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赤色刺猬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11 10:41:20pm

奇幻·玄幻


最近,鸣术高中的不良少年集团可说是把校园给治得好好的,完全没有发生任何的暴力事件又或者勒索什么的,反倒是他们会帮助学生会和风纪委员维持学校的和平,甚至还会把跑来犯他们,想要对他们学校的人出手的他校不良们给逼退。总而言之,鸣术高中目前为止治安很好,学生都很乖。

鸣术高中不良少年集团的新任头头此时躲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着书,只是他出现在这种场合却显得格格不入,因为这位新任头头的头发是赤色的,而且还弄成奇怪的刺猬头,就前面的刘海基本上挡住了半张脸。

郁闷地看着手中上的书籍,一边偷偷地观察周围人的反应,他不由在心里暗叹自己怎么会把事情弄成这种地步。

明明他只是过来出任务,负责找出可能潜入了这所学校的黑暗教廷成员,为何他会莫名其妙就成了不良少年们的头领啊!他是真的完全搞不懂自己全身上下到底是有哪一点像是不良少年,居然会直接被拉去当头领。

算了,不当都当了,就乖乖地当下去顺便整顿一下这群毫无纪律的不良们,最后就变成了帮忙维持学校和平的奇怪不良少年集团去了。

首先,他那头赤色的发并非他搞出来的,他可没有那种染发的嗜好,发型也不是他设计的。

“呵……小语,你又把你的小弟们撇下,一个人躲到这里看书了?”第一天来到这学校所认识的学生会长明梓珩轻笑着来到他面前,拉开椅子便坐下。

此时图书馆已经没人了,估计都是心里畏惧司湫语,故此都跑了。

无言了一下下,司湫语最后也没回答对方,继续看他手中的书。他好不容易才终于从图书馆里挖到跟遗迹有关的资料耶,当然是要先看资料啊!

“我记得这是失落遗迹的资料……你对遗迹很感兴趣?”明梓珩瞥了眼司湫语看着的书,好奇地问道。

“嗯,我很感兴趣。而且……三年前我曾经进过失落遗迹,找到了失落家族和失落历史的一点线索。”

“噫——失落、失落历史?难不成那不是传说?”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的,但……那里确实是失落遗迹,里面也埋藏了一些失落家族和失落历史的线索。”

闻言,明梓珩略略思索了一下,困惑不解地看着司湫语。

“为什么你会对这些感兴趣,而且还要这么尽心尽力地去调查?”

对于明梓珩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司湫语一时之间不晓得该怎么回答。上面的人还没有公布已经找到的失落家族的事情,也没有公布失落遗迹是真正存在于世界各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所以他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诉他。

迟疑了好一会儿,司湫语环顾一下四周,像是在确定什么之后便招呼明梓珩靠近点,凑上去悄悄地在他耳边耳语起来。

“我怀疑我是失落家族之一的后人,因为在遗迹里我找到了说不定跟我的身世有关的一些线索。”

“那么,你找到了什么?我这里有听说三年前有人找到了失落遗迹,还找到了失落家族之首的事迹……莫非……?”

明梓珩不是笨蛋,他的脑筋也很好,所以大致上也能猜到一些端倪。根据他在家中获得的小小情报,再加上司湫语所说的,他也就大概猜出司湫语正是失落家族之首的后人,虽然没有切确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

看出明梓珩在想什么的司湫语幽幽一叹,紧接着就拿出他那随身携带的笔记小本子,翻开几页后就给他看。上面画的正是某个家族的徽记,接着司湫语稍微拉开自己的衬衫,明梓珩一看到他锁骨上的印记,不由愣了许久。

最后他深呼吸一下,试着让自己可冷静下来不要那么激动。

“这是‘神眷司’的徽记,而我身上的印记是在进入失落遗迹没多久自己冒出来的,身边还有曾经侍奉过‘神眷司’的狼魔一族的女王作证过,证实了我确实就是‘神眷司’后人。”司湫语一点也没有开玩笑,很认真地告诉明梓珩自己身上的印记代表着什么。

沉默片刻,明梓珩也就点点头。

“这是机密吧?”

“呃……诶嘿嘿……”司湫语尴尬地干笑几声,然后就把扣子扣好,收回笔记小本子继续看他的书。

不再打扰他的明梓珩本来就是打算打个招呼就走人,所以就道别离去,偌大的图书馆只剩下他一人还有负责顾柜台的图书管理员。

就在司湫语好不容易快要把整本书给看完并且整理出一些有用的资料之时,图书馆的大门忽然从外被撞开,一个脑袋开花,鲜血直流的二年级跑进来。先不说撞开门的事情,这脑残的二年级已经为图书馆干净的地上画出了一条恐怖的血痕。

呆滞地看着脑袋开花的二年级,司湫语好不容易从这基本上都被血遮住原貌的脸孔认出是谁,不由感到惊讶万分。

“老大!西隅的要捞过界,好几个兄弟都被做掉了!”

“西隅……?若月城的西隅高校?带头的是谁?”司湫语皱着眉头,旋即询问对方是谁。

“西隅高校最强,孤独黑狼!”

微一挑眉,司湫语利落地合上书籍,把笔记小本子收进书包里,直接拿着那本书走到柜台处办理借书手续后便将书给收起来,迈开脚步就是奔向学校大门。

可怜负责顾柜台的女学生完全被吓哭却没人安慰,只能默默地一边啜泣,一边清理像是发生了杀人案件现场的图书馆。

话说司湫语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目的地,果然看到的是身穿西隅高校制服,头发各式各样,染成各种颜色的不良们手持家伙站在校门口。

司湫语沉默地看着好几个受伤不轻的小弟们,隐隐有些不悦。

他把书包摘下放到一边,唇角微微上扬,又扭了扭脖子,松松拳头,骨头居然咯咯作响。

“是谁……想捞过界啊?”司湫语的语气冰冷,嘴上噙着一丝冷笑。

隐约泛着银芒的黑瞳之中,所带的是愤怒,毕竟他这边可以说是全军覆没。要知道,他平时都很关照这群天真单纯的小弟们,如今看到他们全部都受伤,轻伤的重伤的都有,想要他不发火都不行。

这时,一名看起来长相不赖,穿着倒是特别寒酸的黑发少年走出来,一脸不屑,还挑衅般地看着司湫语。

“我,孤独黑狼要收下这间学校。”

“就凭你?”

“对,就凭我。叫你们的老大赤色刺猬出来,我还不屑跟像你这样的喽啰干架。”

孤独黑狼简直就是轻视了司湫语,说话特别的不客气。于是,司湫语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对方都皱眉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疯子。

“赤色刺猬……么?呵呵呵,我,就是你要找的‘赤色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