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102 前世与梦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4-10 11:41:02am

都市·爱情


第一百零二章

宛若是真的坐在了一光圈内,垂暮的意识逐渐变得有些模糊,周围的一切事物也顿时变得清晰起来,经过一片沙漠,而后来到一个大草原。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现在,天使带着包围你的白色泡泡,慢慢地,下降…然后你抬脚慢慢地走出白光,走到外面,看看四周,用你所有的感官去感受,你,感受到哪些东西?”耳机边传来的是无聊至极的声音。

但垂暮依旧跟着其话行动。

“请,探索一下你现在的画面——看看你手上有没有拿什么东西呢?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你几岁呢?”

她看见一个男人,孤独地坐在大草原上,身边并没有半个人。她直觉,那就是她的前世。只是,她看不清男人的样子,只看到他穿着一身蓝,以及在腰间挂着一把蓝色的刀。

这样的装扮看起来还挺像一个武士呢。

“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

现在…从映入她眼中的景色来看,似乎是白天。

“你的身旁,有没有其他人?”

垂暮还没来得及在自己的脑海中回答这个问题,男人便站起身,转身往后方走去。

“请探索一下你四周围的画面,这一世的重要画面。”

话语给了正在原地发愣的垂暮一个当头棒喝,‘对啊,还要看看这里有没有说到牵扯到她身上诅咒的东西呢。’,她于是赶忙跟上去。

垂暮跟了有好一会儿,从草原,来到集市,可令她奇怪的是,男人所到的地方都是毫无一人,即使他走到一个原本应该是很多人的集市,那里,也没有半个人。地上摆放的所有东西都有苍蝇在上头盘旋,垂暮感觉不到那些东西是不是腐烂了,发出阵阵恶臭了。

她的目光再次回到蓝武士身上,见对方开了门,进了一间看起来有些豪华的屋子。又是抬脚,她急忙跟了过去。

屋内很宽敞,,一走进去就是一漂亮的庭院,再稍微走进去一些就是厅。而厅内坐着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看不清样子,但一定是风华绝代吧?女子身上穿的是一身的巫女装,亦是蓝色的,但是浅蓝,跟蓝武士身上的衣装配成了情侣装。

蓝武士走近巫女,似笑着不知说了什么话,但从两人亲昵的行为上看来,垂暮觉得:这两个人是夫妻。

真好呢,这么甜蜜…她不禁这么想道。

不知为何,脑海中,蹦入了她和日曜初见的画面——“喂,你们在干什么?” “诅咒,是人编造出来的,而能真正将人杀死的,是人。”“你反正也是要嫁给我了…”…为什么…会冒出这一些?

她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把突然蹦如脑袋的画面都甩出去。

而,如此动作才刚停下,垂暮的眼前似冒出了一双锐利的眼,似想要把她看穿,似想要让她感觉到害怕。

她直觉告诉她:那是有危险的!

而这时,耳边再度传来影片那不好听的女声,道:“如果有让你感觉不自在的地方,你可飘到空中,从上空继续观察一切的发生。”

垂暮毫不犹豫地照着做,可这,并没有完全把她内心的那股预感消除掉。

那双可怖的眼睛,到底是谁的?

“你再度回到了光圈以内,感觉非常地安全,你是受到保护的。”声音说到这里,便稍作停顿一下,当音乐再度播放的时候,声音又道:“现在,你可以穿梭时间,深入了解这一世完整的人生故事——这一世有没有你认识的人呢?你跟他们的关系是如何?”

垂暮并没有在脑海中回答这道问题,因为她所看见的都是一片朦胧,她不知道要怎么辨别、‘认识’。

“现在,我要你穿梭到你人生的最后一天......”

仿佛看见浅蓝色装的巫女跪倒在自己眼前,脸颊边似滑落下了泪水。而之前看见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依旧在狠狠地看着自己,那双眼,似含有疯狂的笑意。

“…体验灵魂毫无痛苦、毫无挣扎地离开肉体……”

这哪一点是毫无痛苦又毫无挣扎了?

“你有否在这一世中得到什么领悟?这些领悟又是否与你今生有着关联?”

