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篇:圆桌骑士 - 007.选拔开始!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4-05 1:42:01pm

奇幻·玄幻


周六的早上,天气不怎么好,但选拔不能因此取消。

这一次集会,是建校以来,学生们最准时集合在草场的一次,原因在于迟到的人会因此被取消选拔资格,对于圆桌骑士的席位虎视眈眈的人更加是不能迟到的。

选拔赛的内容早在课程中有提及。要成为骑士的一员,需要将分散在“战场”各处的其中一把钥匙交到校长手中。看起来没什么难度,但王老师的提案得以将这选拔的内容复杂化。

那即是战场内混有假的钥匙、以及校长是在战场各处移动的,再加上一个人能持有超过一把的钥匙,要抢夺真正的钥匙也有难度。

倘若有人有意上交两把以上的钥匙,校长只会收下其中一把,其余的将会再次分散在战场各处。有着这个规则,骑士的人数将不会少于十二人,亦能防止有想要独占整个团体的人出现。

在选拔赛期间,守护灵被打败后直到再次被召唤出来为止的时间被调整为半小时,除此之外其余的情况和先前一样,守护灵是不能对人类进行任何形式的攻击,但是可以通过守护灵来抢夺钥匙,同时经验值的累积依然有效。

眼看时间还有五分钟,校长开始致辞,并重新整理选拔赛的规则和胜利的条件。

“真正的钥匙刻有‘十二支’的字,这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

校长致辞结束,意味着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上午8时正,学校各建筑物化为无数碎片,重新组合成了一座巨大的城堡,同时一颗光球落下,散落成无数光柱,落在城堡内外。

眼前的光景吸引黎空与大龙的眼球,使他们讶异得无言以对。

“原来如此,所谓的‘数据次元’就是把世界完全变成数据,根据人类的意识任意转换形态吗?怪不得他们不是用‘学校’,而是‘战场’来称呼选拔赛的地点。”

巴卡立的话语,把他们俩带回到现实。

这时,两人才发现草场上除了他们三个以外,其他人都跑光了。黎空拿出手机,检测网络信号后,尝试打开守护灵的视窗,发现地图功能还能使用,马上望着巴卡立。

巴卡立点头,明白了黎空想对他传达的话语。

他们各自召唤了守护灵后,往两个不同的方向移动。

黎空与大龙目前正向城堡移动。途中,黎空拔电给桑晴之余,不忘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桑晴,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城堡上方!现在很靠近天空,世界仿佛变小了!”

桑晴兴奋地回应,而黎空听了则吓得目瞪口呆、愣在原地,露出桑晴看不见的惊愕神情。因为黎空开了扬声器的缘故,大龙与守护灵们都能听见,都有着和黎空一模一样的表情与反应。

“不不不,为什么你会跑到那种地方去?应该问你是怎么跑上去的?”

“羽歆带我飞上去的。因为我认为上面会毕竟容易找到钥匙,所以叫羽歆抱着我飞上去了。”

黎空立马无言以对,惊愕的神情亦上升了一个等级。他呆望着夕雨,而夕雨只能对他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任何手段能飞上天空。

“哥哥,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不,没什么。你回到地面后,打电话告诉我,我就会去找你了。”

“好的,没问题!”

电话挂断后,黎空与大龙对望,心中都有难以言喻的感慨,但还是简略地抒发了自己对桑晴的行为的看法。

“你的妹妹,还真是大胆啊。”

“我也这样觉得。”

他们知道自己不能因为桑晴的行动继续惊呆而不执行自己的“工作”,因此在原地花了一点时间来深呼吸,调整自己的心情与状态后,才真正地开始行动。

他们现在的位置,周遭没有其他人,地上也找不到钥匙的影踪。呆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意义,黎空指向城墙的转角处,对着大龙点头后开始奔向该处。他们贴近墙壁,窥探拐弯处后方的情况,发现那儿一片混乱。

通过守护灵,能知晓主人的名字。可是那毫无意义,毕竟他们记忆中只有妨碍对象的样貌,并非名字。

“王老大,你误算了这一点啊。”

即使是这样,黎空的语气中并没有一丝失落。对他而言,迟早会遇到目标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偷袭对方,以及在地上寻找钥匙。

