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章 - 第十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10-24 8:19:55am

灵异·鬼怪


咲夜身在何處?

如今他人在橫濱市的商店街,元町。然而這里人多繁雜,他早就失去了惡鬼的感應。話雖如此,他現在面臨著一個大問題。他不知道該如何回到大家身邊,因為人生地不熟,只曾經在北關東逛過的他迷路了。

就算叫他開口問人,他一時間也想不到該怎麼問,畢竟按情況來說,他們應該都離開了學校跑到外面去商量。

手機……很可惜他偏偏沒有手機,反正姐姐有了,那麼弟弟不需要有一架。

現在想想,果然他應該跟那隻老狐狸討多一架,這樣一來就不用怕會失散。

翻了翻手中的書籍,咲夜從裡面取出一張空白的符紙。他先走到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處,將符紙放在手掌心上,閉上雙目用意念來寫出心所想的事情,而符紙確實出現了一些字。接著下來,咲夜將符紙放開,澄澈的藍色靈力包裹著符紙,將其變化成一隻漂亮的藍蝴蝶,飛走了。

看著普通的符紙變成一隻藍蝴蝶飛走,咲夜也沒什麼反應。他早就知道他的靈力很特殊,只是沒想到特殊到這種地步。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他們過來接自己回去。

走著走著,忽然他發現有座廟。

出於好奇心以及求知欲的咲夜思索片刻便走進去。他想要參觀參觀這座廟,於是他在裡面繞了個圈圈,最後捐了枚香油錢拜了拜一下便打算離去。

之後他便踏出了廟。

下一秒,那座廟消失不見。

果然就如他所想的那般。這座廟,只有有緣人才能找到,而他恰好成了那個有緣人。

難怪廟裡沒有其他人,只有他一個。

“咲夜醬!”與此同時,熟悉的聲音與響起。

咲夜剛扭頭望過去之時,一道身影已經撲過來把他緊緊抱在懷裡。這舉動是如此的尷尬,可是詠實真的太怕了,她太怕自己會失去這麼一個弟弟,也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待詠實冷靜下來之後,她也鬆開了擁抱,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一邊。

此時咲夜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太對勁。尤其亞由美他們三個的態度……還有瀧的表情也不太對勁,就連詠實也不例外。

在他不在的那短短的時間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知道咲夜現在充滿疑惑,詠實便緊緊握住他的手,用起了屬於雙胞胎原有的心靈溝通,將方才的一切都告訴咲夜。果然咲夜一聽完就傻掉了,他有些愕然地看著他們,然後再看看姐姐。

沒問題的吧?不,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反正現在不說都說了,咲夜也懶得去追究。於是他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繼續他們的正題。

“咲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活動室會塌?”東次的語氣也好了很多,不過性格很難改。至少,東次本來就不是什麼壞人,他只是性格很烈,導致很多人誤會他是壞人。

“難道說……是之前那隻惡鬼嗎?它現在已經像我們這麼大了……”瀧皺著眉頭形容惡鬼如今的模樣。

結果詠實和咲夜都愣怔住。

那隻惡鬼……原來已經成長了,難怪力量也隨之增長。這下子麻煩可大了,因為這必須上報陰陽寮,通知陰陽寮的陰陽師負責處理。

但如果上報的話,那麼這個任務就會被分派到總部,因為這裡好歹是北關東,自然是由總部管理。

大概是猜到他們倆姐弟在想什麼的亞由美便笑了笑。

“儘管上報吧,我會去接這個任務的。到時候,你們就可以繼續幫助相川同學了啊。”

聞言,詠實和咲夜有些愕然。他們呆呆的看著亞由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其實他們是很驚訝亞由美居然會幫助他們,甚至對他們太好了。

難道是想要奉承……?

“我們也可以幫手,畢竟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啊。”伸太也很有禮貌地對他們說道。

見他們三個如此熱情,甚至主動幫助自己,他們倆姐弟實在感到難以置信。他們長這麼大,從未受過別人的以禮相待,唯一對他們好的就只有悠也和瀧。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嚇著他們倆姐弟,亞由美三人不由呵呵一笑。

“放心,我們並不是為了那個原因提出幫忙。我們這是……在為以前的我們道歉。對不起……總是無緣無故欺負你們。”亞由美真的很自責,她的表情是如此的認真,也真的滿臉歉意。

她說的一點也沒錯,基本上所有人都是無緣無故就欺負他們,以疏解壓力。

“呃……反正,我們倆也習慣了。可是……這樣真的好嗎?你們……不會覺得是我們搶了你們的工嗎?”詠實下意識的抓抓頭髮。

“一點都不會!因為我知道你們比我們厲害好不好……能夠跟灰斗不分上下的……等等!我記得你們未滿十五歲?”亞由美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

因為她口中所指的“灰斗”其實就是土禦門家本支的繼承者之一,上個月剛滿十五歲的天才陰陽師的土禦門灰斗。據說,他可能會是悠也的後繼者。

這個提問讓姐弟瞬間沉默下來。

他們不敢回答這個問題。

正確來說是……要是回答了,會被當成怪物吧?

基於某些原因,他們的年齡計算方式並非是以“周歲”作為基準,而是“虛歲”作為他們的年齡計算。如今他們十五歲,卻並非真正的十五歲,而是虛歲十五……

按照虛歲的計算方式,一般上是嬰兒出生時就記成一歲,然後每過一個春節就增長一歲或兩歲。

“難不成……你們的十五歲,是以虛歲作為計算的……?”東次倒是不笨,隱約猜到了一些關鍵。

結果他猜中了,因為他們倆姐弟的確是虛歲十五,至於真正的年齡是——

“給你猜個正著。我和咲夜醬確實是虛歲十五,至於真實年齡是……”詠實實在沒辦法蒙混下去了。

反正都被猜到是虛歲,那麼就索性說出真實年齡。

“十三歲。”咲夜毫不猶豫,直接回答了。

聞言,他們幾個就點點頭。不過下一秒全部愣怔住,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瞪著詠實和咲夜,那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般。

十三歲的陰陽師……十三歲……這根本超乎想像了吧!

誰會相信有兩個十三歲的陰陽師實力超強?

難怪悠也會禁止他們暴露自己的秘密,因為太令人驚訝了。這個年齡,根本就是拿來嚇死人的。

“就這樣決定了吧?那麼我負責上報。”伸太一邊說著一邊拿筆拿紙開始書寫。

現在他們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一個字——等。

慢慢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