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七黑章 黑之探訪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4-08 9:54:38pm

奇幻·玄幻


最近有一件事情一直搞得我心神不寧。

那件事是關於妹妹的事情。

最近妹妹只要是在家的時候就能一直看見她唉聲歎氣無精打采。

每一次回到家都躲在自己房間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我和她說話時,她不時會分神沒在聽我說話。接下來又是歎氣……

妹妹在我眼裡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活潑又可愛的妹妹。

可以讓她變成現在這種樣子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我唯一能想到的可能的就是妹妹在學校里有喜歡的人,可是那個人卻拒絕了妹妹的心意結果導致妹妹變成現在這種廢人的樣子!

如果是這樣我一定要狠狠地教訓他!!

不管怎樣看到妹妹現在這個樣子,我這個做哥哥的飯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安穩。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現在還病了。

「滅你想太多了。病人就該好好躺著。」亞晴聽了我近期的觀察情況后立刻反駁

「我沒生病……」

「說什麼傻話,都過三十八度了還說沒生病。是要五十度才算生病嗎?」

真的五十度會死人的吧?

其實今天我原本是想要叫旋契或石能來我家,想要告訴他們我妹妹最近的狀況并幫幫我。

但他們兩個一起收到討伐幻魔的任務

而亞晴剛好沒事情做,我就叫她來了。

亞晴明明是來我家探病的。

可是現在卻因為我在擔心妹妹這個擔心妹妹那個搞得亞晴的心情煩躁起來。

「不!肯定不是我想太多!咳咳咳……!」

「你還是冷靜點好好休息休息吧。不然你的感冒肯定會惡化的。」

亞晴為我的擔心感到無力。立刻讓我好好靜養。

「亞晴我跟你說…為了證明我的猜測我還去跟蹤妹妹一整天。」

「病了還去做這種白癡事情我真是服了你了。不,是因為做了這種白癡事情才病了的吧?然後,有什麼發現?」

「完全沒有……」

「你還是好好休息吧。」

亞晴覺得繼續留在這裡根本就是浪費時間。立刻走向門口。

「等等……!」

我為了不讓唯一讓我消磨時間的亞晴離開而立刻呼喚。但病情就像亞晴所說的惡化了。我無力地掉下了床。

亞晴發現立刻將我抬回床上。

「真是服了你了。就帮你一下。」

「真的吗?!」

「如果你繼續胡思亂想病情又會加重的。到最後最擔心你的還是圍依。」

「謝謝!謝謝妳亞晴!」

我瘋狂抱著亞晴道謝。

「放開我,你這是在性騷擾知道嗎?」

由於我得了三十八點六度的高燒渾身乏力,虛弱的我立刻就被亞晴輕易地丟在床上。

我的皮膚被床柔軟的觸感深深吸引,就算我想要強制讓自己起身也無法做到了。

在藥物和被窩的雙重攻擊下,我總于被打敗了。

我深深地躺在床上睡了下去。

「真是的……就是不肯好好安靜休息。」

在亞晴認為總于能松一口氣的時候,圍依剛巧回來了。

亞晴想起剛剛答應過我的事情,只好直接去問問妹妹到底有什麼心事一直讓她這麼掛心。

「其實……」

妹妹也很配合地說出了原因。

「亞晴姐姐!那時候的那個人是妳的男朋友嗎?」妹妹眼神閃亮地問道

原來,妹妹一直將利亞多當成亞晴的男友。

自從那一次看他們兩個吵架后,就一直在意擔心亞晴和利亞多到現在是不是還在吵架?會不會已經分手了之類的狀況。

就因為這個理由妹妹這幾天時不時走神,讓我擔心。

「其實……」

而亞晴也好好說明了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其實不是什麼情侶。而且他們兩個已經和好了也不會再吵架了打算這樣敷衍妹妹。

不過當亞晴說利亞多是她【朋友】的時候,亞晴那張表情是多麼地扭曲可怕。

因為對亞晴來說,把利亞多當朋友來看簡直就惡心得快吐了。

亞晴就是對利亞多平常那輕浮的表現感到不順眼。

「那……亞晴姐姐打電話證明給人家看可以嗎?」

因為那張扭曲的臉,亞晴說的話受到了妹妹的誤會、懷疑。

然而為了證明亞晴自己說的話,亞晴忍下心打給了利亞多。

「利亞多……」

「哦哦!亞晴你會找我真是少見吶~。不過說話的口氣還是這麼可怕可就要改改咯~。要不然以後會嫁不出去的,啊哈哈哈!」

聽到利亞多得意的聲音,亞晴沒立刻摔爆電話已經是奇跡了。

「利亞多……我們是【好朋友】吧?」亞晴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感情都沒有放在裡面