大龙轻碰黎空的肩膀,指向不远处的草丛。

彼此向对方竖起拇指后,他们迅速地潜入草丛中。

“找到你了。”

声音从树上传来。黎空往上方望去时,费尔斯塔已经从树上跳下来,给夕雨一个措手不及,将他打倒在地。阿紫反射性地将纸张变成武士刀,斩向费尔斯塔,可惜被他的刀刃挡住了。这让夕雨有时间填装子弹,使用疾风穿越将费尔斯塔打退,好让自己能重整姿势。

费尔斯塔的主人鲁瑟,随后沿着树干滑下来,站立于草地上。

“麻烦的家伙出现了。”

“我说过今天我会来报仇的!费尔斯塔,上!”

“没办法了,照原定计划,联手解决他吧!”

夕雨在费尔斯塔移动之际立即开枪。和先前比起来,费尔斯塔的动作来得更为敏捷,轻轻松松就闪过了白弹。

白弹其实是拖延时间的伎俩,为的就是让阿紫绕到对方的死角进行袭击。可这行动无法逃过鲁瑟的双眼。在鲁瑟的指令之下,费尔斯塔转过身与阿紫比拼刀法。论力量与敏捷度,明显是费尔斯塔占上风。

夕雨在鲁瑟未来得及给下一个指令就逼近了费尔斯塔,将枪口打在他的腹部并零距离开枪,把他击退。这就是夕雨的新招式——零冲。

阿紫马上拿出另一张纸,将其制成长枪投掷出去,追击费尔斯塔。

“可恶!有本事就单挑,别用二对一这种卑鄙的手段!”

鲁瑟的怒吼并无法传达到正在找钥匙的两人耳中,应该说即使他们听见了,也会假装听不见。同时,费尔斯塔在等候下一个指令,被夕雨和阿紫围殴得可惨。

鲁瑟可以选择撤退,但对他而言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即使正在发怒,鲁瑟也没有失去理性。他迅速检查费尔斯塔现有的招式,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冲锋炎星。

位于刀锋的火焰产生爆炸,费尔斯塔刹那间穿过夕雨和阿紫,逃离了被他们击打的命运并获得了反击的空档。鲁瑟看准时机,下令费尔斯塔使出十字炎,终于让他们扳回一局,将夕雨和阿紫给打退了。

这个情况引起了黎空和大龙的注意,他们方才停止寻找钥匙,心里萌生了想要认真对待这决斗的念头。

“终于肯理会我了。费尔斯塔,继续进攻!先解决用枪的家伙!”

费尔斯塔趁着夕雨还没准备好防御的姿势,抢下攻击的先机,将他和阿紫分开了。

虽说夕雨曾一度打败费尔斯塔,可惜这里的地形和之前不同,几乎没有能遮挡视线的障碍物,能将其利用来作为策略的物件极少。加上费尔斯塔的能力值比之前提升了,种种因素逼使夕雨处于下风。

夕雨为了闪避斩击,不断地后退。凌厉的攻势让他没有将卡塞入手枪的闲暇,难以反击。阿紫和夕雨的距离亦是愈来愈远,无法前去支援。

忽然,一层玻璃浮现在夕雨前方,替他挡下了费尔斯塔的爆炎斩。一个持棍的守护灵随着玻璃的爆裂出现在费尔斯塔面前,将他给打退。

“哪个家伙如此大胆?竟敢杀出来阻止我报复?”

男子毫无隐藏自己的打算,悠哉地走出来,好让自己的样子能被鲁瑟看清楚。

“啊,你是上次那个坐在门口的人!”黎空和大龙马上认出了该男子。

“又见面了,蓝黎空还有叶大龙。话说我至今都还没向你们介绍过自己,我叫房琥兆,是一个留级生,所以已经十八岁了。”

“‘防护罩’,待解决了那两个家伙的守护灵后,就轮到你的了。”

“真遗憾,我不会让你这样做的。因为费尔斯塔会被布里斯给打败的。”

“口气真大!那好,就先解决你!”

