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04:愉快的杀戮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6-06-13 10:30:59pm

奇幻·玄幻


拟龙翼蛇纷纷朝着人类们一拥而上,速度与数量上的优势令它们有恃无恐,也不多拐几个弯扰乱人们,就直直扑了下来。这情景恰似一场雨,它们都深怕自己慢了一步就没有剩下的猎物可以捕杀。

语馨原本正要从腰带中掏出新的弹匣,但过度的紧张令她没有抓好,以致弹匣不慎掉落在地。

好死不死!偏偏在这种节骨眼犯下失误,更何况拟龙翼蛇的速度那么快?

她顿时不知所措了,眼看就要在拟龙翼蛇的铁翼之下被碎尸万段。

咦?!

刹那间,一张写有红色字体的黄纸片飞到语馨的面前,是道家的灵符?

随后,以那张符纸为中心,张开了一个半圆形的结界,把语馨、晓雪和瘦子,包括胖子的尸体一并笼罩起来。这结界的强度很高,任凭拟龙翼蛇们如何突进,也丝毫无损,仿佛总是撞上玻璃的盲目苍蝇。

没错,这正是面具男的杰作,之前他也曾在众人面前展现过道家灵符的力量,目前也只有他才能施以这样的援手。

“身为魔枪使,必须时刻保持冷静,被猎物牵着鼻子走的话,妳的子弹永远无法打中目标。”面具男本身也在面对拟龙翼蛇的攻击,却不紧不慢地对语馨说起教来。

尽管飞来飞去的拟龙翼蛇像是威胁重重的枪林弹雨,但面具男总能游刃有余地躲过所有攻击。

与其说那是闪躲,倒不如说更像在愚弄、嘲讽着拟龙翼蛇们。

次次的袭击都让拟龙翼蛇们无功而返,令它们是越发越恼怒,进攻的方式也逐渐紧凑起来,不时还射出毒针,试图限制面具男的行动。

‘砰!砰!砰!砰!’终究奈何不了面具男,他在闪躲攻击的同时,也没间断过用左轮手枪还击,然后在从当中找寻空隙、快速填补新的子弹。

面具男打出的子弹百发百中,而且每发子弹的贯穿力极强,总是能一次性在相同的轨道上杀死好几头拟龙翼蛇,丝毫没有半点浪费;他的魔力也似乎没有底限,这般程度的射击威力,必然是将庞大的魔能附于子弹才能持续。

语馨彻底看得傻眼,这等出神入化的身手和枪法真叫她长了见识。

简直跟杀小鸡似的,随便就将拟龙翼蛇一一秒杀,这太扯了吧?!

就算说出去,任谁都难以置信。这家伙显然是开了外挂,完全毁坏了现实中的常识逻辑。

“不可以!不可以......”回顾晓雪那边,他还是没有放弃对瘦子施救,纵然瘦子已经失去了呼吸和心跳,没救了。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这样的结果,也没顾及到面具男的战况。

由于结界久攻不下,所有拟龙翼蛇们也只能将矛头转向孤军奋战的面具男。很快,四面八方涌来拟龙翼蛇们也渐渐累积到了数百只,顿时形成了集密复杂的包围网,

“哈哈哈!!!”面具男却愉悦地发出了笑声,他浴着绿血屠戮魔物,几乎没有任何疲态和畏惧的样子,反倒是越杀越过瘾;看上去十分地快乐。

这家伙战斗力的夸张且不论,这等边杀边笑的行径,相信不管是谁都会这么怀疑吧:“他难道是变态?!”

语馨看得心里发毛,这种状况已经无法区分哪边才是魔物或人类,善与恶。

地狱,那是只有邪恶在互相吞噬的地狱。

一场只有面具男才会感到愉快的杀戮盛宴。

天下也无不散之宴席,很快面具男就替这场疯狂的宴会画下了休止符。

地面上的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绿色的鲜血甚至还流成了小泊,雾也散了。

数百只的拟龙翼蛇,足以构成灾害的可怕存在。

再厉害的驱魔师也未必能在它们的包围下存活,但就这样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被面具男给全数歼灭。

语馨直到现在还质疑自己是否做着梦,可无论她如何揉眼、抹眼镜或者拉扯自己的脸,都无法改变这离谱的现实。

这要逆天了不成?他真的是人类吗?

