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六黑章 黑之笑容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4-04 7:56:37pm

奇幻·玄幻


「鐵…鐵布拉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鐵布拉的出現,讓我陷入了恐慌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哼,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鐵布拉得意說

他的殺氣立刻貫穿了整個走廊。

空氣就像結冰似的冷氣,頓時讓我全身發抖。

辛虧旋契及時擋在我的面前用他的殺氣削弱了鐵布拉的殺氣。不然我早就已經被這可怕的殺氣給嚇昏了。

「鐵布拉,上面的人應該已經撤回命令了吧?現在還出現在這里是私下想來殺死滅的嗎?」

「是又怎樣?」

「那我會全力阻止。」

「就憑你可以阻止我嗎?雜碎。這點你應該最清楚了吧?」

兩人互相怒視對方,之間好像還擦出了火花。

就連武器都召喚出來了!

我深怕他們倆在這裡開戰把我家給直接毀了,於是立刻站在他們之間勸架。

「等一下,不可以在這裡打!」

現在仔細想想,我這么做就是在找死吧?!

先不提旋契,萬一鐵布拉他不管我直接打起來。

那夾在他們之間的我不就死定了?!

「……哼,垃圾就是垃圾。盡做一些意義不明的事情。」鐵布拉邊說邊收回了自己的方形大劍。看來他絲毫沒有想要戰鬥的意思。

就算鐵布拉這麼做了,旋契還是沒有解除自己的能力,一直提防著危險的鐵布拉。

「算了,反正今天我一點都沒有想要踩扁你們這些垃圾的興致。你們的隊長呢?」

原來鐵布拉想要找隊長報昨天的仇。但我根本就不清楚隊長在哪裡。就連隊長可能會去哪裡都不清楚。

「看你們這些垃圾的表情就知道你們不知道了。算了算了,要是換做平常我早就殺了你們了。你們就為自己弱得連本大爺都沒興趣殺死而感到高興吧。」鐵布拉的口氣非常欠揍。真虧我能忍下來

突然,御那從鐵布拉的身後冒出頭來。

「御那?!」

應該是我們一直被鐵布拉的殺氣吸引的關係,完全沒有注意到躲在鐵布拉後面的御那。

她的頸項上還套著黑色的小項圈。

不過這和她穿的這身黑白洋裝配合得天衣無縫,一點也沒有讓人感覺到絲毫的違和感。反而還很適合她。

但仔細想想。這樣子不就是在虐待御那嗎?!

「就算你是清掃組,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分了!」

「有意見嗎?這垃圾!!」

御那聽見我們在吵架,嘴裡好像在說什麼但我沒聽清楚。因為我已經氣得沒辦法注意到這麼微小的細節。

「不是這樣的,滅哥哥……」

御那終於用我們能聽見的聲量和我們說話

「鐵布拉哥哥是為了御那才這樣做的…」御那小聲繼續說。不過看御那畏畏縮縮地說話。一定是鐵布拉威脅她才會這樣的!

不能原諒鐵布拉這人渣!

「御那別怕這個人!給你戴上項圈我怎樣看都是在欺負妳。」

「不…這……」

我拉起了鐵布拉的領子。準備開揍鐵布拉這人渣一頓!

「這……這是可以壓抑御那能力的魔法道具!」

第一次見御那大聲說話。

我和旋契都嚇了一跳。甚至懷疑那真的是御那嗎?

不,真正讓我們驚訝的是在御那說完后還哭了起來。每當御那變成這樣的狀態,御那的能力———‘虛空星夜’肯定會無法控制、自動發動摧毀周圍的一切。

但現在御那根本沒有發動能力?!

「這…這是真的嗎?」

「嗯……鐵布拉哥哥其實是好人…也很照顧御那所以滅哥哥不要生鐵布拉哥哥的氣………」

御那擦乾自己的眼淚說

「放開你的手,垃圾。」鐵布拉將我的手從他的領子上扯開。鐵布拉毫不留情,弄得我的手好痛!

鐵布拉別過頭抱著雙手「哼!」的一聲。看樣子鐵布拉的心情非常壞。說的也是,我搞都沒搞清楚就認定了鐵布拉幹了壞事。誰被這樣誤會了肯定心情都會變差吧?

「對不起,鐵布拉。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誰知道啊!我才想問呢,垃圾。」

看鐵布拉那張表情也不像是說謊。但他才想問是什麼意思?

「昨晚莫名其妙收到任務說要把御那這累贅帶在身邊監視。還命令我要把她培養成優秀的黑魔使。啊啊啊啊啊啊!煩死啦煩死啦啦啦啦!比起培養人,殺人比較快又方便吧?!而且…而且……」鐵布拉開始自言自語。還不耐煩地不斷狂抓他自己的頭髮!

