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89 太过份了 - 是董事长就了不起吗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4-04 11:37:11am

都市·爱情


张星宇看着李瞳:“我决定跟你分手。现在,当下,立刻就和你分手。”

听了他的话,李瞳没有一点反应,只是两眼空洞地与他对视。

“你已经不记得我们之间的爱情,勉强再把你留在我身边,这对你太不公平。我不应该用一份只有自己还记得的感情来束缚你。分手以后,少了这一层束缚,你有自由跟任何人约会和交往,也绝对有权利喜欢上别人,选择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

他停顿了一下,露出了坚毅的眼色继续说道:“不过,分手并不表示我会放弃!我决心要重新追求你,一定会想尽办法打动你,让你重新爱上我,再度回到我身边。所以说,这个分手别具意义。这次分手的意义,不只是以往那段感情结束的终点,也是你恢复自由开始新生活的起点。我对自己的实力有十足的信心,很有自信一定能把你抢回来,让你情不自禁又一次爱上我!”

见李瞳依旧傻愣愣呆望着自己,张星宇凝视她问道:“所以我现在、当下、立刻就和你分手,然后现在、当下、立刻就要重新追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李瞳还是没说话,但是她的脸色却明显地越来越阴沉,眉头慢慢皱成一团,呼吸越来越急促 。接着,她开始坚决地摇头,而且是咬着下唇用力地狠狠摇着头。

张星宇这下傻眼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是表示拒绝给他机会吗?这回轮到张星宇一愣一愣地呆望着李瞳,从没被人拒绝过的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是好。

百感交集的李瞳再也坐不住,眼眶中滚动着愤怒的泪水,气冲冲站了起来斥道:“你好过份!真的太过份了!这不只是你自己一个人的爱情,为什么从头到尾就你说了算?自顾自地在那边说了这么多,然后自作主张就说分手,完全没问过我要什么,也不顾及我的感受!什么是对我们俩都好的决定?你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又怎么知道这是对我们都好的决定?”

她越说越激动,鼻尖霍地变红,如雨的泪水顷刻落下。

张星宇彻底被她的激烈反应所撼住,脑子里这会儿除了一片嗡嗡作响,完全没法思考。

“我承认自己开始的时候的确对你这个突如其来的未婚夫很抗拒。可是现在我已经习惯依赖你了,已经不知不觉爱上你了,已经离不开你了,看到你和别的女人亲密会好嫉妒,看不到你的时候会好想你,你却说要和我分手?无赖!你这个不负责任的无赖!”

她再也按耐不住,把心里的委屈大声嘶吼出来后,泣不成声。

此时的李瞳,除了生着张星宇的气,也在生着自己的气。

张星宇的爱就像是阳光一样,当他在的时候她只觉得稀疏平常,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这段日子当他越来越少在身边,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心开始越来越暗淡。她气自己为何拥有的时候不曾好好珍惜,现在当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时,他竟已决定了要和自己分手?

“我不要分手!不管什么有意义、没意义的分手,我-都-不-要!我不要恢复什么自由!不要新生活!更不要和别的男人交往!我也不要你和别的女人走在一起!不要你和她们咬耳朵说话!不要你和她们抱在一起跳舞!不要、不要、不要!全都不要!”

这样歇斯底的表现是26岁的李瞳绝不会有的。那个李瞳,因为经历过长时间的孤独,是个内敛的女孩。那个李瞳,无论遭遇什么样的愤愤不平,无论心里有多少怒气,她都只会懂事地、体贴地往自己肚子里吞 。那就是所谓成长和成熟的历练,在那样的过程当中,失控的本能也就渐渐遗失。

但是当下心智只是个19岁少女的这个李瞳,失控的本能还没丢,一点也没想过要隐藏,而是非常纯粹地想把心情毫无遮掩地表达出来让张星宇全都知道。

不知所措的张星宇脑中一片混乱,这时猛然记起今天下午帮他做笔录的女警那一番劝告,马上二话不说上前紧紧环抱李瞳,不停亲吻她的满面泪痕,不住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是我错了!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竟然说什么分手!我答应你,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分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会分手!李瞳永远都是属于张星宇一个人的!”

李瞳还是止不住哭泣,而且还开始使劲儿捶打张星宇厚实的胸膛,一边打一边控诉:“你这个自私、自恋、自大、自我、自信心膨胀、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以为自己是什么大集团的董事长就了不起吗?虽然我什么都不是,可是我的爱情我要自己作主!你是讨厌鬼!混蛋!”

那打在张星宇身上的一记记闷拳,那一句句无理取闹的谩骂,不但没让他感到有任何不适或不悦,反而让他哑然失笑,心里甜蜜又踏实,一点怨言都没有,任由她肆意闹着发泄着。

张星宇想起了堂哥的世纪婚礼当天,李瞳出其不意当着众人对自己发表爱情宣言的那个时候。那时的她散发着闪亮的光芒,自信又耀眼。

不管是失忆前抑或失忆后的李瞳,无论是以前那个在职场上忍气吞声还是眼下这个毫不掩饰哭闹着的李瞳,她其实都始终如一,依旧是那个会为了他们的爱情积极争取的李瞳。

每当他们的爱情面临考验,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饼干屑女孩就会无畏地挺身而出,勇敢捍卫。她在爱情里的主动、坚持、勇气和诚实,他自叹不如。他告诉自己不能再孬下去了,绝不可以输给她。 今后,他再也不会放开她,更不会再想逃跑。即使不知道前路会遭受多少阻碍,他也会不假思索地跋扈地倔强地自信地牵着她,两个人一起在人生路上冒险和闯荡,累的时候互相依靠,怕的时候相互拥抱。他要陪伴她、守护她、照顾她、珍惜她,直至生命的尽头,光年的尽头,永恒的尽头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