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黑暗影子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13 10:26:57am

奇幻·玄幻


学生会活动室里,司湫语坐在副会长的桌前努力地翻阅鸣术高中的学生档案试图找出一丝丝的线索,而学生会长明梓珩则是颇为无奈地在处理自己的公务,一边留心司湫语的行为。幸好司湫语现在是很正常,头发不是赤色的也不是刺猬头,所以把人拉到活动室处理正事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除了他们俩在这活动室里,谭楚唯也在这里帮忙调查任何有可疑之处的老师,这反而让明梓珩有些战战兢兢的,毕竟谭楚唯的身份可是冰雪术士啊!

只要是术士都认识谭楚唯这位冰雪术士,毕竟真正享有荣誉称号的特级十阶术士并不多。

“转学生?”司湫语翻到了其中一个学生的档案,看到上面的注明后不由困惑起来。

他继续往下看去,反而更加怀疑这个转学生。

明梓珩和谭楚唯见他好像找到了什么值得怀疑的对象,不由跟着看过去,看看这个名为“李少贞”的女学生的档案。

这位女学生——李少贞是一个月前从烛方镇,一个算是很小又很穷的城镇转学过来的。她家里有一个生病中的父亲,母亲则是在小时候便意外身亡。后来她原本就读的学校倒闭了,于是她的叔父就帮她办理了转学手续,她也就转学到了鸣术高中。可问题就在于,烛方镇距离鸣初城其实很远,就算要转学也不应该选择距离这么远的学校。

单单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起疑。可是,也有可能李少贞是很想要入读这里所以才会选择转学过来,毕竟鸣术高中的名声也确实不凡,基本上其他城镇的人都知道这所高中的存在。

“这样吧,小语你负责监视李少贞,反正刚好同班不是吗?”

“我可是不良的头头,要是每天都乖乖进班不会很奇怪吗……”

“偶尔进班就好,其余时间让你的小弟们帮忙看着。”

对于谭楚唯的建议,司湫语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当。最后他们三个再商量一会儿后,便决定好由司湫语每隔几天会进班,之后就让明梓珩和谭楚唯互相监视,偶尔司湫语如果看到她的话就可以让小弟帮忙监视。总而言之,不要放过任何一点机会,只要有可疑就必须彻查。

最近鸣初城本就处于动荡不安的局势,黑暗教廷的教皇疑似混了进来,却依然找不到其踪影。最糟糕的是,端木蔚礼在那之后就无消无息,无论他们再怎么地去联络他都联络不上他。即使如此,大家还是会继续保持警戒,为的就是以防教皇真的出现在某个角落。

一想到学校外边还有潜藏着的更大的危机,他们三个却更加的头疼。

为什么黑暗教廷的人都要跑来鸣初城呢?明明还有个辉启城可以让他们去闹,结果却偏偏选择了这里呢?这没道理啊……

最后他们也不再多想,各自散开,司湫语则在离开活动室后就跑到厕所去把自己的头发变成“赤色刺猬”的特有发型,稍微把衣服给弄得有些乱之后就准备去巡逻。

像平常一样在后山附近的周围巡逻,一如既往和平的鸣术高中却在今天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司湫语眼尖地发现到在后山的出入口附近,靠近园艺社的花园周围有一些不规律、无逻辑的图案。仔细端详一会儿,他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神色严肃。

原以为鸣术高中里潜藏黑暗教廷成员是子虚乌有之事的司湫语还是找到了跟黑暗教廷有着绝对性关联的证据,让他不由深感头疼。

他该为自己的发现高兴吗……

“谁在那哪里——咦?你是……司同学?”很面熟的女孩从花园里走出来,脸上沾着不少黑色污渍,手上还有类似刺伤和划伤痕迹,衬衫与裙摆则沾到褐色与黑色的两种泥巴。

此女孩正是他的怀疑对象——李少贞。

“你跟我同班?”这种时刻当然是要装不知道。

“是的,我是跟你同班的李少贞。你……这是在巡逻还是准备勒索学生?”李少贞看起来很讨厌他,大概是因为他是不良少年的关系吧。

尽管说司湫语早就从良很久了,但如今为了任务,他不得不假装不良。

“勒索?哈哈哈!你去打听看看,自从我当了头,还有谁敢勒索学生啊!”

“哼,不良就是不良,我才不屑知道你有没有干坏事。”

“不要以为我不动手是怕了你。”

“有本事你就打我啊!像你们这样不好好念书,只会想着到处伤害别人的不良,根本不会有人看得起你们!”

李少贞的一字一句让司湫语听了都有些火了。再怎么说都好,她也不应该这么毒舌说别人,难道她不懂什么叫做积点口德吗?

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司湫语正要开口反驳她之际却发现花园外边的右侧泛起了诡异的紫黑色光芒,紧接着便是术式图阵浮现出来,他几乎是瞪大双目,想都不想立刻拉住李少贞的手,把人拉到自己的身后去的瞬间也划出水属性的结界。

蓝色的水汽形成浑厚的圆形保护起他们两个,紫黑色的术式图阵也发出了一道聚成线束的黑芒直击司湫语的结界。

“结……结界?你……是个术士?!”李少贞原本还在为自己被拉到司湫语身后而惊讶之时,却在下一秒看到这道攻击以及结界后,整个人是懵的。

“为什么你会被盯上才是重点!”

“盯上?我被盯上了?”

看到李少贞这样懵懵懂懂的模样,司湫语差点气坏了。他顾不了那么多,稍微解放一下自身的灵力,瞳孔也很自然的就变成他原有的正常银色。紧接着,他就划出了银色的术式图阵,银白光芒是如此的显眼,更另暗中启动紫黑色术式图阵的术士震惊不已。

银色的术式图阵,真是前所未闻!

“时殗冰蚀。”

冷冷地吐出这四个字,司湫语果断使用他自己研究出来的咒语,启动了他的特殊属性的术法,银白的光芒瞬间化为无数的冰锥飞向各处,直到对方被逼出来。

本想偷袭李少贞的是个年轻的黑暗教廷成员,而且还是一个一年级的学生。

“不要妨碍我。”

“如果我偏要呢?”

“那就给我去死!!”

“抱歉我死不了,但是相对的你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呢~怎么样啊,一年级F组的古建国同学?”司湫语不久前才翻过学生档案,自然是有那个印象认出对方是谁。

表情显得格外狰狞的古建国低吼了一声,正打算再次发动攻击之时,他却止住了所有的声音,缓缓地垂眸看着自己的腹部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冰锥。

冰锥早就消失了,可是,银白的光点几乎包裹住他的全身。

下一刻,古建国连惨叫都没有就被银白光点吞噬,直到他倒下,不知生死。

司湫语解开结界后,不理李少贞就来到古建国身边,直接把人家的衣服撕开。

属于黑暗教廷的徽章,就刻在他的胸膛之上。

漆黑的断刃以及古怪的火焰包围着断刃,三个菱形的小点分别形成三角形的位置,大概是古文字的三个文字被刻意改成看不懂的文字接连着火焰。

这就是黑暗教廷的徽记。

而且,断刃里面有五朵曼珠沙华,更证明了古建国只是黑暗教廷的成员,并非干部,也就是所谓的虾兵蟹将。看来,并非只有一个黑暗教廷的成员潜入了鸣术高中,恐怕还有其他不知多少人数的黑暗教廷已经满满渗透他这所高中。

黑暗教廷,是真的盯上了鸣初城,盯上了鸣术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