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5、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09 11:18:38pm

奇幻·玄幻


4-5

  在飯桌上,莫為祈冷也設了位子讓他受寵若驚,不過觸及厄臨那冰冷的目光他就知道他的前路依舊漫漫,終點離他還很遠呢。雖然在心中有些想法,祈冷還是乖乖的在莫的期許目光下坐下,開始了一場頗為艱難的進食。

  

  嚴格說起來,這飯菜卻實不錯,又香又好吃,可是旁邊厄臨不停的發射不悅的氣氛,莫又主張食不言,刃公爵府就連僕人也很少,讓整個餐廳更加安靜,就算祈冷想找個辦法來打破僵局也找不太到。

  

  就在這時,祈冷發生了一個小小的危機,他吃麵包喜歡沾奶油,偏偏在他眼前的是果醬,而奶油正好死不死的剛好在厄臨的正前方,他根本沒有那個膽量去伸手拿,偏偏他麵包只喜歡這樣吃,其他方法都不行。

  

  正當祈冷陷入兩難,猶豫著要不要乾吃麵包,他寧願乾吃麵包也不要勉為其難的沾果醬,一隻手突然伸到他面前,輕輕的將奶油放在他的正前方,奶油抵達時聲音有點大這點還是顯現出很明顯的不滿,這真是太糟糕了!

  

  吃過飯後,三人一起喝茶休息,厄臨皺著眉頭看著茶杯,心中轉了些想法,最近事情有點多,厄臨有些不確定這事情是不是只是他的錯覺,還是有別的原因,只好看著莫。

  

  ”舅舅。”發現莫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在看他,厄臨只好開「口」提醒,果然又讓莫好好的享受了一次驚嚇的感覺,看著莫差點從椅子上滾下來的樣子,厄臨只能搖頭嘆氣,看來這輩子他想跟莫好好的相處是有些難度了,或許這就是亡靈聖者的宿命?他們永遠沒辦法跟正常人生活在一起,否則怎麼會聯疼他疼的要命的莫也會發生這種不良反應?

  

  「什、什麼事阿?小厄臨?」厄臨給他一個白眼。

  

  ”最近是不是情況很奇怪?”厄臨慢慢的喝茶慢慢的問,拉長的聲音讓莫好好的享受了一下,看見莫那不自在的表情,厄臨下定決心要好好的訓練一下莫,就從每天晚上床邊都會有人吹涼氣這個訓練項目開始好了!

  

  「沒有阿!一切都很正常。」莫悠悠哉哉的回答。「應該說,從以前到現在都這樣,反正人類的貪婪慾望是永不止息的,所以這些事情本來就一直有,一直都有人專門負責這東西,你就別想太多了,專心準備你的事情吧!」

  

  ”嗯。我最近要舉行祭典,在廣場。”厄臨點點頭,然後語出驚人的說。

  

  「不可以!」莫還沒來的及問什麼是祭典,一旁的祈冷已經跳起來了。「不可以在這個時後舉情祭典!太危險了!」厄臨抬了抬眼皮,臉上帶著一抹冷笑,他從沒說過什麼是祭典,為什麼祈冷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兩人一起盯著祈冷,一個是困惑,另一個則是滿滿的嘲諷,自之失言的祈冷悶不吭聲,一點也不敢再說什麼,不過其他人可沒有這麼輕易放過他,至少厄臨就沒這個打篹,不過,在厄臨發難前,莫已經察覺出事情不對,連忙開口問:「祈冷,祭典是什麼?你又怎麼知道祭典很危險?」

  

4-6

  若是讓厄臨來問,肯定沒這麼溫和,到時後要是又起什麼衝突就麻煩了,而且厄臨才不會去理會這些,他現在一定每天都在想著該怎麼把這個自己黏上來的人給踢走,讓他們自己處理僅限於慢慢的培養良好關係的階段,像這種緊急情況,還是他這個長輩出面排除吧!唉!我真是個偉大又聰明的長輩!實在是太佩服我自己了,明天馬上寫信跟老哥說!

  

  就在莫自己一個人也開心的不得了,不停的想著該怎麼跟狂獅嗆聲的話,另一邊的祈冷與厄臨默默的看著完全失去長輩的形象,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呵呵傻笑,兩人只能搖搖頭,非常有默契的轉過身去不想看到這畫面。

  

  萬幸莫並沒有完全忘記場合,自己一個人high了一陣子之後就漸漸收斂,祈冷清清嗓子開始說:「所為的祭典,就是亡靈聖者的工作方式,招換幽靈,然後處理幽靈的麻煩,依不同地點會有不同的情況,但是由於長時間沒有亡靈聖者清掃,不管原本多乾淨的地點現在肯定也是一大堆的幽靈,場面肯定會很『盛大』,絕對會引來原本就在找亡靈聖者的人,所以懇請殿下別在這個時候進行祭典,至少等這些風浪稍為平靜後再舉行。」

  

  「由其,您還選擇了廣場這個原本就被所有人注意的地方,那裏是亡靈聖者第一次出現的地方,要瞞過那些居心叵測的人實在太難,要不要改個地方?學校裡面的小樹林也不錯阿!雖然那裏常常有情侶在那邊,不過就當請他們休息個幾天吧。」

  

  對於這提議厄臨不置可否,其實在哪裡都沒差,只是他已經很習慣在廣場做這件事情了,才沒想到這些,不過在哪裡舉行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為什麼祈冷會知道應該只有亡靈聖者才會知道的事情。

  

  莫也很好奇,他知道祈冷一定會解釋的,想不到祈冷默默的將手上的手還拿下來,安穩的放在桌上,之後什麼也沒說,兩人只好開始仔細觀察那個手環。

  

  那是個很普通的手環,材質普通,花紋簡單大方,但上面沒鑲金貼玉,也沒半個寶石,內部也沒有什麼其怪的暗刻之類的東西,簡而言之,那是個非常乾淨的手環,乾淨到讓兩個專家也什麼都看不出來。

  

  厄臨看著手環,突然覺得非常的熟悉,他確定他一定有看過這個手環,才能夠有這種感覺,只是再他的記憶裡搜尋不到罷了,確認腦部中的搜尋引擎再次故障,厄臨也沒多理會,反正東西壞掉第一次會緊張,當壞掉第十次之後就學會與這個破爛貨和平共處了。

實在看不出這個手環有什麼奇怪的,莫直接趴下,下巴頂著桌子整張臉貼著手環:「這材質還蠻不錯的,應該是紫靈骨,有點邪氣的材料就是了,不過還算的上是能接受的範圍,上面的花紋看起來很古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