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一百零九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4-07 9:09:13am

奇幻·玄幻


自己的使命

數小時前,原本在商人房間的維亞不聽商人的勸告,離開了房間。

她走在走廊上的她東張西望,四周死沉沉的,完全沒有人的感覺。

這感覺是...抹煞?維亞右手靠著牆壁,跟著她感到的感覺走,來到一扇貌似是通往監牢的老舊鐵門。

維亞輕輕的碰鐵門,發現並沒有鎖上,她輕輕的打開鐵門,看見那往地下伸出的梯級,那裡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東西。一陣冷風從地下吹了過來,維亞突感寒冷而雙手抱著自己,呼出一口冷氣。

她身後聽見有人的腳步聲,貌似是有人往她那走來,她輕輕關上了鐵門,深呼吸後往那黑暗的地下梯級走去。漆黑一片的地下通道,維亞靠著牆壁一步一步緩慢的走下梯級,心裡感到害怕,但是抹煞傳來的感覺讓她覺得必須去到他那裡,為了離開這裡...

滴答滴答的水滴聲在漆黑一片的眼前響起,維亞雙眼逐漸適應了黑暗,在黑暗裡稍微能看見些東西了。她繼續往抹煞的方向走去,走進了一間房間,黑暗裡她看不到任何東西,一步,兩步,三步,她發現眼前有一個人坐在地上,她驚慌的發出叫聲並往後退了一步。

‘嗯?什麼人?’

那人站起,轉過身來露出他那深紅的雙眼,看著維亞。

‘女人?難道是...被這把刀呼喚而來的嗎?’

從聲音可以辨別到他是個男人,那人舉起握在右手上的刀,沒錯,那就是抹煞,但是抹煞不停的擺動,害怕著嗎?

‘抹煞?’

‘看來是那樣的呢...’

抹煞沒有回答,為什麼呢?維亞不明白為什惡魔抹煞會發出那種信息讓她來到這裡。此時那人慢慢的拔出刀,那鮮紅的雙眼眨了眨,帶著殺意看去維亞,嘴角上揚。

‘為了混沌...妳就...死在這吧!!’

維亞呆住,眼看那人一刀砍下來,來不及迴避,砍過頸部再劃過身體,鮮血不停地流出,無助的她躺下地面。眼眶流出淚水,口裡咳出血,疼痛的身體逐漸變冷,看著那人慢慢接近自己舉起了手上的抹煞,維亞認命了...

這就是死亡嗎?也許...這就我的命運...原本的命運...菊子...我來陪妳了...還有...多蘭...大哥...

刀插入維亞的身體,旋轉了一圈,維亞一聲也沒叫,就此離去了,但此時房間的門口站著一個人影,手持抹煞的人舉起抹煞指去。

‘嘻嘻嘻~今天的客人真多啊?你也是被他吸引來的嗎?’

那人沒有回應,他看著躺在地的維亞沉默不語,那人氣憤的往門口的人突刺去,刺入了其身體,高興得大叫的男人得意的說。

‘哈哈哈!!你也必須死在這裡!!為了...’

‘死?我嗎?已經死了的人可以再次被刀砍殺的嗎?’

‘甚!?’

那人立即拔出刀往後退數步,他摸了摸刀身,沒有染上那人的血液。

‘你!!你是什麼人!?’

‘...’

‘你...你說話啊!!!’

那人開始害怕,胡亂揮舞了幾下手上的刀,黑暗中,站在門口的人頭部那出現了兩粒燃燒著的小小火球,他伸出右手。

‘抹煞,停止那無意義的波動,回到我的手上。’

‘主...主人?’

抹煞抖動了下,刀身發出衝擊波把手持著他的人震飛撞上牆壁,慢慢的飄到門口那人面前。

‘真的是主人嗎?’

‘算是,也算不是。’

‘?’

那人右手拿起抹煞,抹煞沒有反抗,那人伸出左手,地面上的刀鞘飛到他的手上,收起抹煞的他看著靠著牆壁發抖的人。

‘小孩在哪裡?’

‘什麼...什麼小孩?我...我不知道...’

他害怕著,害怕著什麼呢?在那黑暗中的他嗎?是搞不懂他是什麼生物而害怕?害怕死亡?

那人看他害怕的那樣,打消再問下去的念頭舉起抹煞。

‘...看來我是被搞亂了感覺...不過為什麼抹煞你會在這裡?’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搞到主人...’

‘噢?抹煞竟然向我道歉?稀有啊。’

‘...是我自作主張偷跑出來尋找主人...’

