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东边境之录 - 逃出生天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8 2:30:56pm

奇幻·玄幻


“伤得如何?”

“右臂、右腿、右边胸口伤得有点重,头还在流血,完全止不住。”

“不如先用冰冻结伤口,阻止恶化?”

“这也只是暂时性而已,伤口随时都会恶化。”

“但我们现在出不去也是问题啊!”

迷迷糊糊之中,好似听到有人在说话,感觉有点像是很多人在一起说话,很吵又很烦。眼皮很沉重,想要睁开眼看看都不行。脑袋昏沉,好像有什么东西缓缓从脸颊滑落,感觉挺怪的,很不舒服。

印象中,他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击中,整个人好像骨头散架了。

脑海深处,一道虚幻影子若隐若现,但隐约可以看出那是穿着白衣的人影。

白影似乎正在对他说什么可他听不清楚,也不知道白影究竟想跟他说什么。他想要开口问清楚,无奈却发不出声音来,反而在下一秒被银色光芒覆盖。

此时他已不在眼皮沉重,已经可以睁开眼,可是眼睛一睁开就看到漂亮的银色光线还有许多光点飘来飘去。接着他就看着那些银色光线缓缓落在他身上,旋即他就感觉脑袋的疼痛慢慢消失,身上多处的痛楚也跟脑袋一样逐渐消失。

原本正在替司湫语暂时止血的谭楚唯愕然地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慢慢复原,整个人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不但如此,伤口痊愈到连疤都没有留下。

这情况根本就是跟之前红眼白魔在他留下的伤口如出一辙,同样的也是莫名其妙便愈合。

他们基本上是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司湫语坐起身来,看着他活动手脚,完全没有之前那种死气沉沉、奄奄一息的感觉。尤其那恐怖又深到可以看见骨头的伤痕,他妈的居然会愈合到连疤都没有?

这是什么鬼情况?就算找个治愈术士来治疗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让伤势复原的啊,尤其还有不留疤耶?

“为什么你们要一副见鬼的模样看着我?”茫然不解的司湫语问道,因为被二人一妖这样子盯着看真的很奇怪。

轻咳了一声,谭楚唯向柯水竹和范蒂雅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别告诉司湫语他差点重伤致死的事情,并且转移话题。

“好了,我们也是时候该找找出口在哪儿。”柯水竹拍拍身上的灰,装模作样的扫视四周,假装正在找寻出口。

实际上,在司湫语重伤昏迷的期间,柯水竹凭着一人之力就把那只懂得使用术法,暂时被称为术士护卫的遗迹护卫给击败,接着趁着谭楚唯和范蒂雅为司湫语暂时延续生命只是就把这遗迹都给逛完,连个出口都找不着。

现在遗迹里的护卫都被打趴了,可是出口还是没有出现。

“我不是被攻击了的吗?”司湫语没有那么笨,他有察觉到柯水竹想要转移话题,更记得自己明明是受伤了。

司湫语很清楚他是被风属性的特级术法“飓风千羽斩”给击伤,按理说应该……重伤的才对不是吗?他们当中没有治愈术士,那为何他的伤全都好了,而且也没有疤痕?

这怎么想都好都很不对劲啊!

“小语,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好不好?”谭楚唯知道司湫语是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当务之急,离开这鬼遗迹会比较方便处理其他事情。

沉默片刻,司湫语也就点点头,然后陪大家一起找找出口。

其实谭楚唯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离开这里,因为找不到出口。就算打败所有的遗迹护卫,也依然没有出口。

明明一般来说,出口会在遗迹护卫全都被干掉后自动出现的,可是这个遗迹很明显与其他的遗迹不同。即使遗迹护卫都被打败了,出口也不会出现。

不过……

司湫语很纳闷。他搞不懂为什么明明就有一个翠绿色、仿若漩涡般的东西飘浮在巨型石板附近,但他们三个像是看不见。

无可奈何之下,他便指着漩涡方向,告诉大家说:“出口不就在那儿吗?喏,那儿有翠绿色的漩涡。”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大家却是一脸茫然。

哪来的出口?哪来的翠绿色漩涡?这孩子脑袋是磕坏了么?

“你看错了吧?那里只有那个发光的石板耶!”柯水竹被困在这里困到很不耐烦了,口气自然不太好。

“我没骗你们,我脑袋也很正常,也很肯定看到的不是幻觉。”

“难不成只有你才看得见那个漩涡?”谭楚唯很快的就想到了什么,神色凝重地询问司湫语。

闻言,司湫语愣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那漩涡,发现漩涡附近有方才一睁眼便看见的奇怪银色光线以及光点。接着他又看了看大家,立刻肯定他们确实看不见。

“你们跟我来。”

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去实践看看,所以司湫语让大家都跟着自己的脚步来到只有他才看得见的漩涡附近,大胆地伸出手放入漩涡之内。

他们几乎是满脸惊诧地瞪着司湫语消失的手腕,心里却已经明白了这里真的有东西,而且绝对是出口。

只是为何只有司湫语看得见?

“看来,我们必须依靠小语才能离开这里。”谭楚唯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不是因为这孩子是神眷司后人,所以只有他才看得见出口?”范蒂雅这时倒是说了一句对的话。

这个遗迹本就是留给失落家族的后人,故此出入口也只有继承失落家族之一的血统的后人才看得见,能出去的也只有这些后人。司湫语是“神眷”司家的后人,而且还是失落家族之首,故此看得见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既然都已经确定好能够离开了,他们就干脆抓住彼此的手,接着司湫语就缓缓地走向漩涡,带着他们三个被卷入漩涡之中,也不知在旋涡里被卷了有多久才重见天日。

灵狐几乎是傻眼地看着他们四个从旋涡里出来……更正,应该说是被旋涡抛出来?

在他们被抛出来后,旋涡就这样自然消失,仿佛打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旋涡出现过,一切只是幻觉。如果那真的是幻觉的话……

“啊啦~都平安回来啦~~”宣清凛的语气很欢快,可是听起来反倒是有种早就知道这种事情的模样。

柯水竹满脸黑线地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对这个自己必须守护的对象动手,只好灰溜溜地来到他身边,默默地把灵狐召回。至于范蒂雅,她一出来没多久就不知道去了哪儿,反正她本来就跟他们不同道,所以他们也就不予理会。

“真的回来了……”司湫语似乎还不敢相信他们真的能够回到现实。

而且看样子,他们好像只是待在遗迹不到一天,外边还亮着呢。

“那么,你们有什么好收获吗?我想,你们应该会有一些很有趣的……嗯,线索?”

“……你知道‘神眷司’是什么,对吧?”

“那是继承‘时间’的失落家族之首。”宣清凛一副若无其事地回答柯水竹的问题,然后就迳自走远。

既然大家都平安无事了,他们也就打开传送阵直接回到分协会去,把这边的情况报告上去。

此次的任务也就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