而這時候另一頭的利亞多知道亞晴是不會平白無故說這種話的人。而看似輕浮但內心其實非常敏銳的利亞多已經猜到事情的大概。

現在利亞多只要回答【是哦】一切的問題就能簡單結束。

但利亞多的性格…才不會讓這種對他來說非常有趣的事情這麼簡單就結束呢!

「先別說那個,亞晴那時候妳說過的約會什麼時候要去啊~?」

「約……約會?等等!你還是先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察覺到利亞多意圖感覺繼續下去不妙的亞晴想要直接了斷快點結束話題以免發生什麼無法預測的大災難。

但利亞多可不會輕易放過這發生率比隕石砸中自己家的報紙還低、可以好好整整亞晴一頓的大好機會。

「忘記了嗎?嗯嗯……亞晴你還真是健忘呢。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點哦,Honey~。」

「Ho…Honey?!」

這什麼年代的稱呼了……

「嗯~還說什麼一起在遊樂園里邊坐著摩天輪一邊瞭望著這個城市的夜景,然後在煙火下進行熱情的一吻~~,啊啊啊……是不是很浪漫啊。所以?你記得約會的事情了嗎?不記得的話我就無法回答妳剛剛的問題了呢~。」

「記得…當然記得啦!所以快點回答吧求你了!」

亞晴已經接近精神崩潰邊緣。開始自暴自棄!

「哈哈哈,亞晴妳記得就好。我就好好回答妳的問題咯~。聽清楚了。」

亞晴想著總于可以解放了。

然而,會這麼想的亞晴真是太天真了。

「我們的關係當然老早就【超越】了【好朋友】那條線了嘛~啊哈哈哈。順帶一提我已經將剛剛那些話錄音咯。就期待這個星期天吧。要是妳敢爽約的話……我不會做什麼的。」

利亞多肯定會做什麼。

利亞多說完的同時……亞晴已經將自己的手機摔爆,一秒也不想聽見利亞多的聲音。

就算手機沒壞,亞晴肯定不會想再使用讓她發生這種災難的手機了。

順帶一提,剛剛這通電話是開著擴音模式。妹妹也全聽見了。

妹妹眼睛更加閃亮地望向亞晴。

她肯定把利亞多剛剛那些話理解成亞晴其實和利亞多是情侶關係這件事是事實。

「摩天樓…熱情的吻……亞晴姐姐真可愛呢,嘻嘻。」

妹妹臉部泛紅天真地笑了起來。要是妹妹知道了內情絕對不會像這樣笑起來。

妹妹的事情已經解決,又或者說沒解決?

但已經承受不了被利亞多耍得團團轉的亞晴進我的房間靠在門上,開始傻笑起來。

而我卻被亞晴詭異的傻笑驚醒過來。看到亞晴這種樣子連我都忍不住好奇心問亞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亞晴變成這種樣子。

「滅啊…這個星期天要不要去遊樂園玩?不,你一定要去,順便連圍依也帶過去吧。錢我出總行了吧?我出總行了吧?呵呵呵……」

「總之你先冷靜點,先告訴我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亞晴的樣子太可怕了!還讓我的發燒提升了幾度!

之後我開始聽著亞晴一五一十告訴我剛剛發生的事情。

對這件事情我只能對亞晴深感同情。

「如果我和利亞多真的兩個人去遊樂園的話就真的變成約會。會變成那樣子的話不如乾脆讓我去死還比較好。所以算我求你了滅,帶著圍依當天一起來吧!」

「嗯……就算妳不幫我出錢我也會去的。想起來也很久沒帶妹妹出去玩了。就趁著這機會大玩特玩!」

沒錯,到底有多少年沒帶妹妹出去好好玩一玩了。自從加入了黑魔使之後和妹妹的時間就變得更加少。

像這樣出去好好玩一玩似乎也不錯。

想著想著又被強烈的睡意和疲累打倒,再度睡了回去。

在過了一段時間亞晴冷靜之後。

亞晴盯著熟睡的我,嘴裡輕聲道歉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