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 - 天轩逸和顾若彤的前世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4-18 8:54:09am

都市·爱情


番外:天轩逸和顾若彤的前世

那一天,在夕阳的照映下闪烁着光辉,庭院唯一的一棵樱花树开了,樱花瓣一朵一朵地飘落,落在了地上。

他刚从早朝回来,经过看见,禁不住叹之,此花中尤物,竟能将转瞬即逝的美丽时光演绎的如此的冰彻天宇,如此的一尘不染!

沉迷于如此场景,他让他的属下退下而去,留下他一人,观。没曾想,一个身姿聘婷的女子从树后伸着懒腰地走了出来。

那,便是他与她的初见。

++++++++++++++++++++++++++++++++++++++++++++++++++++++++++++++++++++++++++++++++++

和垂暮通话当中的顾若彤突然感觉到自己腿上的一丝异样,反射性地转过头去看时,那是自己丈夫——天轩逸的手在自己的腿上作坏。

…嘛,是自己的丈夫,那没有可能不能做这样的事对吧?但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跟别人聊天啊?是要让电话那头的人看自己丢脸的一面吗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

顾若彤当做若无其事地继续聊着天,她的手却已经自动地放上天轩逸的手捏,希望对方能有所收敛,但岂知对方不但没有作何收敛之行为,反而越来越大胆。

欠揍!

这个念想一出,顾若彤的动作便是直接拍上天轩逸的手,也不顾电话那头听见自己的失礼,直接道:“不要乱来,你等下再这样的话,信不信我…!”却听见对方毫无畏惧地朝着她笑道:“信你什么?”

气死她了!!

挂了电话之后,她基本上是不想要理天轩逸这个大混蛋了!只希望待会儿玩这个催眠前世回溯的时候他别对自己乱来就可以了。要乱来可以,前世回溯的催眠完之后!

两个人都将耳机戴上之后,开始播影片,声音通过耳机传入耳内:“请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或者躺下,轻轻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慢慢吐气,再深吸一口气,慢慢吐气。现在,就想像或者感觉,一个来自源头的神圣白光,慢慢地出现,慢慢地包围你。

你看见,感觉,或者想象这道白光,缓缓地从你的双脚进入,就感觉这到白光非常地温暖,渗透你双脚的肌肉当中,肌肉慢慢放松。现在,感觉这到白光慢慢往上移动到你的膝盖和双腿,你的双腿感觉非常地温暖。你的双脚和双腿都放松了。

继续,让这到白光继续移动到你的臀部,你的骨盆…放松……

你可以感觉到这股能量往上慢慢地传送,放松了你的腹部,舒缓了你的胃。就感觉或看见这到白光温和地进入到你的胸部,让呼吸平缓而深沉。

现在,让自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地,深沉地,吐气。感觉你的胸口很放松。感觉随着每一次的呼吸都将你身体内的紧张和紧绷都呼出去、呼出去。

你感觉越来越轻松。

现在,你感觉、看见、或者想象这道白光包围你的心脏,温暖的白光进入你的心脏,感觉到你的心脏被净化、被疗愈。随着每一次的心跳,你的心脏把这些平静和祥和的感受,以及这温暖,经由你的动脉,传送出去……”

………

“…你感觉、想象、看见你身边出现了四个天使,他们是你这趟回溯的守护神。他们会好好地把你保护好,把你包在一个光圈里,然后带领你……”

……………

飘落的樱花仿佛舞着的精灵,划过人的发梢,绕着人的衣角,香了风,也香了人衣裳。

她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已然不同——像寒冬纷飞的粉红色雪花从头上飘落,些是急促,些是悠扬,花瓣掉落,旋转,于不经意间,地面上已似铺了一层淡粉色的绒毯。

她在这里多久了?

希望不是太久,她还要去做工呢。她走出去,伸了个懒腰,眼角不经意瞥向旁,一个穿着端重的男人正冷冷地看着她,一如天轩逸初见她时的反应。她淡定地看向他的脸,他的眼,亦是她所熟悉的天轩逸。

他和她,原来在前世有着联系啊…?

只不过…他和她在前世的时候,比较像是上司属下的关系,为何今世会发展成那个情侣夫妻的模样?

他看着她,她亦看着他,两人始终一语不发。

这样的状况…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顾若彤感觉到稍微地不好意思,只好什么也不说地走人,也没像一个下属对上司的态度那般恭恭敬敬,想是把眼前这位‘上司先生’当成今世的丈夫天轩逸来看待了,毕竟也是这样的态度对他。

‘天轩逸’皱了皱眉,想说些什么来斥责这个不知死活的侍女,可一开口,对方却已逃得不见人踪影。‘天轩逸’的眼诧异地瞪大了些,敢对他这个君王无礼的侍女,恐怕顾若彤是第一个!

很好!

别被他抓到,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再度回到了光圈以内,感觉非常地安全,你是受到保护的。”声音说到这里,便稍作停顿一下,当音乐再度播放的时候,声音又道:“现在,你可以穿梭时间,深入了解这一世完整的人生故事——这一世有没有你认识的人呢?你跟他们的关系是如何?”

………………

“现在,我要你穿梭到你人生的最后一天......”

顾若彤不知道在他们第一次相见之后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若在这之后他们真的要在一起,了解到对方的身份乃一君王,而她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除了少不了对方父母的压迫,也自然少不了宫廷内的勾心斗角事件。

穿梭到这一世人生的最后一天,她看见自己依旧躺在那棵樱花树下,眼中映入了红,身边却毫无任何人,连初见那一语不发得可爱的君王在此时此刻也不见其人影。

他在哪里?

樱花瓣一朵一朵飘落下来,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幅美丽而又和谐的画面,恐怕唯一与此景不和谐的,只有她这具快死的身体。

糟糕…怎么办?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有点模糊了……

“…体验灵魂毫无痛苦、毫无挣扎地离开肉体……”

不…她还想多看看他……

叹之,此花中尤物,竟能将转瞬即逝的美丽时光演绎的如此的冰彻天宇,如此的一尘不染!就如人类的生命如斯,亦是短暂亦是遗香一世了。

是啊…她死了,可是,永在他脑海不是吗?

躺在地上的她的身体,樱花瓣飘落在了身体各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涣散,她的头往一边转去,看着落在地上的樱花——白花瓣透着粉红,依旧晶莹淡雅…真是…美丽得纤尘不染,美丽得透明……

待他来到之时,她已如樱花瓣的飘落般——飘然而至。他抱起了她,久久凝望着,眼眸中似不肯相信她已然离开此世。

风柔柔而来,带走了她身上铺盖的樱花瓣,于他而言,却是如携着她轻盈而去。

那一天之后,君王将皇位传给了他人,让他们上演着勾心斗角,争个你死我活的丑恶戏码,而他,则将自己的一切都搬到了与她初见时的那棵樱花树下。

…似感觉——树上树下,天上风中,都是她的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