“呜......”晓雪偏偏在战场刚刚落幕的时候放弃了没有意义的救援,她只能用哭泣面对自己的无力,还有瘦子的死亡。

由于危机已过,语馨的专注也再次落在了身旁的伙伴们,对于瘦子的死,她也是爱莫能助,唯有在保持沉默的状况下哀伤。

与此同时,拟龙翼蛇的尸体也默默地散发着烟雾状的诡异能量,可是两个女孩并没有留意。那些奇怪的能量纷纷被面具男的后背给吸收过去;面具男的后背闪烁着淡淡的蓝色光芒,这些光更是构成了一道六芒星的魔法阵图,但很快就消失了。

“蛤......”面具男似乎累了,隐约能听见他在喘息,他用手托着面具,右手的枪也有些拿不稳。

不对!

那仅仅是意犹未尽,他的双眼正满布血丝,瞳孔的摇晃不定犹如在呐喊着:“不够!不够!我还要更多的血!!!”

他就快要失控了......

“啊!!!!!!”他心中那股强烈的杀戮欲望最后也化作了咆哮,过于突然的关系,语馨和晓雪都不及掩耳,就被这音量给弄得耳膜受创,流出鲜血;灵符制造的结界也抵挡不了这股无形的威力,在瞬间就宛如玻璃般被震得破碎,四周的草木更是为之撼动。

面具男的嘶吼持续没有多久,语馨和晓雪就承受不住而失去了意识。

------------

直到再度苏醒的时候,周围的景色就变了,不再是那片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从林。

晓雪是最先醒过来的,神秘莫测的面具男已然不知所踪。

语馨尚处于昏迷状态,卧在自己的身旁。她们躺着的是一张由大量干草堆积成的床褥。

她们似乎处于某个洞窟内,这洞窟狭窄得很,最多只能容纳下五人左右,倒不如说它是个原始的小房间。

耳朵仍有些刺痛,不过参杂着冰凉的快感,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

晓雪本来试图挖下堵住自己耳朵的东西来查看......

“咪咪!!”可是马上就被一个奇怪的小生物给制止了,它是个浑身发着微弱绿光的小人,看上去就像圆滚滚的可爱玩偶,它把自己的双手变成了藤蔓,捆住晓雪正欲掏耳朵的手。

咦?!

晓雪对于眼前的这个小生物是又惊又奇,不过基于它可爱的外表,晓雪的少女心马上就被征服了,甚至恨不得马上将它抱入怀里疼爱。

“咪咪!!”小绿人似乎很激动,它无法说话,所以只能透过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是说,叫我不要拿掉塞住耳朵的东西?”晓雪大概能理解小绿人的动作语言。

“咪咪。”小绿人点了点头。

“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小绿人看上去人畜无害,晓雪也很放心地遵从它的指示。

小绿人摇了摇头。

“那......”晓雪还没说完,小绿人就自顾自地跳出了洞窟。

“等等。”晓雪朝洞口探出头来才发现,原来这个小洞窟不过是一个树洞,自己正在一颗参天古木之上,树洞的前方就是个小平台,当然也能继续往上爬。

这颗树的高度仿佛直通天际般,从这里也看不见顶点。沿着平台边缘朝下方望去,也大概有十几楼般的高度,若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的话,估计不死也得半残,晓雪急忙退回了平台内侧。

树洞外的平台和其他枝干上都栖息着许多可爱的小绿人,它们有的在嬉闹、有的在交流,活脱脱就是一个自主独立的小型社会。

它们的生活却不似人类的社会般,充满勾心斗角和灰暗感,就算只有无忧无虑的天真,却已是最让人称羡的幸福。做为人类的晓雪光是看着这一幕光景都感觉自己的心灵被治愈了,瞧着它们傻傻呆萌的逗趣模样,晓雪的少女心更是不禁爆发了起来:

“太可爱了!好想统统都带回家!”