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久违入学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10 12:10:54pm

奇幻·玄幻


鸣术高中并非普通的一所高中学校,但这所高中偏偏就在鸣初城里是最为有名的,因为鸣术高中是唯一有术士和普通人一起上课的学校,只是在这里上课的大部分学生都是货真价实的普通人,只有少数的术士会入读这里。当然,这学校里也有一些术士出身的老师,只是占的人数实在很少。

司湫语早谭楚唯一天过来报到,他身上穿的是久违的学生制服,虽然他的书包里装的只有一本小小的笔记本子以及几支以防万一的钢笔。他的笔记本子当然不是上课时用的,反而是用来记载任何有关遗迹的线索。

对他而言,遗迹是最重要的事情,毕竟遗迹跟他的身世有着莫大的联系。说不定他坚持找寻失落遗迹,就能够找到所有的失落家族。

一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去到了总部重遇宣清凛时,这位很特殊又神奇的见习初级一阶术士曾经对他说,只有他司湫语才能归还历史。

失落遗迹与失落家族以及最重要的失落历史息息相关,故此宣清凛才会对他说这么一番话。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司湫语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偶尔,他会萌生奇怪的感觉,也可以说是直觉,然后这种直觉往往都非常准确。这一次他感觉到的是危险,无法言喻的危险。这种危险并不会危害他的性命,可是……似乎会给他的任务带来不少麻烦。

对于学校这种东西,其实他是真的没什么好感,会成为不良少年只是单纯的叛逆,还有对生活的各种迷惘。

抱着这种奇妙的感觉来到校长室,敲门进去后,他就直接挑明自己便是分协会派来的术士,接着又询问几个问题,校长便爽快地替他安排好住处的问题还有让学校里的学生会长从旁协助。那位学生会长此刻也在校长室里,而且就坐在校长的面前,看来是被叫来跟自己会面的。

司湫语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待校长给他说明完毕后,他就跟那位学生会长一起离开校长室,再由学生会长送自己到暂时的住处——学校宿舍。

“我有听过你的大名。”学生会长——明梓珩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脸上却是面无表情。

看到明梓珩没啥表情,司湫语难免有些不知所措,笑得也很尴尬,“是、是吗?”

“在此,我为明紫玥向你道歉。”话音方落,明梓珩已经停下脚步,然后朝他鞠躬,“对不起,家姐疏于管教,伤了你。”

闻言,司湫语当下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会想到说这位学生会长明梓珩居然是那个明家的孩子,而且好死不死偏偏就是三年前那个霸道不讲理的疯婆子明紫玥的弟弟!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明梓珩绝对是无害的。

至少他很信任自己的直觉,既然直觉都告诉他明梓珩无害,那便是无害吧。

“算了,都过去了,我也就当做不曾发生过,大家也好过些,不是吗?”司湫语微微笑道。

见司湫语如此的大人不记小人过,明梓珩那毫无表情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这事就这么算了。让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鸣术高中二年S组的班长以及学生会长明梓珩,请多多指教。”明梓珩完全不像明紫玥,反而很有礼貌,不知道的人恐怕都不会想到说他竟然是明家的人。

基本上明家在外边的名声都不太好,因为他们仗着自己是术士世家之一就目中无人,甚至孤高到完全看不起那些没名没分的小人物。也真亏像这样的世家会出现一个明梓珩,因为明梓珩完全没有明家的那种孤高还有目中无人,反而很温文有礼。

“我是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术士,司湫语。不好意思,基于上面的吩咐,我不能告诉你我的阶级,请不要介意还有多多指教。”司湫语很爽快地伸出手,两个人也就握手,当做是交了个朋友。

之后他们俩一路上聊着天地走到宿舍,把司湫语送到房间后,明梓珩因为还有学生会的事情要处理,于是就先行一步。

现在司湫语又恢复一个人,可心中的那份危险依然存在着。

到底是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这份危机并不强烈,可是……他就是感到些许不安。

暂且不说这个,久违地回到了学校,这也代表着可以重新享受他不曾有过的正常学校生活。自从“忠德事件”后,他虽然被安排去了鸣初术士学院继续学业,但实际上那是偏向于教导术士各种术法运用和知识的学校,并非普通学校。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儿,他的通讯器响了,惊得他慌慌张张地从裤兜里掏出来接听。

“喂喂?哪位?”

“你猜猜~~”

“……端木蔚礼,你是嫌无聊没事做吗?”语毕,司湫语就打算挂掉这个通讯。

意识到司湫语要挂掉自己的通讯的端木蔚礼在通讯器的另一边赶紧叫道,“哎哎别挂啊,我是真有急事要告诉你耶!我不开玩笑了,真的不开玩笑了,你别真的挂啊,我好不容易才联络到你啊,总之你听我说啊,我啊……”

“别再‘啊’了啦!有屁快放!”简直就是烦死了的司湫语都快把以前的坏脾气给找回来,只差没有再次摔通讯器。要知道,他过去已经摔坏整整十几个通讯器,这算是第十八个通讯器了,而且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没办法,以防他又摔坏通讯器,所以干脆买个便宜货,反正现在的科技也算是发达,通讯器的性能也越来越好,故此旧款的都卖得特别便宜。

离题了……言归正传。

“请你帮我联络分协会,说黑暗教廷的教皇……啧,又来了么?”端木蔚礼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话说到一半就在那边叫骂,接着好像展开了某种战斗,“教皇人在鸣初城,吩咐所有术士警戒!立刻发动高级警报,让他们能够有所防备。就这样,万事拜托了。”

最后,通讯结束。

司湫语足足愣神了三分钟才回神过来,旋即用通讯器联络分协会长周琴,将端木蔚礼传来的消息通报给她知道后就挂断了通讯。同时也在思考那个所谓的黑暗教廷的教皇脑子里都在装什么。

为什么……要选择鸣初城呢?难道鸣初城里有什么东西是那位教皇所需要的?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搞不懂到底教皇的目标是什么,司湫语放弃了思考,开始在这房间的四周放置一个可以侦测黑暗教廷的成员的阵法,接着他就准备离开宿舍,盘算着在校园范围稍微巡逻看看。

走着走着,他忽地停下脚步。

鸣术高中有黑暗教廷的成员潜入……潜入?

该不会,那位教皇就是那个潜入鸣术高中的黑暗教廷成员吧?这样的话,他岂不是更加危险?但是,现在又没有找到任何黑暗教廷的踪迹,更别说是证据,他无法证明教皇就在这里。

苦恼地皱着眉头,司湫语朝天大叫一声就莫名地开始狂奔,留下的也就那滚滚浓烟……呃咳,更正一下,是卷着土的烟。

也不知是狂奔了有多久,司湫语总算停下脚步。

他大气都不喘一下,就站在原地扫视一下四周,意外发现附近好像有一群不良少年在围两个家境应该是很不错的学生。以前曾是不良的他微微挑眉,原本是想不插手的,但下一秒他还是走上去救下那两名学生。

两名学生怕得逃走了,司湫语仍站在原地,无语地看着倒在一边的不良们。

“也太弱鸡了吧……打起来真没劲儿。”这个时候还是小小的抱怨一下吧,因为真的超没劲。

岂知……

“老大!请你当我们的老大!!”原本好像是这群不良们的头头抱着他的大腿,苦苦哀求起来。

喂喂,这展开貌似不对吧!为什么要他当他们的老大啊!!

久违入学,入学第一天,课都还没上就被人央求当老大……这还真是不幸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