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II - X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4-08 5:01:48pm

其他·同人


这是案件解决后的一个星期之后,因为凶手什么都不肯说,也不肯承认犯下那三宗凶杀案所以法庭的判决被拖到了现在也还没有进展。嗯……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站在犯罪者的角度来看的话,肯定是会不顾一切减轻自己的罪行的。否认凶杀案什么的不做的话怎么行呢?但是这一次,我、小依或者先生其中一人所犯下的罪行依我看来,不论是多么能言善辩也减轻不了吧。

下午两点半,我和小依两个人在楼上吃过午饭后一起下楼,才刚推开门而已就察觉到一股异常浓烈的杀气。不用说,这股杀气就是从老师那里散发出来的。浓烈的程度是怎样嘛……已经到了连小依都会害怕的那种程度。

我们俩静悄悄地溜到柜台后面躲着,看多几眼,确定没有被发现以后才松了口气。

“好,好险。”小依喘着气说,“姐姐到底是怎么了?才吃个饭而已怎么突然就那么生气了?”

“会不会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事?”我紧张地问。

“不会吧?做错事的话姐姐应该不会发那么大火的。”小依否认道。

“不然呢?先生今天早上就出门了,应该不可能是他惹老师生气的吧?”

小依慌张地看着我说:“妳说的有道理,我们今天有做错什么吗?”

“如果是我们的错的话那我们出去道歉好了,老师应该会原谅我们的。”我说完后想站起身过去道歉,但是被小依拉着了。

“娜资妳这笨蛋,我们连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就道歉的话那不是罪加一等吗?”

有道理,要道歉也需要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啊。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躲到老师气消为止吧?”

“等等,让我回想一下今天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小依闭上眼睛说。

时间过去了一分钟……然后是两分钟……再来是三分钟……怎么想那么久?

我等不及了,用手指轻轻地推了小依一下,结果她整个人倒了下去。

她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吗!怎么办?我一个人可解决不来啊!要不我出去问问好了……不行!这杀气,会被杀掉的!

“好啦其实我没睡。”小依爬起来笑着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生气地说。

“见气氛那么紧张所以想要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嘛。”她摸着后脑勺说,“不过我想了想,今天我们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会不会就是因为我们什么事情都没做所以老师生气了?”

“不会吧?我们今天的委托只有哥哥能完成而已不是吗?”

“难道是我们打扫得不够干净?”

小依和我互看了几眼后一起把头探出柜台四处张望。

“不可能,连张纸屑都没有。”小依说。

“那么还能是什么事啊?”

“我怎么知道?”

“要不妳试着回想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好主意!”

小依再次闭上眼睛,不同的是她没有保持沉默。

“首先是我比平时早起床,所以就到客厅坐着发呆。然后就是姐姐起来准备早餐,早餐是松饼还有几个三明治。准备好以后哥哥就起床吃早餐,没说什么话,就和平常一样静静地吃。然后就是开始营业,我们打扫以后就坐着聊天,我期间有睡一会儿。然后哥哥接到电话,要他出去看看。哥哥和姐姐像以往一样道别以后就走了。然后姐姐上楼准备午饭,准备好以后吃了才下楼。之后楼下的店主拿了个A4的信封上来,姐姐不让我们应门,收了那封信后看也不看的就放在桌上。之后就是催促我们上去吃饭,下楼以后就是这幅情景了。”小依说完以后睁开眼睛,“完全没有不妥的地方啊。”

今天发生的有很多都是平常都会发生的事,确实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等等,平时我们要去收信的时候老师都不会阻止我们的吧?

“有不妥的地方。”我说,“平时收信都是我们收的不是吗?今天怎么那么突然不让我们拿了?”

“说得也是。嗯……”小依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姐姐拿到信以后好像很紧张似的。”

“这就说明老师那么生气的原因是那封信了。”

“确实,信件比一般的还要大,里面应该有什么秘密。”

秘密吗?应该是,不过就算是让我们拿信的话我们也不会拆开来看啊。这么说来,连寄信人也是秘密了。

“这封信应该不是我们可以看的。”我脱口而出。

“嗯,不然姐姐不会那么神经质。”

原来小依和我想到一样的东西。

“有什么地方会寄出这么大的信件,而且不能被我们看到呢?”我问。

“嗯……同行?”

同行?是指侦探社吧?

“不可能,如果是侦探社的话那么要调查什么东西呢?”我否定道。

“难道哥哥出轨了?”小依说,“嗯……不可能不可能,哥哥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会不会是律师信?”

“律师信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大封吧?”小依摇头说,“一般只是标准的白色信封而已。”

说的也是。

“难道是医院?”小依问道。

“目前最有可能是医院了,但是医院有什么东西会让老师那么生气呢?”

“会不会是因为我的关系?”小依惊慌地问,“病情更严重了吗?”

小依很少会慌到这种程度,都快哭了。

“小依妳冷静点!”我安慰她说,“妳还没复诊不是吗?怎么可能是关于妳的。”

小依冷静下来以后说:“也是,我复诊的时间是下个星期二,医院不可能在我复诊之前寄信过来。有什么紧急事件的话也应该会打电话过来的。”

“老师今天有接过电话吗?”我说,“我的印象是没有。”

“妳说没有的话那么就是没有了,我唯一不确认的时间点就是我睡着的时间。因为姐姐把电话留在这里就上楼做饭的关系。”

“果然是因为信件的关系。”

“怎么办?我们不可能这样明目张胆走到姐姐面前拿吧?”

