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一百零八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4-06 8:59:22am

奇幻·玄幻


王之道

張開眼,眨了眨,眼前模糊的景色讓人很不舒服,黑暗的小巷,隱約看得見發出白光的線條,我跟著那白線前進。

厚重的盔甲發出細小的金屬聲,腳步可說是輕快的,轉左,轉右,快速的移動讓眼前的景色更加模糊。

忽然一道光線照在雙眼處,我舉起了右手抬起頭望去光線的由來處。見到的是一名紅衣士兵站在一間房子的樓台上手持魔法杖施法照出一條光線照著我。

‘他果然來了!守護者!!’

‘別擋路...’

我往那士兵跳去,拔出左腰上的刀輕輕的劃過士兵的身體,沒有感覺,沒有痛楚,偷掉落在地,士兵的身體抖動數下後倒下。

我粗暴的往士兵身後的門踢出右腳,門破了一個大洞,同時把整個門拆下地,那代價換來的是數十支弓箭往我這裡飛來。

除了射擊頭部的弓箭都是用左手撥開外,我完全沒有當弓箭是一回事,緩慢的前進。

‘把契約者...還來...’

2

回到歐絲雷王國的刃月,他還在馬厩外面,忽然間頭痛得雙手抱著死命搖頭的刃月,雙眼冒出了紫光,嘴巴開著,用力的呼吸著。

‘那是...在特約聖的我...’

此時剛好有鎮民經過,看到刃月的臉色不好而走來問。

‘先生,你沒事吧?臉色很不好啊。’

‘??啊啊,沒什麼,多謝你關心,這老毛病,一會兒就會好。’

刃月以為是誰轉頭望去,見到只不過是一位鎮民,隨便幾句打發他走了。

刃月見那人走後伸出右手,那粒紫球出現在掌心上,刃月右手握拳,紫球就進入刃月身體,左手按著摸雙眉之間。

‘不能再看了,模糊不清,加上自己動的身體,那感覺太噁心了...’

刃月再次在馬厩外面的水缸看著自己的倒影。現在過去嗎?不...不行,這裡也有這裡的事要處理,軍隊...素麗...斯班...我會失去你們嗎?應該...去嗎?

‘擔心着誰嗎?’

那聲音很熟悉,刃月轉過頭望去聲音的主人處。蕾姆?她怎麼會在這裡?

‘嗯?看你那一身重裝,你是從哪裡來的?’

蕾姆那細眼看著刃月身上的盔甲,懷疑的問道。刃月看了看自身的盔甲,心感失誤。幹,忘了把這盔甲也脫了。好在她認不出我的樣貌,隨便...說幾句好了。

‘只是路過的冒險者~是從帝國那裡來的。’

‘帝國嗎...辛苦了,在帝國恢復之前,我們都是友好關係,你隨便逛一逛吧。’

蕾姆聽到帝國的人後,懷疑的想法即消,說完話後轉身準備離去時向刃月露出鋒利的眼神。

‘但是,不要在這裡生事,就算是友好我也不會放過任何破壞這和平的人。’

‘是!’

‘嗯,那麼希望你能在這裡參觀愉快。’

蕾姆背對著刃月舉起右手搖動了下,示意再見就離去了,刃月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還是那麼兇,看來還是少惹她比較好...不過。謝謝妳...

刃月臉帶笑容,感激的眼神看著她那裡去的身影,隨後轉身往另外一條去城鎮的路移動。

路上可看見不死族,人類和鳥人族工作,互相幫忙的情景。刃月那活人的雙眼如無情冷漠的眼神看了看四周的人民,令到周圍的人民都不敢接近他,或看他。

走著走著,遠處看到有黑煙。火?...去看看吧。心想後就加快腳步往冒出黑煙的地方走去,途中原本稀少人的區市,逐漸的來到熱鬧的地區。

‘快點!快點拿水來!’

人群中聽見不遠處有人大喊著,大概是某些重要東西著火了吧?屋子嗎?還是?

