

眼看攻击就快落在他身上的谭楚唯根本无法及时为他布置结界保护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湫语被“飓风千羽斩”击中。

“小语——!”

所有的声音仿佛都消失,司湫语的眼前只剩下绿色光芒。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的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