琥兆的语气和嘴脸,对鲁瑟而言完全就是在挑衅他。不管怎么说,黎空以及大龙因着琥兆的出现,计划说得上是不再受到鲁瑟的阻挡,能够继续去实行。在那之前,黎空却还有事情需要确认。

琥兆走到黎空耳边,对他说了一番话。吃惊的神情随着奸诈笑容的出现而逝去,黎空的嘴巴亦下意识地回应了“交给我们吧。”

黎空和大龙个别呼叫自己的守护灵,带着他们移动。

离开之前,夕雨将最后的子弹射出,扰乱了费尔斯塔的脚步,让布里斯抓住这个破绽,使用强力招式“棱锥镜”。长棍上的三个光圈消失,召唤出镜子并汇聚成角锥体,把费尔斯塔给击退好一段距离。

琥兆满脸得意洋洋的笑容;鲁瑟则用愤恨的眼神怒瞪琥兆,青筋亦显然地浮现在额头两侧。

鲁瑟给费尔斯塔下了新的指令,岂不知琥兆马上带着布里斯逃跑了。

这个举动,成为燃烧鲁瑟怒火的燃料。

“可恶的家伙,给我站住!”

“有本事就追上来啊!还是说,与众不同的你,连追上我这种程度的小事都无法做到?”

琥兆一再地挑衅,鲁瑟的怒火已经无法停止燃烧了。

忽然,布里斯转身并将棍子横扫向费尔斯塔的脖子,精准地将他击倒在地上,随后往下方劈,给他重创。若不是鲁瑟及时反应过来,下令费尔斯塔防御并反击,他将被布里斯打得更惨,体力值说不定已经只剩下一半不到。

布里斯和琥兆,又再一次逃跑了。费尔斯塔知道对手的意图,可是身为主人的鲁瑟被怒火蒙蔽了双眼,无法看破这一切。

接下来的时间,鲁瑟都被琥兆的策略耍得团团转,造成了布里斯没被削减太多体力值就打败了费尔斯塔的结果。

“可——可恶!等着瞧!半小时后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鲁瑟留下这番言论,就逃跑到别处去了。

“说不定半小时后你已经没有机会跟我打了。布里斯,走吧。”

*****

城堡的四周,混战不断。要在这种混战中寻找或抢夺钥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不过,钥匙散落在战场各处,这也意味着城堡里头也有钥匙的可能性,只是要进入其中有一定的难度。

黎空与大龙,目前正在城门外面的草丛里窥视门口的情况,伺机杀出一条生路进入城堡当中。

“大龙,你认为夕雨跟阿紫有可能毫无损伤地进入城内吗?”

“只要我们把他们召回的话,这应该不成问题。”

“好点子。但这样做,不就不能妨碍其他人、不能赚取经验值、也不能将目标的守护灵给打败了吗?”

“你忘了王老大说过,打败对手的守护灵是次要的吗?”

“好像真的有这回事。真是的,脑袋变笨后,连这些事情都记不住了。”

黎空和大龙各别将守护灵们召回。他们从草丛堆摘下一些有浓密叶子的树枝,用一条白布将其固定在头上后,趴在地上匍匐前进。

就在接近城门的时候,黎空的手机响起。这时,他才想起忘了将手机调至振动模式,可是已经太迟了,这一响,勾起了全部人的注意。更糟糕的情况是,他们被误解成持有真正钥匙的人,被学生们追赶。

若不是他们事前有进行一些体能训练,相信他们早已被追上了。

跑到城门,他们以为打开城门躲进去就没事了,没想到使劲推城门依然纹风不动,且系统弹出一个视窗,告诉他们需要守护灵才能打开门。

即使来得及召唤守护灵,也来不及躲进去。他们仅剩的办法,就是使用地上找到以及用纸张折的假钥匙来当做幌子,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霎时,城门在他们意想不到的的时刻打开了。他们没有理会打开城门的是谁人,没有理会后果就跑进去,成功逃离了被人追打的命运。

“又见面了,这次终于再一次将之前欠下的人情还给你了。”

通过声音,加上黎空双眼的确认,站在他们前方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晓晨本人。

黎空的眼神变得认真。在大龙眼中看来,黎空仿佛在短短的几秒内,变得像以往那一眼能看穿对方心思的黎空。

“晓晨,你是敌还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