刃月插進人群中,斯文的輕輕拉開前面的人,漸漸的去到那前方,在眼裡的是燃燒著的農場,還有在一旁哭泣的小孩。

刃月看了下那火海,再看一看小孩。犯人大概是你了,年少不懂事闖禍...刃月在那每個人都在忙著滅火的災場走到小孩的面前蹲下,安慰他的摸了摸小孩的頭。

‘害怕嗎?’

小孩流著熱淚的雙眼望著刃月,一臉悲傷的捉住刃月的手。

‘嗚嗚嗚---爸爸...媽媽還在裡面...叔叔...有辦法救...他們嗎?’

刃月聽後轉頭望去火海中。火還真猛...父母嗎?刃月站起身摸了摸小孩的頭。

‘你以後還敢玩火嗎?’

小孩拼命搖頭。

‘不敢了!’

也許...我來到這世界真的是為了幫助這世界的人也說不定,但是...我真的...能辦到嗎?

刃月點了點頭,右手摸了下臉部,恢復成了原本的不死族模樣,帶著的頭盔裡那雙燃燒著的紫火望著火災的地點,在場的人看見刃月在自己的身邊呆住了。

刃月右手伸進他那背包空間拿出一把鐵製的法杖,刃月手持木杖指去火災那方。

‘希望行得通...’

【寒冰風暴】心裡喊著魔法名,鐵製法杖隨即碎裂,火災現場的上空忽然下雪,並且吹起了大風,形成了小型龍捲風,小型龍捲風還不斷的噴射出雪。

刃月看著手上的鐵製法杖,已經化成了灰,火也熄滅了,人民門急忙跑進現場把困在裡面的人救出。

‘沒事!他們沒事!!’

其中一個人高喊道,人民門高興得歡呼起來,在刃月周圍的人開始向刃月下跪,聽的見大家的感謝聲。

那小孩拉了拉刃月的右手,右手轉頭見是小孩就摸了摸他的頭。

‘謝謝你,皇帝。’

皇帝?小孩說完後就離開了,看著小孩的離去,刃月右手握緊拳搖了搖頭。趁人還沒聚過來,快離開吧。踏出一步想急忙離開現場的刃月,人民們一見刃月想要離開,急忙跟隨上去,刃月不悅的吐出口氣怒喝。

‘你們別再跟上來了!’

就在人民想回答的時候,刃月快速的潛入屋子的影子裡,逐漸的消失於影子裡。人民們隨即四處尋找刃月的踪影,而在刃月消失的黑影中發出細小的紫光,那就是躲在影子裡的刃月。

唉,真煩人,不過剛才那樣一鬧,不能再那樣走在路上了。不過...為什麼...我能使出那魔法?還能有那種效果?

沉思中的刃月不知過了幾久,就是想不到為什麼。此時刃月身後來了個人。

‘大人,三小時了。’

‘咦?’

刃月轉頭望去,見到的是法西諾,刃月指他一下後指向自己。

‘你...看得見我?’

‘也不能說看得見,但是大人的氣息的確在這裡。’

‘噢~’

刃月聽後理解後逐漸的現身在法西諾眼前,法西諾望去那被雪蓋滿的農場。

‘據說那是大人做的,是怎樣辦到的?’

刃月聽了看著自己的右手,搖了搖頭。

‘我也不懂。’

‘那樣啊...大人接下來要去哪?’

刃月看了看四周,摊开双手表示無奈。低下頭的刃月想了下,想通了的抬起頭。

‘不如...法西諾,你去搞些衣服來讓我換上。’

‘嗯?為什麼?’

‘我不想...’

‘明白了,大人請稍等。’

法西諾明白是什麼事般笑了笑,說罷就轉身離去,刃月見他離去後,抬頭望去王宮那。

接下來就是...軍隊嗎?以這身體嗎?

此時刃月想起不死之王一句話

‘保護大家?是嗎?你做得到嗎?以不死之王的身份。’

刃月望著自己的雙手。

王嗎?哼...

第一百零八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