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三年之后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09 5:34:43pm

奇幻·玄幻


术士,是这个看似很平但实际上内藏许多非凡特殊的世界之中,保持普通与特殊之间平衡的一种存在。他们也可以说是所谓的驱魔师、法师等,但正确的称呼就只是“术士”二字。

既然有术士,那么就必须要有管理处,于是术士管理协会就此诞生,紧接着就是审判所、四海前线管理、学府管理,再来便是于各个城市建立分协会。而术士管理总协会则位于这世界的中心点,其创办人也就是总协会长拥有所有的管理权,也可以插手管理审判所等等的事情,亦能参与普通人的政治。

言归正传,现在要说的是鸣初城的术士管理分协会。

基本上每个分协会都会有好几个特级十阶术士坐镇,但享有荣誉称号的术士又是另一回事。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倒是有这么三位荣誉术士,分别为“狂舞”的分协会长周琴、“冰雪”的老师谭楚唯,至于还有一位则是年龄不详,称号保密的端木蔚礼,但他基本上都不在分协会里。

自从三年前他对新来的司湫语特别关照,再加上又能够跟来自总部的两位术士出任务,司湫语在这边的地位也渐渐的变得不太一样。不过他的真正身份,只有上面的人方才知晓,毕竟这事关重大,不能说出来。

如今,昔日不良现已算是从良了的司湫语渐渐的在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攒集了不少的名气,而且经常跟着谭楚唯出任务吸取的经验也比起其他术士还要的多,说不定他现在区区一个中级术士都能对的上高级术士了,就那身世必须一直保密直到许可下来才能昭告全天下。

失落家族再加上失落历史本就是传说,司湫语是传说中某家族后人的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以他现在的实力实在难以让人折服。因此,能瞒多久就瞒多久,一切就要等到时机成熟。

三年过去,司湫语身上那种有些叛逆又不良的气质倒是少了许多,反而多出了些许顽皮。

根据谭楚唯的证言,司湫语是被宣清凛给影响,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所谓的带坏。总之,宣清凛把司湫语给带坏了,却并不是不好的那种坏,而是像个小孩子般的恶作剧的坏。

真的,一眨眼便是三年,司湫语从十三岁变成十六岁,身高也长了不少,目测有一米七以上,但不到一米八;身材适中,稍微有练了六块不太明显的腹肌,手臂也很有力;腰还是那么的纤瘦,吃都吃不胖,反而还更加轻了;长相偏向女气,又不失男性该有的阳刚;黑色的头发在太阳底下,仿佛泛着银芒;一双漂亮的银色眼瞳,总是带着丝丝的慵懒。

整体上看来,司湫语真的是长成一个很不错的少年,估计也可以交上好几个女朋友。不过他对这些事都没有兴趣,只专注于修炼。

一年前,他才真正的从养父母那边得到了解放,得到了属于他的自由,也不需要再被施暴,并且监护人也动用了某些关系直接变成了谭楚唯。所以,他现在名义上算是谭楚唯的养子,两个人也正式住在一个屋檐下。

回到正题,刚出完任务回来休息了一天后的第二天,周琴很干脆的就把司湫语给叫过来,只是她不像之前那般嬉皮笑脸,反而忧心忡忡地不断用手指敲打桌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看到美女这样颦蹙眉头,实在有些让人感到怜惜。

然而……

“你把我叫过来就是想特地让我看你玩忧郁游戏吗?”完全视若无睹,仿佛不懂美女是啥东西的司湫语直接拍案问道,眼神却是十分清澈。

闻言,周琴轻声叹道:“别傻了,我干嘛要在你面前装忧郁?只是……我有点犹豫是不是应该让你接手这个任务,毕竟危险度太高,还很有可能会死。”

一听周琴那毫不掩饰的担忧,司湫语静默片刻,直接伸手把本就搁在桌面上的信封带,拿出来里面的文件随意看了几眼后,脸上渐渐的就被惊讶所取代。他甚至还看了周琴好几眼,完全不愿相信这份文件上所写的东西。

“这件事,谭老师知道了吗?”

“不,我还没通知他。如果我告诉他的话,他会阻止你。但是,我们这边也只有你是最适合的人选。当然,根据这危险程度,就算你拒绝我也可以接受。”周琴双手交叉搁在下颌之上,温柔地看着司湫语。

在心里努力地挣扎着,司湫语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先跟谭老师谈谈,因为再怎么说都好,他现在是我的监护人,也算是我的养父,我的唯一亲人。”最后他只能先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周琴也就任由他,目送他的离开。

不得不说,司湫语真的改变了。比起三年前,他真的变了太多,变到她都有些认不出这是当年那个无助、叛逆、根本没人拦得住的问题小孩。

三年前,因为失落遗迹、失落历史、失落家族、身世之谜的事情,他开始出现了细小的变化。再然后,三年过去,他完完全全地变了个人,但内心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司湫语已经不是以前的他,而是全新的一个他。

***

靠近分协会的某公寓里,住在五楼516号的正是谭楚唯。他此刻坐在司湫语特地搬出来放在阳台上的躺椅,舒舒服服地看着报纸喝饮料,很是享受难得的休假。

这时门打开的声音响起,谭楚唯便看向玄关处,见是司湫语回来,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谭老师,我有件事想跟你好好商量一下。那是……关于我能不能……啊算了,你自己看看吧。”

完全放弃说下去的司湫语索性把文件递给他看,让谭楚唯愣了几秒便接下来一看。

不看还好,一看……?谭楚唯很愤怒,可是他很快的就能够冷静下来。

“可能性大不大?不大的话,还是别去比较好。”

“我不知道可能性多少,只是觉得应该去一趟。”

司湫语是怎么好都想要去的了。结果谭楚唯便把自己的名字给签了上去,还顺便打了个手印在上面,运用灵力幻化出冰雪鸟模样,把文件放回袋子里,让冰雪鸟把文件送到周琴那儿去。

这一次的任务,看似简单却不简单,人都必须躲好。

到底这一次的任务是什么竟然会让人如此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