被叫做主人,當然那就是刃月,但那也是分身,靈魂碎片...就在那時候,刃月右手掌上出現了個火球漂浮著,照亮著四周,也露出了他那身漆黑盔甲,以及隱約能看到的骷髏身軀。此時靠在牆壁的人見後害怕得大聲叫喊逃去,刃月無視他並查看地面上的物體,維亞。

‘地面上的女孩是...’

‘死了嗎?死了就算了。’

‘...'

刃月蹲下伸出右手撥開遮住維亞臉的頭髮,抹煞不解而問。

‘主人?’

‘她是被你牽連進來的吧?’

‘...因為要行動方便而...’

‘而?’

‘借用了下身體,順便叫她代步...’

刃月聽了搖頭,思考了片刻的他,最後抱起了維亞。

‘主人?’

‘部下的錯就是我的責任,而且也不能讓她睡在這見不到太陽的地下。’

‘可是主人,那樣只會礙事,對主人沒有好處。’

‘唉...暫時先回去吧。’

‘去哪裡?’

‘我所守護的地方。’

說罷刃月站立靜止不動的時候,他身邊逐漸出現一條一條白線條包圍著他,發出強光的一瞬間,他消失了。

在不知名的森林,同樣的光線出現在一方,旋轉包圍一個圓圈後發出閃光,刃月就站在那光圈裡面,抬起頭看了看大樹上。

‘我回來了,大叔。’

‘嗯...進去吧,守護者。’

2

歐絲雷王國,身穿著一身平民裝的刃月和法西諾來到了進入城堡的城門前,見到維多站在城門入口處,看來是等了許久。

維多見到刃月的時候就走到他面前鞠躬。

‘主人。’

‘我不是你的主人。’

刃月不悅的說道,但維多卻接著說。

‘主人,法西諾已把一切告訴我了。’

刃月聽後兇惡的視線轉去法西諾身上,法西諾則望去天空吹起口哨。你這傢伙...果然還是不能信你。

‘主人,衣服已經為你準備好了,這裡請。’

‘甚?衣服?’

‘是的。’

‘等...等一下,你們打算幹什麼?我沒有答應過做什麼皇帝吧?’

‘這一次你已經沒有藉口逃避了,我們的王,我們的主人。’

刃月感到懊惱的摸著額頭,但維多沒有理會,強硬的拉著刃月的右手進入城門。驚慌的刃月往法西諾伸出手。

‘法西諾!’

‘那麼~等會兒見,刃月大人。’

眼見法西諾微笑著向自己鞠躬,自己逐漸的被維多強硬拉走。朋友...部下...忠臣...都是騙人的吧!

過了一小時,接見室內聚集了許多人,都是些熟臉孔,大家臉上都是高興的微笑著,是因為刃月的歸來嗎?還是說,只不過是他們所依靠的人回來了,自己安全了?這一切...就看各人的想法了。

王座後面出現了一個人,身穿著漆黑的長袍,長袍上掛著無數金飾品,金鍊子,水晶等等。白骨的手指戴著看似很名貴的戒子,四隻手指都帶著不同顏色的水晶戒指,刻有奇怪的線紋,水晶其實只是小小個而已。

‘這身什麼長袍!?根本就...’

‘我們不死一族王者就必須要戴金飾品,為的是讓低賤的人類看到我們時感到我們是多麼高尚的一族。’

‘無聊...’

刃月看去室內的全部人,都是一雙喜悅的眼神看著自己,刃月吐了口氣走到王座前。張望著所有人,裡面有著跟隨我的人,相信我的人,幫助我的人,依靠我的人...

大家...我...刃月轉頭望去那王座,雙手拉起長袍的斗篷蓋著他那灰白的骷髏頭,伸手摸了摸右眼處的裂痕,想起法爾過去的教訓,輕聲笑了一下。

笑聲裡在笑自己?但卻感到哀傷的感覺,刃月緩慢的坐上王座,雙手握在一起,那被詛咒並且燃燒著的紫色雙眼閃耀了一下。

‘歡迎回來,我們的皇。’

眾人向刃月半跪低下頭同聲道出,那種感覺打在刃月的心上,感到很無助,不安,但是他忍住那不安感,右手揮了下,如叫他們起身的手勢,眾人站起身,那喜悅的視線讓刃月懊惱,望着所有人的刃月低下頭輕聲說。

‘這也許就是...我的使命。’

第一百零九話 完 使命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