「而且?」

「不敢相信上面的人還解除我黑魔使清除部隊的資格,編進你們這垃圾隊裡面!!這是何等的恥辱!」

鐵布拉憤怒地用手指指著我喊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因大概是輸給隊長吧?

所以才想來找隊長報仇。這樣就說得通了。

話說鐵布拉現在的狀態……就是所謂別人說的……

「降職……」

「別說那個字!垃圾!想我殺了你嗎?!」

鐵布拉立刻召喚出他的方形大劍威脅我。但已經不是清掃組的鐵布拉不能對除了幻魔以外的生物進行攻擊或抹殺。所以我一點都不怕!

正當我這麼認為的瞬間,鐵布拉用他的方形大劍朝我的身體二話不說來一擊。

這一記雖然將我打去墻上,但身上并沒受到致命傷或是重傷。有的只有激烈的疼痛。看樣子他已經手下留情了。

但真的很痛!

「鐵布拉你竟敢攻擊我……小心我告訴上面的人!」我按著疼痛的部位,警告鐵布拉

「這不是攻擊,是教訓。教訓你這垃圾以後別在我面前放肆!」

鐵布拉說得好像頭頭是道

「道歉……」

御那稍低著頭小聲對鐵布拉說

「哈?為什麼我要跟垃圾道歉啊?要是他不惹我的話……」

「鐵布拉哥哥……道歉…」

御那慢慢抬起頭來。原以為剛剛低著頭的御那是非常生氣的表情。

萬萬想不到她是在臉頰上流下了滿滿的淚水,苦苦哀求的表情。

鐵布拉心靈上抵擋不住這樣的御那。立刻小聲地……

「我道歉就是了嘛……對不起…垃圾……」

道歉了。

雖然最後還是稱呼我垃圾。但鐵布拉難得會跟人道歉,我就接受吧。

何況剛剛我也說得有點過火,既然鐵布拉也道歉了就當做扯平了吧。

雖然這件事已經扯平,但還有一件事。

「所以鐵布拉你為什麼要用項圈?」

不管鐵布拉想什麼,把狗用的項圈給御那戴已經足夠過分了。還騙御那說這是什麼魔法道具。

「你笨嗎?這當然是我想出來讓御那這累贅增加自信,不隨便發動能力的無敵萬無一失的究極策略啊!你這垃圾明白什麼?!」鐵布拉聽我這樣說,立刻靠過來我的耳邊述說他的策略。鐵布拉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怕讓御那聽見這句話就等於是告訴御那這項圈根本沒什麼用、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項圈、你被耍了、笨蛋的意思。

「既然那個混蛋隊長不在這裡就沒有必要留在這裡了。走了,廢物。」

鐵布拉準備帶御那離開

「等一下!」我看見御那被鐵布拉準備帶走。我立刻制止

我抓著御那的雙臂,慎重問她這一切對她來說真的好嗎?

因為鐵布拉可是曾經想要殺死御那的人。為什麼御那現在可以在不足一天的時間里,和這種人相處在一起?我怎麼也想不通這個問題!

「滅哥哥……其實御那在鐵布拉哥哥昨晚來找御那的時候,御那已經做好被鐵布拉哥哥殺死的打算了…但是,鐵布拉哥哥不止沒殺死御那還和御那聊了一整晚…鐵布拉哥哥是因為命令才會想要殺死御那,但現在鐵布拉哥哥已經沒有殺死御那的理由了。」

「但是鐵布拉他……!」

「滅哥哥…是滅哥哥讓御那要相信自己……相信其他人的。所以滅哥哥……」

說著說著,御那對我露出了微笑

「御那一定會和鐵布拉哥哥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量來報答滅哥哥的。所以滅哥哥不用擔心御那了。」

此刻御那的笑容非常溫暖。

讓我不禁在想到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幻魔也沒有黑魔使的話……御那的這笑容肯定每天都會綻放的吧?

看著離去的御那。我的心底的某處總有點不捨。就像跟了你十年的寵物,突然間認別的陌生人當主人那樣的寂寞感。

「滅,你相信鐵布拉嗎?」旋契問

「不,不過我相信御那。」

「……是嗎?」

看來旋契的答案也和我一樣。

說真的這個結局出乎我的預料。

御那已經決定和之前打算殺死她的鐵布拉在一起學習控制力量。

換做是我,肯定無法和曾經想要殺死我的人待在一起的吧?

該怎麼說呢?御那還真厲害。是小孩的天真還是信任的強度?

「我也該走了,有幻魔出現。」

「是嗎……」

最後,旋契也離開了我的家。

反正沒有了噬心穿牙的我根本沒辦法對付幻魔。看來在有新的武器前最近可以休息一陣子了。

像這種和平的日子可不是說要就要的。就好好享受吧。

可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接受能讓御那展現那種笑容的竟然是鐵布拉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