“现在,你回到了这里,回到你自己的身体内,会清楚记得刚刚所看见的所有。任何时候,只要你听见这段录音,便可进行回溯,你永远都能够得到来自天使的引导、疗愈和帮助。”

后面仍然是一大堆废话,但影片总算结束了。话音落下之后,垂暮便脱下了耳机,松了一口气,似感叹,亦似感到遗憾。

没得到什么有关自己身上诅咒的事呢…

她的目光看向坐在隔壁的日曜,对方也正好睁开了眼睛看向她,笑道:“欢迎回来,垂暮。”

“欢迎回来。”

“刚刚的催眠让你有什么感觉呢?”日曜问道,脱下耳机之后,便也顺便把垂暮手上的耳机接过来,开始收拾,关机。

垂暮想了想,一开始说的那什么“白光进入你的脚,臀部”的,差点让她想吐槽自己有被侵犯的感觉,感觉好像在这个催眠中,自己是裸体的。“有看到一些画面,但脸有点不清晰。”

日曜笑了笑,“那有看见你前世和我有联系吗?”

“不知道呢…”脸都看不清楚了,怎么和你有联系啊?“不过我的钱是貌似是一个身穿蓝衣的武士哦,也记得看到蓝武士似乎娶了一个老婆,是一个身穿浅蓝装的巫女哦,其他我就没看见了。但若要说前世是否和你有没有联系的话,应该是没有吧?日曜你长得那么帅,应该不可能是那个浅蓝装巫女吧?”

日曜的身形怔了怔,转头看着垂暮,眸中的神色似有些迟疑。

垂暮愣了愣,这个眼神…她怎么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啊?她吞了一口口水,试探性地问道:“日曜,该不会,你就是那个…巫女吧?”

日曜默,并无说话,让垂暮顿时坚定了内心的这个想法。

“…真的?”

日曜再度没回话。

这让垂暮莫名觉得有喜感,“日曜,下次我们去那些cosplay店买个巫女装给你穿好不好啊?”

“为什么会跳到那个结论去啊你?”日曜顿时无语,却不知道说这样的话是对他‘前世是个巫女’的结论不置于反驳。

这让垂暮笑得更开了,“日曜穿上巫女装的话一定是‘风华绝代’啊!”

日曜无奈地笑了笑,正想回话,垂暮的手机便发出“叮”的一声,提醒垂暮有信息,亦打断了他俩之间喜乐的气氛。

垂暮拿起电话看,信息是顾若彤发来的,是问的她和日曜什么时候有空,来一个催眠游戏之后的聚会讨论。“日曜,若彤发来信息问我们什么时候有空,他们要和我们一起坐下来谈谈关于这次催眠游戏的东西。”

可能会问到前世是什么,亦有可能会问到前世有无联系。

日曜想了想,“若他们不介意的话,明日我们可以在吃晚餐的时候约他们来我们家?”

“可是爸妈……”

“爸明天会要出差去交流,一定会带上妈妈的,所以这点大可不用担心。”日曜果断道。

“哦,是吗?”垂暮回应道,“那么,我给若彤说说,明天晚上在我们家见。顺道也让他们过来吃晚餐吧。”

日曜应了一声“嗯”,后道:“发完了的话我们就睡吧。明早还要早起上班呢。”

“好的。”垂暮应着,正好给顾若彤发完了信息,也就上了床,主动钻进日曜的怀抱中,问:“爸妈明早几点出门啊?”

“不知道。”日曜的手环过垂暮,眼睛闭上。今天着实累了一整天,他什么也不想去思考了。

垂暮笑了笑,也闭上了眼。

那夜,她发了场梦,梦里,是她前世所见的那个临死的场景——看见浅蓝色装的巫女跪倒在自己眼前,脸颊边似滑落下了泪水。

蓝武士抬起手,替巫女抹去了眼角边的泪水,弱弱地道:“夫人,别哭了,为夫看着…心疼呢。”

“可是…可是!”

“夫人你身上的诅咒明明可以用来守护,可其他人却认为这是一场祸害,而让你痛苦地活着。若可,还请老天把你身上的那个转移到我身上来,,让你下一世能活得好好的,让你不再受苦。”

啊…自己身上的诅咒或许,就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