“小依,妳的电话呢?打个电话问一问先生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放在桌子上,哦不,应该怎么办?现在出去拿一定会遭殃的。”

老师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那么生气啊?我们已经确定是因为那封信了,但是信的内容是什么?寄信人是谁我们也不清楚,如果是医院寄来的话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肯定不是因为小依的状况。现在仔细想一想,如果真的是关系到小依的话老师是不会那么生气的。反之,老师可能会很沮丧,很伤心。

是因为有谁患上什么病吗?也不可能,原因和之前一样,如果有人患病的话应该不会那么生气的。会不会是先生特地隐瞒他患上什么癌症的事实?嗯……不太像,先生他不像是有什么事会瞒着家人不说的人。

除了这些以外就是老师她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以后情况不是很乐观所以心情不好?

“小依,老师最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奇怪的地方?”我问道。

“嗯……最近好像很紧张似的,出差回来以后就一直带一些小盒子回来。”小依想了一想继续说,“几天前说身体不是很舒服要去医院检查,哥哥说要陪她去结果被姐姐拒绝了。”

前几天去医院检查,今天来报告,然后就这么生气,前些日子带了一些小盒子……

“小依,盒子是什么形状的?”

“诶?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妳问这种问题?”小依抱怨说。

“好了小依别这样,这是关键。”

“嗯……好像是长方形的吧。”

宾果!

“小依,从这些线索来看的话……”我认真地握着抓起她的手说,“……老师怀孕了。”

“不会吧。”

“为什么?”

“哪有人怀孕了还那么生气——”

“千夏,我回来了。”先生的声音打断小依的话。

先生你回来得真不是时候!

“娜资和依呢?难道依又昏倒了吗?真是的我上楼看看她。”

“江明治你给我站着!”老师怒吼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柯依,刘娜资,别躲着了,都给我滚出来!”

叫全名了!还有,老师怎么知道的!明明就很安静!

“两个人溜进来我都没发现到的话我还做什么侦探?”

被老师这么叫,我和小依只能走出去。先生见我们战战兢兢的,于是问道:“千夏,妳到底在干嘛?妳自己看看妳把她们两个吓成什么样子了。”

“我在干嘛?你自己看你到底做了什么!”老师把先前收到的信丢到桌上大喊道。

先生拿起桌上的信仔细地读了几次,读完以后他的脸一下黑了许多。怎么办,看样子情况不是很乐观啊。

“千夏……”

“耶!”老师笑着举起双手,还摆着胜利的手势。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样跟我说我要当爸了真的没问题吗?”先生整个人虚脱了。

“娜资,和妳猜的一样呢。”小依说。

“诶?本来想给你们惊喜的,没想到妳们躲在柜台后面猜着猜着就猜到了。”老师笑着说,“怎么样?演得好不好?”

这好过头了吧!

“姐姐妳把我们两个吓惨了啊!我还以为我们做错了什么事呢!”小依生气地说。

“千夏,这多久了?”先生问。

“三个月。”老师回答。

“诶?怎么现在才说。”小依抱怨道。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嘛。”

“怀孕了我还让妳跟着去,出了什么事的话怎么办啊?”先生懊恼地说。

“好啦那都多久了,不是说了刚刚才知道吗?”老师说。

“不行,这六个月的委托我要全部退掉,我先打电话给委托人,告诉他这次委托不能接了。”先生说完便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

“明治,你推掉委托那我们拿什么付工钱?”老师阻止先生道。

先生看了看我们,闭上眼睛说:“裁员!”

诶!怎么这样!

“别这样啦,有工作就接,不然就算我们裁员也没用,没钱买奶粉。”老师叹气说,“这次是什么工作?”

“只是跟踪而已,我一个人做得来。”先生说,“爸他们知道了没?”

“不知道,先不要跟他们说啦。”老师挥了挥手说,“晚点再和他们讲也没关系,现在告诉他们的话他们可能会直接搬过来吧。”

“说的也是。”先生点头同意后看着我和小依,过了一会儿后说:“千夏,妳还没向她们道歉。”

“诶?没,没必要啦。”我慌张地说。

“不,这是一定要的。”老师笑着说,“对不起啦,吓到妳们了。”

“没,没关系啦。”对了,必须恭喜老师,“恭喜你们。”

“谢啦。”

“姐姐妳真的以为道歉就能了事吗?”小依别过头说。

小依,妳确定要这样得寸进尺吗?

“不然呢?”老师问道。

“嘿嘿……”小依伸出手说,“……我要吃雪糕。”

这么贪吃吗!

“今天妳哥我心情好,这张拿去买妳们爱吃的。”先生这么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令吉给我们:“娜资,妳也跟去。”

“先生,这个真的,真的没必要。”我受宠若惊。

这心情不只是好而已吧?一百令吉耶!

“妳就跟去吧,一方面是我开心想请妳们吃,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依半路昏倒,还有就是请妳制止她,不要让她花完这些钱。”

那先生你干嘛给我们这么大张啊!

“刚刚添油时小张的用光了,剩下大张的纸币。”

不要随便读心啊!

“好啦别这样,明治他很少心情那么好的,这次就听他说的。”老师劝说。

“对啊对啊,哥哥他很少那么开心的,走啦。”小依拉着我的手说道。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

“那,好吧。”我苦笑着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