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3、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07 7:58:33pm

奇幻·玄幻


4-3

這邊的莫殺氣騰騰,另一邊乖乖跟著厄臨走的祈冷還是第一次由厄臨帶回家,因為已經被莫發現了,所以厄臨就直接穿著在外面的裝束,僕人們已經習慣屋子裡時常有奇怪的人做著奇怪的打扮走來走去,對他們也沒有多做關注,畢竟是人都愛惜小命,這棟屋子秘密太多,要保護好自己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學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怎麼了?"回到屋子裡,厄臨找了個地方開始卸妝,祈冷默默的站在一旁,雖然他沒吭聲,厄臨就是能讀取到我很不爽這四個字,原本不打算理他,偏偏他就默默的站在那裏發射他很不爽電波,偏偏厄臨又是習慣自己一個人獨處的人,身邊如果有人,就算是幽靈也不能讓他平靜下來,一定要單獨的環境才行,這樣的情況下厄臨也只好開口問了。

「殿下,您早就知道那些人的來歷了嗎?」祈冷很哀怨,剛才吃飯的時候問,怎麼什麼都問不出來,回到公爵府之後厄臨卻像是什麼都知道一樣,他被騙了啦!

"我不知道,我只是有些猜測,第一個就是現在這個情況,第二個則是那些人是由旋靈國皇室派出的。"畢竟這裡是旋靈城,要說到派人還是旋靈國皇室最有可能也最方便。

「不可能的。」祈冷一怔連忙開口說:「不可能是陛下。」

厄臨對祈冷投以鄙視的眼光,這句話有人會相信嗎?打死他也不信旋靈國王會完全信任刃,厄臨的腦海中有太多的資料可以證實這是不可能的,見厄臨不信,祈冷急忙跑到厄臨面前認真的說:「是真的!殿下,預言是這樣說的。」

"預言?"以前的他是不信這東西的,可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見識了太多太多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厄臨甚至本身也是個無法解釋的情況下,也不敢真的不相信,靠著一個預言真的能讓一個國家跟他國內最強大的公爵彼此間合作愉快?永遠互信互愛?

「昰阿!預言上說,只要國王永遠與公爵互信互愛,旋靈永遠不滅。」祈冷非常認真的這樣說,厄臨沉默了一下後,皺眉開口問:「全文。」

厄臨突然的開口,讓祈冷嚇的跳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厄臨說話,不對!厄臨什麼時候會說話了?祈冷只想尖叫,這實在太令人驚訝!不,這根本就是驚悚!祈冷還沒來的及有任何動作,馬上被反應過來的厄臨撂倒在地!

都忘了不能開口說話,都是因為舅舅啦!厄臨在心中惡狠狠的發誓到成功脫離旋靈國前都不開口說話了!直到確定祈冷安靜下來,厄臨才放開他,然後吩咐數量龐大的幽靈們看守在他身邊,只要他一有動作馬上制服然後碎屍萬段反正他跟莫的約定昰讓祈冷跟在他身邊,可沒說保證他活的好好的。

大概是感受到身邊滿滿的殺氣,祈冷乖乖的什麼坐在那一動也不敢動,然後厄臨正頭疼的看著這混亂的場景,這下該怎麼解釋呢?

4-4

「殿、殿下。」祈冷努力的鎮定下來後,用力的吞口水,看著厄臨開口說道:「不用對屬下解釋什麼,不管您是為了什麼原因,屬下永遠屬於您。」祈冷的笑很燦爛,充滿了真誠,感受到這樣的真心,厄臨理性上不怎麼相信,感性上卻被完全說服,但厄臨本身就是個理性成面過重的人,雖然心裡有一小半已經被說服了,表面上還是不為所動。

「殿下,你應該知道的。」祈冷看出厄臨的不信,卻說出這句話讓厄臨更加不能理解,厄臨沉默的看著祈冷,猶豫著到底要殺掉他還是放了,最後,厄臨還是布希望讓莫難過,輕輕的走回自己原本的位置上。

"如果被我知道你做了什麼好事,我肯定取你性命!現在,開始說。"強行壓下心中的煩躁,厄臨不明白這突如其來的情緒是什麼,他已逐漸習慣這些突然出現擾亂他的情緒後又悄悄消失的東西,但他不會被這些影響,雖然找不出原因,但他就把這些當成是病毒處理,遇到以後就馬上封印,建造隔離區,拼了命的想將那些東西刪除掉,卻無奈的發現他沒辦法刪除乾淨。

就算如此,厄臨還是努力的消除感情上帶來的影響,可每當他看到祈冷,就會發現他又更加的信任他了,告訴自己這是不正常、不正確的,卻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這詭異的情況俘虜,厄臨不停的思考,而祈冷已經說完了整篇預言。

那篇預言確實如厄臨的猜測一樣,只是很簡短,又神神秘密的東西,詳細情形也跟祈冷說的差不多,怕厄臨不相信,祈冷還提出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旋靈城裡的皇宮前面,有個大大的石碑,石碑正面就刻著這段預言。

"嗯,出去吧!"意外的情況令人心煩意亂,厄臨直接將祈冷轟出房間,卸去身上的裝扮,門外再次響起聲音,厄臨起身去開門,卻發現站在外面的是莫。

莫很疲倦,突然發生這些事情,讓他的精神緊繃,剛才得到的消息完全證實了厄臨的猜測,這讓人鬆了口氣,莫收到消息後緊接著發下了數量龐大的命令,黑暗同盟這樣的行為是赤裸裸的蔑視整個旋靈國的權威,這樣的情況刃是絕對不可能坐視不管,通知鳴電,然後準備好進行報復。

不過在那之前,飯還是要吃的,所以當管家告訴莫晚餐已經準備好後,莫立刻過來找厄臨,卻發現祈冷站在門外不停的晃來晃去,好像非常的緊張擔憂,莫追問時卻又支吾其詞,只說沒問題,但怎麼看就是有問題。

「小厄臨,吃飯了。」莫原本想追問,最後還是改變主意,厄臨很聰明,祈冷則是非常的祭爾帝式固執,這樣的兩人還是別說什麼,免的被厄臨戒備已外還被祈冷哀怨,唉!現在的長輩真不好當。

  厄臨點頭,臉上露出疲倦的神態,莫連忙蹲下,看著他勉強張大的眼睛,充滿心疼:「小厄臨,怎麼弄得這麼累?還是我請管家把晚餐送上來,你就在房間裡吃?」莫提議,不過厄臨還是搖頭拒絕了這個提議,選擇了下樓一起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